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帮张寡妇涂抹药水(周日两更合一)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女人之间的争斗(周六放情第三更)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张寡妇的妹妹(周日第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山炮香艳乡村,第一百一十一章帮张寡妇涂抹药水(周日两更合一)

“擦,你能好得到哪里去,每次在女厕所边上老子不都遇得到你吗。爱夹答列哈哈哈。别他妈卖关子,既然你知道,那就赶紧跟我讲讲。”

人群中有想出来劝架的,但还没等他走出人群,就被另一名看热闹的中年男人阻止了,并且要跟他讲张寡妇跟李花英历史的恩怨。

“张寡妇以前的老公李建设你知不知道,就那个长得十分英俊的对草药十分精通的李建设。对了,你还别说,山炮长得还真的跟他有些相像,难怪张寡妇会对山炮这么好。”刚才阻止另一个人去劝架的中年男人对旁边的人开口说道。

“尼玛的快说正题,怎么又扯到山炮那小子了啊。”听到中年男人从张寡妇死去的老公又扯到了山炮,他周边的几个人连声抱怨道。

“别急嘛,马上就说到正题了。李建设当初可是咱们村出了名的优秀的小伙子,不但人长得帅,还有一肚子的中草药知识,山村里众多女孩儿追逐的对象。当时张寡妇和李花英也是咱们村里出了名的美女,不但脸蛋儿漂亮,身材也十分诱人,直到现在还是那么的丰满诱人,你们都看到了。”说到这里,中年男人略微的停顿了一下,众人也都将目光投向了依旧在人群里扭打在一起的两个身材诱人的漂亮女人,嘴里又发出一阵轻浮的笑声樯。

“当初两个人同时相中了李建设,而李建设似乎对两个人都有意思,曾经跟两个人感情都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李建设最后选择了跟张寡妇结婚。但他们两个结婚后,李花英对李建设念念不忘,总有事没事的便往李建设家里跑,这一来二去的,两个人便***,一起在李建设的床上搞了起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很快便被张寡妇知道了,你也知道张寡妇的暴躁的脾气,知道之后,张寡妇便对李建设百般的怨恨,两个人几乎天天吵架,甚至都不住在一个屋子里。而这更加成全了李建设和李花英的往来,李花英甚至当着张寡妇的面便到李建设家里找李建设。”中年男子说到这里,又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再次看了看扭打在一起的身材诱人的两个女人以及她们身边全力劝架的山炮,才继续说道。

“天有不测风云,就当李建设跟李花英打得火热,两个人一起到山里游玩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李建设一个不注意便掉到了山崖的下面,当众人将他找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气息,就这样,张寡妇便成了寡妇,李花英也把这件事怪罪到了张寡妇头上,认为是张寡妇给李建设气受,让他心神不宁,才一不小心掉下的山崖,从此两个人的恩怨就这么结下了。你说你能拉得开吗。哈哈哈。”中年男人终于把张寡妇跟李花英的恩怨讲述完了,众人这才点了点头,纷纷表示赞同。

“李花英,尼玛老娘忍你很久了,今天老娘跟你拼了。烬”

“张寡妇,如果不是你,李建设也不会离开老娘,我跟你拼了。”

人群中扭打在一起的张寡妇和李花英突然之间同时倒在地地上,两个身材诱人的女人开始在地上翻滚着厮打了起来,一边打,一边不停的相互怒骂,完全顾不上由于两个人的撕扯和翻滚,而导致的自己身体多处春光大泄。

“张嫂,李嫂,你们别到了好吗?快点起来。”山炮仍然站在两个人的身边,有些不知所措的大声的喊着。

“我打死你,不要脸的,我打死你。”突然李花英一个翻身,整个丰满的身体将张寡妇压在了身下,然后立即骑在张寡妇丰满的身体上,挥动拳头,就要朝张寡妇的脸上砸去。

张寡妇一扭脸,躲过了李花英的拳头,然后一伸手,正好掐住了李华英的脖子,李花英则使劲儿的将身体后仰,两只手也用力地抓住张寡妇的胳膊,用力地朝一旁拉拽。

“李嫂,你赶紧起来。”见到李花英骑在了张寡妇的身上,张寡妇明显的落在了下风,山炮突然伸出两只胳膊,一弯腰便抱住了李花英的两个肩膀,然后一用力便将她丰满的身体拽了了起来。而随着李花英身体拼命的挣扎,山炮的手朝下探,然后用力一抱,正好将李花英胸前的两个柔软的大馒头握在了手里。

