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突然发现了曾经的自己还是被人喜欢过的,林轻语非常的受宠若惊,她非常想找个人吐槽一下,但现在她总不能找苏逸安吐槽这样的事吧。

于是她便将这事按捺住了,放在心里。可她这边是把自己的情绪调节好了,而谢成轩和周兴之间的矛盾却并没有调和。

那一天谢成轩揍了周兴之后,他们两人便彻底不再说话了。寝室的氛围每天都尴尬到了极致。林轻语与王胖子每天都在压抑中度过,过了一周,林轻语和王胖子合计着把谢成轩约出去,在校外夜市上喝了一顿酒。

王胖子劝:“老谢,合着周兴也没做什么真出格的事,他就是喜欢喜欢嘛,喜欢喜欢又不能怎么样,你……”

“你别跟我提他。”一说这事,谢成轩立马拉了脸,酒瓶往桌子上一顿,“看见他就心烦,这学期,不把他弄出咱们寝室,这事儿我没完。”

此话一出,林轻语和王胖子都惊了一跳,没想到谢成轩这段时间闷不吭声的,心里竟然有了这样的打算……

这得是动了多大的火气啊。

而相比较王胖子,林轻语的心情更加微妙一些……

毕竟,想想如果换做以前的世界,有两个男人这样争自己,还是有点莫名诡异的带感呢……

林轻语甩了甩脑袋,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一本正经的劝:“谢成轩,毕竟是一个寝室的同学,这都两年半了……”

“林清宇,我跟你说,这事儿你最没资格劝。”谢成轩也是一脸严肃正经。

谢成轩放出这话,让林轻语有点莫名,说这事儿她‘最’没资格劝?他们现在和陈诗的三角恋,还能带上身为男人的她?林轻语连忙摆手:“我可不喜欢陈诗!”

谢成轩被他这句话噎了一瞬,火气倒也噎没了三分,他盯着林轻语,深吸一口气,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道:“要是他周兴真的只是单纯喜欢陈诗,我也不是个没度量的人,公平竞争,陈诗爱喜欢谁喜欢谁,可他要玩阴的。”

林轻语和王胖子显然被吸引进去了:“什么阴的?”

“我前段时间收了个快递,是以前高中小学妹寄过来的。”谢成轩叹了口气,“一些累积了很多年的信。”

林轻语了然,高中小学妹突然寄来累积很多年的信,除了情书还能是什么。

“我打开看见东西之后,和小学妹打了招呼,就抱出去扔了。周兴他从垃圾堆里把那些信翻出来照了照片,都发到了陈诗邮箱里。”

王胖子惊呆:“我靠。难怪你那天那么大火气,我拦都拦不住……”王胖子拍了拍自己的手,“老子应该抱着他让你揍的啊!”

林轻语琢磨了一会儿,想了想平时周兴的模样,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你怎么知道是周兴发的?要使坏,应该不会用自己的邮箱或电脑发吧,会不会搞错了?”

“不会错,陈诗和我在球队吵起来的时候,把手机砸了,我球队队友看见她手机上的图片,告诉我他那天在网吧看见周兴在传输这几张图,当时我队友看他认真,就没有过去招呼。我和周兴对峙,他也没有解释。”

王胖子接话:“然后我回寝室的时候,就看见你揍他,就把你拦住了……”王胖子靠在塑料椅上感慨,“靠,完全看不出来周兴还有这些手段啊。”

谢成轩又转头看林轻语:“恐怕他背地里做过的事还多着呢。之前李思荷在酒吧的照片被传到学校校园网上,这次出了这事儿之后,我让哥们查了一下,在校园网上发帖的那个IP地址和周兴这次去的那个网吧差不多。”

林轻语闻言,一愣。

王胖子却先直接把人代入进去了:“卧槽,这小子!李思荷的事儿也是他发的?他要干啥呀,让咱们寝室的人都不幸福他就开心了?”王胖子顿了顿,问谢成轩,“他没做啥害我的事儿吧?”

“这还不知道。”谢成轩沉凝道:“他就是嫉妒,你们回头都在寝室小心点,我一定让他搬出寝室。”

林轻语喝了酒,回去的路上,胃里有点燥热。

王胖子和谢成轩一路讨论着以后要怎么对周兴,林轻语越听越头疼,索性告别了他们,打算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

等到一个人的时候,林轻语脑子静了很多,晚上的课还没下,校园还很安静,林轻语一边走,一边想着周兴那寡言的性格,脑子里登时不受控制的冒出了许多关于大学宿舍投毒杀人分尸案的报道。

她脊梁一寒,停住了脚步。

正适时走到第五教学楼的一楼阶梯教室旁边,教室里传来了林轻语熟悉的声音,她透过窗户,往白色日光灯照亮的教室里一看,讲台上果然是在认真严肃讲着课的苏逸安。

苏逸安在别的课堂上与在她的课堂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可许是今天从不同的角度在看他,除了他的一脸严肃与过分严厉,林轻语还奇怪的看到了他的专注与认真。

是的,苏逸安又太过的专注与太多的认真,他让那个讲台好像是一个独属于他的舞台,学生不是参与者,他也不需要任何人的互动,苏逸安像一个命中注定的独舞者,高高在上,让你聆听他的言语,谁也走不进他的精神世界,他把一切都屏蔽在外,只让人远远窥探。

可就是这样的人,充满了疏远感与冷漠的人,却让林轻语在看见他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诡异的心安。

