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引魂灯

上一章:第1章 穿晚了 下一章:第3章 小道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商清听他这样的语气,心中一犹豫,还是安静了下来。

柳少爷见他不再挣扎,也驱散灰雾将商清放了出来,然后开始讲起二十年前的事情。

柳林城本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城镇,但二十年前的某个夜晚,无妄之灾忽然降临到了这个小城上。

所有人都没有看清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柳林城已经变成尸山血海,再没有一个活人。

只留下城中一个无人认识的血阵。

不知道这阵法是为何而设,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又在什么时候摆下了这等残忍的东西。

竟然是以整个城镇的人命做祭品,换来阵法的运转。

一夜之间横死的居民都成了鬼,本该轮回转世,却发现自己被阵法影响,魂魄困于尸身之中无法离开,成了活死人。

于是整个柳林城,彻底成了一座鬼城,再没有活人敢靠近。

魂魄久久不入轮回,徘徊在自己的死地,将会慢慢的被怨气所侵蚀。弱小一些的会承受不住侵蚀慢慢消散,最后灰飞烟灭;而怨气很重的鬼魂则会逐步失去理智,最后变成厉鬼。

整个柳林城都陷入了绝望之中。

三年后的一天,许久没有活人踪迹的柳林城忽然来了一位高人。

他在鬼镇中行走自如,不受侵扰,并且找到了作为柳家城主。

高人交给柳家一具沉香乌木棺,说棺中的仙君有一件名为“七星引魂灯”的法宝,能够破除血阵禁锢,让鬼魂们去重入轮回。

他要柳家人好好保存这具棺木,等到仙君醒来之日,就是他们解脱之时。

高人临走之前,还留给柳家一本鬼道心法。嘱咐说如果有灵根的话,可以试着修习鬼道,能够使自己免于消散。

“那个棺中之人,是我?”商清听完,诧异的问。

柳少爷回答道:“对,我们柳家听从高人嘱咐,一直好好保存这这具沉香乌木棺。但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仙君却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

镇中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大家生前都只是凡人,能够修习鬼道的人实在太少。越来越多的魂魄开始消失、或是变成厉鬼吞噬其它人。我父母也已经衰弱到了极点,马上就要烟消云散。

而我在这十几年中,幸而修习了一些鬼道之术,偶然了解到有一种名为‘阴契’的术法。若通过成亲结成阴契约,便能与伴侣共享鬼修之体,从而使其苏醒。”

商清有点头疼,他揉了揉额角,说道:“所以你是想通过结成阴契让我醒来?”

“是,我实在是没有时间再等,所以才出此下策。冒犯仙君是我的过错,还请不要迁怒其它人。”柳少爷低下头,轻声向商清道歉。

他倒是个好人,商清心中感叹。

“好了,难道我看起来很凶残吗?放心吧,刚才也是我情急之下误会了,既然已经说清楚,我不会生气的。”商清拍了拍衣袖,站起身来。

柳少爷愣了一下:“不,仙君风姿灵秀,十分的……好看。”

他想起方才红纱掀开的瞬间,所看到的那张脸。

惊鸿一瞥,乱人心弦。

却又不敢说出口,怕亵渎了面前的仙君,于是话语都只变作了好看两个字。

商清不由笑了一声,对于彩虹屁他还是很喜欢听的,虽然柳少爷这方面看起来不太在行。

“不过你说的七星引魂灯到底是什么样子?我有些记不起来,是否有过这样一件东西。”商清向他问道。

柳少爷听到他这样说,有些着急,形容道:“应该是一盏灯,按当时高人所说,灯上有七星明灭之光,可照魂归指路。”

“唔……”商清一想,怎么听起来有点像他穿越前在游戏里拿到的那盏小灯笼啊。

想到这里,商清打开系统背包,果然那盏叫做戏参北斗的小灯笼安静的躺在里面,只不过它在这个世界居然叫七星引魂灯,而且还那么厉害吗?

商清取出那盏幽蓝色的小灯笼,将他推到柳少爷面前:“你看是这个吗?”

