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失重感突如其来,林轻语头朝下,整个人倒了个个儿往楼下摔去。

她大脑一片空白,而就在这时,她忽觉右脚脚腕一紧,身体猛地止住了下坠之势,失重感消失之后,林轻语感觉自己的在空中摇摆了两下,像一块飘零于风中的腊肉,孤苦无依。

倒立的姿势让她的大脑迅速充血,她拼尽了自己腹肌的所有力量,才蜷起了腰腹,往上一看,竟然是苏逸安趴在那矮栏边上,伸出了手,险险抓住了她的脚腕。

平时白皙的脸此时因为过度的用力而泛出了微红,他的手臂在矮栏粗糙的边上摩擦,即便隔得这么远,林轻语也看见了他手臂那处被磨破了衣服,晕染了血迹出来。

“苏……苏逸安。”她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竟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忽然感动得有点想哭。

他救了她的命啊,拼尽全力,几乎不顾自己安危的,在救她的性命。

“别动。”

他声音紧绷,可语调却依旧冷静。

时间很短,就这么两句话的交流,身后的那些老师和警察瞬间一拥而上,到底是人多力气大,大家七手八脚的,也就将林轻语这样倒吊着拉了上来。

重新回到房顶上。

林轻语的屁股结结实实的坐在钢筋水泥铺就的地面上。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周兴连忙过来给林轻语道歉,他一脸惶恐:“对……对不起,不好意思……我没想到,真是……我……”

谢成轩也挤到了最前面来,紧皱着眉头,一脸焦急的看着林轻语:“你没事吧?”

而林轻语此时任何人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她只等心跳稍微平息了一点,大脑将平衡感重新找了回来,面前有人对她伸出了手,林轻语抓着那只手站了起来,可起身时微微有些没有站稳,往后一踉跄。

谢成轩立马扶住了她,林轻语在他怀里靠了一瞬,他微有些怔然之际,林轻语便推开了他,像是全无所觉一样,她往前面走着,拨开了眼前的所有人,脚步有点虚浮的走到了人后,看着同样还坐在地上,自己用手捂着自己流血手臂的苏逸安。

她在苏逸安面前蹲下,触碰到了苏逸安的手,看了看他的伤,然后又抬头看了看他,林轻语微微动了嘴角,刚才劝周兴时那样流利的口舌,在此时竟然说不出一点好听的宽慰话了。

“快去看医生吧。”林轻语看着苏逸安,眼眶都微微红了起来,“我们快去看医生吧。”

那么脆弱纤细与平日里完全不的模样,令苏逸安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柔了下来,一瞬间,他身上所有对抗世界的尖刺和棱角,都在林轻语这声带着些许颤抖和无措的言语下,变得柔软。

林轻语现在的模样,会让他不由自主的将记忆回到小时候。

那时他和林轻语感情已经很好了,有一天林轻语和他一起放学回家,走在路上听见了有个其他班的男同学在背后嘲笑苏逸安是个没父母的闷葫芦,林轻语冲口便回敬了几句回去,对方四五个人,当惯了熊孩子,当时就和林轻语吵了开来。

苏逸安拽着林轻语走,林轻语气不过,拿了石头砸了小团体的老大,那群熊孩子一拥而上,林轻语也毫不示弱,推开苏逸安就和人家打了起来。

虽然林轻语平时是厉害,在小学女生里也算长了个大个儿,但和高一个年级的男孩打架还是吃亏,更何况对面是好几个人,三圈两爪的便将林轻语推到了,林轻语蜷在地上,只道今天要挨一顿好揍了,可苏逸安却及时趴在了她身上。

拳打脚踢,一点没伤着林轻语,她只在地上蜷着,觉得苏逸安的力气从来没有那么大过,直到苏逸安的头都被打破了有血流下来。林轻语终于怕得哭出了声,最后是她的哭声喊来了路过的大人,大人呵斥了几个熊孩子,他们才一哄而散。

当时林轻语把他扶起来时,泪眼婆娑里就是这样的神态,可怜巴巴的,手足无措的,因为他的伤而心疼,而自责,而难过。

他能在这种时候清楚明晰的感觉到,在林轻语心里,他也是那么的重要。

苏逸安一直以来都像沙漠中的行人缺水一样,紧缺着外界给予他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安全感。

而此时的林轻语,就是他心间田里的一道酣畅淋漓的甘霖。

“我没事。”

他望着林轻语,轻声说着,声音似大提琴般沉稳而温和。

林轻语呆呆的望着他。

便在这时,辅导员赶了过来,将苏逸安从地上架了起来,扶着便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嘀咕唠叨:“哎呀,苏老师!你可真是救了学生的命啊!学校一定会谢谢你的,咱们赶快去治伤,那矮栏边上都是石头水泥,多脏啊,都得嵌肉里了,疼不说,回头感染了才麻烦啊!”

