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变成男人的第二天,朝阳升起的时候林轻语就醒了,她元气满满的下床洗漱,穿衣,然后拿上了英语课本,正打算出门的时候,学霸醒了。

周兴睡眼朦胧的问他:“你干嘛去?”

“去晨读。”

然后周兴就用一脸“我是不是还在做梦”的表情将她盯着。

林轻语也没管他,脚步轻快的出了寝室,去了小树林,吵醒了在孤独中沉思了一夜,刚刚睡着的苏逸安,她并没有听到苏逸安的咒骂,自顾自的晨读完后,又开开心心的去上课了。

听课的时候林轻语是从未有过的认真,直到下课走出教室的时候,她满脑子都还是课堂上的内容,于是对迎面而来的一个巴掌,林轻语并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格挡反应。

而面部神经传来痛感却是并不需要通过思考,于是在脸火辣辣的疼了许久之后,林轻语才终于回过神来,怔怔的垂头看着面前比她矮了一个头的女生——

李思荷。

她咬着牙,恨着眼,好像在看一个仇人,但红着的双眼却是泪光盈盈。

好一副她自伤心难过痛恨负心汉的模样。

周围同学的脚步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一脸好奇的盯着他俩。

林轻语琢磨了一下,觉着在这下课时间到处是人的走廊上吵架那简直就是演一台戏给别人看啊,还不能收钱的那种。

于是她忍了痛:“过来说。”她抬腿要往人少的地方走,可刚迈出一步,李思荷又拽了她一把,让她回过身去,甩手又是一耳光。

两边脸颊的灼痛感本来就让林轻语心里的怒气值彪个不停,周围围观者们越积越多的目光更是让她心中愤怒成次方倍的往上涨。

“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李思荷这样一喊,周围纷杂的声音都静了一瞬。在林轻语发脾气之前,她却先哭了出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周围人又开始窃窃私语。

嘿,简直也被逼出暴脾气。林轻语心里怒道,这小婊砸还是一如既往的会演戏嘛,如果她真是个男的,看在她这一哭的份上说不定她还就真不计较了,可她不是啊!

于是林轻语开始撸袖子,想着反正这戏也被大家免费看了,她不妨就演得更精彩一点嘛。

一见林轻语撸袖子,李思荷也傻了:“你想打我?”

是呀,她也想左右开弓的来一套啊,她勃发的肱二头肌已经按、耐、不、住、了!

便是正要收拾人的时间,旁边忽然有人将她已变身为麒麟臂的胳膊一拉,她回头一看,却是谢成轩。

“林清宇。”他小声的唤了一句。

这倒是将林轻语唤醒了,她现在虽然还默认自己是个女人,但在围观群众眼里,她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纯爷们啊。纯爷们打女人这种事,怎么说怎么不好听……

“行,不打你。”林轻语盯着李思荷,“咱们的事情这便算两清了,你也别再到处去哭委屈,就冲你这脾气,咱们也没谁对不起谁的。”说完林轻语转身就走了,不管李思荷在众人围观之下,如何伤心哭泣,她连头都没回一下。

她脚步迈得又急又快,窝着一腔烈火从教学楼一路杀到小树林,踏上树根,冲着那大树树干便来了一拳。

苏逸安适时正在赏着自己飘零的落叶,沉默有忧伤的感慨世事无常,然后便在忽然间受了林轻语这闷头闷脑的一拳。

他不痛,但看着枝桠上的叶子哗啦啦的离他而去,苏逸安对于秃顶的尴尬感便霎时转化成了对林轻语的愤怒。

可他的愤怒根本没法抒发,倒是林轻语又将脑袋一下埋进他的树洞里,在里面扯着嗓子大声咆哮:

“好想变回女人和她撕啊!啊!啊!”腹腔内全是林轻语浑厚如雄狮一般的的怒吼在回荡,她吼了一句还没完,接着又来了第二句,“那个小婊砸!砸!砸!”

苏逸安简直要被这些回音震吐了。

林轻语吼完了还狠狠踢了他根部一脚泄愤。

往哪儿踢呢这个混蛋!他妈的爱护花草树木懂不懂!

啊……

他真是好想长张嘴啊!苏逸安觉得,如果现在他有张嘴,他一定一开口就能喷死她!因为实在有太多……愤怒了。

林轻语又在树干上狠狠打了几拳,直到拳头发红肿痛,她才收了手,甩身一屁股坐在树根上:“气死我了!今天我要换做女人身,看我不削平她脑袋!”

不过……如果她现在还是女人身的话,李思荷应该也不会一下课就冲到她教室门口来打她吧。毕竟在原来的那个世界,她和李思荷的恩怨,可不是简单的依靠拳头就能解决的。

其实,在林轻语大三休学之前,她和李思荷的关系还是属于井水不犯河水,大家见面还能笑着打个招呼的普通同学。

可在林轻语休学之后,她迫于经济压力,每天从早到晚打三份工,其中就包括晚上去酒吧做服务员,而就在她去做服务员的某一天,她一个没注意,撞见了李思荷和……好几个男人。

男人们都不算年轻,三四十岁左右,他们叫了很多酒,而李思荷就在一旁陪着他们喝,娇笑着,吵闹着,任由男人的手偶尔在她身上揩一下油,她将气氛带得暧昧热闹而且略带疯狂。

林轻语是知道李思荷在学校里有男朋友的,李思荷长得漂亮,男朋友也高高帅帅的,是校园里让人非常羡慕的一对。

于是认出李思荷的那一刻,林轻语就知道,自己看见了不该看的一幕。

她埋头转身,不打算再去那一桌。那是别人的事,是别人的人生,她自己活得开心就好,其他人没有什么资格去站在道德的至高点说三道四……

毕竟,活在这泥潭一样的社会中,她自己也没办法做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人。她能做的,就是管好自己,保护好自己,然后挣扎着去生活。

