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变压器风波(两更合一,第一更)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五章 掐了村长家的电?(第二更)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大晚上的,先快活快活 (第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山炮香艳乡村,第一百五十六章变压器风波(两更合一,第一更)

“他妈你个死老娘们儿,真下死手啊。爱叀頙殩哎哟妈呀,老子的眼睛啊,啥也看不到了。”方远歪倒在沙发上,一只手捂着被冯春红打肿的眼睛,一只手指着异常肥胖的冯春红,大声的骂道。

“老方,你的眼睛没事吧?我也不是故意的,你咋不躲开啊?”冯春红看着被自己打倒的方远,急忙如同一团肥肉般蹲在方远身旁,一脸担忧与歉意的说道。

“你个死老娘们儿出手比黑熊还快,老子来得及躲吗?”方远依旧捂着生疼的眼睛,非常气愤的说道。

“谁让你弄个村长不好好的当,非要弄那么多事端,自己躲到村委会也就算了,还把咱家的电给掐了,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你不想好,也不让我跟山瑶好吗?”提起自己家电被掐的事,冯春红又是一肚子怒火,看着别人的家都灯火通明,而她家却点着个昏暗小蜡烛,这让本来就因为方远搬出去住而火冒三丈的冯春红更加的暴跳如雷,她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火,一路小跑着来到村委会找方远算账。

“尼玛肯定是方山彪那个彪玩意儿掐错了电,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子真是看错了他。”听完冯春红的话,方远猛然意识到肯定是方山彪掐错了线,不但没有把山炮跟张寡妇家的电给掐了,反而把自己家的电给弄没了,并且还造成自己的眼睛挨了老婆一拳头,这让方远在心里无比的懊恼橼。

“老婆,误会,这都是误会,你回去等着吧,我向你保证,一会儿就有电了。回去吧。回去吧。”方远已经猜测到了他家停电的原因,恨不得立即飞到方山彪那里找他算账,但由于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他自己,所以也没办法对冯春红说,于是便决定先撵冯春红回家,然后他去找方山彪赶紧把掐断的他自己家的电接好。

“方远,我可警告你,如果今晚修不好咱家的电,以后你就永远都睡办公室算了。”冯春红见方远急着让自己回家等,于是冲着方远大声说道,说完一扭肥胖的屁股,晃着浑身的肥肉回家去等了。

“死老娘们儿真他妈敢动手,这把我眼睛打的。”见冯春红拖着肥胖的身体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后,方远用手揉了揉被冯春红打的有些肿起来的眼睛,愤愤的自语道唏。

“还有方山彪那个废物,这么点小事都给我干秃噜扣,他妈的赶紧去找他吧,不然以后没好日子过了。”方远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一边朝方山彪家走,一边不住的懊悔,悔恨自己当初明知道方山彪不靠谱,却为了自己的计划而心存侥幸,如今弄得自己受这么大罪都没处诉苦。

“山彪,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方远很快便来到了方山彪的家,然后站在外面大声的喊他出来。

“叔,你怎么来了?吃饭了吗?快进屋,别在外面站着啊。”正在吃晚饭的方山彪,听到方远的喊声后,急忙走出了屋子,看到站在自己家院子里的方远,急忙走上前殷勤的说道。

“你去拿上电工工具,跟我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方远看到方山彪走出了屋子,来到自己跟前,没好气的说道。

“叔,这么晚了,拿那些干嘛啊?”听完方远的话,方山彪的脸上满是疑惑,于是问道。

“别废话了,让你拿你就去拿,去干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看着满脸疑惑的方山彪,方远没好气的对他说道。

“叔,咱们这是要往哪里去啊?”方山彪看着满脸怒火的方远,也不敢再多问,便回到屋子里拿出了电工的工具,然后跟着方远一边走一边问道。

“你还有脸问,你知道你给叔惹了多大麻烦吗?”方远听到方山彪的问话,突然停住脚步,面带怒火的回过头对他说道。

“叔,你的眼睛怎么了,是被哪个王八蛋打的,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帮你报仇。”方山彪突然看到方远肿起来的眼睛,,以为方远被人打了,喊自己来跟他一起去打架,于是急忙说道。

