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上一章:第四十四章 下一章:尾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轻语就这样正愣着,被大巴车拉离了春游的郊外,与去时的阳光明媚完全不同,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阴了,黑沉沉的压着天空,直至黑夜。与林轻语的心情极度相似。

那天晚上她回了家后,辗转反侧无论如何都睡不着觉。

她在琢磨,是不是自己记错了,会不会是她记忆出了什么偏差了,其实苏逸安是和她一起坐车回来的。或者苏逸安是真的因为什么消失了一会儿,但等到明天上学的时候,他又会坐在他的位置上,然后和她说话,揶揄她,嫌弃她,甚至躲着她不理她也没关系……

只要让她知道,他还在,这个世界,不是只有她这奇怪的一个……

正是倒春寒的时候,天阴了半晚,到后半夜开始打雷下雨。林轻语听着春雷和雨声更觉孤寂难寐,然而她现在又没有手机,座机也背不出苏逸安家里的电话了,她只有在被窝里干瞪着眼睛,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

天还没亮,她就迫不及待的早早的收拾好了书包,在潘娟刚刚起床还没做早饭的时候,她只打了声招呼便急急忙忙背着书包出门往学校跑去了。连潘娟在后面喊着:“拿伞!”也没有听。

顶着细雨一路跑到学校,来开门的同学还没来,她就抱着书包在门口蹲着。

她从未有过这种期待着而又害怕期待落空的心情。

一直等到开门的同学来了,小朋友问她:“林轻语,你也来这么早?作业做完了吗?借我抄一下呗。”林轻语哪还有心情管什么作业,推开门眼神立即就落在了苏逸安的桌子上。

桌子还在,林轻语立即跑了过去,可他整个桌子里收得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林轻语立即抬头问跟她一起进来的小朋友:“这是苏逸安的桌子对不对?他昨天跟我们去春游了的是不是?”她紧紧盯着那个孩子,等待她回答的时间比等待高考结果时还让她紧张。

“苏……什么?”小女孩歪头看了林轻语一会儿,“咱们班那个位置一直没人坐啊。”

林轻语便在这回答的每一个字里,慢慢白了脸色。

她浑身失力的往椅子上一坐。

周围同学慢慢都来齐了,林轻语也依旧坐在那个椅子上回不了神。

苏逸安是真的消失了,可怎么会呢?又是为什么呢?是他们当时许的愿出了什么问题吗?还是说这个世界忽然出了问题?

林轻语脑海当中的问题一个一个井喷似的冒了出来,然而所有的问题,归结到了最后,她最想知道的其实只有一个——他还好吗?

而这一个问题,是她最无法去求证的,因为她根本就找不到苏逸安。

就这样恍恍惚惚的过了几天,班主任让林轻语把家长请来,林轻语也恍恍惚惚的把这事儿忘了,第二天班主任终于忍不了,晚上随着林轻语一同回家了。

失神的听着班主任和妈妈在客厅里谈话,班主任严肃的说着她最近的精神状况,潘娟一脸忧心的看着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和班主任说:“她恐怕还想着她爸爸呢……”

林轻语呆呆的望了一眼旁边还在读一二年级的林斌好奇的眼神,她忽然又意识到,如果苏逸安不在这里,那她一个人,要怎么回到原来那个属于她的世界呢?

还是说,她根本就回不去了,她要在这里,将小时候的生活有结结实实的重新过一遍?

林轻语觉得有点无助和惶恐。

晚上潘娟拉着她的手,好好和她说了一通宽慰的话。

林轻语只好按捺下情绪,假装被潘娟哄睡着了。她又琢磨了一晚上,心想,如果她一直都回不去了,要永远在这里生活,那她就不能再任性行事了,她是要对自己人生负责的。

第二天林轻语乖乖去了学校,上课依旧走神,但等到了体育音乐课的时候,她也不逃课了,也跟着小朋友们一起乖乖去上,算是想换个心情。

而林轻语没有想到,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她这几天惆怅的生活忽然发生了转机……

因为她看见,在学校操场背后的一片小空地上,某个人迹罕至的角落里,忽然,莫名其妙的,突如其来的,长了一半大不小的棵树起来。

林轻语自打苏逸安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上过体育课,所以今天才发现了这棵树。它的树枝还是秃秃的,没有像其他树一样开花或者发芽。

现如今林轻语对一切突然出现的东西都怀有强烈的质疑,特别是树!

