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张寡妇怒挠村长脸(两更合一第二更)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三章 卫生间里的激情(两更合一)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五章 冲突再起(第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山炮香艳乡村,第一百三十四章张寡妇怒挠村长脸(两更合一第二更)

而吴萱的身体承受着山炮兴奋的顶点来临之际的猛烈的攻击,嘴里不住的“嗯-嗯”的大声呻吟着,她胸前的吊着的两个巨大的雪白的馒头也飞速的来回摇荡着,在她的胸前形成一阵诱人的白色的汹涌的波涛。1

感受到山炮的白色液体猛烈地涌射到自己的神秘洞穴中,吴萱的身体突然一软,整个人就要往前趴在洗手台上,山炮急忙双手用力,将吴萱雪白的柔软的身体抱住,然后将她的丰满的身体紧紧地抱在怀里。

由于卫生间里四处都没有坐着的地方,而激情过后,山炮的身体也同样一阵酸软而且他的怀里还紧紧地抱着吴萱雪白的身体,所以山炮低头一看,瞧见了安装在地上的马桶,于是他一屁股坐在马桶上,怀里抱着吴萱柔软的身体,坐在马桶上休息。

山炮就这么紧紧地抱着吴萱丰满的柔软的身体,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相互搂抱着。过了一会儿,山炮抱着吴萱雪白的身体,慢慢地站了起来,然后推开卫生间的门,慢慢地走到了包厢的沙发上。

两个人沉默着穿好了衣服,然后相互依靠着坐在沙发上,山炮搂着吴萱柔软的身体,心里面感觉十分的复杂榛。

“萱姐,对不起…”

“山炮,别说了,萱姐是自愿的,我不会怪你的。”

吴萱听到山炮的话,看着他略显尴尬的表情,心里同样一阵复杂,本来想跟山炮做一对好姐弟,可是没想到,今天两个人又一次发生亲密的身体碰撞,而且,吴萱有一次在山炮的猛烈撞击中,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激情和快感业。

“可是,萱姐,咱们以后还能做姐弟吗?”再一次跟吴萱经历激情大战之后,山炮突然很害怕失去吴萱这个姐姐,因为自从他到镇上以来,对他最好的,最照顾他的就是吴萱,所以在山炮心里,也很在意吴萱这个姐姐,而如今自己跟她又一次发生了肉体上的关系,山炮很担心会因此而失去与吴萱的姐弟情。

“傻弟弟,萱姐永远都是你的姐姐,放心吧。”看着山炮满脸担忧的表情,听着山炮的话,吴萱知道山炮对自己也很在意,所以她的心里感到一阵温暖,对山炮微微一下,然后轻声的对他说道。

“嗯,萱姐,我会把你当成一辈子的姐姐的。萱姐,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呢?”山炮似乎觉察出吴萱内心的柔弱,感觉她对王全福依旧没有死心,所以便小声的问道。

“也许萱姐会再去找他一次…”听完山炮的话,吴萱的表情一阵复杂,内心似乎经历了一番痛苦的纠结,然后才轻声的说道。

“萱姐,不管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站在你的这一边,如果有谁敢欺负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看着吴萱满脸痛苦和纠结的表情,心里涌上一阵心疼,不禁再一次将吴萱丰满的身体抱紧,然后语气十分坚定地说道。

“山炮,萱姐谢谢你,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你都说萱姐的好兄弟。”感受着山炮紧紧地搂抱和他无比坚定的话语,吴萱知道山炮对自己的感情是发自内心的,所以她将自己的头紧紧地依靠在山炮的肩膀上,十分柔情的说道。

“萱姐,以后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好好的吃东西,好吗?”