“什么被哪个王八蛋打的,这是刚刚被你婶儿打的。我问你,我让你掐了山炮跟张寡妇的电,你怎么掐的?你怎么把我家的电给掐断了?”想到自己因为方山彪错把自己家的电给掐了,导致冯春红一拳将自己的眼睛打肿,方远便满肚子火,于是压大声责问道。

“难道我掐错了?把婶儿的电给掐了,婶儿怪罪到叔身上,才打的叔?”听完方远的话,方山彪的心里咯噔一下,开始犯起了嘀咕,难道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由于他对电工知识实在是一知半解,不怎么明白,下午接到方远的吩咐后,选了半天的电线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到底哪几根是山炮跟张寡妇家的,于是就捋着张寡妇和山炮家电线的方向选了两根给掐掉了,本以为会没什么问题,听方远一说,才知道自己果然惹祸了,竟然将他婶儿家的电给掐了。

“叔,对…对不起,那咱们赶紧去给婶儿把电接上去吧。”想到这里,方山彪满脸尴尬的对方远说道。

“真是个废物,别磨蹭了,赶快走吧。这次再弄不好,你还是在家摆楞你的破收音机零件算了,村里的电工,还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方远的心里憋了一肚子火,一边走,一边冲着方山彪大声的说道。

“叔,你放心,这一次一定会弄得很完美,不让你失望。”听完方远的话,方山彪突然一愣,他可不想这么快就失去村里电工的这个工作,所以急忙对方远说道。

两个人很快来到了村委会旁边的要接线头的那个变压器旁边,然后方远举着手电,方山彪爬到变压器上边,去接好下去掐断的那两电线的线头。

“叔,这次没问题了,婶儿那里肯定来电了,我现在再掐山炮跟张寡妇的电,帮你出出气。”方山彪在变压器上忙活了好一阵子,才转过头对方远说道。

“你赶快下来吧,黑灯瞎火的你别再给我惹麻烦了,快下来吧。”方远早已经对方山彪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大白天的都没能掐断山炮跟张寡妇家的电,这大晚上的,更不可能,所以听他一说,急忙催促他赶快下来。“他妈你个死老娘们儿,真下死手啊。哎哟妈呀,老子的眼睛啊,啥也看不到了。”方远歪倒在沙发上,一只手捂着被冯春红打肿的眼睛,一只手指着异常肥胖的冯春红,大声的骂道。

“老方,你的眼睛没事吧?我也不是故意的,你咋不躲开啊?”冯春红看着被自己打倒的方远,急忙如同一团肥肉般蹲在方远身旁,一脸担忧与歉意的说道。

“你个死老娘们儿出手比黑熊还快,老子来得及躲吗?”方远依旧捂着生疼的眼睛,非常气愤的说道。

“谁让你弄个村长不好好的当,非要弄那么多事端,自己躲到村委会也就算了,还把咱家的电给掐了,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你不想好,也不让我跟山瑶好吗?”提起自己家电被掐的事,冯春红又是一肚子怒火,看着别人的家都灯火通明,而她家却点着个昏暗小蜡烛,这让本来就因为方远搬出去住而火冒三丈的冯春红更加的暴跳如雷,她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火,一路小跑着来到村委会找方远算账。

“尼玛肯定是方山彪那个彪玩意儿掐错了电,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子真是看错了他。”听完冯春红的话,方远猛然意识到肯定是方山彪掐错了线,不但没有把山炮跟张寡妇家的电给掐了,反而把自己家的电给弄没了,并且还造成自己的眼睛挨了老婆一拳头,这让方远在心里无比的懊恼橼。

“老婆,误会,这都是误会,你回去等着吧,我向你保证,一会儿就有电了。回去吧。回去吧。”方远已经猜测到了他家停电的原因,恨不得立即飞到方山彪那里找他算账,但由于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他自己,所以也没办法对冯春红说,于是便决定先撵冯春红回家,然后他去找方山彪赶紧把掐断的他自己家的电接好。

“方远,我可警告你,如果今晚修不好咱家的电,以后你就永远都睡办公室算了。”冯春红见方远急着让自己回家等,于是冲着方远大声说道,说完一扭肥胖的屁股,晃着浑身的肥肉回家去等了。