“尼玛的小王八蛋,放开老娘的馒头。”李花英胸前的馒头突然被山炮用力的握在了手里,胸前的一阵疼痛让她脸上一红,然后大声的骂道。1

“对不起,李嫂,我不是故意的。”山炮突然感到抱着李花英的手里一阵柔软,就好像抓在面团上一般,然后又听到了李花英的骂声,猛然意识到自己抓住了李花英胸前的柔软的大馒头,于是急忙松开了紧抱李花英的胳膊。

李花英的身体突然失去了依靠,脚下一个没站稳,整个身体朝下一倒,丰满的屁股正好坐在了地上,巨大的屁股将地上的尘土都震了起来。

“哈哈哈,山炮这小子真行,趁机占了李花英的便宜。”

“可不是嘛,尼玛那么大的馒头,手感一定不错,山炮这小子y艳福真的不浅。哈哈哈。”

“要不你也去摸一把,过过瘾。哈哈哈。”

“你妈要死啊,我去了还不被李花英挠死。咱就在旁边看看就行了。哈哈哈。”

看到山炮无意中摸着了李花英胸前硕大的馒头,然后又看到李花英丰满的屁股突然坐到了地上,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然后有些人开始对山炮的艳福议论了起来。

“山炮,你个小王八蛋,帮着张寡妇欺负我,老娘跟你没完。”李花英整个人坐在地上,两只手捂着被摔得生疼的丰满的屁股,气的浑身发抖,胸前刚才被山炮摸到的两个大馒头,也随着她身体的发抖而微微地颤动,她满脸怒气的瞪着山炮,然后大声骂道。

“李嫂,我不是故意的,我拉你起来吧。”山炮一边说,一边朝坐在地上的李花英伸出了一只手,但李花英却一下将山炮的手打开,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样子。

“李花英,你个臭不要脸的给我起来,咱们的帐还没有算完呢。”张寡妇这个时候也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来到山炮身边,看着坐在地上的李花英,大声的骂道。

“张寡妇,今天要是没有山炮这个小王八蛋,老娘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货。”李花英坐在地上,眼睛依旧恶狠狠的瞪着张寡妇嘴里没有丝毫的放松。

“我让你嘴硬,你个臭不要脸的。”张寡妇见李花英坐在地上依旧不依不饶的样子,突然又被激怒了,伸出丰满的大腿,就要踢坐在地上的李花英。

“张嫂,算了吧。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了。”山炮一看两个人的战斗似乎又要被点燃,急忙拉住张寡妇的胳膊,将她拽了回来。

“让开,都给我让开,大白天的围在一起,成何体统。”正当围在山炮等三个人周围的村民关注里面的事态发展的时候,从人群的后面,突然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村长,是村长来了,赶快闪开,快点。”听到中年男人的声音,人们纷纷转过头观望,一见来的人是土堆儿村的村长方远,于是人们纷纷的朝两边闪开一条道路,让方远走了进去。

“村长,你可来了,你得给我做主啊,张寡妇跟山炮合伙欺负我。”坐在地上的李花英,一见村长方远走进了人群,知道自己的救星来了,便假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方远哭诉道。因为李花英知道村长方远贪财吝啬,喜欢占便宜,所以为了更好的在土堆儿村收购药材,没少给他请客送礼,而方远收了李花英和于爱财的礼物和钱财后,在村里办事的时候,自然会向着他们两口子说话。

“张寡妇,你怎么回事?大白天的欺负人,你想干嘛?”看到李花英坐在地上,并且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自己哭诉,方远不由分说的便对张寡妇怒斥道,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方远却没有提到山炮。

“村长,你太武断了,事情的经过都没有调查,凭什么上来就责问我。”张寡妇脾气本来就很暴躁,加上正在气头上,见村长方远来了之后不由分说便对自己一顿数落,立刻火冒三丈,冲着方远喊道。

“你…,张寡妇你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自己混乱也就算了,还把山炮带的满村风言风语,今天又跑到这里来打架,我看土堆儿村是容不下你了。”方远作为土堆儿村的村长,在村里一直以来都是说一不二,从来没有人敢跟他顶嘴,今天竟然当着村里众多的村民,被张寡妇奚落,自然感到面子上挂不住,于是冲着张寡妇大声的说道。

“方远,别以为你是村长就可以颐指气使,胡乱的指责别人,我怎么样不用你管,土堆儿村容不容得下我,也不是你说了算。”听完方远的指责,张寡妇已经气得面红心跳,冲着方远大声的吼道。

“你…你…,山炮你说,是不是张寡妇把你带成这样了。”听完张寡妇的话,方远被气得几乎跳了起来,想要继续说张寡妇点什么,却没敢再说,而是突然把话题转向了山炮,想让山炮替自己说点什么。