“嗯,会的,谢谢你,山炮兄弟。”

“那我让服务员再弄点热的饭菜,你好好的吃一点。”

“嗯,萱姐听你的。”

山炮将吴萱柔软的身体从自己的怀里慢慢地移开,然后打开包厢的门,来到柜台前,让服务员又重新弄了点热的饭菜,陪吴萱吃了一些。看着吴萱很听话的吃下了不少的饭菜,山炮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吴萱吃完东西后,山炮又陪她聊了一会儿之后,见她情绪基本稳定了之后,才骑上摩托车,回到了土堆儿村。

回到土堆儿村的时候,已经接近了傍晚,山炮骑着摩托车来到张寡妇家,见张寡妇家的院子里没有人,大门也上着锁,不知道张寡妇去干什么了。由于山炮的晚饭还没有着落,所以山炮便将摩托车停在自己住的地方,然后朝着村里的小卖部走去,想从那里买点东西当晚饭吃。

“山炮兄弟,山炮兄弟,慢一点,贾哥找你有点事。”山炮正朝小卖铺的方向低着头走路,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一个男人急促的喊声。

山炮听到身后的喊声,急忙停下了脚步,回头一看,从后面追上来的是本村的村民贾大傻,只见他手里拎着一个蛇皮袋子,蛇皮袋子里面似乎装着一些稻谷,一边大步的朝前走,一边气喘吁吁的喊道。

“哦,贾大哥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山炮停下脚步后,贾大傻紧撵几步追上了山炮,看着气喘吁吁的贾大傻,山炮很客气的问道。

“山炮兄弟,听说你买摩托车了,你真厉害啊!有时间能不能帮我带一些大米送到镇上的粮食站啊。”听到山炮很可以的问自己,贾大傻也不见外,直接对山炮说道。

“尼玛真不愧是贾大傻,有便宜就占,老子刚买了摩托车,就尼玛让老子帮他干活儿。爱夹答列”听到贾大傻开口就要山怕帮他带稻米到镇上,山炮不禁在心里暗暗地骂道,但他的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微笑着答应了贾大傻的要求。

“当然可以,贾大哥你什么时候需要,直接去我那里找我就行,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帮你。”山炮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面带微笑的答应了贾大傻的要求,因为山炮想到自己正在准备开药材收购站,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用到贾大傻,毕竟交一个人,总比得罪一个人要好。

“嘿嘿,那贾哥就先谢谢了。既然山炮兄弟这么仗义,那么以后有什么用得着贾哥的地方,贾哥肯定会帮忙的。”见山炮丝毫没有犹豫便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贾大傻咧着嘴嘿嘿一笑,对山炮说道。

“嗯,说不定以后还真能用到贾哥呢。”山炮见一向只占便宜不吃亏的贾大傻竟然主动提出要帮自己,知道他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心里一边暗骂,嘴上一边客气的说道。

“山炮,那我先走了啊。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啊。”贾大傻见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标,便心满意足在跟山炮告别,并很快的消失在山炮的视线里。

“尼玛你能帮我的忙?打死我老子也不信。”看着贾大傻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山炮一边骂,一边继续朝小卖铺走去。

“山炮,你赶快去看看吧,张寡妇跟村长在村委会大门口吵起来了。”正当山炮快要走到小卖铺时,突然从他的前面快速冲过来一个村民,见到他之后,急忙大声的跟他说道。

“什么?张嫂跟村长吵起来了?”听完刚才那个村民的话,山炮大吃一惊,急忙朝村委会奔了过去。

由于村里的小卖铺距离村委会不远,所以没用多长时间,山炮便赶到了村委会大门口,只见村委会大门口围满了看热闹的人,透过围观的人群,可以看到张寡妇满脸怒气的跟村长方远争吵的面红耳赤,村长旁边站着支书张存粮,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看着张寡妇,而围观的村民则议论纷纷。

“尼玛张寡妇果然脾气暴躁,点火就着,连村长她也敢惹,以后在村里真是不想好了。”

“是啊,不过村长也是,明知道张寡妇脾气火爆,只对山炮挺好,还跟山炮一起合伙做生意,村长却故意说她跟山炮在村里怎么样怎么样,张寡妇能不跟他急眼吗?”

“不过咱们这个村长人品可真不咋样,贪财吝啬好占便宜,也不为村里办事,有人出来让他吃吃鳖也是件大快人心的事。哈哈哈。”

“尼玛别说了,老老实实的看热闹吧,人多嘴杂,小心有人去村长那里告你一状,可就有你受的咯。呵呵呵。”

“…”

山炮来到人群边上,听到人群中爆发出阵阵的议论声,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他奋力的挤开人群,往村委会大门口里面挤。

