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谋划…

上一章:第91章 重逢… 下一章:第93章 民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梦中仍旧是那一场战争。

她站在高处,对着浑身染血的他痛哭流涕,无论她怎么呼唤,他都听不到她的声音。

谢映棠醒来时,发觉自己被成静抱在怀中,他紧紧搂着她,两人青丝交缠。

他一遍又一遍地说:“没事了,我没事。”

谢映棠登时有些想笑,又觉得眼眶酸涩。

成静肯定是被她吓着了。

哪怕她见着了未死的他,那种怕他出事的恐惧却早就在几个月中深入骨髓,她总是反反复复做那样的噩梦,在夜晚哭喊大叫,也曾经吓坏过红杏。

谢映棠抬手回抱他,将小脸在他身上蹭了蹭,柔声道:“我知道。不过是噩梦罢了。”

他抿了抿唇,摸了摸她的头顶,又下榻去点起灯,倒了一盅水来,慢慢喂着她饮下。

温水入腹,她稍微清醒了一些。

成静重新将她抱住,下巴搁在她的颈边,身子靠在她后背上,从后面低声道:“做我的夫人,实在是委屈你了。”

她摇头,“这样的话,就不说了,至少……静静,我是爱你的,所以不管吃苦与否,我都是自愿的。”她抬眼望着几案上闪烁的烛火,心底如那灯芯一样,暖意笼罩,一点点明亮起来,长夜难眠,她索性与他说话去,“是七郎害的你,夫君知道吗?”

成静点头,淡道:“我救了他两回。”

她望着那摇曳的烛火,声音忽然冷了下来,“是啊,你都救了他两回,他还是那般不知错的样子,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谢族,可私通敌军……已经绝非私怨了。”

通敌卖国,自然不是私怨。

大可株连九族,遗臭万年,小……自古以来通敌卖国者,无一人没有被灭族。

成静眯了眯眼,感觉她话中有深意,沉声道:“你想如何?”

她蓦地转过身来,面对面看着他,唇瓣动了动,欲言又止。

成静看着她眸中水光,抬手抚了抚她右颊,柔声道:“无妨,直说便是。”

谢映棠垂下眼来,鼓起了巨大了勇气,才一把扯住他衣袖,殷殷望着他道:“你与七郎的恩怨,你尽管去报……但是静静,私通敌军之事……”

他薄唇淡淡一掠,已经明白她之意,便安抚道:“谢族没有私通敌军。”

她一怔,看着他不语。

“通敌卖国的家族,下场可想而知,天下人人得而诛之,但是我不愿你被牵连此等污名。”他双目漆黑,火光在他眼底跳动着,嗓音温淡,“那四个多月以来,我被困于峡谷之中,也想了许多……”

“我不应对你步步紧逼,这件事于你,无论对错,你坚持的只是孝心而已。”

“士族中不乏善良正义之士,我哪怕因陛下要与士族为敌,也知晓那些是非道理,弄垮一个家族太容易,但是庶族与士族,未必也不能共存。”

她睁大眼,惊道:“那你……今后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先退敌军,待我回洛阳,再行思考新政之事。”

她惊奇,“新政?”

成静笑着,揉了揉她的发顶,带着她重新躺下,在被子里抱着她,柔声道:“是新政,若士族肯配合,便可采用迂回手段,未必要与谢族对上。此事源远流长,不可操之过急……好了,不早了,睡罢。”

她有些好奇,还想继续问,却看见他已经闭上了眼睛。

她瞧着他的睡颜愣了半晌,忽然扬唇一笑,探上前去,在他唇上轻轻一吻。

她轻声道:“静静最好了。”

他心底觉得好笑得很,眉心微动,并未睁眼,只感觉她凑得自己更近了些,毛茸茸的小脑袋蹭着他的下巴,有些痒。

他睁开眼,低眸看了一眼她,手臂蓦地一紧,将她狠狠揉入怀中。

翌日清晨,红杏进来伺候时,便发觉了另外一副光景。

谢映棠未曾穿鞋,晃着双腿坐在床上,支着腰使唤道:“静静,我要喝水!”

成静便去给她倒了杯水来。

她一抬下巴,笑吟吟道:“喂。”

成静无奈一笑,抬手捏了下她的鼻尖,将那水杯递到她唇边,喂着她慢慢饮下,又拿帕子搽干了她的唇,似笑非笑道:“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谢映棠又蹬了蹬双腿,说道:“我腿好酸,静静帮我揉揉。”

成静便抱着她,将她往后挪了挪,看着她撑着大肚子靠在枕上,然后轻轻为她按揉双腿。

门口的红杏都看呆了。

她看了许久,才猛然回过神来,有些踌躇着要不要上前打搅这两人,谢映棠已先一步瞧见了她,扬声道:“红杏,什么事?”

红杏连忙上前,低声道:“是、是二公子想见见郎主,要不……我去推了罢?”

成静料想无甚大事,便随口道:“就说我没空。”

红杏:“……哦。”

谢映棠笑嗔他一眼,“你就不怕是什么要事吗?”