“村长,张嫂人很好啊,我没觉得她有什么不好,而且张嫂帮助了我很多。”听村长方远把话题引向了自己,想要他说出一些对张寡妇不利的话,山炮自然不会那么做,所以他冲着村长大声的说道。

“山炮你个小王八蛋,是不是被张寡妇迷住了,她到底哪里好啊,让你这么维护她。”坐在地上的李花英见村长方远在山炮个张寡妇面前丝毫没有占到优势,急忙拍拍丰满屁股上的土,一下子跳了起来,然后冲着山炮喊道。

“山炮,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好自为之吧。咱们走。”方远本指望一向唯唯诺诺的山炮能够听从自己的指挥,替自己说句话,没想他却十分的维护张寡妇,而让自己颜面尽失。他感觉到如果再在这里说下去的话,自己肯定会丢更大的面子,所以恶狠狠的瞪了山炮一眼,之后便招呼李花英一起离开。

李花英一看连村长都在张寡妇跟山炮面前吃了瘪,赶紧跟在方远的后面,扭着肥硕的屁股,快速的离开了。

张寡妇本来还想冲着厉害的方远和李花英再喊些什么,被山炮一拉胳膊制止了。

“哈哈哈,从来没见过村长吃瘪,今天总算长见识了。”

“张寡妇跟山炮真的好厉害,连村长都被气跑了。哈哈哈。”

“还有那个李花英,本来以为村长能替他撑腰,没想到两个人一起灰溜溜的离开了。哈哈哈。”

“张寡妇跟山炮这下得罪了村长,估计以后没好日子过了。”

“是啊,方远可不是省油的灯,他那个人小气吝啬,贪财还喜欢占便宜,让他吃了亏,他肯定会睚眦必报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真的值了,先是看到两个肉隐肉现的成熟娘们儿滚来滚去,然后又看到村长吃瘪,痛快,今晚一定多喝两杯。哈哈哈。”

“你们说,张寡妇这暴脾气,咋就对山炮一个人那么温柔呢。哈哈哈。”

“嘘,别瞎说,小心张寡妇把你的老脸挠花了。哈哈哈。”

看到村长和刘华英被山炮和张寡妇一起气跑,刚才围拢在一起的人慢慢的散开了,但散开的村民仍然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凑在一起,兴致勃勃的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绝大部分人都对村长吃瘪这件事情大为开心。

“山炮,刚才怎么得罪了方远,以后他会给咱们小鞋穿吧。”看着方远气呼呼的离去的背影,张寡妇突然满是担心的对山炮说道。

“管他呢,到时候再说吧。”听完张寡妇的担忧,山炮一摊手,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见所有人都已经散开了,张寡妇急忙整理了下由于刚才的撕扯和翻滚而造成的衣服的凌乱和头发的蓬乱,将刚才暴露的身体上的多处的春色重新用衣服遮盖好。直到这时候,张寡妇才感到后背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肯定是刚才跟李花英在地上翻滚着打架时,把后背弄伤了。

“张嫂,赶紧回家涂点药水吧。看着张寡妇疼痛难忍的模样,山炮急忙扶起她的胳膊,搀着她一步一步的朝张寡妇家走去。

“山炮,去那个抽屉,把疗伤用的红药水拿出来。”回到张寡妇家,山炮将张寡妇丰满的身体趴着抱到床上,张寡妇忍着剧烈的疼痛,对山炮说道。

“张嫂,是这瓶吧,怎么用啊,我帮你吧。”山炮按照张寡妇的指示,从屋子里的床旁边桌子的抽屉里,翻了半天后找到了一个透明的小玻璃瓶,玻璃瓶里装着小半瓶的红色的液体,山炮把它拿到张寡妇跟前后,对张寡妇说道。

“嗯,就是这个,不过这个需要均匀的涂抹在受伤的地方…”张寡妇看着山炮手里拿着的红药水,脸上微微一红,冲着山炮小声的说道,似乎有些难为情的样子。

“涂抹在后背上?张嫂,那你告诉我方法,我帮你涂抹。”听完张寡妇的话,看着她满脸难为情的样子,山炮微微冲着张寡妇微微一笑,然后轻轻地说道。

“嗯,山炮。你将药水倒在手掌心,将手掌心轻轻地放在嫂子后背受伤的地方,然后慢慢的搓匀,这样反复涂几次,就可以了。”张寡妇看着山炮微笑的脸庞,心里感到一阵温暖,然后慢慢的将涂抹药水的方法教给了山炮。