“张寡妇,你说你一个寡妇家,不老实呆在家里,整天跟村里瞎晃啥,还挨家挨户的乱打听人家的收药价格,你跟山炮的风言风语还少啊。”村委会的大门口,村长方远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用手指着张寡妇大声说道,原来张寡妇正在村里挨家挨户调查李花英家收购药材的价格,正好碰上了村长方远,由于方远收了李华英家不少的好处,所以见张寡妇打听她家的情况,自然上前制止,加上前几天张寡妇让村长吃了瘪,两个人言语相加,自然就争吵了起来。

“方远,尼玛闭上你的臭嘴,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别以为当个村长就了不起,这几年你除了敛财占便宜,你还给村里干了什么?别人怕你,我张寡妇不怕你。”张寡妇同样满脸怒气,冲着方远大声的喊道。

“你…张寡妇,别以为你是个寡妇,村里就拿你没办法,以后有你好果子吃?”村长方远听完张寡妇的话,被气得几乎浑身发抖,脸上的肌肉似乎都在哆嗦,他用手指着张寡妇,眼神中充满了怒火。

“张寡妇,你的嘴也别太损了,村长还是为村里办了挺多好事的,我可以证明的。”村长旁边的支书张存粮,听完张寡妇的话,心里暗笑不止,但作为村支书,表面上他还得站在村长一边,毕竟村长才是决定他命运的人物,而且他的岳父还是乡岩镇的镇长,自己必须好好地维护他。

“嘘---”听完张存粮的话,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嘘声,要说方远为村里办过好事,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认为这是个笑话,张存粮竟然能说出口,这让围观的村民嘘声不止。

“张存粮,关你什么事,老娘不说你,你就在旁边老老实实的眯着得了,尼玛你到老娘院子跟前,去***扰老娘的次数还少啊。”见村长旁边站着的张存粮出面为村长说话,张寡妇立即又将矛头对准了他,冲着他大声的说道。

“张寡妇你别乱讲话,我什么时候去过你那里,即使去过,也是去传达村里的精神,什么时候***扰过你。”听到张寡妇将矛头指向了自己,张存粮脸上一阵难堪,但为了维护自己作为村支书的威严,他硬着头皮大声的回击道。

“张存粮,尼玛你忘了上次被老娘拿着棍子追了半条街了吗?当时可是很多村民都看到了,要不要找来问一问?”张寡妇见张存粮矢口否认,于是冲着他穷追猛打道。

“有过,有过,当时我们几个都看到了。哈哈哈。”张寡妇刚说完,围观的人群中就爆发出一阵哄笑,并且有几个人笑着大声的说道。

“得得得,算我没说,算我没说…”张存粮见忙没有帮成,还惹祸上身,急忙闭嘴,并且脚下不自觉的移动了几步,主动加大了与村长的距离。

“张存粮,你…”村长方远一看,村支书不但没有帮到自己,而且还引来村民的一阵嘘声,现在又主动加大与自己的距离,于是他转过身,怒气冲冲的瞪着张存粮,想说什么又觉得不妥,便讲话收了回去。

张存粮见自己因为一句话,两边都没得好,满脸的难堪,于是红着脸不再说话。

“张寡妇,你不要太嚣张了,别以为村里没人治得了你,今天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说完话,方远开始撸胳膊挽袖子,一副想要对张寡妇动手的模样。

“方远,尼玛你还想跟老娘动手咋滴,你也就跟老娘们儿面前抖抖威风这点出息,真不知道你怎么能当上村长。”张寡妇见村长方远一副要动手的样子,丝毫没有示弱,嘴里大声的喊道。

“尼玛张寡妇,我今天必须给你点颜色看看,让你知道土堆儿村到底是谁的天下。”听完张寡妇的话,方远肺都要气炸了,他完全不再顾及村长的形象,冲上前去,就要跟张寡妇动手。

而张寡妇没有丝毫的退缩,伸出双手就要跟村长厮打。

“住手,谁也不许欺负我张嫂。”正当方远要动手揍张寡妇的时候,突然从人群中冲出一个高大魁梧的年轻人,一边朝张寡妇身边冲过去,一边大声的喊道。

听到喊声,方远一愣,不禁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而张寡妇早就听出来的人是山炮,不但没有停手,而且两只手猛地朝方远的脸上挠了过去。

“尼玛张寡妇你挠死我了,我今天跟你拼了。”方远一个没注意,正被张寡妇的手挠到脸上,他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两道浅浅的血痕,疼的方远一阵大叫,然后伸手就朝张寡妇的脖子抓了过去。