于是林轻语先找体育老师指着角落那棵树问了:“咱们学校操场之前有那么棵树吗?啥时候种的?”

体育老师被问的莫名其妙,他看了看角落的小树苗,想了想:“一直都有吧,我工作好几年了,印象里一直都有。”

很好,非常好!老师您记忆里有就好!林轻语非常高兴,因为在她的记忆里,学校的操场并没有这一棵树!

林轻语当即对体育老师表示了深深的感谢,然后迈步就往那棵树走去,上去就是毫不解释的一脚踢在树干上,然后对着树干一通练拳,“乒里乓啷”一阵乱打,直到小小的手都打疼了,树也没有什么动静,只是晃了晃干枯的枝桠,静静的扎根于地。

林轻语冲着树咬牙切齿的喊:“苏逸安你这个大混蛋!”

“臭流氓!大骗子!嘴毒心眼黑!一肚子坏水儿整天往人脸上吐的死闷骚!”

枯树并没有反应,而林轻语却越打越没有力气,最后终于自己停了下来,回过手来捂在脸上,声音终于哽咽:“你吓死我了……”小小的她就这样站在这棵沉默不言的枯树面前,嚎啕大哭,“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不见了!我以为你走了!我以为你抛下我了!你混蛋……”

她从未这么丢人的在人前哭过。

当她妈妈辜负她的时候她没有哭,当被在生活重压之下挣扎求生的时候她没有哭,当就业被歧视,在她清醒的时候,她也能控制住自己不去哭。

但现在,林轻语却哭得一脸狼狈,上气不接下气。

因为她知道,眼泪流给不喜欢自己的人看就是战败,流给陌生人看就是软弱,流给现实看不过就是磕了一颗无效药。

眼泪只有流给在乎她的人看,才能收获爱护和心疼。

而林轻语此时此时也确实成功了。

因为在她哭声渐消的时候,终于听到一直沉寂如死物的枯树半是无奈半是哄的发出了一个若有似无的叹息,“别哭了。”他说,“脸都哭花了。”

苏逸安说了话,他的声音像一股神奇的清风,将林轻语心头那点残余的阴霾和不安都吹散了去。

其实只要知道苏逸安还在这里,对于林轻语来说,就足够的安慰了。可到底刚才是哭得狠了些,林轻语一直抽抽噎噎的有些停不下来,到最后好不容易能停下来的时候,体育老师已经开始吹口哨让大家集合了。

林轻语深呼吸了一口气,整理了情绪,放了句狠话:“等晚上放学我再来找你算账。”

最近班主任已经足够关注她了,如果再不好好上课,恐怕得觉得她精神出了问题,要让潘娟把她接回家里去了。她这好不容易才在学校找到了变成树的苏逸安,可不能出岔子。

看着林轻语蹦跶着跑远,苏逸安安静呆在原地。深深扎根于地的感觉让他极有安全感,不用变成人,没有人脸,所以林轻语也看不见他脸上神色的暗淡黑内心深处的不安。

他觉得这样很好,这样,林轻语就不会察觉他深藏于心的……软弱。

平时林轻语本来就没怎么听课,这一个下午更是听不进去了。

她拿了个小本本出来,本打算痛陈一下苏逸安这突然消失的事件性质有多恶劣,然后到时候一点一点的读给他听,还要让他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但转念一想,苏逸安之所以能变成树,还不得他们两个人都有这个意愿才行啊。林轻语拿笔头敲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忽然想到,那天他们春游的时候,她表面上是问苏逸安想不想回去,但心里其实是有另外的想法的。