“张嫂,我帮你脱上衣吧。”由于要涂抹的地方需要张寡妇脱掉她的上衣,但由于张寡妇的后背十分疼痛,手臂几乎没有办法屈伸,根本不能自己将上衣脱掉,所以山炮便对张寡妇温柔的说道。

“嗯。”听完山炮的话,张寡妇简单的答应了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但山炮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声音中微微地有些颤音。

山炮将手里的红药水轻轻地放在床边上的桌子上,坐到张寡妇身体的旁边,然后伸出手放在张寡妇的脖子处,开始慢慢地解张寡妇衬衫的扣子,张寡妇趴在床上,忍受着后背的剧痛,同时感受着山炮解自己纽扣时手碰到自己肌肤时那种酥酥痒痒的感觉,让她即难受又十分舒服,两种感觉同时袭击着她的身体,带给张寡妇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随着山炮一颗一颗的解开业寡妇上衣纽扣,当解开到她胸前两个柔软的大馒头的纽扣时,由于张寡妇的馒头太大,几乎将衬衣撑爆,所以山炮费了好大的劲儿也没有解开。最后,山炮一只手将张寡妇的大馒头朝回按压着,以减小衬衣承受的压力,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的将她衬衣的纽扣解开。山炮用了很长时间,才将张寡妇的衬衣脱了下来,只剩下一个被她胸前丰满的大白馒头绷得紧紧的红色的胸罩,山炮仔细的看了看,仍然是自己在镇上送给张寡妇的那件,他的心中立即涌起了一阵温暖。

山炮伸出双手,轻轻的去解张寡妇胸罩的扣带,当他的手刚一触及张寡妇后背时,张寡妇嘴里发出“嗯-”的一声痛苦的呻吟,然后整个身体都跟着一颤,山炮急忙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看着张寡妇痛苦的样子,心里感到一阵心疼。

“张嫂,你忍着点,我会轻一点的。”山炮俯下身,在张寡妇耳边轻轻地说道。

“嗯,山炮,你来吧,嫂子没事的。”张寡妇听完山炮温柔的声音,心里突然充满了力量,然后同样温柔的对山炮说道。

山炮再一次开始轻轻地去解张寡妇背后的胸罩的扣带,这一次,张寡妇忍着剧烈的疼痛,身体仍然一颤,但没有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山炮终于小心翼翼的将张寡妇的胸罩摘了下去,张寡妇雪白的后背便呈现在了山炮的眼前。

同时,由于张寡妇胸前的一对儿大馒头太大太软,被趴在床上的张寡妇一挤压,大半个馒头都被挤压到了雪白的胸脯的两侧,通过张寡妇的后背,两个雪白的大馒头一部分,清晰的展现在山炮的眼里。

看着张寡妇雪白的诱人的身体,山炮的胯下的伞柄瞬间撑开,在他的胯下形成了一把大伞。由于山炮就站在张寡妇的面前,他高高挺立的巨大伞柄就在张寡妇的眼前晃来晃去,看的张寡妇同样一阵脸红心跳。

“山炮,今天不行了,你忍着点吧。”看着山炮的脸上突然写满了兴奋,张寡妇满脸歉意的温柔的说道。

“嗯,张嫂,我会忍着的。”山炮看着张寡妇由于忍受背部剧痛而变得有些苍白的脸颊,满是心疼的说道。

“张嫂,那我帮你涂药了啊。”为了尽快减轻张寡妇的痛苦,山炮急忙拿起桌子上的小玻璃瓶,然后对张寡妇说道。

“嗯,你轻点,嫂子怕疼。”听完山炮的话,张寡妇仍旧很轻声的说道。

山炮将红色的药水慢慢的倒在自己的手心,两个掌心相对,将药水在掌心里涂匀,然后将两个手掌轻轻地放在张寡妇雪白的后背上,开始了轻轻地涂抹。

“嗯-,山炮你轻点。”就在山炮的掌心触及张寡妇后背的伤处时,张寡妇的嘴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声,由于此时的呻吟声,像极了山炮趴在张寡妇雪白的身体上奋力拼搏时的声音,所以山炮被张寡妇的呻吟声,弄得有点心神不宁。

<......

( 山炮香艳乡村 )

推荐热门小说山炮香艳乡村,本站提供山炮香艳乡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山炮香艳乡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女人之间的争斗(周六放情第三更)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张寡妇的妹妹(周日第二更)
热门: 重生之无限梦想 别拿召唤当个性 帝临九天 极品公子 大唐第一相士 ABO垂耳执事 咬上你指尖 自然大玩家 你的宝贝已关机[星际] 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冒牌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