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卫生间里的激情(两更合一)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同的待遇(第二更)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张寡妇怒挠村长脸(两更合一第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山炮香艳乡村,第一百三十三章卫生间里的激情(两更合一)

做完决定之后,山炮并没有迟疑,虽然已经快要中午了,但山炮还是带上一些最近收集的治疗癫痫的药材,骑上摩托车朝镇里奔去。爱夹答列一边骑摩托车,他一边想该怎么跟武娣彤说。虽然武娣彤对他也很好,而且将他当成弟弟,但毕竟涉及到钱的问题,不能草率行事,能够慎重还是要慎重一些。

山炮的摩托车骑得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骑到了镇上。山炮本来想要先去吴萱的面馆去看看她,毕竟上次自己告诉她王全福的消息后,她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虽然她跟自己说已经没事了,山炮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但由于山炮开收购站的愿望也比较迫切,所以他决定先去武娣彤家的别墅,跟她商量完了收购药材的事情,然后如果有时间,再顺便去看看吴萱。

山炮骑着摩托车,很快便来到了武娣彤的别墅,他把摩托车停到别墅的大门边上,然后来到大门旁,轻轻的按下了门铃。随着一声清脆的门铃声,没过多久,武娣彤家的保姆刘阿姨便从别墅里走了出来,然后朝着别墅的大门走来。

“谁啊?等等。”刘阿姨一边往别墅大门走,一边冲着大门口喊道。

“刘阿姨,是我,山炮,武姐在家吗?我来找武姐有点事情。”山炮看见刘阿姨朝自己走了过来,便冲着她大声的说道榛。

“山炮啊。啊!那是你的摩托车吗?几天没见厉害了啊。你来得不巧,小姐刚好没在,你进来坐坐吧。”看到按门铃的是曾经被小姐带回来过一次,并且两个人在小姐房间神神秘秘的似乎做了很亲密的事情的山炮,刘阿姨便将别墅的大门打开,然后将山炮往别墅的院子里领,但当她看到山炮旁边停着的崭新的摩托车时,刘阿姨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嗯,是我昨天新买的摩托车。既然武姐没在,那我不进去了,刘阿姨麻烦你把这些药材帮我交给武姐。还有,你知道武姐什么时候能在家吗,我找她有些事情。”看到刘阿姨对自己拥有摩托车表现出的诧异的表情,山炮心里很是得意。但当他听刘阿姨说武娣彤没在家时,山炮的心里难免有些失望,但他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满脸微笑的对刘阿姨说道。一边说,一边将自己手里拿着的那包治疗癫痫的药材交到了刘阿姨的手上。

“呵呵,好,我会替你交给小姐的。我家小姐可能要下周才会在家,如果你找她有事,那么你下周再来吧,等她回来,我会告诉她你来找过她的。”刘阿姨对山炮的印象挺好,因为自从山炮从药材市场第一次见到她,就对她很有礼貌,再加上自己的家主又对山炮非常看重,所以她对山炮的态度也很好,同时也很乐意为他跟小姐传递消息页。

“那就谢谢你了,刘阿姨,你回去吧,我要走了。”见武娣彤没有在家,今天的事情不可能完成,在得到了武娣彤什么时候在家的消息后,山炮便很有礼貌的跟刘阿姨告别,因为既然武娣彤没在家,自己今天正好可以去看看吴萱的情况。

“山炮,要不在这里吃了中午饭再回去吧。”见山炮要走,刘阿姨急忙客气的说道。

“不了,谢谢你刘阿姨,我走了。再见。”说完,山炮朝刘阿姨摆了摆手,然后便骑上摩托车朝吴萱的面馆开了过去。

到了吴萱的面馆之后,面馆门口并没有遇到吴萱招呼客人,于是山炮停好摩托车,径直走到面馆的柜台前,向服务员询问吴萱的情况。

“服务员,萱姐在吗?门口怎么没有见到萱姐啊?”山炮来到柜台前,看着那个曾经遮挡自己欣赏吴萱白花花身体的身材不错的服务员,然后问道。

“山炮兄弟啊,老板最近好像心情不大好,好几顿没吃东西了,我们劝了好久,也没有用,她在自己的房间呢,你去看看她吧。”面馆的服务员一看山炮,知道他跟老板吴萱的关系非常亲密,便很恭敬的回答道。

