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小道长

上一章:第2章 引魂灯 下一章:第4章 宿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商清出了柳林城,才发现城外有河流环绕而过,如今阴鬼之气尽数散去,青山绿水重现原貌,已看不出当初鬼城的模样了。

他走到河边,方才从水中倒影看清自己的模样。

水面微微泛起涟漪,映出一张皎皎如月的灵秀面容。

眉若翠羽,眸似落星。一双薄唇像是染了艳光春色,从唇峰一点点晕向外开,最后只留一抹浅淡粉白,半透不透,像极了初春时节枝头上的柔嫩的桃花瓣。

明而不刺目,艳却不庸俗,似是浸润天地灵气,从深山幽谷中生出的仙灵。

商清不由摸了摸脸庞,心中觉得神奇。

明明他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觉得陌生,但细细看了一会儿,才发现五官与轮廓竟然和从前的自己有七八分相似。

难道真是修仙使人貌美如花?

商清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深红衣衫。

这套喜服实在太扎眼,真要穿出去走在路上,十个人里有九个都得回头打量他一番。以商清现在的处境,那简直就是在作死。

万幸的是,系统提供的功能多种多样,把商清游戏里的外观也带过来了。

换上一套平时最常穿的游戏外观,商清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墨衣紫袖,衣摆处用淡墨晕开数支寒梅。鸦羽般的长发半拢,有两几缕垂在肩头,整个人看上去淡雅又轻灵。

未免被人认出,商清又顺手给自己添了一副斗笠。

整理好外观,商清打开系统界面的地图研究了一下路线。

“现在我该去哪儿呢?”他自言自语道。

【这里建议你尽快返回重华宗呢亲。】

【因为有灵术‘寻魄’的存在,估计仇家们很快就会知道你复活的消息,只有重华宗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系统带着淘宝客服般亲切友好的语气,迅速给了他不容置疑的答案。

顺带还解释了一下,“寻魄”这种灵术的用途。

只要取某人的一滴血做引子,放入特质的寻魄灯中,那么灯芯就能昭示这个人的生命状态。

灯明则生,灯灭则死,一目了然。

商清听完,问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虽然我觉得当年的事肯定另有隐情,但你确定现在重华宗会愿意保我?”

【这跟重华宗的态度关系不大,你师父云衍剑尊当年剑道圆满后,将自己手中神剑藏入龙渊峰下,以此为阵心布下了护山剑阵。】

【他将亲传弟子的名讳篆刻其中,一旦弟子在重华宗内遭遇危险,剑阵便会自行启动。如今这世上,敢闯云衍剑尊所设剑阵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再说,重华宗内虽有人反对,但看在你师父的情面上,最后也未必不会保你。只是当初你自己不愿意回去……】

商清听完,点点头:“我懂了。”

他再次打开地图。

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在九州中的北州,而重华宗坐落在南洲。这两个地方中间横跨三州,光靠两条腿不知道要走到猴年马月。

商清现在必须到附近的城镇上,找其他办法回重华宗。

他现在站在柳林城外,而从系统地图上看,最近的一座东川城也还有几十里远。

不过前方几里外似乎有条官道经过,要是能在那边搭上辆顺风车就好了。

商清一边这么祈祷着,一边朝官道的方向走去。

几个小时后。

商清站在官道旁,眼看着第三辆马车在他面前突然加速,毫不犹豫地飞驰而去时,脑袋里充满了问号。

他长得很吓人吗?明明挺好看啊。

正在商清险些陷入自我怀疑的时候,终于有辆新来的马车在他前方停了下来。

赶车的是个眉目清秀的小道长,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

他一身白底蓝边的道袍上,绣着几簇水色云纹,开口时音调脆生生的,似乎是憋着几分笑意:“这位少侠,现在天刚蒙蒙亮,你孤身一人,带顶黑斗笠站在这荒郊野外,身后几里外就是出了名的柳林鬼城。如此景象,难免让人想起市井流传的鬼故事。”

“……”商清哭笑不得,难怪刚才那些人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此时此刻,这唯一愿意停车驻足的小道长,在商清眼里就是个小天使。

所以商清这会儿说起话来,语气也带上几分笑意:“那你又是怎么看出我不是鬼怪的?”

