第4章 宿敌

上一章:第3章 小道长 下一章:第5章 去找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通往东川城的十字路口处,聚集了数十名修道之士。几乎每人都手持兵刃,来势汹汹,一看就不是善茬。

一个瘦小修士颇有些不耐烦,开口道:“从昨晚到今早,怎么一点儿商玉宸的消息都没有,北斗山庄不是说他万一复生,定然会在罗浮山附近吗?而且他当年在众人围攻之下碎了金丹,毁了经脉,如今就算还苟延残喘着一条命,他又能跑到哪儿去呢?”

“谁知道呢?”长脸道人似乎是他们的领头人,也皱着眉头,“如今可是杀他最好的时机了,决不能错过,若是等他回了重华宗,那就没什么机会了。”

他肩上停着一只小小纸鹤,鹤目的位置点了一滴暗沉血迹。

这是北斗山庄所制作的式神。

将人血点入鹤目之中,然后再催动灵力,可用来寻人。

北斗山庄早就与商玉宸结仇,但他们发现商玉宸的那盏寻魄灯在二十年后重新,虽然惊疑交加,但还是迅速纠集一批人马赶了过来。

其中有北斗山庄的弟子,有过去商玉宸结下的仇家,也有像长脸道人这样拿钱办事的散修。

这时,一辆马车转过前面的弯道,驾车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小道士。

“有人过来了!”长脸道人朝众人喊道。

他话音刚落,之前的瘦小修士就和身边几人一起,抄起兵刃闪身过去。一把抢过小道士手中的缰绳,强行让马车停了下来。然后一把拎住那小道士,动作粗暴的将他拉了下来。

领头的长脸道人并没有阻拦,算是默认了他们的行为。

“你、你们干什么?”陆子衿在路上走得好好的,突然被一群人围住,莫名其妙就让拖下了马车,此时整个人都懵了。

再一看对方手中皆是兵刃,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长脸道人肩上的纸鹤晃晃悠悠,轻轻落在了马车的车窗上。

“你车上带着什么人!”瘦小修士凶狠的问,手上的剑已经横在了陆子衿脖子上,“让他老实出来,否则我就要了你的小命。”

陆子衿吓得闭上了眼睛,然而意料中的疼痛却并没传来,反而是听见一声惨叫。

“啊——!这是什么东西……!”

剑只挥到一半,瘦小修士就再也握不住了。

有墨绿色的光华在他眼前流转,仿若洒落在荷叶上的雨滴,花瓣轻颤,水面荡漾,那瞬间眼前铺开的是如同水墨画般的幻象。

“乱洒清荷”是商清曾在游戏中用过无数次的杀招,美丽却能瞬间致命。

陆子衿悄悄睁开眼,他看到瘦小修士整个人突然跪倒下去,死死捂住自己的喉咙,然后吐出一大口暗沉的血迹,没了声息。

“什么人!”长脸道人警觉的四周张望,却只感觉丹田中传来一阵剧痛,双腿立刻软倒下去,再提不起力气,“这是什么时候……下的毒……”

不止是他一个,在场所有人,突然间都软倒了下去。

长脸道人赶忙撩开衣袖,在手臂内测,他看见了一枚印记,看上去像是朵紫色的小花。

车帘被掀开一丝缝隙,从车厢内伸出一手,被层层叠叠的衣袖遮掩下,只露出一小截皓月似的手腕。

雪雕玉琢,仿佛泛着柔柔的光。

“若不想和他一样的下场,你们最好不要随意走动,否则……”商清话说到一半,便故意停住了。

他话虽然没有说完,但地上歪倒着的十几个人,却没有一个敢来拦他了。

“你是……商、商玉宸?”长脸道人吞了口唾沫,发现自己竟被这少年压得有些喘不过气。看到刚才瘦小修士眨眼间就没了性命,他实在心有余悸。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商清语气中透着一丝无所谓,毫无俱意。

长脸道人一时惊惶,不敢再接话。

见对手暂时被自己吓住,商清抬手压遮面,低声催促陆子衿:“走!”

陆子衿紧张之下猛地一拍马屁股,以至于马车突然窜了出去,扬起一地的尘土。

虽然看起来从容淡定,举手投足间剖有仙人风范,但商清心里还是很紧张的。

他目前灵息稍微恢复了一些,刚才第一次用系统附带的技能,也不知道威力有多少。不过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好像杀伤力依旧很强。

也不知道刚才那个瘦小修士……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

商清另一只藏在衣袖里的手有些微微颤抖,但他还是强迫自己要冷静下来。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局面,容不得他想太多了。

另一边,长脸道人掐住自己的手臂,死死盯住上面的紫花标记,完全不敢再动弹。

大约过了些时候,他发现似乎有些不对。

那紫花标记渐渐变淡,最后竟然完全消失了!而且连带着丹田处的疼痛感也一并无影无踪,并未留下什么可怕的致命后果。

“不好,被骗了!”长脸道人心中安安叫苦,刚才他被瘦小修士的死状所震惊,一时竟忘了北斗山庄曾经告诉过他,如今的商玉宸修为尽毁,早已是个废人了。

刚才商玉宸大概也只是杀鸡儆猴,其实并没有余力对付其它人。

他立刻翻身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眼其余瘫倒在地的修士,大喊道,“快些起来,这毒的效果只有十几息,我们都被他蒙过去了,快追!”