“要事再重要,也不及夫人的腿重要。”他微微一笑,手上力道微微一重,问道:“这样如何?夫人觉得是重些的好,还是轻些的好?”

她蹙起眉心,轻微疼痛之余又觉得有些舒服,忍不住笑了,“不轻不重刚刚好,静静按摩都如此娴熟,大可以转行了。”

“转行去做什么?”

“转行去给我按摩呀,本翁主养你。”

他失笑,“端华翁主年轻貌美、秀丽无双,在下甘愿无偿按摩一辈子,翁主还是先将自己照顾好了,再说养别人之事吧。”

她轻轻蹬了他一脚。

成静未死的消息传回洛阳后,朝野上下起了轩然大波,最高兴的莫过于皇帝,而最觉得不安的则是士族。

之前都以为他战死,他们行事没什么忌惮了,本以为这天下还是他们的天下,没想到成静又回来了……

虽然谢定之升为大将军,当初成静手上几万兵马已经大多数分散了,但是这人素来不安分,谁都保不准,这人这回大难不死,是不是又要做什么事情出来。

谢映舒正静坐在书房的书案前,手闲闲搁在一边,广袖翩然,衣袂之上暗香流转,高贵而清冷。

隔着一扇雕花檀木描金屏风,尚书台一位主薄正躬身立在那处,他正慷慨激昂,直言如今庶族越发不将士族放在眼中,某处百姓又再次发生暴动,因战乱而产生的流民难以镇压,如今国库空虚,粮食紧缺,简直处处都是忧患。

谢映舒静静听了半天,才倏然冷笑道:“我倒是不知,如今尚书台连这等事情都处理不好,还要特地来过问我?”

那小官连忙赔笑道:“谢大人息怒,其实这等事情,我们以往处理都是有惯例的,只是……”他为难道:“只是从前上等官员都出身士族,寒门俱都下品,自上回成静将军在洛阳任中书舍人起,便提拔了一些寒士为官,比如去年派去江南的纪清平,他官衔不大,当地百姓却只拥护他一人,他只管袒护暴民,暴民也顺着杆子爬,越发不将我们办事的人放在眼里,是以下官这回来,只是想请教一下,我们到底是该退让,还是按以往的规矩行事……”

谢映舒眯了眯眼,低喃道:“纪清平……”

他有些想起来了。

当初纪清平便是被成静亲自从廷尉府救出来的,随即一路提拔,随后派遣去了江南。

也因为此人,棠儿才与成静暗通款曲,两情相悦。

他那时以为,这不过是个小人物,实在不足挂齿,况且那纪清平出身极低,眼界泛泛,看似呆笨,他的一众好友们,都觉得是成静眼睛出了问题。

而事实证明,成静眼光颇为毒辣,一眼便看准了,纪清平适合拉拢寒士人心。

如今外患不止,成静在外与世族为难也就罢了,居然还在暗中让人染指国家内政。

此人当真是居心叵测。

谢映舒冷笑道:“到底也是成静亲自瞧上的人,你便传达我的意思下去,让尚书台先勿与寒士摩擦,他们既然要拉拢人心,便让他们好好拉拢去。再者,你将当初与成静暗中有瓜葛的庶族官员列出清单来,几日后呈给我。”

那人连忙应道:“下官遵命。”说着,便抬手一礼,慢慢退下了。

谢定之帐中夜里仍未熄灯,七郎通报之后进来,默不作声地跪了下来。

谢定之只瞥了他一眼,便冷笑道:“怎么?这回他没死透,你倒是怕了?”

七郎抿唇道:“之前是侄儿鲁莽,但是他知道这件事,未免事情败露,届时又惹出祸端来,侄儿想……”

他的话顿住了,谢定之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猛地掷开手中的笔,冷哼道:“你以为你是他的对手?那样都未能害死他,如今便又能怎样?”

七郎暗暗咬牙,不甘道:“可留他终究是祸患……”

“祸患自然要除,但是不是现在。”谢定之淡淡道:“你先避着成静,勿要主动惹他,如今棠儿怀孕七月,他自有分寸,有些事情此刻究竟做不做得。如今,我们便让他随意发挥,他胜得越多越好,最好,此战首功便是他。”

七郎失声道:“伯父!”

“你还是沉稳不足,多向二郎三郎学学,莫要同你六兄一般激进而不计后果。”谢定之叹了口气,慢慢起身,负手看着桌案上的舆图,嗓音蓦地低沉下来。

“谢族已经无须大功,这回我们要让陛下亲眼看着,他是怎么养大了一只猛虎,随时可以将他反噬。”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不多了,我又数了一下,估计本月完结。

到后面的情节都比较无聊,我感觉还是没写好,太仓促了。下本一定要存稿够了再开文,保证质量为首要。

原本说好的甜文……甜好像也就前面甜了QAQ我一直坚信我是个甜文作者,但是好像写文到现在,没有一本全甜的。

但是我还是不会放弃的嘤嘤嘤。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1章 重逢… 下一章:第93章 民心…
热门: 月亮星星 重组家庭 年华是无效信 重生后发现所有人都是我迷弟 四个影帝把我宠成顶流 幽灵酒店 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代嫁 霸总是我事业粉 我是大佬前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