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战斗力不强

上一章:第50章 乌烟瘴气 下一章:第52章 缴枪投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唉,就是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他满意了,你就能在歌厅上班了。”玉洁想起她刚来这里,百般不情缘和老板做那个,但为了生活为了挣大钱,她最后还是屈服了。她现在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她觉得当日的付出值。

紫环惊讶地张大嘴:“你说什么?和他那个?俺不干!”紫环没想到,海马歌厅的老板这么坏这么色。

玉洁拍了拍紫环的肩膀:“姐,不干这个不行啊,老板不点头,你就不能在海马上班啊。”

“俺这身子只给过俺老公,怎能随便给人?”

玉洁撇了撇嘴:“你还说呢,你那老公忘恩负义,有了钱,娶别的女人了,把你撂在家里。你还做什么好人?姐,该潇洒的时候就潇洒。不就是和他做那个吗?咱又不损失什么,再说,咱村里人也不知道。而且,俺告你个秘密……”玉洁俯身悄悄说给紫环。

紫环依然面露难色:“他就是时间再短,俺也不想做啊。”

原来海马歌厅的老板虽然好色,但他的战斗力并不强,而且时间短,一旦进去,超不过五分钟就缴枪投降了。

“好俺的姐姐啊,你怎么就想不通呢?俺不管你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玉洁走了出去。

紫环跟着出去并叫住了她:“你别走啊,你走了,俺咋办啊?”

这时候,老板已经乐呵呵地哼着小曲走了上来。

紫环看到肥胖的他忙站在玉洁身后。

老板笑着说:“玉洁,你这姐姐还害羞啊?哈哈。”

“老板,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还不适应……”

“行了,这没你的事了!”老板挥挥手。

玉洁点点头,下楼了。

紫环又喊了几声,但玉洁连回头都没有。紫环心里怯怯的,她将怎么面对这个肥胖的老家伙?

“好了,咱们进屋吧。”

紫环弱弱地说:“老板,不干那个不行吗?”

老板绷着脸:“那哪能行呢?将来你们都会做这个,俺得先调教调教你……”

“俺不做那个的,俺只唱歌。”紫环依然坚持她的原则。

“到时候恐怕你身不由己。不过,俺这关,每个来这里工作的女人都得过。走吧!”老板不想废话,他只想早点进入作战状态。

紫环心里依然在犹豫着,到底做不做这个呢?做呢,违背自己的良心,她可不想以这种方式开启新的生活。不做呢,不能在这上班,她挣不下大钱,依然要去当服务员或者导购员,杯水车薪怎么供妹妹上学呢?再说妈的身体也不好,常年吃药,一家人就靠她改变生活呢。

紫环实在搞不懂,这男人见了有感觉的女人,就用下半身说话。女人断然不是这样,她们只有了解男人,和男人有了感情才会和他们上床。

见紫环犹犹豫豫,老板不耐烦了:“你到底进不进啊?不想干的话,就早说。俺们这可不缺人!”

张紫环咬了咬牙,狠下心来,跟老板进去了。

老板进去就把张紫环按倒在床上,一顿猛亲,紫环只是闭着眼睛,迎合着。当他的大嘴触到紫环的红唇时,紫环怎么也不张开嘴。

老板怒了:“你到底想干嘛?不配合的话,就给俺走人!”

“俺不喜欢亲嘴……”紫环觉得老板太脏,他这张臭嘴不知玷污过多少女人。

“不喜欢也得亲,老子就喜欢这个。”老板依然猛地地进攻,紫环无奈才张开嘴。那家伙肆意地亲起来,最后竟然把唾液送进紫环嘴里。

紫环狠狠地推了他一下:“你干什么?讨厌!”

“怎么?臭娘们,不愿意啊?老子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你流氓!”

“俺再叫你乱说!”老板猛地给了紫环一个耳光。

紫环奋力站起来,老板死死地搂住他:“臭娘们,只要你进了海马歌厅的门,就别想出去了!”

紫环还是很有劲的,她挣扎开,跑出门外,但门前有两个小伙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们让开,让俺走!”

一个小伙子用力把她推了进去,怒喝道:“你以为海马歌厅这么容易离开吗?好好伺候俺们老板吧!”说完,他直接把门反锁了。

老板狂笑着走进紫环:“臭娘们,你装什么纯啊?”

“老家伙,俺要去告你们,你们逼良为娼!”

老板更加猖狂:“你去告吧,看谁能治了俺!”说完,他拽住紫环的胳膊,强行拉到了床上。

“你放开俺,俺不干了!”紫环没想到海马歌厅这么黑暗。

“你说得到简单,只要你迈进海马歌厅,你就是这的人。俺也不是白沾你便宜,俺会给你一部分生活费的。1000块,够了吧?”为了满足自己的私语,老板遇到性格刚烈的女子都是用这种方法屈服她们。

紫环摇摇头:“俺不干!”

“2000块。”

紫环依然摇头。

“5000块!”老板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爱票子的女人。

( 山野暧昧情 )

推荐热门小说山野暧昧情,本站提供山野暧昧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山野暧昧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0章 乌烟瘴气 下一章:第52章 缴枪投降
热门: 美女请留步(巅峰强少) 偷性:小村诊所里的少妇缠绵 鹌鹑 祖传中医龙凤决:桃色医仙 张公案 留守青年:村里全是我的娃 我的老师美如妖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 我老婆是豪门太子爷 绿帽的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