“死老娘们儿真他妈敢动手,这把我眼睛打的。”见冯春红拖着肥胖的身体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后,方远用手揉了揉被冯春红打的有些肿起来的眼睛,愤愤的自语道唏。

“还有方山彪那个废物,这么点小事都给我干秃噜扣,他妈的赶紧去找他吧,不然以后没好日子过了。”方远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一边朝方山彪家走,一边不住的懊悔,悔恨自己当初明知道方山彪不靠谱,却为了自己的计划而心存侥幸,如今弄得自己受这么大罪都没处诉苦。

“山彪,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方远很快便来到了方山彪的家,然后站在外面大声的喊他出来。

“叔,你怎么来了?吃饭了吗?快进屋,别在外面站着啊。”正在吃晚饭的方山彪,听到方远的喊声后,急忙走出了屋子,看到站在自己家院子里的方远,急忙走上前殷勤的说道。

“你去拿上电工工具,跟我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方远看到方山彪走出了屋子,来到自己跟前,没好气的说道。

“叔,这么晚了,拿那些干嘛啊?”听完方远的话,方山彪的脸上满是疑惑,于是问道。

“别废话了,让你拿你就去拿,去干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看着满脸疑惑的方山彪,方远没好气的对他说道。

“叔,咱们这是要往哪里去啊?”方山彪看着满脸怒火的方远,也不敢再多问,便回到屋子里拿出了电工的工具,然后跟着方远一边走一边问道。

“你还有脸问,你知道你给叔惹了多大麻烦吗?”方远听到方山彪的问话,突然停住脚步,面带怒火的回过头对他说道。

“叔,你的眼睛怎么了,是被哪个王八蛋打的,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帮你报仇。”方山彪突然看到方远肿起来的眼睛,,以为方远被人打了,喊自己来跟他一起去打架,于是急忙说道。

“什么被哪个王八蛋打的,这是刚刚被你婶儿打的。我问你,我让你掐了山炮跟张寡妇的电,你怎么掐的?你怎么把我家的电给掐断了?”想到自己因为方山彪错把自己家的电给掐了,导致冯春红一拳将自己的眼睛打肿,方远便满肚子火,于是压大声责问道。

“难道我掐错了?把婶儿的电给掐了,婶儿怪罪到叔身上,才打的叔?”听完方远的话,方山彪的心里咯噔一下,开始犯起了嘀咕,难道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由于他对电工知识实在是一知半解,不怎么明白,下午接到方远的吩咐后,选了半天的电线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到底哪几根是山炮跟张寡妇家的,于是就捋着张寡妇和山炮家电线的方向选了两根给掐掉了,本以为会没什么问题,听方远一说,才知道自己果然惹祸了,竟然将他婶儿家的电给掐了。

“叔,对…对不起,那咱们赶紧去给婶儿把电接上去吧。”想到这里,方山彪满脸尴尬的对方远说道。

“真是个废物,别磨蹭了,赶快走吧。这次再弄不好,你还是在家摆楞你的破收音机零件算了,村里的电工,还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方远的心里憋了一肚子火,一边走,一边冲着方山彪大声的说道。

“叔,你放心,这一次一定会弄得很完美,不让你失望。”听完方远的话,方山彪突然一愣,他可不想这么快就失去村里电工的这个工作,所以急忙对方远说道。

两个人很快来到了村委会旁边的要接线头的那个变压器旁边,然后方远举着手电,方山彪爬到变压器上边,去接好下去掐断的那两电线的线头。

“叔,这次没问题了,婶儿那里肯定来电了,我现在再掐山炮跟张寡妇的电,帮你出出气。”方山彪在变压器上忙活了好一阵子,才转过头对方远说道。

“你赶快下来吧,黑灯瞎火的你别再给我惹麻烦了,快下来吧。”方远早已经对方山彪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大白天的都没能掐断山炮跟张寡妇家的电,这大晚上的,更不可能,所以听他一说,急忙催促他赶快下来。“他妈你个死老娘们儿,真下死手啊。哎哟妈呀,老子的眼睛啊,啥也看不到了。”方远歪倒在沙发上,一只手捂着被冯春红打肿的眼睛,一只手指着异常肥胖的冯春红,大声的骂道。