张寡妇稍微的往旁边一躲,方远的手没有抓住张寡妇的脖子,而是阴差阳错的一把推在张寡妇胸前的一个丰满的大馒头上,一把将张寡妇推倒在地上。

“方远,老娘今天给你拼了。”张寡妇顾不得被摔得生疼的大屁股,一轱辘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被推的很疼的大馒头,恶狠狠朝着方远冲了过去。

“尼玛敢打我张嫂,我今天跟你拼了。”山炮刚一进到村委会大门口里边,便看到张寡妇被方远一把推倒在地,腾地一下火气便涌上脑海,紧走几步来到方远身后,一把将方远的两只手和身体一起抱住,然后大声的喊道。

“山炮你个小王八蛋,放开老子的胳膊。”正跟张寡妇厮打的方远,胳膊突然被山炮抱住,瞬间失去了反击能力,张寡妇的拳头和指甲如雨点般朝他的身体和脸上袭击了过来,感受着张寡妇的拳头和指甲给自己的带来的疼痛,方远忍不住大声的喊道。

“不管是谁,欺负我张嫂就不行。”山炮死死地抱住方远用力挣扎的胳膊,满脸的怒气,已经顾不得考虑后果,恶狠狠的喊道。张寡妇依旧不依不饶的用拳头和指甲攻击方远,而在她的胸前,两个丰满的大馒头不停晃动所形成的汹涌的波涛,依旧散发着诱人的光彩。

“张寡妇,别打了,别打了。张存粮,你他妈的赶紧过来帮忙,还愣着干嘛。”方远虽然用尽全力想要挣脱山炮的搂抱,但最终也没有成功,面对着山炮和张寡妇的合力攻击,方远突然冲着站在一旁的张存粮大声喊道。

“山炮,张寡妇,你们赶快住手,你们怎么能动手打村长呢。”张存粮听到方远的喊声,急忙上前两步,想要动手拉开业寡妇,又没敢动手,于是便去动手拉山炮的胳膊。

“张存粮,尼玛赶紧放开老子的胳膊,你他妈别忘了瓜铺和你的办公室。”山炮一见张存粮来拉自己的胳膊,一股怒火直冲脑海,于是朝着张存粮大声的喊道。

山炮的话刚一说完,张存粮想到了山炮手里抓着的自己跟张大田的老婆王翠平和村长老婆冯春红偷情的把柄,急忙松开了山炮的胳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尴尬的站在了原地。而挤在人群中看热闹的张大田的老婆王翠平同时脸上一阵发烧,急忙低头转身挤出人群,悄悄的离开了。

“张存粮,你他妈傻b了啊,快动手啊。”方远见张存粮又停在原地不动,便大声的骂道。

“大伙儿都别看着了,都过来帮忙劝劝啊。”张存粮听到村长的话,又看了看山炮,心里感到十分的为难,突然他灵机一动,喊旁边看热闹的村民过来帮忙。

而旁边看热闹的村民,刚开始看到村长方远被山炮和张寡妇收拾时,都感到大快人心,憋不住在心里偷偷地乐。但当看到村长一直被动的挨打,而且挨打了挺长的时间,再经过村支书一喊,于是从人群中走出来几个村民,来到山炮、张寡妇和村长跟前,七手八脚的将他们硬生生的拉开。当看到村长方远被张寡妇挠的满脸是血的狼狈相时,人群中所有的人都在心里偷偷地暗笑。

“尼玛别拉着我,我跟他们拼了。”村长方远见终于有人将张寡妇和山炮从他身边拉开,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一边往人群里躲,一边依旧逞强的大声说道。

“方远,尼玛以后再欺负张嫂,老子跟你没完。”山炮被人拉开后,看着因为愤怒而变得满脸通红,并且不断喘着粗气的张寡妇,突然感到一阵心疼,然后冲着方远大声的喊道。

“方远,你他妈再惹老娘,看老娘不挠死你。”张寡妇同样被两个老娘们儿拽住了胳膊,她一边喘气一边冲着方远大声的喊道,随着她大口的喘着粗气,她胸前的两个巨大的大馒头也随着上下起伏,在她的胸前形成一道诱人的风景。

