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没等到第二天,林轻语当天晚上就去了小树林,找到了那棵盘根错杂的大树,然后站在粗壮的树根上,把脑袋埋进了树洞里面。

吹了一天风看了一天云,无聊得快睡着的苏逸安又这样被唤精神了。

如果能开口,苏逸安想,他大概要爆粗口了。

毕竟面对一个迎面而来就把脸往你肚子里塞的人,大概谁也不会有好脾气。

而现在的林轻语相比于白天第一次跑来的兴奋激动,她像是要把自己吊死在树洞里面一样,沉默了很久,

“我失恋了。”

苏逸安微微一怔,心道,哦,可喜可贺。

不过他转念一想,在这种境况里她还有心情去谈恋爱,呵呵,还真是幸福呢。他可是在这儿僵立了一天,忍受着寒冷的风在他赤果的身上冰冷的拍,然后带走他枝桠上的飘零枯叶,让他有一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秃顶的微妙尴尬感呢……

“我喜欢男神快五年,至今还记得他换过的每一个电话号码,就是不敢打哪怕一个电话过去跟他表白。”

其实林轻语曾经也是打算和谢成轩表白的,时间差不多就是在她读大三的这个时候,她准备好了一切,包括万一被拒绝之后用来擦眼泪的餐巾纸。但是那时她却因意外,临时休学了。那句筹备了许久的“我喜欢你”就没能找到机会说出口。

等到她休学回来,谢成轩已经大四了,开始准备毕业找工作了,而她还跟着下一届的学弟学妹读大三。谢成轩毕业就离开了学校,她开学读大四的时候,校园篮球场上已经换了一批人,再没有男神的身影了。

时间就是这样的东西,说要带谁走的时候,就一定会带他走,让人无力得连挽留都说不出口。

她只有一张他的毕业照,一直看到了昨天。

林轻语面无表情的诉说着:“现在天意让我重新回到大三,让我和他住在一个寝室,本还想这就是命运了,是天赐良机了,是时候来段近水楼台,强取豪夺,虐心虐肺的禁忌之恋了,我终于可以完美展现一番实力搬弯的手段了,我都已经看到一断禁忌之恋在向我招手了!”

苏逸安:……

林轻语深深一声叹息,“最后还是古人说得对,每个人的人生里总有个小婊砸叫程咬金。”

哪个古人说的!苏逸安真是暴躁的想给她的汉语言文学老师打电话!让他给她打零分!下学期重修!

“唔,要不干脆我去抢了我男神的心上人好了!”林轻语眼睛一亮,终于把头从树洞里拔了出来,“我这个身体长得也蛮帅的,笑起来也挺魅惑的,这么多年女人我也不是白当的,哪个男人能比我更了解女人的心理啊。以后我男神要喜欢上谁我就去抢谁,到最后他没有办法就只好和我在一起了!”

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苏逸安也是没见过其他的谁了。

林轻语越想越离谱,嘴里的故事已经编到当男神弯了之后,她要去如何开解他了……

苏逸安听得无语。

其实,在苏逸安遥远的记忆里,林轻语小时候并不是这样一个姑娘。至少在他看来不是。

他认识林轻语是在林轻语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他从其他学校的三年级跳级到了林轻语的班上。

那是他第一次跳级,因为以前苏逸安的父母虽然知道他相较于同龄孩子要聪明一些,可为了他有一个比较完整的童年,父母没打算让他跳级读完小学。可那时候他跳级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那身为旅行家的父母没了。

在旅行途中死于一场雪崩。

平时负责照顾他的奶奶一病不起,远在国外的姑姑赶了回来,代替年迈的奶奶成为了他的监护人,姑姑帮他处理了父母的后事,看他早智,就给他办理了转校跳级。姑姑是个大忙人,常为了他国内国外两头跑。

那段时间一家人都过得不容易。后来奶奶病逝,他姑姑索性将他接去了国外。

他和林轻语认识,就是在他人生整体灰暗的阶段。

父母的双双离去让幼时的苏逸安成为了一个阴沉寡言得不太讨喜的小孩,再加之他年纪比班里孩子普遍小一岁多,他在班里变得十分的突兀。而小孩就是喜欢欺负和自己不一样的孩子。

书与笔的消失是多么稀松平常的事,而他却沉默得甚至连老师都不想去告诉。他的沉默使小孩们的恶作剧变得更加变本加厉,操场上的推搡,课间休息时的嘲笑接踵而来。

一次班里的男孩们指着鼻子笑他是个没有爸妈的小孤儿,他们欺负他,说没父母的孩子是不会有人帮他的。

他也是这样认为的,他认为自己是被丢弃的小孩。

可是就在那样对世界充满失望,对自己的人生感到绝望的情况里,林轻语就出现了。

她杵着两根拐杖,瘸着一条腿,像要大杀四方一样冲到他面前,一拐杖打开了清一色的男孩子:“你们太过分了!”

