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苏逸安在图书馆会议室里做研讨会,探讨的是他的一个研究课题被拿去商业运作的可行性。

新校区的图书馆修得很好,临湖而建,这个会议室更是一眼望出去就能看见学校的人工湖,还有垂满杨柳的对面行道堤岸。

当女生们充满惊恐的尖叫声从人工湖对面传来,撕破会议室寂静的时候,会议室内的老师一开始还没有在意。直到对面的尖叫与嘈杂声越来越大,才有老师分神从会议室窗户往外望去。

只见隔着一个人工湖的对面,马路上全是学生,有一个人被围在学生中间,拿着刀情绪激动的不停比划。老师微微抽了口冷气。然后不断有老师开始看向那方。

苏逸安站在讲台上,被迫停止了讲课,他没有多少好奇心,但此时却情不自禁的走下讲台,往人工湖对面看去。

好几个学生是他认识的,尤其是……苏夏。

苏夏跑到人工湖边,拽着只有一根铁链做的装饰用的栏杆往人工湖里喊着:“林清宇!林清宇!”喊得声嘶力竭。

苏逸安眸光微微一滞,但见在苏夏呼唤的那个湖里,有波浪还在荡漾,苏逸安眸光一转,但见被学生围住的那个人影手里拿着的刀,隔得那么远那把刀都映射了寒光,刺进了苏逸安的眼里。

他倏尔觉得喉咙一阵干涩得发紧,喉头一动,苏逸安在他自己反应过来之前,脚步就已经先动了,他径直转身迈步出了会议室。

一句话也没留下,而此时关注对岸学生安危的老师们自然也没精力去关心苏逸安。

会议室在三楼,苏逸安一边往楼下跑,一边拉下了领带,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奔跑过了,呼吸急促,肌肉紧绷,心脏狂跳,不是因为运动,而是因为紧张……还有害怕。

他指尖都在颤抖,牙齿也忍不住发寒,只有紧紧咬着牙关,绷着脸,才不至于流露出心中的情绪。

飞快的从图书馆楼下奔跑到人工湖边。

他这边与对岸隔着中间的湖,对岸的吵闹声已经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中,学生的喧嚣,还有那被学生围困着的变态,他拿着手中水果刀在比划着,喊着:“我杀了他了!我杀了他了!我把他推进湖里了!他淹死了!纪嫣然还是我的!还是我的!”

苏逸安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一头扎进湖里,可游到湖中间,他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林轻语。

他潜水下去,黑夜的人工湖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当他浮上水面,喊着林轻语的名字,可声音根本无法传到水里。

好久……已经好久,苏逸安没有感觉到这样的恐惧感了。

恐惧得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恐惧得整张脸都已经失去了颜色,恐惧得每一丝肌肉都紧绷得快要断掉。

“林清宇!”岸上的苏夏忽然一声大喊。

然后苏逸安便看见在隔他不过十米远的地方,是林轻语从水里冒出了头,她憋气憋得整张脸都是通红,她浮上了水面,狠狠的抽了两口气进肺里,然后呛咳了好几声,开始想自救的往岸上游。

可在林轻语手划出去的一瞬间,另一只手就立刻拉住了她。

林轻语惊魂未定,一时竟然以为是变态随着她跳下了水来,她狠狠的推了苏逸安一把。

“林轻语。”苏逸安喊了她一声,这才见林轻语满是惊惶的眼瞳中,映出了他的身影,“是我。”他说,“我带你上去。”

“苏逸安……”林轻语喘着气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看着与她一起在湖里泡着的,和落汤鸡一样的苏逸安,林轻语嘴唇颤抖,“你又来救我……”

苏逸安没再答话,只抓住了林轻语的胳膊,一手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抱住,拉着一点一点的往图书馆那方的岸上游。

林轻语以为自己安全了,她刚放下了心,只见对面岸上的那变态一转头,盯上了她。四目相接,变态立时跟疯了一样,一转身就要跟着往湖里跳:“你还没死!”他嘶喊着,“你还没死!”神态癫狂,宛如失心疯。

林轻语看得胆战心惊,浑身不停的打着冷颤,几乎快抖成了筛子。

苏逸安便没急着往岸上游了,他在水里,抱着她,拍了拍林轻语的后背:“他追不到你。”他语气笃定的说着,“你是安全的。”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远方警笛鸣响,警察从学生里面穿了出来,三下五除二,径直将已经癫狂的变态擒拿抓下,扣上手铐,带走了去。

看着变态被带走,林轻语才在苏逸安的怀里慢慢安定下来。

苏逸安的怀抱那么暖,几乎成了她在寒凉水中的唯一依赖。可还没让她依赖足够久的时间,苏逸安已经半是强迫的将她带离了水里:“林轻语,你哪儿伤了?”

上了岸,林轻语坐着,苏逸安就在她身上看:“哪儿痛?”

林轻语却在这时咧嘴笑了笑:“苏逸安,你现在,是很害怕吗?”

