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民心…

上一章:第92章 谋划… 下一章:第94章 产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元昆四年五月初八,大军乘胜追击,谢定之与成静兵分两路夹击敌军,羌人连连败退,成静此番兵力充足,又无之前之顾虑,便在战场之上重振之前的伪饰,与柯察尔斗智斗勇。

这一回,谢定之非但没有对成静屡次针对,反而以其屡屡立功之名,上奏对其加官晋爵,为振奋军心,皇帝亲自下旨封其为绥乡侯,又以其忠君爱国,升为大都督,赐其兵马七万。

此令一下,举国震惊。但逢此危难之际,若吝于封赏,则令天下将士白白寒了心,而且成静屡立奇功,确实当得起如此过重封赏。只是从本朝开国之时起,如此平步青云之人简直少之又少,越是这样一飞冲天,便越是有可能从高处摔下来粉身碎骨。

但,成静从他十七岁帮助太子登基之时,便已经向全天下人表明了态度。他一路走至今日,从未畏惧过被群起而攻之,所以升任大都督,于他,也不过只是一盘调味小菜罢了。

他在意的是,应该如何破敌。

此外,谢映棠已经怀孕七个多月,她生产在即,军中大夫又全都为男子,加上又没有稳婆,成静担忧不已,唯恐她这样瘦弱的身子骨禁受不住,是以在路过村庄时,破天荒下了个奇怪的命令。

凡路遇流民之中有女子,俱要细细询问是否有过生产经验,凡能为翁主接生者,便以利益交换其随军,以备翁主生产。

此令一下,没过多久,便大概找了三四名产婆,加上军中本有的大夫,应该是无恙了。

对此,谢映棠还对成静笑侃道:“我自己都不怕,静静却这般忧心,从前我倒是瞧不出,你竟有这般为人操心的本事。”

成静却皱眉道:“此事实在马虎不得。”他坐在床边,她却躺在床上,不住地拿脚趾去勾他腰封,实在是顽皮得很,成静按住她作乱的腿,低叱道:“怎的怀孕了还这般胡闹。”

她眉心一皱,不满地嘟囔道:“我就这么躺着难受,肚子重得很,腰也酸,腿也酸。”

他连忙伸手探向她腰间,柔声问道:“要不要我替你揉揉?或者唤红杏进来?”

她故意道:“不要!你都说我胡闹了,总归我这孕妇无人怜悯,腰酸疼便酸疼罢……”

话还未说完,成静便一把捂住了她的唇,柔声道:“好好好,是我不对。夫人最大,你想做什么,尽管做便是。”这丫头说起反话来,也实在是让他头疼。

谢映棠这回满意了,她像只捋顺了毛的猫儿,仍旧用脚趾去作乱,成静无可奈何,直到将她摁在床上,挠了她一顿痒痒,她才痒地不知如何是好,连连求饶起来,发誓再也不放肆了。

晚上温香暖玉在怀,不得不说,成静看着这样的谢映棠,还是有动了欲念的,只是她大着肚子,他碰也碰不得,也只能生生忍下了,待她睡着后便自个儿去帐外吹冷风,某日路过的宋匀看到成静大都督独自坐在山丘上,便也一屁股往他身边一坐,唤道:“将军。”

成静转眸看他一眼,微微一笑,道:“这么晚了,还不去歇息?”

“将军不也是没歇息吗?”宋匀笑道:“我就知道,您一旦回来,羌人便再无可胜之机,战事胜利指日可待。”

成静淡淡道:“非我一人之功,大将军作战多年,指挥得当,亦是功不可没,众将骁勇,士气高昂,更是一大助力。”

宋匀抬手拍了拍脑袋,忽然想起自己忧心许久之事,干脆趁现在无人问了出来:“将军,你与谢族……当真是和平共处了么?”

成静眯眸道:“什么?”

宋匀道:“您如今归来,军中便开始莫名流传您与世族不睦之谣言,又将如今战况称作您一心立功,借由翁主讨好大将军,故而让大将军举荐封您为大都督……”话还未说完,宋匀便噤了声。

他看见成静温和的眼神霎时冷凝成冰,瞳仁身处如静海生波,泛起浅浅的杀意。

成静垂眸深思片刻,脑中倏然而过什么,蓦地冷笑道:“原来如此,看来我欲放过,他谢族却仍旧想与我一较高下了。”说完便拂袖而去。

留下愣原地的宋匀,没由来地打了个寒战。

后来的作战之中,成静屡立奇功,逐渐被天下人神话,天下将士俱对他万分佩服,民间也渐渐开始流传着大都督打仗时的各种传言,坊间说书人对此乐此不疲,百姓拍案叫好,一时大都督成静,成为了民心所向。

洛阳皇宫的御书房中,一如既往地气氛压抑。

皇帝眯眼看着御史公从民间搜刮来的话本子,翻开俱是有关成静的各种轶事,所谓三头六臂,武曲下凡,暗中得到世外高人秘籍传授等等,皆是无稽之谈,将满案话本猛地拂落在地,冷喝道:“我朝有功将领,岂能由得人如此编排,着实胡闹!”