“鬼有鬼气,修道之人则有灵气,我能分辨你身上的灵气,自然就不会吓着自己啦。”小道长话语间颇有几分自豪,显然心情不错。

而且又觉得商清态度亲和,刚才被自己调侃两句也没生气,于是主动提起:“不知少侠是要到哪儿去?我现在是要往东川城走,若是同路,咱们正好可以一起。”

商清虽然刚认识这位小道长,但通过系统他能判断出眼前的人能否接触。红色的标记代表危险,黄色标记表示中立,绿色则意味着态度友好。

小道长的标记是绿色,看来可以安心蹭这趟车了。

“我正巧也要往那个方向去,那就麻烦小道长了。”商清学着以前看过的古装片,拱手道了个谢,动作看上去有模有样。

“不麻烦不麻烦,我正愁路上一个人无聊,没人跟我说话呢。现在能同路做个伴,再好不过了。”小道长眉眼弯弯,模样十分讨人喜欢,“我叫陆子衿,是云涯山的弟子,你呢?”

云涯山,曾与重华宗龙渊峰并称双剑之巅,是整个九州剑道的顶点。

只是后来云衍剑尊不幸陨落,本该继承龙渊峰的商玉宸又离经叛道,从师门出走。于是龙渊峰渐渐衰落,云涯山从此在剑道上一骑绝尘。

商玉宸少年时孤身去诸多门派踢馆,自然也没落下云涯山

所以说起名字的时候,商清决定还是报自己的原名:“我叫商清。”

商玉宸这个名字仇恨值太大,虽然已经过去二十年,年轻一辈未必认识他,但还是先不提为妙。

相互交换了姓名后,商清坐上了马车。

陆子衿坐在前面赶车,他天生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之前一个人赶路颇为无聊,这会儿身边有个人陪着,立刻就打开了话匣子。

他讲云涯山的琐碎日常,讲前些日子在山下的见闻,还有市井流传的奇谈怪事。可谓是种类繁多,说上半天都不用喘气。

商清撑着下巴,时不时也搭上两句话,他还挺乐意和陆子衿聊聊天。

“……你都不知道我师父有多敷衍。”陆子衿看样子和商清挺合得来,聊着聊着已经进入了吐槽自己师父的环节。

“这次说是带我下山历练,结果这才几天,就把我一个人扔在落脚的村子里了。

“哦对,就是昨天晚上。当时雨下得很大,我半夜被雷声吓醒去隔壁找他,结果就之看到一张纸条——说小师叔找他有事,带着我太碍事所以他干脆先走了,让我过自己去东川城等着,他办完事情再来找我。”

”虽然他嫌我麻烦也不是第一天了,但我还是……好气啊!”

陆子衿如同竹筒倒豆子,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显然十分不甘心被一个人留下。

商清听得有趣,这对师徒的相处方式明显是属于互损那种,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关系却并不差。他安慰道:“其实一般这种把碍事挂在嘴边的人,其实都不是真嫌弃。”

“唔,你说的有道理。”陆子衿挠了挠脑袋,垂下的眼眸显得有些懊丧,“其实我也多少明白,但我师父有时候说话真的超气人。你是不知道,之前有个隔壁峰上的师姐,准备了好久想送给他一个香囊,结果你猜我师父说什么?”

“他说什么?”商清追问。

“他接都没接那个香囊,转身特别冷淡的说了句——女人影响我出剑的速度。”陆子衿说到这里,长长叹了口气,“我的天哪,当时我看那个师姐差点当场哭出来了,太惨了。”

“哈哈哈哈哈哈。”商清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陆子衿听着商清笑,像是被他的情绪所牵动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两个人一起哈哈哈的时候,友谊总是能飞速增进。

“你师父可真有意思。”商清感觉自己都笑出眼泪来了,“你们云涯山的人都这么好玩儿吗?”

“那肯定不能啊,比如像我师叔那样,霁月光风、剑寒九州。虽然看着冷淡了些,但相处之后就知道,他是个很好的人。”陆子衿说得眉目飞扬,可以看出内心十分崇敬这位师叔,“要不是师叔不收徒弟,每年门槛怕是都要人被踏破啦!”

两人聊着聊着时间就过去了大半天,而他们距离东川城也越来越近了。

根据地图来看,再经过前面的一个十字路口,就差不多要进入东川城的近郊范围了。

突然耳边响起了两下急促的“叮叮”声。

一瞬间,商清的神情就警觉起来。

系统的目标列表里出现了一大片红色的标记,看得他头皮发麻。

【系统友情提示,您的仇家还有五秒钟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不是吧,这来的也太快了!

上一章:第2章 引魂灯 下一章:第4章 宿敌
热门: 乡野多娇 乱中乱:出轨的女人 假正经男神 琉璃美人煞 农妇当自强 霍总别给我打钱了 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 师尊大人要逼婚? ABO虚假婚姻关系 小保安的艳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