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一章:第八章 下一章:第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个男子用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地上,拼命的把脑袋往女厕所隔间挡门下方的空隙里面凑。

体育馆厕所里隔间的厕所门做得比较高,下方有大概有十五公分的空隙,男人的脑袋虽然不能完全伸进去,但半张脸已经探到了里面!

林轻语怔愕非常,喧嚣的大脑在这一瞬间停了下来。

她隐隐听见在那封闭的隔间里,有一个女生压抑着的呜咽声。

这是一个惊悚变态得让人有点蒙神的画面。

“你在干什么!”林轻语反应过来,一声厉呵。

那趴在地上的男子忽然一个激灵,动作迅速的将连衣帽拉上了头,他爬起身来,捂着脸,径直向林轻语横冲直撞过来。

尽管林轻语一再庆幸自己现在自己是个男人,也在努力适应男人的身份,但当这种时候,深藏于内心的小姑娘却也是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她下意识的想躲,变态男却径直横冲着过来,将林轻语往墙上狠狠一撞,林轻语重重摔在墙上,肩膀好似被撞裂了一样疼痛。

疼痛唤醒了她内心的愤怒,她立时冲着男厕方向,用雄浑的声音吼了一句:“出来抓变态啊!”

可当这句话话音落地,变态男子已经飞快奔离了体育馆。

另一边的篮球队员们出来时只远远的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然后一转头,瞅见了摔坐在女厕所地上的林轻语。众人齐刷刷的盯着她。

王胖子语气微妙的开口:“……你说的是你自己吗?”

林轻语:“……”

“吱呀”一声,刚才变态男探看的那个隔间的门打了开,身板单薄的纪嫣然走了出来。

林轻语揉着肩膀问她:“刚才那变态是谁啊?他是在偷看你吗?你就这样任由他看?为什么都不喊一声呢?”

林轻语光是想想,在上厕所的时候,一个变态男把脑袋贴在地上,从门缝里恶心的望着她,她就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然而面对林轻语的追问,纪嫣然只是白着脸看了他一眼,然后垂着头,默不作声的离开了。

没说一句话,哪怕是“谢谢”。

篮球队员们面面相觑,王胖子问她:“咱们学校有变态吗,什么情况?”

林轻语没好气的揉了揉肩膀:“算了,她自己都没当回事儿不想说,别人在乎什么情况有什么用。”她推开门口的壮汉们,“就不该管陌生人的事。”

踏着又疾又重的脚步,林轻语也离开了篮球馆。

这天晚上,林轻语没有去小树林,本来今天是她的放假日,可她在寝室里呆着看了一会儿书,却又觉得无聊起来,她今天,其实有槽想吐……她想去树洞一下的。

她一叹,谢成轩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听到她的叹息就一边擦头一边顺口问了一句:“你们今天在篮球馆卫生间怎么闹的?我队友说你去女厕所当变态啦?”

被男神问道这个问题,林轻语觉得有点尴尬,她咳了一声:“是我看见一个变态了。”

谢成轩好奇:“什么变态?”

“趴在地上偷看别人上厕所的变态。”

“什么?”谢成轩闻言眉头一皱,停下了擦头发的手:“没报警吗?”

林轻语摇头:“那女生在里面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再次提到这个话题,林轻语还是感到困惑不解,她转而问正在打游戏的王胖子:“你认识纪嫣然寝室的妹子,有没有听她寝室的妹子提过纪嫣然遇到什么麻烦之类的吗?”

“就说她很出名,这算麻烦吗?”

“如果因此而招惹了变态,那就算啊。”

林轻语还想问两句王胖子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然而他游戏正玩到紧要关头,就喊了林轻语一声,“帮我接下电话,说我下楼锻炼去了,电话没带。”

手指锻炼……林轻语微微嫌弃的撇了嘴,还是帮他接了电话:“喂?哦,王晨阳他现在不在寝室,他下楼锻炼去了,恩,对,这个……是我们寝室另一个在打游戏……哦……好……”

林轻语挂了电话,看着王胖子依旧专注的背影:“你女朋友刚才让我转告你:‘死胖子,我要和你分手。’”

“啥?”

王晨阳一愣,立即转过头来抢过林轻语手上的电话,忙不迭打了过去,很明显,那边没有接。

王晨阳蒙圈了:“宝宝从来没和我提过分手的。”

林轻语对于这种游戏BOY向来没有话说,此时此刻也只得劝上一句:“分吧,给人家姑娘一条活路。”

谢成轩也一边擦着头一边笑他。学霸照常晚归,听见王晨阳的事,也是一阵嘲笑,等到熄了灯,各自睡觉。谁也没有功夫再去关心一个陌生女孩遇见变态的后续发展。

林轻语睡觉前是想了一下,但思及今天女孩的态度,她便也就此打住。

她没工夫去管别人不想让她管的闲事,她所能做的就是过好自己的生活,比如说……明天怎么去应付那只麻烦的树妖。

现目前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大概就是……如果反抗不了,那她就……去讨好他吧。

周一,林轻语上完课准点去了小树林。

“大神。”林轻语在树下喊,“大神你还在吗?”