那段时间苏逸安对她的躲避,林轻语隐约能猜出是什么样的理由,她现在很了解苏逸安,而苏逸安也是。他一定是猜到了她在不久之后会找他说,想要回去的事。

而如果他们俩都许愿回去的话,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将终结。到目前为止,他们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已经快半年了,苏逸安……他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生活。

他开始不希望改变了。

所以那天,林轻语在问苏逸安想不想回去的时候,其实心里是尊重苏逸安的意见的。当时问题问出口的那一瞬间,她内心里最真实的愿望,并不是想要回去,她是想让苏逸安得到最安心的生活。

而苏逸安当时虽然说了一句“嗯。”听着是愿意回去的意思,但他内心深处恐怕也不是这样想的吧。所以他才会变成这样。

变成一棵树,是他小时候的心愿,也是他长大以后,想要躲避某件事的时候,内心潜意识里的第一诉求。

所以苏逸安变成了这样。

林轻语看了看笔下的纸,然后撕了下来,揉成一团,将它丢掉了。

放学之后林轻语来到超长角落里,她望着枯树,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他,直到盯得连苏逸安都按耐不住了,开口问她:“天要黑了,你不回家?”

林轻语这时才撇了撇嘴说:“苏逸安,其实咱们真的蛮像的嘛。被踩到痛脚之后,会虚张声势的吓唬别人,但第一个反应,果然还是躲起来啊。”

苏逸安沉默。

“我今天本来想了很多话想要和你说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在这里的样子,我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林轻语上前一步,抬手轻轻抚摸住了树干,树皮粗糙,没有温度。林轻语触摸着这样的苏逸安,忽然间却心疼了,“你变成这样,是因为这样,会让你感到比较安全吧。”

“嗯。”苏逸安应了一声,“不知道回去之后,会应对怎样的变化,所以不安。”

回去后,他还会记得这里发生过的事吗,林轻语还会记得吗,那边的世界,现在又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呢,他不知道,所以害怕。

他这样的回答,让林轻语竟然起了几分自责,她没有给予苏逸安安全感的办法。

傍晚的小学校园已经寂静了下来,沉默的空气在两人之间游走,忽然之间苏逸安轻轻唤了一声:“林轻语。”他能感到林轻语的手贴在他的心口上,只是现在,他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和体温,而林轻语却因为他的躲藏,甚至连他的神色也无法捕捉,“你想回去吗?”

他问了那天林轻语问他的问题。

林轻语沉默着没有回答。

苏逸安声音一如往常的平淡冷静,不透露半分情绪出来:“如果你想回去,我就让你回去。不要为我浪费你的时间。”

林轻语在树前站了很久,忽然一抬头,说:“好啊,你让我回去,我就当没认识过你这个人,回去后,我就去重新找到谢成轩,然后和他表白,死缠烂打的和他在一起,然后找个工作,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起你。”

“……好。”

听到他居然真的应了这个字,林轻语又狠狠对着树干踢了一脚:“好个鬼!我告诉你苏逸安,你几天前就是我男朋友了,除非我甩你,否则你别想抛弃我。”

林轻语对着树干严肃正经的说:“苏逸安,你听着,如果你真正想要的是这样的生活,那我就在这里陪着你过这样的生活。我说要当你女朋友是真的,和你经历了这么多,我觉得,我这辈子大概再也不会喜欢上除了苏逸安以外的其他人了,而可惜的是,在全世界范围看,苏逸安只有一个。所以我不会放弃你的。”

林轻语说着这话,黑色的瞳孔映着落山的夕阳,似有火在她眼里灼烧,苏逸安在这一瞬间,好似被她眼里的这一束火光从树心里烧了起来一样,恍惚间,他竟能感觉到身为一棵树的体温……

“哎!那个小孩!”远远的,忽然传来一声大爷的吆喝,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气氛,林轻语转头一看,是锁门的大爷拿着钥匙在对她扯着嗓子喊着,“该回家了!我要锁大门了!”

