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上一章: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轻语脚步踏地,站在苏逸安面前,手臂往后大力一抡,挥拳就往苏逸安脸上揍了过去,她稳以为这一拳一定能在苏逸安脸上落得扎扎实实,但哪想苏逸安只轻轻松松一偏头,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

林轻语一拳落空,正在诧异,还没将手收回来,苏逸安一抬手,擒住她的手腕。

林轻语愕然:“你要做什么!”

苏逸安一声不吭,抓住她的胳膊便是用巧劲儿一扭,林轻语手臂瞬间就被别到了身后,苏逸安压着她的胳膊,让林轻语弯腰鞠躬,任由她怎么挣扎都直不起身来。

“苏逸安!”

“就你这两把刷子,还敢随便和人动手?”

苏逸安的冷嘲热讽在身后显得有为刺耳,林轻语怒极:“打女人你要不要脸!”

苏逸安很淡定:“第一,你先动手。第二,我没打你,这叫擒拿,第三,你现在可不是女人。”

他妈的,这小子小时候明明跟个软蛋一样,谁都可以捏圆搓扁的欺负,现在居然连擒拿都会了!林轻语恨得只想骂天,让老天爷赶快把那个弱鸡苏逸安还回来!

方便让她揍!

“苏逸安。”处处都被压制,林轻语一肚子火是憋到了极致,怒极她却反而冷静了,就这样任由苏逸安压着,也不挣扎了,开口痛陈:“我小时候是抢你早饭了还是偷你家大米了?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吗?你挨人打的时候,我没帮你?你被孤立的时候,我没理你?下雪天的时候,是不是我捂你的眼!放学去游戏厅,是不是我带着你玩!我哪儿对不起你了!”

林轻语面朝地,说着这话,越说越专心,她也没回头,所以看不到在她说这些有关回忆的话时,苏逸安的目光。

“你现在咋就老坑我!还玩阴谋耍诡计。”林轻语愤怒的诉说,“我这好好的大学生活都要被你玩成智谋游戏了!你在资本主义社会都被什么东西荼毒了啊!怎么长歪成了这副德行了!从我大学遇见你就没好事!你说!你为什么就针对我!”

为什么针对她?

为什么不针对她?

苏逸安的朋友研读心理学,说他害怕改变的这种心理,是一种心理疾病,源自于幼年的创伤。

而苏逸安自从被姑姑带到国外之后,在那里生活了十来年的时间,他习惯了国外生活。但在硕士学业结束之后,他却不顾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心理的反对与抗拒,放弃了继续深造,选择了回国,他抛弃过去十多年里所有的习惯和安全感,只因为桌上摆着的一罐小纸星。

他与林轻语的重逢,其实远早于林轻语所以为的重逢。

他在林轻语本该读大三的时候就开始在A大任教,教的是林轻语的专业,开学的那天,他去了教务处,也偶遇了离开教务处的林轻语。

教务处大楼的楼梯宽阔,林轻语垂着头,与他擦肩而过,他认出了林轻语,但林轻语却没有认出他。

这个重逢纯属意外。意外得让他一时间也有些手足无措,就这样站在楼梯上,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

等他反应过来应该追上去的时候,下了一层楼的林轻语却被人喊住了。

“轻语!”跑过来的是个女孩子,“刚才班级开会,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女孩手里抱着一个箱子,箱子上写了三个大字“募捐箱”,她将手里的箱子抖了抖,“正好,我们系一班李小晓的弟弟开学前出了车祸了,要动手术,学校在组织募捐,因为是我们系同学的弟弟嘛,所以班上的同学都捐了钱了,就剩你了……”

“和我没关系。”

林轻语垂头说出的一句话,让抱着募捐箱的女孩愣了,也让站在台阶上的苏逸安愣了。

“……可是,毕竟是一个专业的同学,李小晓……你认识的啊。他弟弟也上我们学校大一。”

“捐钱是自愿的吗?”林轻语问。

“是啊……”

“那我走了。”

苏逸安扶着楼梯栏杆,没有走下去,就在楼梯上看着林轻语的背影,她比小时候瘦了很多,但言语却也刻薄犀利了许多。

“李小晓弟弟刚考上我们学校大一的……他家农村不容易……”

“那就让同情他们的人去捐吧。”林轻语一边往外面走,一边留下了这样的话,“我没有这个同情心。”

女孩看着林轻语走远,抱着募捐箱,没好气的走上楼梯,嘴里一边嘀咕着:“什么人啊,给个一块两块也是心意啊,犯得着这么刻薄吗。”

女孩上了楼梯,经过拐角,看见了苏逸安,她面容一僵,显然没想到自己的抱怨会被人听到,于是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对苏逸安点了点头,把他一打量,搭了话:“同学,你是新生来报道的吗?报道不在这儿……”

“我是新来的老师。”

他应付了一句,不再管尴尬的女同学,转身上了教学楼,与系主任接洽的时候,女孩抱着募捐箱走到了旁边的辅导员办公室里,当苏逸安从系主任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忽然间听到那女同学的一声惊呼:“林轻语今天来办的休学?为什么?”