“老方,你的眼睛没事吧?我也不是故意的,你咋不躲开啊?”冯春红看着被自己打倒的方远,急忙如同一团肥肉般蹲在方远身旁,一脸担忧与歉意的说道。

“你个死老娘们儿出手比黑熊还快,老子来得及躲吗?”方远依旧捂着生疼的眼睛,非常气愤的说道。

“谁让你弄个村长不好好的当,非要弄那么多事端,自己躲到村委会也就算了,还把咱家的电给掐了,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你不想好,也不让我跟山瑶好吗?”提起自己家电被掐的事,冯春红又是一肚子怒火,看着别人的家都灯火通明,而她家却点着个昏暗小蜡烛,这让本来就因为方远搬出去住而火冒三丈的冯春红更加的暴跳如雷,她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火,一路小跑着来到村委会找方远算账。

“尼玛肯定是方山彪那个彪玩意儿掐错了电,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子真是看错了他。”听完冯春红的话,方远猛然意识到肯定是方山彪掐错了线,不但没有把山炮跟张寡妇家的电给掐了,反而把自己家的电给弄没了,并且还造成自己的眼睛挨了老婆一拳头,这让方远在心里无比的懊恼橼。

“老婆,误会,这都是误会,你回去等着吧,我向你保证,一会儿就有电了。回去吧。回去吧。”方远已经猜测到了他家停电的原因,恨不得立即飞到方山彪那里找他算账,但由于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他自己,所以也没办法对冯春红说,于是便决定先撵冯春红回家,然后他去找方山彪赶紧把掐断的他自己家的电接好。

“方远,我可警告你,如果今晚修不好咱家的电,以后你就永远都睡办公室算了。”冯春红见方远急着让自己回家等,于是冲着方远大声说道,说完一扭肥胖的屁股,晃着浑身的肥肉回家去等了。

“死老娘们儿真他妈敢动手,这把我眼睛打的。”见冯春红拖着肥胖的身体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后,方远用手揉了揉被冯春红打的有些肿起来的眼睛,愤愤的自语道唏。

“还有方山彪那个废物,这么点小事都给我干秃噜扣,他妈的赶紧去找他吧,不然以后没好日子过了。”方远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一边朝方山彪家走,一边不住的懊悔,悔恨自己当初明知道方山彪不靠谱,却为了自己的计划而心存侥幸,如今弄得自己受这么大罪都没处诉苦。

“山彪,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方远很快便来到了方山彪的家,然后站在外面大声的喊他出来。

“叔,你怎么来了?吃饭了吗?快进屋,别在外面站着啊。”正在吃晚饭的方山彪,听到方远的喊声后,急忙走出了屋子,看到站在自己家院子里的方远,急忙走上前殷勤的说道。

“你去拿上电工工具,跟我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方远看到方山彪走出了屋子,来到自己跟前,没好气的说道。

“叔,这么晚了,拿那些干嘛啊?”听完方远的话,方山彪的脸上满是疑惑,于是问道。

“别废话了,让你拿你就去拿,去干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看着满脸疑惑的方山彪,方远没好气的对他说道。

“叔,咱们这是要往哪里去啊?”方山彪看着满脸怒火的方远,也不敢再多问,便回到屋子里拿出了电工的工具,然后跟着方远一边走一边问道。

“你还有脸问,你知道你给叔惹了多大麻烦吗?”方远听到方山彪的问话,突然停住脚步,面带怒火的回过头对他说道。

“叔,你的眼睛怎么了,是被哪个王八蛋打的,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帮你报仇。”方山彪突然看到方远肿起来的眼睛,,以为方远被人打了,喊自己来跟他一起去打架,于是急忙说道。

“什么被哪个王八蛋打的,这是刚刚被你婶儿打的。我问你,我让你掐了山炮跟张寡妇的电,你怎么掐的?你怎么把我家的电给掐断了?”想到自己因为方山彪错把自己家的电给掐了,导致冯春红一拳将自己的眼睛打肿,方远便满肚子火,于是压大声责问道。

“难道我掐错了?把婶儿的电给掐了,婶儿怪罪到叔身上,才打的叔?”听完方远的话,方山彪的心里咯噔一下,开始犯起了嘀咕,难道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由于他对电工知识实在是一知半解,不怎么明白,下午接到方远的吩咐后,选了半天的电线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到底哪几根是山炮跟张寡妇家的,于是就捋着张寡妇和山炮家电线的方向选了两根给掐掉了,本以为会没什么问题,听方远一说,才知道自己果然惹祸了,竟然将他婶儿家的电给掐了。

