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一章:第十章 下一章:第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轻语坐着公交回到学校的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冬日的天黑的早,她走在校园的道路上无言而沉默,周围同学熙熙攘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并没有谁会分心留意到她身上。

她就这样一路无言的走到了小树林,一步一步,气氛沉郁的来到大树树下,垂头看着地,依旧不言不语。

苏逸安从中午训走林轻语之后,一直等了一下午,他猜想过林轻语再回来时的很多可能,也都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他想她可能偷懒没有跑完十圈,所以会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来到这里观察他,也可能是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所以会愤怒的跑过来指责他,甚至想过了她是在跑步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受了伤,所以会可怜巴巴的过来博取同情。

他唯一没想到的是,林轻语再来的时候,竟然如此沮丧。

在苏逸安的印象当中,小时候的林轻语活泼善良,像个小太阳一样温暖,长大后的林轻语吐槽成性,言辞犀利,为人刻薄,但人却一直冲劲儿满满,她很少像现在这样,拖着宛如上坟一般的步伐,整个人仿似被抹上了一层灰,暗淡无光。

她沉默得让他一时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开口与她说话。

“大神。”她唤了一声,“我有槽要吐。”

“你先从我身上下去。”

在苏逸安说这话的时候,林轻语已经麻溜的踩上了他的根部,然后熟练的将头伸进了他的树洞里面。

苏逸安:“……”

尽管现在林轻语满脸写着“我好痛苦,我好悲伤,我需要倾诉”,但苏逸安还是想多长一只能活动的脚,把她从身上踹下去。

有话好好说,有槽好好吐,他可以不追究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不要随便动手动脚探索别人身体深处行不行?

“我想爸爸了。”

林轻语开头便是这样一句话,苏逸安心头便默了一瞬。

关于林轻语的家庭情况苏逸安是知道的,他有权利观看教务处里学生的档案。在林轻语的档案上,父亲一栏是填着的“已故”二字。

多么平常的两个字,但对于当事人来说,当年经历了怎样的触目惊心,生活有了怎样的滔天巨变,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我好想爸爸呀!”林轻语在树洞里喊了一声,然后便像再无力气了一样,靠着树干就在树根上坐了下来。

夜里沉寂,苏逸安应了一句:“人不该过于执着于过去。”话一出口,苏逸安就知道自己说了句废话。

大道理谁不懂,可要人人都把大道理里说到的事都做得周全了,那这个世界大概也就没有“大道理”这种东西了。

林轻语闻言一笑:“以前我爸爸对我可好了,我在外面闯了祸他会帮着我,妈妈教训我的时候他也会帮着我,弟弟和我打架,他也从不偏袒弟弟。”

她把脑袋搁在树洞上,“我想过很多次,如果他还在的话,我一定不会活成那样。我觉得自己太坏了,有时候甚至会责怪父亲,当年为什么不好好保护他自己一点,为什么要这么早的离去,留下我与那对母子……”林轻语没有情绪的拉扯了一下嘴角,“我与那对母子……这是不是一个奇怪的说法?可事实也就是这样的。爸爸走了之后,我就觉得自己是完全多余的存在。”

“你知道什么叫多余吗?是番茄炒蛋里面的菠菜,东坡肘子里面的大蒜。还有在喜欢儿子的母亲肚子里生出来的女儿。”苏逸安只觉得林轻语这句话语气冷漠得几乎能刺痛他,可林轻语却完全没有自觉,她依旧笑着拉扯嘴角,近乎对自己残忍刻薄的说着,“那些都是要被挑出来扔掉的。”

话说到这里,苏逸安大概能想象出下午在林轻语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这样来自家庭的伤害,外人根本无法用言语去帮她去排解。

因为言语造成的伤害可以在一瞬间直达内心,可要愈合一个伤口,却需要几月几年甚至更久。

“大神,你能体会被重男轻女的委屈吗?”林轻语抬头望着枯枝与夜空,自言自语的说着,“应该不行吧?毕竟你活了八千年了,或许根本连父母都没有吧?”林轻语长叹一口气,望着天,“这样的时候,就真的想再找一个人陪陪我啊。”

林轻语的这一个请求听在苏逸安耳里,就像是一只鼓在他的树洞里击响,浑厚的声音层层叠叠震颤了他的树心。

如果可以,他也想变成一个人……

苏逸安默了许久,做了很久的决定,最后才开了口:“其实,你可以和我……”

“我想找个人生比我还凄惨的人。”林轻语与苏逸安同时开口,她并没有细心听苏逸安的话,而是打断了他继续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听听他的悲惨人生,有了对比,这样,或许我就会感到轻松很多呢。”

苏逸安:“……”

这个叫林轻语的人,真的是不值得同情!