她挡在他的面前,像荧幕里的超人,电视里的侠客,气势汹汹,一身浩然正气。

林轻语也小,讲不出大人嘴里那种漂亮的大道理,她只是觉得这么多人欺负他一个,太过分了,于是她吼:“要干架,来呀!跟我打!”

此后,过了这么多年,虽然苏逸安聪明,可他也已经忘记了当年的很多事。唯有那个背影,是苏逸安永远难以忘怀的画面。

她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却让苏逸安从此以后,不管走再多的地方,看再多的人,再也找不到比那个背影更漂亮的女孩。

林轻语一闹,班里炸了开锅,老师也来了,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

那是苏逸安第一次看见林轻语,也是林轻语第一次看见他。

也是后来苏逸安才知道,林轻语比其他孩子晚了整整一个月才开学,是因为暑假的时候,她和她弟弟打架,打哭了弟弟,她妈妈发了脾气,林轻语怕挨揍,从家里二楼一跃而下,摔断了腿……

在那之后,林轻语开始上学了,她放话要“罩着”苏逸安,班上欺负人的孩子也收敛了许多。

而现在,那个瘸着腿也要帮助别人的小侠客,现在却满嘴盘算着要怎么搬弯自己的男神,甚至不惜以抢别人心上人的手段去达到目的……

苏逸安感觉周身飘零的落叶简直就是他心境的最佳写照。

“……然后我就可以和男神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她编完了一部曲折蜿蜒的小说,心满意足的在他的根上坐下,苏逸安听得只想说呵呵。

林轻语默了下来,隔了好一会儿才是咧开嘴一笑:“舒服多了。”

她抬头望天,透过稀疏的树叶望向星子同样稀疏的天空,“真好啊,有这么个地方可以把自己心里的小邪恶小妄想全部都说出来。”

你那邪念和妄想叫“小”吗?苏逸安很想严肃的质问她。

林轻语看了一会儿天,又将自己的手掌举起来不停的翻来翻去的看。

“不过总的来说,现在能变成男生真的是太好了呢。还是大三,还可以奋斗,男神有喜欢的人也没关系,反正我还有两年时间可以和他住在同一个屋子里。怎么也好过看不见他呀。”林轻语扳着手指头数,“还可以气死李思荷那个小婊砸,还没有弟弟这么个糟心玩意儿,妈妈还那么关心我……”

说到这话,林轻语莫名的安静了一瞬。

她不说话,初冬的小树林里就开始变得安静得可怕。

苏逸安让自己的“目光”挪到林轻语脸上,只见她望着天空的神情在空茫之后有几分嘲讽,“原来,不过就换个性别,我的人生就能幸运这么多啊。想想,还真是觉得不公平呢……”

苏逸安不知她现在在想什么,他对林轻语的了解也仅限于小时候相处的那一年,以及她大三的时候,他当老师,教她课直到大四的那段时间。

他知道林轻语在原来大三的时候休学过一年,但为什么原因而休学,他却不清楚,学校里同学间对她那休学那一年时间也传言纷纷,不过林轻语却是自己从来都没有提过一句。

“好了!”林轻语站了起来,拍拍自己的脸,“情绪抒发完了,今晚回去制定计划!我要给自己规划一个漂亮的人生!”

她在没人的小树林里摆了个滑稽的姿势,给自己加了个油,然后有蹦蹦跳跳的走远了。

林轻语离开之后,小树林里就显得格外萧索,苏逸安只有看着周围一成不变的景色,竟有一瞬间,他很想自己有能开口说话的能力,可以把林轻语唤回来……

苏逸安以前看过一本书,书上说,从古以来,对人类最严酷的处罚,除了死亡,就是令其孤独。所以在古代会有被流放,监禁的刑罚。而监禁——这种将人与人隔绝以施惩戒的方法更是延续到了现代。

杀头诛人,孤独诛心……

苏逸安越想便越是觉得,他当时到底是脑子出了什么毛病,竟然会陪林轻语喝那一顿酒?

他真想把林轻语唤回来,等她回来后,他就要想办法,打死她……

推荐热门小说轻语,本站提供轻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轻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热门: 清风吹散往事如烟灭2·之子于归 欧皇他有万千宠爱 崩人设后我成了万人迷 乡村之活色生香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一剑封仙 跨界演员 芙蓉簟(裂锦) 炮灰替身重生了 放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