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轻语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也不觉得苏逸安的态度极其可恨了,反而因为苏逸安这突入起来的关心有点不知所措。

林轻语习惯了应对苏逸安的冷嘲热讽和强势,却对他的这个“新招数”有点没辙,于是只好咳了一声,转了话题:“对了,那个变态的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问出口,林轻语就觉得自己真是嘴笨。

苏逸安是在学校教书的老师,他怎么会去跟进案件的境况,恐怕他跟她也是一样,对案件全然不知吧……回头他一句冷冰冰的“不知道”砸过来,林轻语必定又只能沉默……

“他很狡猾。”

没想到苏逸安会打出这么一句话来,林轻语有些诧然。

“警方知道他在学校周围活动,也部署了警力排查,这新校区建得偏,学校周围监控设施欠缺,无证经营的小旅馆多,流动人口繁杂,暂时没掌握他的动向。”他说完这话,转眼观察了一眼林轻语的神态,见林轻语嘴唇抿紧了些,他又道,“不用怕,也就这几天的事了。”

语调轻柔,恍惚间让林轻语认为是他在温柔宽慰。

林轻语望着他的侧脸,一时间竟有些望得失神了去。然后便在这片刻的失神当中,林轻语看见一点细白的雪在她与苏逸安之间的距离里飘落。

林轻语抬头一看,竟是阴沉了一整天的天空,降下了冬日的大雪来。

空气中刮着寒凉的风,将越来越大的雪一片片的卷到了两人面前,有的从他们身前穿梭而过,有的则落到了他们胸膛,肩膀,脸颊和头上。

“下雪了。”林轻语无意识的呢喃了一句。

苏逸安此时已经顿住了脚步,微微仰起了头,光滑的下颌有着精致漂亮的弧度,他微微眯着眼,望着天空中飘下的雪花。

林轻语看着苏逸安的神情,随即陡然回神,想起了有关于苏逸安的往事,还有他曾经看见下雪就颤抖不已的身体。

苏逸安是怕下雪的!

林轻语当即将苏逸安的手一拉,将他拉得转过了身去。

温热的掌心猝不及防的相握,苏逸安有些惊讶的看林轻语,在他愕然的神情收回去之前,林轻语已经心急的双手一抬,将苏逸安的眼睛捂了住。

“你别看雪了!”

林轻语说着,语调跳跃,代表着她心里有些着急,和他记忆中的小女孩一模一样……

他就这般轻易的,完全无法抵抗的让这个声音闯进了心尖、探进了灵魂里。

“你闭上眼,站这里别动,我去给你买个帽子,你挡着脸走。”

林轻语说完就要跑,苏逸安却没放开她的手,将她掌心紧紧一握,生生将如脱缰野狗一样奔出去的林轻语拽了回来,林轻语被他拽得一个踉跄,正是茫然之际,只见苏逸安瞥了她一眼,然后自己把羽绒服的帽子带上了头。

帽子宽大,还有一圈毛茸茸的毛领,将他的半张脸都挡了进去。

“走吧。”

他没松开林轻语的手,但林轻语往四周望了一眼,就一根手指头一根手指的从苏逸安的手里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苏逸安什么都没说,像是根本都没察觉到林轻语的动作一样,他只认真的垂头看路,看雪花一片片落在地上,然后在地面慢慢融化。

其实,手是有点冷的……

而林轻语就一直看着他,她明显也觉得手冷,只是她自顾自的将手揣进了兜里,然后开始有意无意的将他挤到了路边盲道上面去。

苏逸安:“……”

当他走出盲道,然后林轻语又绕到另一边再次把他挤上去。

苏逸安在大帽子里转头瞪了林轻语一眼。他的眼神威胁十足,林轻语当然是察觉了,解释道:“你这不是挡着脸吗,我怕你摔了,你看大庭广众的,我一个男人,又不好意思一直牵着你不是。”

真是夭寿的她一个“男人”!

苏逸安没再说话,只是看着地上越来越多的雪,感受着身边林轻语的陪伴,思绪不由得飘到了小时候的很多次下雪天,那时候的林轻语……

“啊,以前我好像经常这样陪着你走呢,小时候的苏逸安多萌啊。”

他还没来得及沉浸在回忆里,便被身边一声汉子的沙哑粗犷的叹息打破了去。

苏逸安忽然间觉得心灵有点疲惫,好像一瞬间老了好几十岁似的。

以前的林轻语是经常这样陪着他走。只是她从来不会甩开他的手,她会一直牵着他,有时候还会捂着他的眼睛,告诉他前面是阶梯,前面有树枝,前面路不平。

他就这样跟着她的指挥,随着她走,她带他去哪儿,他就去哪儿,哪怕最后林轻语到的地方和他想要去的不一样,他也绝不怪罪。

因为有什么好怪罪的呢。

他的世界里,再没有哪个小朋友会像林轻语一样对他好了。

好到有时候每当下雪的早晨,林轻语都会早早的等在他家楼下,去接他,给他阴沉天空下第一个阳光一样的笑脸,然后她会牵着他说:“我们去吃早饭吧!”