听完服务员的话,山炮便一个人朝面馆后面的吴萱的房间走去。由于山炮曾经跟服务员去过一次,而且在那个房间,山炮曾经体验过吴萱醉酒后的主动与疯狂,享受过吴萱雪白的丰满的身体,品尝过她胸前的柔软的大白馒头,聆听过她充满无限诱惑的动人的呻吟。所以山炮一边轻车熟路的往吴萱的房间走,一边想象着上一次时自己趴在吴萱雪白的身体上激情碰撞是情景,他的心里不禁荡漾起了阵阵的涟漪。

“萱姐,开门,我是山炮。”很快山炮便来到了吴宣紧闭的房间门口,他轻轻地敲了敲门,然后冲着屋里喊道。

“山炮兄弟,谢谢你,萱姐没事的。”没过多久,吴萱的房门便被打开了,头发蓬乱,衣服凌乱、满幅愁容,一脸憔悴的吴萱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满脸关心表情的山炮,她轻声的说道。

“萱姐,你还说没有事,看你都变成什么样了,为了一个负心的王全福,你值得吗?”看到憔悴的吴萱,山炮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心疼,他自己也说不清这份心疼到底是弟弟对姐姐的心疼,还是掺杂了其它因素的心疼,总之,看着那个乐观开朗的吴萱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山炮的心里十分的难过。1

“山炮兄弟,进来说话吧。”听完山炮的话,吴萱用手拉了一下他的胳膊,示意他进到自己的房间,然后神情有些木然的说道。

“萱姐,你还没吃东西吧,咱们去包厢,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吧。”看着情感脆弱、面色憔悴的吴萱,和她由于衣服凌乱而肉隐肉现的春色,山炮害怕自己一时忍不住,会再一次跟吴萱发生亲密的身体接触,让他们本来就已经很暧昧的姐弟关系,变得更加的复杂和难以控制;而且如果总不吃东西,吴萱的身体也会吃不消,山炮同样会感到心疼,所以山炮站在门口对吴萱说道。

“那好吧,你等我下,我收拾一下就出来。”听完山炮的话,吴萱先是一愣,然后似乎明白了山炮的用意,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温暖,憔悴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微笑,她看了看山炮满是关心的表情,然后轻声的说道。

说完之后,吴萱将自己的房门重新关上,然后自己在房间里进行简单的整理和收拾,而山炮则站在门外耐心的等待。过了一会儿,吴萱再次将房门打开,此时她已经将头发和衣服整理好,但眼神中依旧透着忧郁,脸上依旧写着悲伤,看的山炮心里一阵难受。

两个人一起来到了面馆的柜台前,吴萱看着前来打招呼的服务员,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便不想再说话,山炮只好跟服务员要了一些爽口开胃的饭菜,然后拉着吴萱来到了一号包厢,一号包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安上了一道门,而且里面也装上了一台电视,整个包厢,显得更加的豪华和典雅。服务员很快便将饭菜准备好并端了进来,放到吴萱和山炮的跟前后,便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萱姐,你吃点东西吧,如果不吃,那就是嫌弃自己面馆的东西做的不好吃,呵呵呵。”山炮看着满脸忧郁进到包厢里后便一句话也没有说的吴萱,想要逗逗她,突然开口说道。

听完山炮的话,吴萱的脸上突然闪现出一丝笑意,但一瞬间便又被满脸的忧郁所掩盖,似乎有什么很重的心事,让她很难开心起来。

“萱姐,你吃点东西好吗?来,兄弟亲自喂你吃。”见吴萱一直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山炮便用吴萱的筷子夹起一口菜,送到了吴萱的嘴边,然后笑吟吟的说道。

“山炮兄弟,你放下吧,萱姐没胃口。”看着山炮已经送到自己嘴边的自己平时最喜欢吃的开胃的小菜,吴萱幽怨的说道,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慢慢的将山炮递过来的筷子推到了一边。

“多少吃点吧,萱姐。”山炮继续将菜放到了她的嘴边。

“哎,山炮兄弟,你去给萱姐要瓶酒吧。”吴萱看着山炮夹过来的菜,又看了看山炮满是期待的和关爱的眼神,轻声的说道。

“那好吧,萱姐你等一下。”山炮先是犹豫了一下,后来一想,只要吴萱肯吃东西,喝点酒也没什么,所以他就答应了吴萱的要求,到柜台跟服务员要了两瓶啤酒,并且拎回了包房。

“谢谢你,山炮兄弟,萱姐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萱姐心里难受,真的没有胃口,就着酒吃点东西算了。”听到山炮的话,吴萱的心里十分的温暖,在自己最失意的时候,能够得到别人的关心,这让吴萱心里感到十分的欣慰,同时感到以前自己对山炮的照顾,也是非常值得的,于是她便猛灌了几杯啤酒,然后稍微的吃了几口菜。