可酒吧就那么大个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林轻语就在上了个厕所出来之后,撞见了在洗手台上吐得撕心裂肺的李思荷。

林轻语犹豫了一瞬,就是这一瞬的犹豫,让李思荷抬头从镜子里看见了她。

然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气氛僵硬而尴尬。

林轻语只好点了点自己的胸章:“呃……我在这里打工。”

李思荷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自己摇摇晃晃的出去了。

然后她在男人们身边坐定之后,特意叫了林轻语来,点了很多酒,因为这样,买酒的提成就会算到林轻语的头上。林轻语心知肚明,李思荷在买通她,让她什么都别说。

林轻语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她也没兴趣去说什么。她老老实实的赚了这笔“贿赂费”,让李思荷安了心,然后转身忙自己的事去了。

她那时以为,这事本来就这样算了。

可没想到远远不止如此。

李思荷做“陪酒女”的事不知道为何传到了她男朋友耳朵里。

林轻语回学校交休学文件的时候从室友的嘴里知道了这件事,那两人闹得不可开交,甚至闹到了学校老师那里去,他们辅导员是个老古董,登时将李思荷的父母一起叫到了学校来。李思荷当场就被她爸爸狠狠打了十几个耳光。

好不难堪……

林轻语听到这些事的时候,心里一直隐隐打鼓。

到了下午,室友和她说谢成轩在篮球馆有比赛,林轻语蹦跶着去看,在篮球馆门口遇见了谢成轩,谢成轩还在问她为什么突然就休学了,旁边“呼呼”的就扇过来一巴掌。

打得她头晕脑胀几乎摔倒。

谢成轩拦在她面前挡住了李思荷,李思荷却对她一阵痛骂,说她是管不住嘴的小贱人,说她心胸狭隘怕被人抢了生意,林轻语奋力反驳:“我没有跟谁说过那天的事,我在酒吧也只是临时打工。”

“好笑!酒吧临时打工是怎么打的还用我说吗!你把我的身份说出去,你以为自己有多干净!”

“我只是去打工。”

“打工?客人给你钱你没收?灌人酒拿提成你没拿?”

林轻语没有回答。

是的,客人给她钱,她收了,灌人酒拿提成,她拿了。

她需要钱,钱是她唯一的软肋。她生活的窘迫和那些小心翼翼的隐藏在暗处的不可见人,就这样被毫不掩饰的剖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林轻语永远都忘不了当她沉默的时候,谢成轩回头望她,那惊讶怔愕的眼神。她永远也忘不了周围来来往往的同学指指点点的声音。更忘不了李思荷的冷嘲热讽。

她感到难堪,出离的难堪。

林轻语在自己父亲去世之后,她就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幸运的人。她的生活里也偶尔会出现一些让人尴尬难堪的时刻,可却从来没有哪一刻像那个时候一样,让她犹如受到了奇耻大辱一般,浑身哆嗦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至今回想起来,依旧难以忘怀。

“为什么我找的女朋友偏偏就是李思荷呢。”林轻语回忆了一通当年的事,真是越想越生气,气得用左手抽了一下右手,“这都什么眼神儿啊,怎么就烂成了这幅德行。”

她痛恨李思荷,并不是因为她把她自己的人生过得那般随便,而是恨她那么随便的去践踏别人的人生。

在林轻语看来,李思荷就是一个做人没有底线的人。

林轻语抽打着自己的手,打着打着忽然就愣住了,仔细想想,当年被李思荷抽耳光,隐约也是这样的时候。

林轻语开始认真的算了算时间。她当年大三两月后被迫休学,然后休了一年,等她回来再接着读大三的时候,李思荷谢成轩他们已经大四了,而当她大四的时候,他们已经毕业走了,所以现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实际应该比她之前要晚了两年。

周末谢成轩的篮球赛,她被李思荷抽的两个耳光……时间相差不过也就几天。

难道说,真的有宿命这个东西的存在?该发生的事情始终会发生,只是因为某个时间点发生的选择不一样,而用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那也就是说……

下一期彩票开奖的号码还是和以前一样,这周股市的走动和之前大体一致!

林轻语忽然愤恨的一锤树根:“他妈的!”

然后苏逸安就看见林轻语在怔愣了一瞬后,又爬起来在他腹部里大吼:“为什么我不是彩民!为什么我不入股市!为什么我连学金融的都不是?不是?不是?为什么树洞你不能回答我的问题!”

苏逸安此时只有一个念头——

为什么他不是一把能自由行走的刀?这样他就能直接送这个祸害去见上帝,让上帝告诉她所有问题的答案。

推荐热门小说轻语,本站提供轻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轻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热门: 都市欲望:疯狂的缠绵 [综英美]成为全场最佳的可行性计划 奶爸的娱乐人生 你丫上瘾了? 两小无嫌猜 穿越虫族后我成了论坛大佬 窗外 迁坟大队 乡村寡妇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