柳少爷神情激动:“确是此物,多谢仙君。”

“没关系,守了一具棺木十几年,这也是你们应得的东西。”商清不免有些唏嘘,“辛苦了。”

柳少爷一怔,眼眶有些微微发酸。

他抬眼看商清,忽然觉得这么多年守过来很值得。

仙君这样的人,不该躺在冰冷的棺木之中,他应该活在世上,并且比任何人都活得更好。

商清捧起七星引魂灯,一开始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做,但当它指尖触及灯面时,仿佛有一股熟悉的力量牵引着,在告诉他该怎么做。

他将所剩无几的灵息缓缓注入灯中。

七星引魂灯幽蓝浮光闪烁,慢慢朝着空中浮起,周围显出点点银光,明灭之间仿佛承载了万千星河。

商清松开手的刹那,那些银光铺洒开来,如同有实质一般将灯盏托起。然后,幽蓝的灯芯被完全点燃,七星引魂灯缓慢而均匀的在半空中旋转。

忽然间,七星引魂灯光芒大盛,幽蓝色的灯芯化作数道流光从顶部溢出。

幽蓝流光像是陨星一般流散四方,拨云逐雾,将镇中持续二十年的死气与阴霾驱散。

然后如天光乍破一般,城中血迹斑斑的阵法湮灭在巨大白光之中,扬起无数尘埃灰烬,飞散半空,彻底被七星引魂灯打破。

商清听到欢呼雀跃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很模糊,有些甚至很虚弱。

他好像听到无数人,无数声音朝他道谢。

城中万千魂魄得以脱离残躯,化作流星消失在苍穹之中,一时间仿佛落了一场星雨。

柳少爷留在最后,他看见商清在星辉之下微微抬头,仿佛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微光。玉琢般的面容如群星环抱的明月,虽星河璀璨,亦不能掩其分毫。

他再一次有些愣神,所谓琼枝玉树,空谷灵仙,便是如此了吧。

魂魄化作的星辉渐渐离去,柳少爷转身,朝商清俯首拜别:“恩情无以为报,只望仙君百岁千秋,大道无阻。”

商清颔首微笑:“我心领了,你去吧,不要耽误了时间。”

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周围所有的声音都慢慢消失,商清抬头望去,只见晨曦从天际洒下天亮了。

转过身,商清看到的不再是街道和柳家诺大的府邸,而是一片荒草丛生的残垣断壁。二十年未曾光临过的阳光照耀着这片土地,显得格外祥和。

商清走过去,在镇子的中心看到了那盏已经残破的七星引魂灯。

先是破了血阵,之后又超度了一个镇子的鬼魂,这灯已经没用了。

不过商清觉得很值。

【叮——剧情资料已经上传完毕。】

系统发出提示,商清打开系统界面翻看资料,试着寻找有用的信息。

[玉宸,其意为天上宫阙。

得此二字赐为道号,足见师长对商玉宸之厚爱。]