林轻语只得悄悄又补了一句:“你等着吧,我明天来找你。”

目送她离去,苏逸安远眺夕阳,情绪沉寂了这么多天的苏逸安,忽然之间,就对明天有了期待。

第二天林轻语果然早早就来了,她一起带来的还有一把灌满了水的水壶。

她站在书前,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和苏逸安打招呼:“早啊,我给你带了早饭。”她晃了晃手里的水壶,“你女朋友是不是很贴心。”

苏逸安:“……”

忽然间他又觉得,对林轻语还是不要抱什么期待比较好。

就这样,林轻语开始和一棵树谈恋爱了。每天下课,午休,晚上放学后,她就跑到操场来……给他浇水。苏逸安总是冷冷的拒绝她:“水太多会淹死。”

林轻语就睁着大眼睛问他:“那我给你施肥?化学肥不好,不环保,我给你去找天然肥!你喜欢哪种?猫猫的,狗狗的?还是人的?别人的太脏了,我自己的倒是可以给你想想办法……”

苏逸安:“……林轻语,你敢做这事,别说这辈子,下辈子你都别来找我。”

“你怎么那么难伺候啊!我都不嫌脏啊,你现在不就吃这个吗!”林轻语发了点小脾气,苏逸安感觉自己有点想吐血,然后又听林轻语问,“要不我给你翻翻土?我会小心不把你的根撅起来的。”

“给我歇着!站这儿别动。”

他语气一重,林轻语就下意识的有一种被老师威胁要挂科的紧张感。她站了一会儿,可瞥了一眼苏逸安光秃秃的枝桠,还是很捉急的嘀咕出来:“可你都没开花啊,别的树都开花了,你连个花苞都没有……要不开怎么办……”

苏逸安听了这话,才陡然反应过来,林轻语为什么这么着急的给他献殷情……原来,她是怕他,枯死了。

领悟到这一点,苏逸安心里便再难有火气,他语气稍稍柔和了下来:“晚一点而已。”他顿了顿,然后告诉林轻语,“你抬头看看左前方的地三个枝桠的顶端,那里有新芽了。”

林轻语闻言,眼睛一亮,立即过去找,等找到了,她立即高兴得惊呼了起来:“真的!有了!”简直比听到人家不孕不育的夫妇怀孩子了还高兴,然而高兴之后,她又问,“苏逸安你是什么树,会开什么花?”问完,没等苏逸安回答,林轻语忽然猥琐的笑了出来:

“嘿嘿,听说,植物的花朵是它们的X器官啊,你再过几天,就要长满头的那啥了啊……嘿嘿嘿。”

苏逸安看着笑得一脸猥琐的小女孩,一时间竟然觉得自己忽然丧失了语言能力……

果然,再过了几日,苏逸安满枝桠的花都开了。粉粉嫩嫩的,林轻语认不得花,但却知道苏逸安开得实在是……太风骚了。

她为此打趣了苏逸安好多次,而苏逸安也习惯了,任由林轻语怎么说,他都坦然淡定。

林轻语不再慌忙奔波给苏逸安献殷勤,太阳好的时候,她就在苏逸安的脚下坐下,背靠着树,然后看着天,眯着眼睛享受这样的闲适。

有时候也会和苏逸安聊天,她和苏逸安之间,有许许多多的过去可以聊,比如说:“没想到你小时候也喜欢过我啊,我记得我小时候也悄悄喜欢过你呢。”

对于林轻语的这个表态,苏逸安只说了两个字:“不信。”

林轻语惊讶:“为什么不信?”

“即便喜欢,也不深刻吧,毕竟大点你也就忘了。”

“谁说我忘了,当初大三我休学回来见到你的时候,可是还悄悄高兴过一阵呢。”

“那只是因为你庆幸不用挂科吧。”

林轻语张了张嘴,却发现苏逸安说的也是事实,当初重逢苏逸安,她最高兴的,确实也是有个熟人当老师,这门课一定不用挂了,但没想到,偏偏挂的就是苏逸安的课:“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林轻语不服气的丢了一句回去,“你说你当时看不惯我,平时里针对我也就算了,期末还挂我科,害我下学期重修,你说你是不是挟私报复!”