“叔,对…对不起,那咱们赶紧去给婶儿把电接上去吧。”想到这里,方山彪满脸尴尬的对方远说道。

“真是个废物,别磨蹭了,赶快走吧。这次再弄不好,你还是在家摆楞你的破收音机零件算了,村里的电工,还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方远的心里憋了一肚子火,一边走,一边冲着方山彪大声的说道。

“叔,你放心,这一次一定会弄得很完美,不让你失望。”听完方远的话,方山彪突然一愣,他可不想这么快就失去村里电工的这个工作,所以急忙对方远说道。

两个人很快来到了村委会旁边的要接线头的那个变压器旁边,然后方远举着手电,方山彪爬到变压器上边,去接好下去掐断的那两电线的线头。

“叔,这次没问题了,婶儿那里肯定来电了,我现在再掐山炮跟张寡妇的电,帮你出出气。”方山彪在变压器上忙活了好一阵子,才转过头对方远说道。

“你赶快下来吧,黑灯瞎火的你别再给我惹麻烦了,快下来吧。”方远早已经对方山彪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大白天的都没能掐断山炮跟张寡妇家的电,这大晚上的,更不可能,所以听他一说,急忙催促他赶快下来。

“叔,我得将功补过,再等一分钟,马上就完事儿。”方山彪心想,今晚一定要将山炮跟张寡妇家的电给掐断了,不然叔怪罪下来,自己这个村电工肯定保不住了,所以任凭方远在下面催促,他也没有立即下来,而是再找山炮跟张寡妇家的电线。

“叔,这下终于好了,山炮和张寡妇家肯定没电了。终于帮你出气了。”方山彪终于从变压器上跳了下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说道。

方远见方山彪终于满头是汗的从变压器上跳了下来,便带着他到自己的办公室先休息休息,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开始随便的聊了起来。

“山彪,这次没问题吧?我怎么感觉他们两家的电线不应该在这里掐,而是应该在他们家附近的电线上掐呢?”方远看着忙得满脸大汗的方山彪,心里突然产生了疑问,凭他的经验,要掐断某家的电,不应该在变压器这里掐,应该到各家附近的电线去掐,方远很怕他再次给自己惹祸,便急忙问道。

“是吗?唉呀妈呀,坏了坏了。我把他们那两道线的主线给掐了!”听完方远的话,方山彪先是一愣,紧接着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满脸忧虑的大声说道。

“你个废物,你说你除了给我热麻烦,你还能干点什么?”听完方山彪的话,方远被气得脸色铁青,暴跳如雷,指着他大声骂道。

“叔,你别生气,我马上去把它接上,马上就去。”方山彪知道自己这次惹了更大的麻烦,于是拉开方远办公室的门,就要往变压器所在的位置走。

“村长,村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这些家怎么突然停电了。”

“就是啊,怎么就我们这些家的电没有了呢?别人家的电都没有事呢?”

正当方山彪刚要走出方远办公室的时候,村委会大院里已经聚集了几十户村民,他们一边相互议论,一边大声的冲着方远的办公室喊道,村委会院子里马上陷入了一片嘈杂声中。

“各位,各位,别吵,别吵,村里的变压器出了点小状况,一会儿就修好了,一会儿就修好了。”方远听到外面嘈杂的喊叫声,急忙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然后满脸堆笑的大声说道。

“方远,你个王八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给老娘把电修好,你想让老娘黑一个晚上吗?”正当方远大声的安慰前来讨说法的村民时,他老婆冯春红肥胖的身影也突然出现,她一边朝方远走过来,一边大声的喊道。

“原来村长自己家的电也停了。哈哈哈。”

“到底怎么回事啊?听说昨天村里的电工李世凯才不干了,怎么今天就出现这么大的问题呢?”

“是啊,李世凯这么多年以来干的都很好啊,怎么会突然自己不干了呢?”