……

商清的心脏现在跳得很厉害,他刚才一顿操作稳如狗,但对于他的身体来说,终究还是负担太大了。

真是装逼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事情发生得太快,短短一段时间内意外频出,以至于陆子衿这会儿有点发懵。他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问道:“他们为什么追你?”

商清叹了口气,道:“仇家。”

陆子衿似懂非懂,但还是说:“东川城内有云涯山的驻地,我们赶紧过去,这群人应该不敢去那里闹事。”

不等商清做出点头的动作,脑海里那催命似的红名提示音又响起来了。

倒是也不意外,用在那些人身上的毒,持续效果也只有几十秒。时间一长,他们必然会发现蹊跷,继续追踪过来。

“不好,他们又要追上来了。”商清朝车后看去,远远的已经能望见刚才那伙人的身影了,而且越来越近。

该怎么办呢,商清这会儿是一点内力都不剩了。

前来追杀的修士来得很快,一把飞剑从后方袭来。

商清眼疾手快的拉住陆子衿往旁边一闪,那飞剑划过身侧,直接切进了车前马儿的腿。

鲜血四溅,马车惯性滑出一段路后,不得不停了下来。

风起叶落,衣袂微扬,商清还是坐在车上没有动。

他其实是跑不了,但气势上不能露怯,于是他缓缓说道:“先说好了,谁上来,谁就先死。”

从之前的情况来看,这群人相当惧怕商玉宸,否则商清刚才骗他们也不会骗的那么轻松。

所以商清坐在那里,神色平静也不逃跑,反而让他们有所疑虑。

再加上如今意义不明的举动,一时间竟让众人搞不清楚他到底有多少余力。

商清倒也不是完全的虚张声势,他所剩余的内力虽然不足以应付所有人,但最开始冲上来的人,一定会被他那招“乱洒清荷”瞬间重伤。

“你们怕什么,他站都站不起来了,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长脸道人之前被骗了一次,这回倒是细细观察过商清的状态。

众修士互相看一眼,终于举起兵刃从四面八方冲了上去。

商清抬手轻拂,衣袖随之飘摇而起,在阵阵喊打喊杀中显得安静又优雅。

他虽面色苍白,却也不曾有太多表情,唯有一双眼睛清澈灵动。

墨绿色的流光掠入人群,“乱洒青荷”再次一击致命。。

有人倒了下去,人群瑟缩了一瞬间。

但在长脸道人的呵斥下,更多的人接着涌了上来。

而商清已经没有太多的力气了,他眼前的人群和耳中的喧嚣都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仿佛整个人要被潮汐所淹没。

[经脉受损,内力不足,无法运功。]

好吵。

嘈杂的叫喊中,商清耳边传来陆子衿惊喜的声音:“小师叔!

紧接着是一声剑鸣。

澄澈而悠长,一瞬间,似乎其它恼人的声音都消失了,唯有这剑鸣镇住了所有的混乱不安。

商清恍然抬头,看到有个高高的背影,挡在了自己面前。

一袭白衣配寒剑,满头霜雪似的长发束在玉冠中。他像是寒山雪峰里铸出的一柄剑,从头到脚都锋利又冰冷。

他手中的剑刃分明还未出鞘,却已经漫出凛冽寒气。

那只骨节分明的修长右手扣在剑鞘边缘,倒像是扣住了面前众人的脖颈,让他们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商清回过神,心脏在胸膛里剧烈的跳动,他眼前仿佛只剩下那一个人影。

在零碎的记忆中重重叠叠,却又如同指尖细沙,未曾抓住一丝一毫。

“颜……”商清的声音颤了颤,那个名字就在他唇舌之间,却没法完整叫出来。

颜临寒。

他是世人眼中光风霁月、含霜履雪的颜真君,亦是与商玉宸有生死之仇的宿敌。

上一章:第3章 小道长 下一章:第5章 去找他
热门: 聊斋寻艳记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恋爱洗牌 反派戏精[重生] 星际稀有物种 我在娱乐圈当最强大脑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人妻受的反击 ABO垂耳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