下面御史台和尚书省的官员面面相觑,谢映舒低眼看着脚尖处散开的一页话本,上面正明晃晃地写着“大都督神兵由天降,十七万敌军丢盔甲。”不由得皱了皱眉,抬手道:“陛下,臣以为此事,不在百姓,实是国家战事拖延多年,如今有大都督破敌,自然便将希望寄予他一人身上,实属可以体谅。”他略略一顿,嗓音清冷,“只是……如今百姓之中却有些不好的言论。”

皇帝蓦地抬眼,“什么言论?”

“百姓中有人言,先帝在时,尚书令成诤无罪而诛,而今……”谢映舒蓦地停住。

皇帝听见“成诤”二字,眉心便跳了跳,冷声道:“继续说!”

谢映舒未曾搭话,身后的尚书台小官员连忙上前道:“禀陛下,百姓是说,如今陛下您无所作为,成静心胸宽广,不计前嫌,一心为国为家……”

话尚未说完,皇帝蓦地起身道:“胡言乱语!”

那官员连忙噤声,所有人惴惴不安地低头。

皇帝闭了闭眼睛,“在此时机,将军在外作战,对内若再有人传播谣言,论罪收押,不得轻饶,尚书台给朕盯紧了。”

谢映舒应道:“臣遵命。”

皇帝抬眼看了他一眼,挥袖道:“都退下罢,谢卿留下。”

众臣悉数告退,谢映舒独自留下,抬头淡淡看着皇帝。

皇帝重新坐下,抬手揉了揉眉心,沉声道:“若瑾以为坊间传言如何?”

谢映舒微微一笑,“自然是无稽之谈,只是……”

“只是什么?”

“陛下,您是知道的。”谢映舒抬头看着皇帝,淡笑着摇头道:“这几场战役下来,朝廷折损太多,士族亦是。如今各大家族,包括谢族,都是元气大伤。臣只希望,待战事结束,谢家可以好好休养生息,家君在信中,亦是与臣反复提及愿解甲归田之事……至于成静,他如今已经不同于往日了,臣说一句心底话——谢族不愿再争,亦无力去争。”

这一番话,不可谓不推心置腹。

他心知肚明,皇帝也心知肚明,甚至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成静与世族始终都是在争的,从前或许还可以理解为,是皇帝在与世族暗中较量。

皇帝继位之初,先帝亲自钦定几位辅政大臣,而那些人除却一人是宗室外,其余三位皆是世族领袖,而那唯一的宗室,在一年之后暴毙身亡。

自那时起,皇帝便觉得,世族之只手遮天程度,实在令人难以想象,他若在皇座上做一个傀儡皇帝,冷眼看着臣子们争权夺利,对他肆意摆布,倒不如不做帝王。

所以,他才选择了最亲近的成静。

可这些年下来,越来越像一个合格的臣子,而不像一个兄弟。

是成静变了吗?

谢映舒如此骄傲之人,如今竟会在御书房直言这话,他为了对付谢族所养大的这只野兽,是不是真的长大了?

皇帝看着谢映舒,蓦地挪开目光,低声道:“朕知道了。只是大将军未老,朕还需要他的辅佐,若瑾勿再说此话,你与你父亲,于朕都很重要。”

谢映舒淡淡一笑,没有再说话。

心里觉得有些讽刺。

什么重要不重要,不过是帝王笼络人心冠冕堂皇的手段,若他当真觉得重要,为何要那般对待阿姊?

终究是不放心皇后生下储君,才用此手段令她早产,可却逼死了她。

阿姊又何其无辜。

身为一国之后,端庄优雅,实为天下典范,她从未做过一丝一毫逾距之事,却被指为不祥。

谢映舒带着假笑看着眼前这人,忽然就觉得自己愚蠢,为什么年少之时会选择支持他为帝?为什么他与成静都摊上了这样无情无义的君王?又凭什么……阿姊白白地喜欢了他那么多年!

谢映舒袖中手紧捏成拳,青筋迸出,面上仍旧冷淡,轻声道:“陛下若无要事,臣便告退了。”言罢,便转身离去了。

走至殿门口,他又回头看了一眼。

正好对上皇帝投来的目光。

两人目光隔空相撞,俱带着难以捉摸的深意。

谢映舒率先收回目光,微微一笑,不再迟疑,推门出去。

殿门阖上,彻底隔绝了身后的视线。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会淩1个;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会淩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2章 谋划… 下一章:第94章 产子…
热门: 世家(上)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 [综英美]希望 被迫与双面龙傲天绑定 神秘之旅 老板总摸我尾巴 我一人分饰全部反派[穿书] 男友是非人类BOSS 冲田总司在大正 苞米地的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