她对他好到,让他有时候甚至会开始期待,冬天的早上,如果能下一点雪就好了。

只要一点点,林轻语就会来了。

只是那么好的林轻语……

“只是那么萌的苏逸安……”林轻语感慨着,“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样。”

苏逸安看了林轻语一眼,看见了因为这两天疏于打理,所以长出了青青胡茬的林轻语的下巴……

一瞬间,他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苏逸安一路带着帽子将林轻语送回了寝室,临别前林轻语和他道了声谢,然后转身上楼,等回到了寝室,她将外套脱了,喝了点水,打开电脑,然后忽见外面大雪纷飞,铺天盖地。

思及苏逸安现在应该在回公寓的路上,他一个人……林轻语心底忽然起了点担忧,她很想在看看苏逸安,虽然她知道,在她上楼的这段时间里,苏逸安应该早就已经走远了。

但她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脚,走到了阳台边,往楼下一望,他们这寝室正好可以看见寝室楼下的大门。

然后她就看见了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的苏逸安站在漫天飞雪里,孑然一身,微微仰头望着天空飘雪。好似能在大雪里静立成一个孤独的雪人。

在这一瞬间,林轻语的记忆深处,那些有关苏逸安的记忆扑面而来,他在雪地当中抱着她浑身发抖的模样让林轻语倏尔一怔。

随即猛地回神。

林轻语转身回了寝室,披上外套,抓了手机和钥匙,打开寝室门,走了一步,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身回来把周兴床上的眼罩抢了,随即冲出门去了。

一路急急的从寝室跑到楼下,楼道上,一个扛着水桶的送水小哥带着鸭舌帽在转弯处走了上来,林轻语跑得风风火火,不小心猛地撞了他一下,小哥身形纹丝不动,只是有点愣神似的转头看了已经跑下楼梯的林轻语。

而林轻语更是连头也没回一个,只对着空气喊了一声:“对不起!”就马不停蹄的冲下了楼。

林轻语走得太急,所以她没看见,在她离开走廊之后,那个将鸭舌帽压到极低,低得几乎看不见脸的送水小哥默默的握紧了楼梯扶手。

林轻语这方一路跑到楼下,眼见苏逸安还在那处,他背对着她,站在已经变得一片雪白的地上。林轻语走上前去,有点气喘吁吁:“苏逸安。”

她就这样在离开之后,又一次闯进他的视线里。

让人毫无防备。

“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她喘着气说出了这么一句结合他们刚才做的事情,听起来有点搞笑的话,“虽然你才把我送回来,但好像你现在更需要我送你回去啊。”林轻语将抢来的周兴的海绵宝宝的眼罩递给苏逸安,“喏,你将就一下。”

苏逸安静默无言的盯了林轻语一会儿,然后又转了目光,盯着她手上那双海绵宝宝的大眼睛。

苏逸安沉默了很久,林轻语本以为他的沉默是感动,正想谦虚两句,可没想到苏逸安,毕竟是苏逸安,他从容的开口:“戴这玩意儿睡觉,你们寝室没吓死过人吗?”

林轻语一抿嘴,也懒得和他废话了,径直抓了海绵宝宝的眼睛,不客气的掀掉了苏逸安的帽子,然后把眼罩戴到了他的眼睛上。

虽然因为动作太过犀利敏锐而导致眼睛戴反了,但林轻语将他帽子重新盖过来之后,路人也就看不清他脸上的状况了。

于是只有站得近的林轻语忍不住笑了出来:“苏教授。”

她说:“你这个样子也挺萌的。”

苏逸安觉得,自己现在一定蠢出了一个境界去了,但他竟然发现自己此时此刻,居然没有办法也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去责怪林轻语……

推荐热门小说轻语,本站提供轻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轻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热门: 妖怪管理员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全世界都怕我抹消灵基 官术 桃运微信 死神的新娘 你别咬我耳朵呀 禁庭 剩者为王2 撒娇精王者直播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