“不是。”苏逸安道,“期末的时候学校严查,将平时考勤当成绩算了进去,你平时考勤不达标,被教务处挂掉的。”

“我……”

是,她那时候还有些打工的工作没做完,平时算着考勤的次数,能逃就逃了,结果……原来是栽在了这个上面。林轻语仰头看了一眼他一头的花,任由花瓣飘到她脸上:“那我去找你问原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苏逸安没有答话。

“我追着你问了那么多次,你都不告诉我,要说招人恨,那也是你作……”

“我第一次就回答你,之后你还会追着我问吗?”

苏逸安的回答打断了林轻语的话,然后林轻语便愣住了,待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林轻语恨得暗暗咬牙:“好你个苏逸安,真够阴的,你那时不是讨厌我吗!为什么还让我去追着你跑。”

“谁说我讨厌你。”苏逸安顿了顿,“你讨厌才是真的吧。当初去你打工的酒吧,折了五角星送你,还被当头痛骂了一顿。”

林轻语闻言,反应了很久:“我什么时候……啊!五角星!”她想起来了,“那个五角星是你送的啊!”她挠了挠头,“大哥,我那是在酒吧工作!在酒吧这种地方工作很危险的好不好,每天晚上有个坐在角落里的男人莫名其妙的送我五角星,万一是变态怎么办,当然要及时喝止。谁知道是你……”

“真爱不就该知道吗?”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苏教授你的少女心能去和苏夏拼一拼了。”

苏逸安便听着林轻语的话轻轻微笑。

每一天,他们都这样在闲暇时间聊着,好像有说不完的过去,说不完的话。越是聊越是了解,林轻语偶尔会想起小时候老师和她说过的话,老师说苏逸安生病了,当时没觉得,现在想想,苏逸安其实一直都生着病吧。

在他心里,因为父母的突然离世,从小家庭的支离破碎,让他不相信任何人会一直与他作伴。

他是一个因为害怕孤独,所以拒绝与人接触的孤独症患者。因为不接触就不会有期待,没有期待,就不会有失望。他怕的,是被抛弃之后的空洞。

所以他依赖小时候的林轻语,因为在他童年里,只有那一个林轻语,是没有弃他而去的人,他们会分开,是因为他被迫离开了,也正因为如此,苏逸安才会一直想着要回国来找她。虽然一开始不尽人意,但现在兜兜转转,苏逸安也算是把一开始的那个林轻语,找回来了吧。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苏逸安的树枝上,粉嫩的花都凋败了去,而嫩绿的新芽已经冒了出来,林轻语坐在树下,看着阳光,感慨的说着:“之前你是树的时候,我看着你落叶,现在你又变成树的时候,我又看着你发新芽了。”她咧着嘴笑,“我也算是看过了你生死的女子了吧。”

本是一句玩笑话,可听在苏逸安的耳朵里,却有不一样的感觉。

林轻语说得没错,若认真算来,他真正重逢她的时候,应该是正逢他心灵失望干枯,落叶之际,因为那时,他确实对林轻语和自己,都已经失望透顶。而现在,也确实如枯木逢春,新芽初生,又是勃勃生机的一年伊始。

林轻语后背靠着他蹭了蹭:“忽然好想这种时候能坐在你怀里啊,被抱着,有温暖的胸膛……”她说完,笑了笑,又道,“不过你是这样也可以,可以给我遮阴。苏逸安,现在不论你是什么样,我都喜欢。我会陪着你,就像你愿意给我解开心结,所以陪着我来到小时候一样,我也愿意陪着你,一起长大,就算你是棵树,我也誓死捍卫你在这块土地里生存的权利。我会保护你的。”

推荐热门小说轻语,本站提供轻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轻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四十四章 下一章:尾声
热门: 我的游戏果然有问题 时间都知道 [综英美]法师穿越超英世界后 天团解散后我爆红了 九阴传人在都市 穿书后大佬们倒戈了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我在古代当迷弟[穿书] 江山多少年 全服第一混分王[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