“萱姐,到底怎么了,跟我说说,说出来心里就好受些了。”山炮看出了吴萱心里有很多心事,便开导她说道。

“山炮,前两天他来我这里了,他跟我说他刚从外地回来,然后还说让我原谅他,说以后跟我好好的处,等以后时机成熟了,他会跟我结婚。”喝和许多酒后,吴萱的情绪似乎有些缓和,脸色也变得红润,听完山炮说的话,吴萱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

“萱姐,他这不是还在骗你吗?你相信他的话了吗?你还想跟他继续吗?萱姐,你还想被他继续欺骗下去啊?”听完吴萱的话,看着她满脸纠结的表情,山炮知道她心里很纠结,所以便开口提醒道。

“我也知道他在骗我,可是我还是有点舍不得,山炮兄弟,你说萱姐是不是很傻。”吴萱明明知道王全福在欺骗她,但她还是有些舍不得,这让她内心十分纠结,心情一直都很差,说到这里的时候,吴萱的情绪突然发生波动,眼泪似乎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萱姐,你别这样,其实我也不不懂这些男女间的感情,但我知道,只要谁欺骗萱姐,谁就不是好人,既然不是好人,萱姐你就应该早点离开他。”看着吴萱委屈的要哭的样子,山炮的情绪也被她带动的有些低沉,于是他便开口对吴萱说道。

“山炮,你真是萱姐的好兄弟。”听完山炮的话,吴萱眼眶里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她突然将丰满的身体移向山炮,伸出两只胳膊如水蛇般缠绕住山炮的脖子,然后将头埋在山炮的肩膀上开始呜呜的小声的哭了起来,似乎在山炮面前,她才能够真正的释放内心的情绪。

山炮被吴萱突如其来的搂抱弄得有些惊慌失措,但片刻之后,他便同样紧紧地搂着吴萱丰满的身体,并且轻轻地拍打她光滑的后背,以给她无声的安慰。

吴萱的感情本来就很脆弱,再加喝了不少酒而导致的情感释放,情感的意志变得的淡薄,被山炮紧紧的抱着并轻轻的拍打着自己的后背,让她的身体慢慢地开始发生了变化,内心也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渴望。

“王全福,既然你能找别的人,那我吴萱也能。”不知道为什么,吴萱的头脑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似乎在她的心里,依旧无法对王全福释怀。

之后吴萱便更加紧的抱住了山炮,丰满的身体也开始微微的发抖。突然之间,吴萱站了起来,来到包厢的门前,将包厢的门从里面锁了起来,然后再一次回到山炮跟前,将自己丰满的身体坐到了山炮的身前,自己的后背则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

“山炮,抱紧萱姐。”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化,山炮的情绪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当吴萱丰满的身体整个投入他的怀里时,他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听到吴萱十分温柔的声音时,才伸出双手,从后面紧紧的将吴萱的身体抱住。

“萱姐,咱们…”山炮紧紧的抱着吴萱丰满的身体,感受着她的身体逐渐升高的温度,闻着她带着浓浓酒气的气息,心神有些恍惚,钢铁般坚硬的胯下早已经高高挺立并紧紧的贴着吴萱光滑的后背,思想似乎又回到了上一次吴萱醉酒时,两个人疯狂激情的场景,但他明明记得吴萱说过,他们之间只能有一次,所以面对吴萱的要求,他略微有些迟疑。

“山炮,别说话,亲亲萱姐,萱姐是自愿的。”吴萱感受到了山炮情绪的变化,但她的意识似乎已经被酒精所麻醉,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糟蹋自己的身子,以报复王全福对她的欺骗和寡意。

山炮也早已经被吴萱的身体散发的带有浓重酒气的诱人的成熟气息激起了身体剧烈的冲动,于是他也没有再犹豫,两只手一用力,便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吴萱的身体,然后一低头,便将自己火热的嘴唇凑到了自己身前仰着头的吴萱的炙热的红唇前。

