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激情,有人捉奸反被捉

上一章:舌头都舔干了,用山泉水滋润下 下一章:村长方远带回的秘密消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有人在激情,有人捉奸反被捉

山炮的小腹紧紧的贴着张寡妇雪白的大屁股,粗大的胯下被张寡妇湿滑的泉眼紧紧的包裹着,他的手开始往前一伸,将张寡妇胸前的那两个巨大的柔软的雪白馒头握在了手里,然后开始奋力的挺伸自己的腰部。爱麺魗芈

张寡妇的雪白的大屁股的优美的弧度让山炮感觉到了极大的兴奋,于是他每奋力的挺伸一下腰部,便用手拍一下张寡妇极富弹性的大屁股,而张寡妇则随着山炮的每一次拍打,嘴里都发出兴奋地浪叫声。

山炮在张寡妇雪白的大屁股后面奋力的拼杀着,巨大的胯下如同杀红了眼的狂徒一般,暴风骤雨的攻击向张寡妇令人血脉喷张的神秘的泉眼,他的小腹不停的撞击着张寡妇雪白的圆润的大屁股,一只手摸着张寡妇吊在胸前的巨大的柔软的大馒头,一只手不停的拍打着她她的大屁股,“啪-啪-啪-啪”的声音笼罩了张寡妇的整个房间,分不清是山炮小腹的撞击声,还是他手掌的拍打声.

张寡妇的两只手紧紧的撑在床上,高高的撅着雪白的大屁股,一边疯狂的“嗯-嗯”呻吟,一边迎接着山炮疾风骤雨般的攻击,并且时不时的就发出几声“爽死了”的浪叫声。

“啊---,张嫂,我要干死你。”不知道山炮在张寡妇的身后干了多久,只知道张寡妇的嗓子几乎都喊哑了,她本来雪白的大屁股都被山炮的小腹撞击的变成了红色,她的两个巨大的不停在胸前晃动的大馒头也被山炮抓捏的饱满挺ting立,随着山炮持续不断地攻击,突然一股极为强大的兴奋感从他的胯下传来,他巨大的胯下猛然间血管暴涨,硬度更强,整个胯下似乎都猛然间暴涨了一圈,随着他的一声兴奋地喊声,一股白色的浓浆带着极强的力道猛地从山炮的巨大胯下中喷发,激射在张寡妇湿润柔滑的神秘泉眼中,难以遏制的兴奋和冲动立即在她的神秘泉眼中爆炸了起来轹。

“嗯…嗯…山炮,嫂子要死了。”随着山炮的快感的炸弹在张寡妇的神秘泉眼中猛烈地爆炸,巨大的快感迅速从她的神秘敏感区域蔓延至她的全身,扩散到她的大脑,让她的雪白的身体犹如波浪般不由自主的上下波动,嘴里则声嘶力竭的大声浪叫着。

已经达到兴奋地顶峰的山炮,用力的拍了张寡妇雪白的大屁股一下,然后轻轻地将自己已经完成攻击任务的巨大的胯下从她的神秘的泉眼中抽了出来,并且带出了一滩无比诱人的甘甜可口的山泉水。

疯狂的激情过后,山炮紧紧的搂着张寡妇雪白的丰满的身体,相拥着躺在床上的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脸上全都充满了激情过后无比满足的神情筠。

由于第二天他们还要照顾药材收购站,所以很快,两个人就相拥着进入了梦乡,而山炮依旧在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悄悄的起床,然后趁着一大早上村民都在睡觉的时候,离开张寡妇家,回到自己的药材收购站。

再说张存粮和冯春红,大半夜的捉奸不成反而被人误认为是小偷,不但被村民稀里糊涂的猛踹了一顿,最后还被人怀疑一起偷情,这让两个人感到无比的沮丧和窝囊,一想到第二天他们两个便会成为土堆儿村村民风言风语的主角,两个人就感到不寒而栗。

“冯娘们儿,今晚张寡妇的奸,还继续去捉吗?”见所以的村民都已经散去,山炮也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里,张存粮看了看一脸狼狈的冯春红,然后小声的说道。

“这还捉个屁啊,刚才已经惊动了张寡妇,更何况刚才山炮还帮咱们解了围,回去吧。”听完张存粮的询问,冯春红又朝山炮离开的方向望了望,然后回答道。

“冯娘们儿,怎么办,如果你家老方回来后听到咱们俩的风言风语,咱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要不我离开村子,出去躲躲?”张存粮跟在冯春红肥胖的身体的后面,一边慢慢地超回走,一边小声的说道。

“你mb还是不是个爷们儿,出了事就尼玛要出去躲躲,让老娘一个人承担后果,你mb还是不是人啊。”听着张存粮极为懦弱的话语,再想到刚才自己令人难堪的遭遇,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冯春红,更加的气不打一处来,回头冲着张存粮低声的怒吼道。