苏逸安在她的喊声当中醒了过来。

他昨天独自一人过着无聊却安稳的生活,如果不是林轻语现在忽然到来,恐怕他还会一直沉浸在这样的安稳当中。不用害怕周遭的改变,忽然间,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大神,我给你带了肥料要不要给你灌溉一点?”

只一句话,林轻语成功的将苏逸安从那种安宁得几乎要修道成仙的心境里拉了出来:“你敢多手试试?”

于是林轻语默默揣好了衣服包里的一小包花草肥:“我就开个玩笑嘛。”

“大神,今天雪都融化得差不多了,你说说你还要我做什么来着?”

苏逸安在这个问题的提点下,很快便找回了自己的思路。那两天里,除了用手捂冰还有一夜未来,林轻语还做过一件之前没做过的事情就是,在他面前提起他。

“苏逸安是谁?”于是苏逸安打算帮林轻语回忆一下他自己。

“一个毫无师德、蛮不讲理、毒舌腹黑的大学老师。”

“……”苏逸安语气微妙,“哦,你那天不是说,他像我投胎到人界的兄弟吗?”

林轻语一愣,知道她一时大意说错话了。

这只树妖太有心机了!当时她说了这话他不追究,现在才来细问,她一时间哪能联想那么多!于是林轻语笑了笑:“大神,你一定是听错了,我哪能拿你和苏逸安比呢,在我心里你是神,他可是货真价实的恶魔啊!”

“你去操场跑十圈。”

“啊?”

“十圈。”

“为什么!”

“这就是你今天要做的事,不愿意?”

“……”

他大爷他二舅他三姑姑四奶奶五姨婆的混蛋树妖!林轻语气氛咬牙,转身往操场跑去。十圈嘛!也就四公里了!全当锻炼身体了!

眼见林轻语当真一咬牙转身跑了,她现在把他当妖怪,应该是实心眼的要跑十圈了,一时间,苏逸安又想叫回来随便诓她几句话,然后让她意思意思的跑三圈了事,但是看着林轻语矫健而去的步伐,他又想,林轻语现在是一个男人,还是让她自己跑十圈吧。

谁让她现在变成了个男人。

林轻语跑到操场的时候正是中午,大家都去食堂吃饭,要么都回寝室休息了,只有她一个人顶着冬日的暖阳在跑圈,她一边跑一边痛骂树妖,但跑到第二圈的时候,她忽然在操场单双杠的小角落里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苏夏,以及……一个渣男。

关于这个渣男和苏夏的事,林轻语是记得的,一年多前,就是在林轻语休学刚休学不久的那段时间里,苏夏被一个渣男劈腿,从而分手。

苏夏是一个乖乖女,家庭从小给予她优渥的生活,她的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她从来不进酒吧,就是那次分手之后,苏夏第一次进了林轻语打工的那个酒吧,喝了一夜的酒,流了一夜的眼泪,更是吐得一片狼藉,最后晕得不省人事。

爱情能在现实生活中给人造成多大的伤害,那也是林轻语第一次见识到。

她和苏夏是闺蜜,从初中开始,到两人一同考上A大甚至后来苏夏保研,她们也依旧亲密,只是苏夏读的是与她完全不同的专业,在林轻语人生最艰难的时候,也是苏夏陪着她一起度过,甚至给予了她莫大的帮助。

苏夏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太爱看小说,言情小说,总想着这世上有小说里那样完美的爱情。于是也一次又一次不幸的遭遇悲痛的分手。

这一次,尤为惨烈。

林轻语停下了跑动的脚步,也不想管远在小树林里的那个树妖看不看得到自己了,她往苏夏那方走近。听见渣男在说:“那天晚上我喝了酒,我和她只是一个意外,你如果实在看不开,那咱们就分手吧……和你在一起我实在太累了,我喜欢的是一开始的你……”

听到这几句话,林轻语已经要炸了,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是这么不公平呢?女孩子要受到变态的欺负,社会大环境的歧视,生理大姨妈每月一次的高频攻击!

她们都活得这么不容易了,找个男朋友还处处是坑,掉进去就不负责埋的那种!

林轻语脚步越快,挡在苏夏身前,迎着渣男错愕的眼神,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渣男的脸上,手指骨与颧骨激烈碰撞,让她自己的拳头也疼得发麻。

渣男被揍得一个踉跄,狼狈摔坐在地,他一脸错愕,抬头一看,就看见了双目暗含森森杀气的林轻语。

“这种不省心的渣渣,就送他回炉重造吧。”

她捏了捏另一边的拳头,指骨发出的“咔咔”声,听得人胆战心惊。

推荐热门小说轻语,本站提供轻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轻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八章 下一章:第十章
热门: 北京售楼小姐 穿成反派金丝雀 心毒之陨罪书 降维碾压[快穿] 倾城之恋 魔尊为何如此妖艳 再撩一下试试 正常的大乘期散修在渡劫前会做什么 教授是我的所有物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