“萱姐,你的嘴唇好甜。”山炮在吴萱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之后,便用自己的嘴紧紧的贴住了吴萱带有浓重酒气的嘴,然后开始了对吴萱柔柔滑滑的舌头的纠缠。吴萱嘴里浓郁的酒气,被山炮一吮shun吸,顿时冲进了的喉咙,进而冲击到了他的脑海,让他的整个身体更加的冲动,于是更加用力地跟吴萱进行相互吮shun吸。

山炮的两只手慢慢的朝上游动,猛地隔着衣服将吴萱胸前微微发颤的两个丰满柔软的大馒头捂在了手里,并且开始轻柔的挤压和抚摸。吴萱丰满的身体开始随着山炮对她饱满的大馒头的抚摸而不断地扭动,被山炮紧紧贴合着的嘴里也不停的发出“嘤嘤”的兴奋呻吟声。

吴萱感受到了自己的后背被山炮硬邦邦的胯下紧紧的顶着,她一回手,迅速地拉下了山炮的拉链,将他坚硬如铁的胯下拽了出来,并将山炮高高挺立的胯下握在手里不停的抓捏,上下的套动。

山炮的手慢慢地将吴萱的上衣掀起,并将她的胸罩推了上去,两只手抓在她丰满柔软的大馒头上,不停地揉搓抓捏和积压,将她的大馒头在自己手里不停地变换着形态和方位。

“萱姐,你的大馒头好柔软,摸着好舒服。”山炮已经沉浸在吴萱的丰满身体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冲动中,摸着吴萱柔软的大馒头,山炮不禁放开吴萱火热的嘴唇,然后脱口而出。

“山炮,你的胯下好大,萱姐好喜欢。”吴萱的头脑也已经被巨大的兴奋所控制,听到山炮极为兴奋地声音后她,她不禁加快了对山炮巨大胯下的套动,然后一边“嗯-嗯”的小声呻吟,一边不由自主的说道。

山炮在把玩了吴萱胸前的那对儿柔软的丰满的大馒头后,将手慢慢地伸向了她的裤腰,然后将手往下一伸,便伸进了吴萱的裤子里,将手放在了她平滑的小腹下面的柔软的黑色丛林上面,然后在黑色丛林中不停地梳理穿梭,并偶尔拔一下褐色丛林中柔软的杂草,试验一下黑色杂草的结实程度。

吴萱丰满的身体开始随着山炮在她黑色丛林中的抚摸不断地扭动,嘴里也不断地发出极为兴奋地低低的的呻吟,而且一股热泉突然从她的黑色丛林尽头的神秘的柔滑的洞穴中喷涌了出来,将她的神秘的洞穴完全打湿。

“山炮,现在就弄萱姐吧,萱姐受不了了。”吴萱突然从山炮怀里站了起来,来到门前将门反锁,然后将包厢里的电视机打开,并且将声音调的很大。

“嗯,萱姐。”山炮说完,便迅速地将吴萱浑身的衣服扒了个精光,将她雪白的丰满的身体白花花的呈现在自己眼前,然后一边盯着她胸前的两个来回晃动的雪白的丰满的大馒头,一边将自己的衣服也尽数脱掉,然后挺着一根巨大的高高直立的胯下,站到了吴萱的面前。

山炮抱起吴萱雪白的丰满的微微发烫的身体,将她平放包厢中的沙发上,然后将她两条雪白的大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胯下瞄准她粉嫩湿滑的神秘洞穴,开始在吴萱湿漉漉的洞口摩擦。

“山炮,别折磨萱姐了,快弄进来吧,萱姐好痒。”吴萱一边用手抓住山炮坚硬无比的胯下朝自己的神秘洞穴引导,一边微闭着双眼满脸兴奋地低声说道。

“萱姐,你准备好,我要弄进来了。”随着山炮的话刚一说完,山炮便将自己的巨大的胯下“噗-嗤”一声,整根全部没入了吴萱的神秘洞穴。吴萱“嗯--”的一声长吟,身体猛地一颤,双腿不禁用力的夹了一下山炮的肩膀。

“山炮,用力的弄萱姐吧,最好把萱姐弄死。”感受着山炮巨大的胯下整个没入自己的神秘洞穴带来的极大的兴奋,吴萱嘴里开始浪声浪语的说起了胡话。

“萱姐,我开始弄了啊。”说完,山炮便开始在吴萱的雪白的屁股上方不断地起伏着自己的腰,让自己的巨大的胯下不停地在吴萱神秘的洞穴中进进出出,并且不断地改变着快慢的节奏和深浅的力度。