苏逸安的脚步停住,听辅导员回答了一句:“说是想体验什么间歇年,还是什么年的,就是出去工作一年,体验社会之后再回学校上课,哎现在你们这些小孩,真是让人想不明白,好好学习完了,拿了毕业证再出去工作不就好了吗,着急这些时候。”

“那她想找什么工作啊?”

“这我哪知道。”

没再听下去,苏逸安就走了。

林轻语休学,他在学校就再也没有遇见过她。

等再遇见林轻语的时候,是A大与B大篮球赛的时候,学院让老师们也来参观比赛,苏逸安来晚了,他到的时候,老师们已经入了场,外面都是学生,他看见被李思荷找麻烦的林轻语。

他皱了眉头,在人群中迈出去了一步,可听到李思荷的质问林轻语“客人给你钱你没收?灌人酒拿提成你没拿?”而林轻语却在这样的质问中沉默的默认的时候,苏逸安便也沉默了下来。

没隔多久,系里学生就在悄悄的传,休学中的林轻语,也在那酒吧里陪酒,比李思荷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逸安就去了林轻语打工的酒吧。

他那时候还以为,或许只是谬传,或许只是污蔑,再不济,或许在这件事被人说出去后,林轻语就不在那里工作了。

可他还是在那里看见了林轻语。

系里确实是谬传了,林轻语在酒吧上班,可她并没有做出更多的事。她只是穿着酒吧里贴身的西装制服,化着妆,挂着职业的微笑,给每一桌送酒。她会坦然的收下了每一桌客人给的小费,偶尔也陪客人喝上两杯。然后再没别的。只是……

每当看着这样的林轻语的时候,他就不由的思考,他回来,在这个对他来说已经全然陌生的国度,是为什么。

林轻语的嘴角是他所不熟悉的陌生且客套的微笑,眼里是洗去稚嫩天真之后黯淡的目光。

他不喜欢改变,不仅是不喜欢自身环境的改变,更是不喜欢身边人的改变,甚至对这样的改变充满厌恶以及……

恐惧。

他去了两次酒吧,第一次坐在角落里,不属于林轻语负责的地方。他微微喝了点酒,撕了香烟盒,折了一个五角星。让服务员拿去给了林轻语,然后他就起身走了。

走出酒吧门口,他回头看了一眼,服务员正在和林轻语说话,往他刚才所在的方向一指,林轻语转头,已经找不到离开的他了,于是她转手就将五角星扔掉了。

第二次,他喝了更多的酒,他酒量不好,已经有点晕了,然后他又折了一个五角星,让服务员拿去给了林轻语。

这次林轻语拿着五角星没扔,她甚至走到了他的面前,可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苏逸安垂着头,林轻语没看见他脸,或许她根本都没有想过要去认真看一下他的脸。

她用和她小时候那么像的声音,在他嗡鸣成一片的耳朵里说着:“先生。”她语气客套中带着淡漠,“这是您第二次送我这东西了吧?不好意思,我每天都很忙,没空一次又一次的应付这些应该处理掉的东西,下次麻烦您直接扔进垃圾桶里可以吗?”

说完,她将五角星拍在桌上,转身就走了。好不干脆利落。

苏逸安看着被丢掉的五角星却笑了起来。

是啊,现在的林轻语不要五角星,她只要钱。

那个在他记忆中,会和他说“苏逸安,你看,有星星的晚上就不会下雪。以后我天天给你折星星”的小女孩已经再也不见了。

……

所以,他为什么不针对她?

苏逸安盯着被自己压住胳膊的林轻语,心道:因为她那么讨人厌啊。

她把那个那么好的林轻语,毁掉了。

推荐热门小说轻语,本站提供轻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轻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十章
热门: 十八岁猛汉 不要在火葬场里等男朋友 最佳婚配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 沙雕元帅天天偷拍我 后来我们都哭了 恶棍:不良村医 有钱的苦你不懂 沙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