前面老师们护着苏逸安,后面警察护着周兴就这么一波一波的下楼了,林轻语被挤到了后面,是王胖子和谢成轩走到了她身边照顾她。

他们好像在林轻语耳边说着什么,但林轻语没听见他们的话,她只愣愣的望着苏逸安被扶走的背影。下楼的转角处,苏逸安也好似不经意的回了个头,隔着重重人影,与林轻语四目相接,

这一眼好像能望进对方骨子里。

林轻语只觉此时的苏逸安眼里,温柔一如小的时候。许久未见苏逸安这样的目光,林轻语有几分怔神。

倒也没看多久,苏逸安便沉默的随着辅导员走了。

而林轻语也亦步亦趋的跟着人群下楼。

一直到了校医院,林轻语和苏逸安分别去了两间病房,负责处理外伤的医生让苏逸安脱了衣服,在帮他处理手臂上的伤口,而另一个病房里,医生则在听林轻语的心跳,测她的血压,给她做检查。

两间病房中间就隔了一个走廊,两边都有个小窗户,林轻语从这个小窗户里望过去,正巧能望见对面的苏逸安。她一直盯着他,连医生问她问题,她也是答得心不在焉。

她这边先体检完了,没有犹豫二话不说直奔苏逸安的房间,站在门口,终于安静的等到苏逸安的伤口清洗包扎完了,林轻语才像突然来了精神一样,连忙问医生:“老师,他没什么大问题吧?”

“没什么大问题,伤口清理了消了毒包起来就好了。回头记得来换药就行。”

林轻语又问:“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

“尽量不要碰水就好了。”

“那他这伤口好了会不会留疤啊?要真留了,有没有什么办法消?”

这问题问得医生都笑了:“男孩子怕什么留疤。你这么关心,是喜欢人家吗?”

这话问得林轻语噎住了喉,她往旁边一扫,正见苏逸安抬了眼眸,斜睨着她。林轻语脸一红:“呃……”她看了一眼乐呵呵笑着的老医生,心里只想说他为老不尊。

她沉默不言,老医生收拾好了东西,就起身出门:“你们俩都没什么大事,不用住院啊,在这儿歇会儿就先回去吧。”

在场唯一的外人走了,林轻语觉得房间陷入了有点尴尬的沉默里……

苏逸安要将他的衬衣穿上,可手臂活动不方便,他往后看了林轻语一眼:“坐着干嘛?搭把手。”命令的语气还是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

好吧,林轻语想,大概只有胡思乱想的她才会感到尴尬吧。

林轻语瞥了瞥嘴,刚才那股扭捏的劲儿也就被自己掐死了,她走到苏逸安背后,帮他穿上了衣服,看着苏逸安的赤果的后背,林轻语心里想着,这苏逸安平时看起来不温不火的,可脱了衣服,身材还是相当的可观嘛,不愧是在国外学过功夫的料子……

“以后少去出风头。”

林轻语这边还在心里嘀咕,苏逸安就开口训她了,“就你这样的,九条命都不够玩。”

救命恩人说这话,林轻语没有辩驳的权利。她把衣袖帮苏逸安套上了,随即问他:“那你呢?”苏逸安微微侧过了头,听她道,“你这样救我,九条命够你玩吗?”

苏逸安没有答话。

他只将衣服穿好,扣上扣子,然后起身拿外套:“回去了。”

林轻语没打算这样轻易的放过他,她抢先将苏逸安的外套抱在手里,然后站在苏逸安的面前,面对面,直言问:“苏逸安,你为什么要这么拼了命的一次又一次的救我?”

她眼眸清澈透明,映着他的身影,嘴唇微微抿着,就像一个永远撬不开的宝箱,藏着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对视了很久,然后林轻语的眼睛瞪得发疼了:“好好好,我就不该和你正面刚……”

“因为我喜欢你。”

咚。

她宛如站在一口巨钟里面,然后被撞钟人狠狠撞了一个双眼呆滞一头懵逼。

声音那么大,还带着无损伤3D立体回音效果。在她脑海里震荡不去。

她目光都直了,看了苏逸安好久,然后发出了一个:“哈?”的音节。

推荐热门小说轻语,本站提供轻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轻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热门: 白莲花校草alpha装O后[穿书] 我用医术在古代万人之上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延迟标记 今天也不想收龙傲天为徒(重生) 医者为王 我在深渊等你 有匪(有翡原著小说) 被渣后我成了全仙界的白月光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