完、全、不、值、得!

林轻语站了起来,拍了拍树干:“和你吐槽了一通,我又觉得轻松多了!谢谢你了!今天我就先走了。”林轻语跳下了树根,走了两步,又倏尔回头,“对了,你说你会诅咒人,其实是假的吧?”

林轻语抬头望他:“我都一下午没来了,你居然也没有动手,平时看你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所以你应该是不会什么诅咒吧?仔细想来,这几天你除了说话好像也没做过别的事,你是不是除了说话,别的什么都做不了啊?”

她不是在一片颓废沮丧中吗?为什么在这种时候突然反应过来了?

不过反应过来也没关系,苏逸安还准备了一大篓子诓她的话……

可他还没来得及说一句出来,林轻语就站在树下,拍了拍他的树干,一副她很懂的样子说:“我知道我知道,寡居老人的痛苦我是理解的,只是你别用那么下三滥的恐吓手段来吓我嘛!你这些天听我吐了很多槽,对我的心情恢复帮助很大,以后就算你不威胁我,我也会来看你的,不要着急,不要伤心。”

苏逸安声色冷淡:“你想多了。”

林轻语依旧只是轻轻的摸着他:“你很孤独,我知道的,明天我还会再来看你的。”她说完,在自己掌心亲了一口,然后把手贴在了树干上,全当做一个玩笑的飞吻,“再见呀!”

可转身离去的林轻语不知道,甚至连苏逸安自己都不知道,被迫接受这个飞吻之后,他的脸,有多烫,多红。

真是……

太放肆。

一夜心乱,苏逸安睡得混混沌沌,等到第二日太阳升起,照进小树林里,苏逸安一睁开眼,只觉阳光耀眼得刺目,他几乎是立即的又闭上了眼睛。

然而闭上眼睛不过几分钟时间,一阵喧闹的手机铃声却打破了清晨的寂静,惊飞了林间的飞鸟。

苏逸安被这阵铃声吵得再也无法入睡,只得下意识的伸手一阵寻找,然后摸到手机,接了电话:“喂?”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清晰的女声:“喂?苏老师啊。”

教务处的秘书。

苏逸安脑海里立即印出了与这个声音相对的人脸,然后他猛地睁开了眼睛,不管阳光再多么刺眼,也没有闭上。

他就这样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望着蓝天白云,听着鸟儿啼叫,然后任由手机里的女声刮噪的诉说:“你今天早上有课的,你忘了吗,在第四教学楼A区102教室的。学生们说已经在课堂上等了十五分钟了。”

苏逸安拿着手机,站起身来。

四周还是一片草地,是他看得熟悉到习惯的小树林,但是这个清晨却与之前完全不同。

他真的又变回人了……

穿的是一身平时穿的衣服,手机在身上,钱包钥匙也都在,他像是从天而降一样,落在了这里。

周围一片矮矮的树苗,并没有之前他“栖身”的那棵大树,他在原地转了一圈,看着四周环境,也在审视着自身。

为什么会变回来?怎么变回来的?又是一夜之间忽然发生了变化?他脑海里又无数的疑问同时进行着,他一边思考着昨夜和林轻语相处的细节,一边琢磨着不知现在的变化具体是什么样的。不知道现在他到底是在哪个世界,是有“林清宇”的世界,还是有“林轻语”的世界。

“苏老师……苏老师?”电话里的那个声音不放弃的询问着,“你这是在哪儿呢?是不是信号不好?”

“没。”苏逸安几乎是迅速的就镇定了下来,“我十分钟后到教室。”

挂了电话,苏逸安拍了拍身上沾到的草叶,时隔一周之久,他终于再一次迈开了属于自己的双腿,他快步向小树林外走去,只是在快走出树林的时候,他一个不经意的回望,只见之前他所在之处,已经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

心头莫名又起了一丝烦躁。

他不喜欢改变。

在好不容易适应了大树的生活时,又变回了人,虽然足够惊喜,但也足够让他焦躁不安。可时间并不会仁慈的停下脚步去等待不适应的人慢慢适应生活。

他只得扭头离去,快步走向第三教学楼。

推荐热门小说轻语,本站提供轻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轻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章 下一章:第十二章
热门: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听说你帅,可惜我瞎 误入浮华 在后宫文里反渣了龙傲天[快穿] 乡村小农民 史上第一诡修 他的人设不太行 爱,这样出声 赶A上架 他们都觉得我是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