刚才前来讨说法的村民见到村长的老婆冯春红也骂骂咧咧的过来讨说法,顿时一阵哄堂大笑,一边笑,还一边议论着。

“老婆,咱家的电还没有来吗?刚才修好了啊。”方远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如同女夜叉似的冯春红,然后又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方山彪,然后满脸疑惑的问道。

“来你娘的大头鬼啊,你到底再搞什么名堂,怎么突然又出现这么多停电的村民,难道你想整个村子都停电不成?”冯春红突然意识到,今晚不光自己家的电停了,满院子的村民也是因为停电来找方远的,于是大声的问道。

“死老娘们儿你别跟着添乱好不好?我马上就让山彪去修变压器,你先回家等着去吧。”方远见冯春红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脸上一阵尴尬,急忙小声的对她说道。

“山彪?山彪会修变压器?方远你也太搞了吧?我看今晚全村的电都得被他弄停了。”冯春红一听方远要让方山彪修变压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她们那个侄子,别人不清楚,他们自己很清楚,他平时除了摆弄几个破旧的收音机零件,就从来没有学过电工知识,方远现在要他去修变压器,这让冯春红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火花!快看,变压器冒火花了!”正在人们在村委会院子里议论纷纷时,突然从村委会不远处的变压器上冒出了亮白色的电火花,亮白色电火花在黑色夜空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明亮刺眼。

看到变压器冒出了电火花,所有人都朝着变压器的方向奔了过去,并且围着变压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叔,你给我照亮,我去把它修好咯。”方山彪看着直冒电火花的变压器,转过头对方远说道。

“你还是一边待会儿吧,就你去了,不把全村的电都弄停了才怪。”方山彪的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方远边上的冯春红听了个清清楚楚,于是她轻蔑的看了方彪一眼,然后一白眼说道。

冯春红的话刚一说完,变压器上的电火花突然一阵剧烈闪耀,紧接着猛然熄灭,与此同时,村里所有人家的灯瞬间全都熄灭了,整个土堆儿村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停电了?!”

“停电了?停电了!”

“怎么搞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停电了。”

“村里的变压器坏了吧,刚才直冒火花。”

“走,去村委会那里看看去。”

突然间整个土堆儿村的电全都停了,这让所有的村民都感到不可思议,于是大部分村民一边开始点着蜡烛,一边来到街道上相互的询问情况,最后大家全都涌向了村委会旁边的变压器旁边,将方远等人牢牢地围在了人群中央。

“村长,这变压器坏了,得赶紧修啊,我们都等着用电呢。”

“是啊,村长,以前变压器坏了,不是很快就能修好吗?赶紧修啊。”

“村长,听说老电工李世凯不干了,那让新电工赶紧修啊!”

“是不是他不会啊,那赶紧去把李世凯找过来啊。”

由于停电而聚拢过来的村民们知道村长方远在变压器旁边后,全都大声的嚷嚷着赶快把变压器修好,快点恢复正常供电,而且嚷嚷声越来越大,情绪也越来越激动。

“叔,让我去修吧。”看着聚拢过来的村民,听着他们的喊声,方山彪脸上有些挂不住,虽然他不知道怎么修,但还是硬着头皮对方远说道。

“你个废物,你还嫌给我惹的麻烦小啊。一边呆着吧。”听到方山彪这个时候突然提出要去修理变压器,早已经对他彻底失望的方远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低声喝道。

“老牛,你去李世凯家,把他喊过来,就说我让他过来修变压器。快去快回。”方远呵斥完方山彪之后,回头正好看到村民牛老顶,于是大声的对他说道。

“啊?新电工不能修吗?李世凯不是不干电工了吗?”听完方远的吩咐后,牛老顶有些不解的问道。

“哪里那么多废话,赶紧去就是了。”方远已经被今天一系列的烦心事弄得心浮气躁,听到牛老顶的话后,火气顿时冒了出来,冲着他大声喊道。

牛老顶从来没有见过村长发这么大脾气,没等他话说完,便一溜小跑着去找李世凯过来修变压器。

“叔,让我修吧,干嘛还去找李世凯啊,现在我是电工啊。”方山彪见方远让人去找李世凯过来修变压器,却对他的话置若罔闻,自尊心受到了极大伤害,于是十分不满的对方远说道。

“闭嘴,你要是能修,我还用去找别人吗?就你那两把刷子,该干嘛干嘛去吧。”方远已经彻底的对自己这个彪乎的侄子失去了信心,听到他竟然还再磨磨唧唧的说话,便毫不客气的低声呵斥道。