苏逸安嘴角抿紧,几乎要忍耐不住自己的情绪,是啊,他很害怕。怕得连气都不敢冲林轻语发了。

林轻语伸出被泡得微微有点发白的手,手上的伤口狰狞:“我当时……握住了他的刀刃,没让他……把刀捅到肚子里去……”她嘴角泛白发抖,说着的话好似庆幸,苏逸安却看着她的手,紧紧皱了眉头。

好像他自己在痛一样,表情那么难受。

“还好……这次……是变成男人的。”话音一落,苏逸安肩上一沉,是林轻语径直一头栽在了他的肩膀上,昏迷了过去。

苏逸安指尖动了好几下,终于抬起了手,抱住了林轻语的脑袋。

他望着天空,感受着冬夜里的风几乎将他湿透的衣裳吹冻成冰。

是啊……还好,这次让她变成了男人,如果是一个女孩的身体,怎么能受这些罪,如果是个女孩的身体,她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保持着心脏的跳动……

还好,还好。

“苏老师……”苏夏的声音在苏逸安身侧响起,“救护车在岸上等着了。”

没有假借别人的手,苏逸安一起身,将林轻语打横抱起,直接送到了救护车上,

林轻语只是因为紧张过度而晕倒了,手上的伤都是皮肉伤,包扎上了,十天半个月就能好了。可她这天晚上还没醒,她一直在病床上睡着。

而苏逸安也很不要脸的找医生,说自己伤寒头疼,要和林轻语一起在医院住院。办完住院手续,他就和林轻语住在了同一间病房里。

林轻语的室友轮流来看过她一遍。

王胖子来的时候,悔得在林轻语床边抽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然后道了句兄弟对不起,也就被苏逸安赶走了。

苏夏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她陪苏逸安一直坐在林轻语的床边,看着昏迷的林轻语,趁着没人,苏夏说了一句:“苏老师,上大学之后,我一直觉得故事里说的那些感情可能都是骗人的。”她冲着苏逸安笑了笑,“可今天,看见你从图书馆里跑出来,想也没想就跳进湖里去找林清宇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那些感情不是这个世界没有,而只是我还没有那个运气去遇见。”

苏夏也道别走了:“希望林清宇醒了之后,你们能一直像今天这样好好的。”

苏逸安看着昏睡的林轻语……下巴上的胡子,想着苏夏临别前的话,苏逸安忽然有点无奈。

他没去属于他自己的病床上睡觉,他就这样守在林轻语的床边,守着守着,困意上来,他也微微眯了一会儿眼睛,而当他睁眼的时候,还是医院的深夜,但是床上躺着的林轻语却变成了女孩。

她好像做了噩梦,在嘴里在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原来,在梦里,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女孩子的吗……

“苏逸安……”听见自己的名字从昏睡的林轻语嘴里呢喃而出,苏逸安不由得好奇的靠近了她一些,她在说,“救救我……”

他不知道她到底梦见了什么事,可看着额上已经渗出了冷汗的林轻语,苏逸安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抬手去抹了抹她额上的汗,然后情不自禁的用手背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

而林轻语就在他这样的触碰之下,微微缓和了下来。

她嘴唇还在动着,不知道嘀咕了什么,可“苏逸安”三个字却频繁的出现。

苏逸安摸了摸她的头,一起身,俯下脸,嘴唇轻轻触碰了她的眉心。

“我在。”

不知道这两个字有没有抵达她的梦乡,反正苏逸安是为自己的举动和言语……微微红了脸颊。

第二天,林轻语清醒的时候,很是懊恼。

她懊恼,自己晚上竟然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和苏逸安睡在一张床上,她紧紧的抱着苏逸安不放手,而苏逸安居然也就让她那样抱着,还拍她的背,声音轻柔又温和的和她说,不要怕,他在这儿。

她竟然……什么时候对苏逸安有了这样依恋的情绪?就因为他救了她两次?

林轻语觉得很惊悚,但醒了之后,她就觉得,没关系,反正只是个梦而已,现实里的苏逸安对她才不会有这样的……

林轻语一侧身,但见自己病床旁边还有一张病床,而那张病床上坐着的正是精神奕奕,神情专注的看着手机的苏逸安。

林轻语一愣眨了眨眼,又揉了揉眼,发现,没错,她是醒着的。

林轻语倒抽了一口冷气:“苏逸安?”

苏逸安听着这个粗犷的声音一转头,看见已经恢复了男儿身的林轻语,他面无表情的继续转头看手机:“醒了就好。”他语调平淡的说着,“医生说你身体没事,自己准备准备出院吧,今天晚上有我的课。”

是……是正常的苏逸安的语气……

但是!

林轻语盯着苏逸安:“为什么你也在医院?还和我住同一间病房!”

“伤寒感冒。”苏逸安斜眼瞥了林轻语一眼,“两个男人被安排在同一个病房有什么不对吗?

是……没什么不对。

他答得这么一本正经,让林轻语确实无话可说。

可……可这样的话,他昨天晚上应该却是是和她在同一间病房里面的吧!那她昨天晚上做的那到底……

是不是梦啊?

推荐热门小说轻语,本站提供轻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轻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热门: 有凤来仪 女人的手 重紫 咸鱼不想继承千亿豪门 影后是我心尖宠 纸片人同时求婚怎么破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小满 念你情深意长 枕上桃花:漂亮女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