“别喊,别喊,冯娘们儿你小声点,一会儿又把村民招来了。那你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我听你的安排还不行吗?”见冯春红突然冲着自己发火大喊,张存粮急忙开口阻止了她,虽然冯春红已经尽量压低了声音,但由于她嗓门本身就大,加上夜深人静声音传播的更快更远,所以他害怕冯春红的声音惊醒了路边的人家,再次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尼玛今晚的事情真叫人恶心,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恶心,老娘的心里如同吃了一只刚从茅房飞出来的苍蝇一般,既恶心,还没法跟人说,这事闹得。”听完张存粮的话,冯春红立即安静了下来,她一边继续的慢慢迈着步子,一边在心里琢磨着对策,但越琢磨,心里越不是滋味,越琢磨,越感到恶心,嘴里不由自主的便对张存粮说出了上面几句话。

“我说冯娘们儿,别光说这些没用的话了,赶紧想个办法吧,你都急死我了。”见冯春红想了半天,琢磨了半天,却只是发了一通牢***,急的张存粮都想上去踹她两脚,但他极力压制了自己的那种想法,开口对冯春红说道。

“尼玛老娘能有什么好主意,这样吧,咱们各自回家睡觉,明天看情况再说吧,不过咱们两个的事情,如果我家老方问起,打死也不成承认,知道吗?”见张存粮再一次催问自己,冯春红又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于是回头对张存粮说道。

“啊?还要各自回家啊?昨晚不是说好了吗?捉奸回来,你好好伺候我,怎么…?”听完冯春红的话,本来还想跟冯春红回家,想要在她肥胖的身体上肆虐一番,发泄发泄今晚的窝囊气的张存粮,突然就感到心里凉了半截,然后心有不甘的对冯春红说道。

“滚回去吧,都尼玛搞成了这副德行,还有心思打老娘的主意,赶紧给我滚,再不滚老娘踹死你。”听完张存粮的话,看着他心有不甘的表情,再想想刚才窝囊至极的遭遇,冯春红气就不打一处来,哪里还有心思再跟张存粮扯那些事,于是她停下脚步转过身冲着张存粮小声的怒道。

“别别别,尼玛还嫌老子刚才挨踹挨的不够狠啊。我走就是了,尼玛今晚鱼没吃到,还惹了一身腥,哎!回去睡觉吧,爱咋咋地。”说完之后,张存粮便跟冯春红在一个路口分了手,两个人各怀心事的回到自己家睡觉休息。

“尼玛明天老方回来,老娘该怎么解释啊?”回到自己家,收拾了一下躺在床上,抚摸着自己刚才被村民踹的浑身红肿的伤,冯春红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自己作为镇长的女儿,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窝囊气,而且这件事一旦在村里传播开来,那真是好说不好听,更加要命的是,明天方远就会从镇上回来,一旦他听到村里的风言风语,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到时候她该怎么应对呢?这让冯春红感到大为挠头,浑身上下的疼痛感,似乎都变得不再那么重要。

“爱咋咋地吧,反正老娘打死也不承认,不就不信方远能把老娘怎么样,他还能翻了天不成?”在床上来回的贴饼子般翻转了无数次之后,冯春红终于挺不住困意的袭击,慢慢的进入了梦乡,临睡前,头脑里迷迷糊糊的自言自语道。

“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晚上大半夜,村支书张存粮跟村长的老婆一起去偷人家东西了。”

“什么?这事你可别乱说,那可都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你再乱说,小心以后给你小鞋穿。”

“老兄,兄弟我什么时候乱说过话,昨晚上可是我亲眼得见,他们两个被我们一伙儿人围在了一起,而且还被我们一顿猛踹,这事能假的了吗?”

“擦,原来是真的啊,不对啊?他们两个干嘛要做小偷呢?他们的生活在村里都算不错的啊?”

“去去去,别听他瞎说,人家两个人哪里是做小偷啊,即使是偷,也是去一起偷情,不然大半夜的不睡觉,两个人难道是一起去看日出啊。哈哈哈。”

“哈哈哈,肯定是一起偷情,这么解释还比较合理。哈哈哈。”

“村支书跟村长老婆偷情了,这真是村委会里一家亲啊。哈哈哈。”

“偷情,绝对是偷情。村支书跟村长的老婆偷情。哈哈哈。”

不出所料,第二天一上午,村支书张存粮跟村长的老婆冯春红大半夜的一起偷情的风言风语,迅速便刮遍了土堆儿村的大街小巷。

( 山炮香艳乡村 )

推荐热门小说山炮香艳乡村,本站提供山炮香艳乡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山炮香艳乡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舌头都舔干了,用山泉水滋润下 下一章:村长方远带回的秘密消息
热门: 霸道修真民工 无敌药尊 暴君遇上偏执狂[快穿] 被天选之子退婚后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白领情事 我在星际养熊猫 娱乐玩童 秘书长 村野风流:乡村神偷猎艳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