“张寡妇,还有山炮你个小王八蛋,你们等着,以后老子会给你们好看的。”听完张寡妇和山炮的喊声,方远感到大为丢脸,自从他当村长以来,还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更别说让他吃瘪,甚至揍他。为了维护他自己在土堆村儿的形象,方远硬着头皮大声喊道,但在心里,他已经琢磨着怎么才能给山炮和张寡妇点颜色看看。

“哈哈哈,方远这下丢了大人了,一个村长被一个老娘们儿和一个小伙子收拾的狼狈不堪,这人丢的可不小。”

“你们说张存粮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山炮手里啊,刚才明明可以把山炮拉开,却没敢动手,土堆儿村两大干部都制不住山炮和张寡妇,也够丢人的。哈哈哈。”

“要说山炮对张寡妇可真不错,真有一股豁出去的劲儿头。张寡妇也够生猛的,你看把村长的脸挠的。哈哈哈。”

“不过真替山炮跟张寡妇担心,方远肯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村委会大门口激烈的争斗在众多村民的合力劝阻和拉架下,最终结束了,山炮跟张寡妇朝着她家走去;方远被一群人拉着,回到自己的家;张存粮见事态终于结束,也灰溜溜的走了;围观的人群一看没有热闹看了,便一边议论着,一边逐渐的散去,村委会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尼玛山炮你个小王八蛋,还有张寡妇你个臭婊biao子,早晚我会好好收拾你们。”刚一进入自己的家门,方远一边摸着自己被张寡妇挠花的脸,一边恶毒的自言自语道。

“你他妈的到哪里去鬼混了,被谁家的媳妇儿挠成了这样,你还有脸回来啊。”方远的老婆冯春红一见方远满脸是血嘴里絮絮叨叨的走进了屋子,以为他又到谁家去鬼混,被人挠花了脸,气就不打一处来,然后大声的骂道。

“老娘们儿唧唧的,你知道个屁啊,别整天有事没事就瞎吵吵。我他妈到哪里去鬼混啊,我他妈的是被山炮那个小王八蛋和张寡妇一起打的。”听完冯春红的话,方远脑子里又出现了刚才被山炮和张寡妇一起打的情景,他越想越气,用脚狠狠地踢了一下门槛,然后将怒气全部撒到了他老婆身上。

“山炮…我说你一个村长,不去办点正事,去惹一个寡妇一个小伙子干嘛,没事闲的。”听完方远的话,冯春红大怒,刚要去找揍自己丈夫的人算账,一听山炮两个字,顿时如霜打的茄子般蔫了,话锋一转,又开始埋怨起自己的丈夫方远。

“我说你个死老娘们儿这是咋啦,不刚我说话也就算了,还他妈的埋怨我。”听到自己的老婆突然胳膊肘往外拐,埋怨自己,方远更是怒上加怒,冲着她老婆喊道。

“爸,山炮今天欺负我,你要替我收拾他。”正当方远跟冯春红争吵的时候,他们的女儿方山瑶拖着肥胖的身体从自己屋子里走了出来,然后满脸委屈的跟方远说道。

“你个完蛋玩意儿,告诉你离那个小王八蛋远点,还整天往他跟前凑,滚回自己的屋子去。”方远正在气头上,又见方山瑶出来火上浇油,于是转过头冲着自己的女儿大声呵斥道。

“方远,你他妈就会在窝里横,有本事你出去把山炮跟张寡妇揍一顿啊,跟我们一个老娘们儿一个孩子撒什么气?”冯春红见方远把怒气全都洒向了自己和女儿,便怒气冲冲的朝着他大喊道。

“我就喜欢山炮,就喜欢去找他玩,哼。”听完方远的话,方山瑶也气呼呼的说了一句,一扭肥胖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然后砰地一声重重的关上了房门。见自己的女儿被方远气跑,冯春红同样扭着肥胖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然后重重的把门关上,只留下满脸怒气的方远独自站在客厅里。

<......

( 山炮香艳乡村 )

推荐热门小说山炮香艳乡村,本站提供山炮香艳乡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山炮香艳乡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三章 卫生间里的激情(两更合一)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五章 冲突再起(第一更)
热门: 长吻逆时差 我的美女干姐姐 乡春满艳 美色佳缘之青涩情 京都的故事 乡村小保安 桃运毒医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 何如 透视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