原来这这句身体的原主叫做商玉宸,商清想,还是跟自己一个姓呢。

估计是因为原来的剧情已经结束,没什么参考价值,所以系统倒是很贴心地把有关商玉宸的剧情挑了出来,大大减少了商清的阅读量。

首先,他穿的这本书叫做《承天》,理所当然这个世界也叫做承天界,根据地域又划分为九个州。

承天大陆蕴有灵气,于是自然也有人寻仙求道。

仙道之中名声最大的有六大门派,重华宗便是其中之首。

重华宗有内门七峰、外门十二谷。

内门七峰分别修炼剑道、术法、医道、符阵、丹术、炼器、之道。而外门十二谷则更是容纳百家,几乎囊括了仙道中所有类型的道法,可以说是综合性极强的一个门派。

商玉宸,正是龙渊峰云衍剑尊的亲传弟子。

他天资绝佳,罕见的先天剑体修炼起剑道更是如鱼得水。年仅十六岁,便在万剑大会上一战成名,令无数人记住了这位少年天才。

次年,商玉宸修成金丹,成为青云榜上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榜首。

之后他一人一剑,孤身走遍承天大陆上有名有姓的门派,与其门下弟子论剑挑战。结果同辈之中,竟无人能在压他一筹。

此战过后,商玉宸名声更响,但世人对其态度却毁誉参半。

有人爱他天资绝艳,少年意气;也有人厌他轻狂放肆,不知收敛。

商玉宸并不在意他人如何评价,凡事都按自己喜好行事,于是陆续得罪了许多人,也结下了不少仇家。

然而商玉宸名声上虽然褒贬不一,剑道上却无人敢质疑。

寻常仇家根本打不过他,厉害的仇家也得仔细掂量他师父云衍剑尊的面子,不敢在明面上为难。

于是纵有万般不喜,仇家也只能憋着。

再过三年,云衍剑尊境界大成。

他本是渡过四九天劫的大乘期修为,若能再过九九天劫,便是道法圆满,成为承天界开辟以来的第一位圣人。

而且据天书所载,天地间第一位圣人将与天合道,执掌造化天书。即使再有后来成圣者,也远不能与天道圣人相提并论。

重华宗上至掌门,下至洒扫弟子都是一样的翘首以待。

云衍剑尊为免成圣雷劫波及无辜,只身前往归墟天渊证道渡劫。

然而数月之后传来消息,却是云衍剑尊在八十一重天劫之下,神形俱灭。

许多人都说,从云衍剑尊陨落开始,商玉宸就彻底失去了约束。

如果说从前的商玉宸是年少轻狂,那么在云衍剑尊是死后,他简直就称得上是性情乖戾了。

他先是擅自离开师门,之后重华宗掌门曾连下七道召回之令,他全都视而不见。

商玉宸消失一段时间后,就与仙道中主持神祭、地位超然的北斗山庄结下血仇。

再过几年,六大门派中的无极宗和苍岚剑派,传出商玉宸擅闯宗门、杀人夺宝之事。

被杀之人并非普通弟子,而是两名位高权重的长老。

世人再一次震惊。

旧怨未解,又添新仇。

如今没了云衍剑尊那层顾忌,新仇旧恨一柄发作,许多仇家开始光明正大的追杀商玉宸。

然而短短数年内,商玉宸不仅剑道上越发精进,更是沾染了某些邪道法门,前去追杀的人往往有去无回。

追杀的人越多,死在商玉宸剑下的人就越多,仇怨也就越结越深——仿佛一个永无尽头的恶性循环。

后来仿佛只要商玉宸的名字出现,就必然伴随着腥风血雨。

至此,世人皆言:商玉宸已是个杀人如麻,血债累累的邪道之徒了。

北斗山庄觉得时机成熟,商玉宸名声已跌落至此,想必重华宗也不会再主动庇护,于是与商玉宸的昔日仇家联手,精心设计了一次剿杀。

这次剿杀声势浩大、准备充分,北斗山庄又极善占星卜算之术。终于成功将正在突破境界的商玉宸,围困在罗浮岭上。

那是一场血战,直教天地变色,百鬼恸哭。

一天一夜后,商玉宸终于在这场围攻中身死道消,横尸荒野。

“天哪,这也太惨了点吧……”商清忽然很庆幸系统出了差错,要不然穿到二十年前,那简直就是地狱模式。

嗯,虽然现在也未必有多好就是了。

话说回来,商清看了半天原来的剧情,却还是解释不了他现在的情况。

商玉宸二十年“横尸荒野”,后来又是谁将他的尸身带到了柳林城中?

而且尸身还保存得很好,不仅没有任何损伤,甚至称得上是栩栩如生了。

商清想了很久,终于还是因为信息太少,没有得到答案。

他向前走了几步,在原本绘有血阵的地方蹲下来。

血阵已被七星引魂灯破去,只余下几堆灰烬。

商清捻起一簇残灰,脑海中似乎炸开一个小火花,隐隐感觉这城中的血阵,对他散发着额外的恶意,可能也跟当年自己的死有关。

商清还没捕捉到那一瞬的记忆,便听见系统开口了。

【那是他们当年为了杀你布下的阵法,然而全无证据,也只有你亲身体会过当年罗浮山上的杀阵,才能辨认出来。】

“哦?这样吗。”商清拍了拍手,站起身来,轻轻啧了一声,“那我就放心了,看来我的仇家不是什么好人,四舍五入一下,我肯定也不是什么坏人。”

当年剿杀商玉宸的主力,北斗山庄、无极宗、苍岚剑派,一个是地位超然的修真世家,两个是声名赫赫的仙道六大门派。

他们之中居然有人不惜以血阵祭城,也要杀了自己,真是恨得深沉。

仿佛眼中钉,肉中刺,一日不除便睡不安稳。

商清细细一想,觉得他们这般态度总透着股不对劲儿,除去寻仇之外,平白添上了几分惧意。

他们到底在怕什么?

商清现在还想不明白,但其中必有蹊跷。

上一章:第1章 穿晚了 下一章:第3章 小道长
热门: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臆想情人ABO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男欢女爱 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 青云直上:权力斗争背后的刀锋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远东星辰 漂亮的白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