他能给予她安定的力量。

或许这来自于他对她那两次的“救命之恩”,或许也来自于他灵魂深处的安静。

他是个不喜欢改变的人,林轻语知道的。

他现在住的房间里有电视,但是他从来不看,因为他只是习惯有电视。他穿的衣服每天会换,但样式永远是那几件。他的发型从她休学回来见到他开始,直到现在都没有换过,甚至仔细回忆一下,好像和小时候的他也没什么区别……

他固守着过去,固守着习惯,这让他显得有点顽固,看起来好像是他的缺点,可或许也正因为这样,才让他在现在这种浮躁的社会里,有这样出淤泥而不染的冷静安然的气质吧。

林轻语就这样站在苏逸安的课堂外,静静的看着他,慢慢的看丢了神去。

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现在这个苏逸安的了解,已经比她想象中的要多很多了呢。

她开始理解他的固执,他的坚持还有那些不说出口的隐晦心思。

即便像昨天那样,苏逸安拒绝了她的请求,她也没办法责怪他……

忽然间,苏逸安一转头,目光与窗外的她相接,苏逸安目光一顿,口中的课却还是在讲,只不过顿了那么一瞬,他又继续转头在黑板上写东西。

待讲完了这一小节,苏逸安的声音稍稍大了一点起来:“坐在窗边的同学麻烦关一下窗户,风大,嗯,窗帘也放下。”

“哗”的一声,百叶窗近乎无情的斩下,砍断了林轻语的视线。

林轻语:“……”

算了!当她刚才都在胡思乱想吧!她果然还是不能理解苏逸安的!

林轻语哼了一声,刚想转身,身后却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林轻语一转头,但见周兴背着微有破损的双肩包站在她身后:“你站这儿干嘛呢?”周兴问她,“不回寝室?”

林轻语回身,愣愣的看着比现在的她矮半个头的周兴。

刚刚才从谢成轩的嘴里听到过这人那样的话,林轻语一时有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可想了想,林轻语微微肃了一下神色,问周兴:“李思荷的照片,是你拍了放到校园网上去的?”

周兴本是笑着来给林轻语打招呼,听了这样突兀的一句问话,他的笑容一瞬间就僵硬在脸上了。

冬夜的校园没有虫鸣,静的可怕。

其实不用周兴再做回答,看见他现在的脸色,林轻语就已经明白了这一切。而现在将事情挑明说了,林轻语反而觉得没那种被人蛰伏在暗处盯着的阴森感了。只是面对面的争执,让林轻语倏尔想起了在校医院的那个晚上,对面的变态与她一门之隔的时候。

她忽然后悔,今天是她问得冲动了。她心头有些紧张,掌心也出了汗,但她不能让周兴看出她的害怕,于是她只得无所谓的笑了笑:

“为什么?你嫉妒谢成轩我能想得通,可为什么嫉妒我?我自幼丧父,家境也不见得有多好,就因为我找的女朋友长得漂亮?”

“啊,是啊!”周兴拳头在身侧握紧,他盯着林轻语,整个人显得十分:“明明整天不学无术,完全不会思考自己的未来,为什么连你这样的人,也值得别人喜欢?”

他说的是以前的林清宇。林轻语能想象的出来,如果家里只有一个男孩子的话,她妈会把那个独生子给惯成什么样,说实话“林清宇”能考上大学,已经足够让她惊讶了……

“可多公平。”周兴垂头笑了笑,“喜欢你的,不过也就是那样的货色而已。”

林轻语不喜欢李思荷,但听到“货色”这两个字,她还是忍不住皱了眉头,可看周兴现在的模样,她知道不能再用言语刺激了,于是就摆了摆手:“行,你要是觉得你这样做能开心就好。”

“是啊,我很开心。”周兴说着,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教学楼里慢慢变得嘈杂,他的声音也微微提高,这样才能让林轻语足够清楚的听见,他说,“你都不知道平时我是怎么忍受你们三个的。一个沉迷游戏,一个天天秀恩爱,一个天之骄子。和你们比起来,我的人生简直灰暗无色……”他盯着林轻语,目光里像藏着一只怨毒的兽。

林轻语被他盯得胃里一寒。

她一转头,但见苏逸安已经从教室里走了出来,林轻语有点奇怪,平时苏逸安都是等其他学生离开之后,他才慢慢收了教案出教室,今天倒是走得快。

不过这样正好。

林轻语像是找到救星了一样,退了一步,对周兴道:“我先走了,我有点事要问问苏老师。”说完,她也不管周兴的眼神是否还落在她身上,林轻语径直走到苏逸安面前,她勉强对苏逸安拉出了一个笑,“苏教授!”

苏逸安一出教室就看见了正在和周兴交谈的林轻语,此时看见林轻语带着几分紧张走来,苏逸安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那方的周兴,触到周兴的目光,苏逸安皱了皱眉。

“怎么了?”

林轻语回头看了一眼,但见周兴已经转身走了,她搓了搓手:“我好像遇到了一点麻烦事儿。”

苏逸安还待问她具体的时候,林轻语已经说出了她的请求:“最近我可能不能住在寝室了,我就想问问你,你家缺不缺一个寄宿的人啊?”

然后苏逸安就愣了。

推荐热门小说轻语,本站提供轻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轻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
热门: 朕的爪子一定要在上面 独宠小哑巴 本侯有疾 落日与夕阳 穿书后我成了两大豪门的团宠 穿成校草的死对头[穿书]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调笑令 桃色美人 月亮说它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