“方远,山彪咋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怎么能同意老电工李世凯不干,而让他做电工呢?今天的事,都是你瞎折腾出来的。”冯春红听到两个人的对话,看了看一脸不服不忿的方山彪,又看了看满脸火气的方远,然后说道。

“你个死老娘们儿知道个屁啊,赶紧回家呆着去。别在这里给我添堵了行不。”方远本来就已经满肚子火气,再听自己的老婆一个劲儿的数落自己,顿时火冒三丈,冲着她低声喝道。

“方远,你个王八蛋,自己惹出这么多祸端,还跟老娘横,我看以后你就在你的办公室里住一辈子吧。”冯春红听完方远的话,气的浑身发抖,一身的肥肉都跟着乱颤,伸出拳头照着他的胸口用力的锤了一下,然后一扭肥胖的屁股,气呼呼的朝自己的家走去。

“看什么看,都是你这个小废物惹的祸。”冯春红扭着肥胖的身体走后,方远一扭头,发现方山彪正盯着自己,于是将一肚子的火气全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

此时,围在变压器旁边的众多村民一直在对变压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黑暗中的村委会旁边人声嘈杂,热闹异常。

“村长,村长,李世凯说了,他已经不是村里的电工了,这事他不管。”正当人们都期盼着李世凯能够快点过来把变压器修好时,牛老顶从李世凯家奔了回来,见到方远后气喘吁吁的说道。

“村长,既然村里有了新电工,就让他修理变压器啊。”

“村长,李世凯干的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不干了呢?”

“村长,不管怎么样,反正你现在就得把变压器修好。”

听到牛大顶从李世凯家回来后说的话,众多村民纷纷大声的喊道,而且语气中逐渐充满了对方远的不满,这让方远大为担忧和尴尬。

“乡亲们,大家别急,我亲自去找李世凯,今晚一定会把变压器修好,大家放心吧。”一见黑暗中的众多村民逐渐变得群情激奋,方远急忙冲着人群大声喊道。

“快去啊,别磨蹭了,我们都等着用电呢。”

“快去吧,别墨迹了。”

听到方远的喊声后,村民们又是一阵喧哗,起哄声、口哨声也此起彼伏。方远没办法,恶狠狠的瞪了方山彪一眼,然后极不情愿地朝李世凯家走去。

“李电工,村里的变压器坏了,麻烦你帮忙去修一下好吧,村民们都等着你呢。”来到李世凯家,方远见到李世凯正在院子里来回的溜达,似乎在考虑着什么问题,便走上前去很客气的说道。

“可别喊我电工,我昨天就不是了,村儿里有了新电工,你还是让他去修吧。”李世凯一个人在院子里溜达,本来心里想着到底去不去帮忙修变压器,但一见方远来到自己的家,再想到昨天他那么对自己,便一口回绝了他的请求。

“李电工,我知道昨天是我不对,以后你还是村里的电工,我求你回去可以吗?村民都在那里等着呢。”方远一见李世凯态度坚决的拒绝了自己的请求,知道他还在对昨天的事情耿耿于怀,于是满脸堆笑的再次请求道。

“村长,你走吧,我不会去的,村里已经有电工了,你不去求他,来我这里瞎耽误什么功夫。”李世凯心里却时还在对昨天的事情感到气愤,自己矜矜业业的为土堆儿村当了好几年的电工,村长方远不但让自己做有悖良心的事情,自己拒绝后,还不再让自己当村里的电工,这让李世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所以他决定不管方远怎么花言巧语,他都不会答应他的要求。

“村长,不好了,你侄子方山彪被变压器电了,你快回去看看吧。”正当方远和李世凯在院子里对话时,突然气喘吁吁的跑来一个村民,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喊道。

( 山炮香艳乡村 )

推荐热门小说山炮香艳乡村,本站提供山炮香艳乡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山炮香艳乡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五章 掐了村长家的电?(第二更)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大晚上的,先快活快活 (第二更)
热门: 如何建设一间鬼屋 偷性:小村诊所里的少妇缠绵 超级强者 女监狱男管教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 韩娱之名侦探 我的美艳师娘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中国式秘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