“爽死了。山炮,用力弄。”吴萱一边挺着腰,不断迎合着山炮的攻击,一边在嘴里大声的喊叫,如果不是电视音响开着,她的浪叫声肯定已经回荡在了整个面馆。

山炮一边用力的在吴萱雪白的屁股后面做着活塞运动,一边看着吴萱胸前的两个巨大的柔软的雪白的大馒头在她的胸前不停地晃动,形成一道无比诱惑的雪白的波浪,这不禁带给了他更大的刺激。

“萱姐,我想去那里头弄你。”山炮用力的弄了吴萱一会儿后,突然想到了那天吴萱跟王全福可能是在包厢里的卫生间激情过,所以山炮也对那里产生了兴趣。

“抱萱姐过去,在哪里都行,赶快弄萱姐。”吴萱正沉浸在山炮对自己的神秘洞穴的攻击所带来的巨大欢愉中,山炮突然停止了动作,这让吴萱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听到山炮要换到卫生间,吴萱想都没想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山炮抱起吴萱雪白的丰满的身体,快速的来到卫生间,当他从卫生间巨大的镜子里看着他喝吴萱两个人赤chi裸裸白花花的身体时,一股难以遏止的巨大的兴奋感油然而生。

“萱姐,我要从后面弄你。”山炮说完,迅速的将吴萱雪白的身体放在地上,然后让吴萱撅着雪白的圆润的大屁股,两只手抓住卫生间巨大的镜子前的洗手台上。

山炮迫不及待的站到吴萱雪白的大屁股的后面,先用手拍了拍吴萱雪白的富有弹性的大屁股,接着将她站立在地上的雪白的大腿朝两边一分,然后一只手扶着吴萱丰满的腰肢,另一只手引导着自己高高挺立的巨大的胯下,从后面对准吴萱粉嫩湿滑的神秘洞穴,一个挺身,便将整根胯下刺了进去。

“嗯---”吴萱的嘴里猛然发出一声重重的呻吟,整个雪白的身体也被山炮的猛地攻击推的突然朝前倾倒,她急忙两腿用力支撑整个身体,两只手也猛地一推洗手台,才将山炮的巨大的推力承受了下来。

“萱姐,你挺住了。”说完,山炮便两只手扶住吴萱的腰部,并且不断地用力挺伸自己的腰部,让自己的巨大的胯下不断地刺进刺出吴萱湿滑的神秘洞穴,并且用自己的小腹,不断撞击吴萱雪白的大屁股,“啪-啪”的悦耳的肉体撞击声回荡在整个卫生间中。

由于山炮跟吴萱的身前,是一面巨大的镜子,所以山炮从自己面前的大镜子中,正好能够看到自己的赤chi裸的身体站在吴萱雪白的大屁股后面,不断地攻击她的神秘洞穴,以及吴萱胸前吊在半空中不断摇晃的雪白的柔软的大馒头。吴萱微闭着的双眼的满是兴奋地脸部表情,和她一声一声“嗯-嗯”呻吟的模样,被山炮看得清清楚,这更加刺激了山炮身体内的冲动,使他更加用力的撞击吴萱雪白的大屁股。

“山炮,用力弄。”吴萱突然睁开了眼睛,从镜子里看着自己满脸兴奋的表情和两个人赤chi裸的疯狂的模样,感受着山炮剧烈的攻击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快感,不禁大声的喊道。

山炮的身体突然朝前一弓,他的两只手便握住了吴萱胸前的两个柔软的大馒头,然后一边温柔的抓捏揉攥,一边猛烈地挺着腰部进行攻击。

“萱姐,我要出来了。啊啊啊啊。”在吴萱雪白的大屁股后面进行了无数次猛烈的攻击,连她雪白的大屁股都被山炮的小腹撞击的有些发红的时候,山炮突然感到一股难以遏止的刺激感从胯下传来,于是他急忙紧紧地抓住吴萱丰满的腰部,身体不由自的发动了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攻击。随着一股白色的液体喷射在吴萱湿滑的神秘洞穴里,山炮终于到达了兴奋地顶点。

<......

( 山炮香艳乡村 )

推荐热门小说山炮香艳乡村,本站提供山炮香艳乡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山炮香艳乡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同的待遇(第二更)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张寡妇怒挠村长脸(两更合一第二更)
热门: 荒原闲农 穿成反派后我渣了龙傲天[穿书] 山野悍农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格格不入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 兽世种江山[种田] 诡域直播 将军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