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重逢…

上一章:第90章 反心 下一章:第92章 谋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定之麾下兵马一路逼退羌人,临近陈仓之时,宋匀拿兵符暗中调动兵马,成静已拿到了部分兵力,兵马驻扎在山谷附近,暗中设下埋伏,守株待兔。

只是成静迟迟没有动手。

若是出兵,只会徒徒助长谢定之声威,于他并无用处,他在等。

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最好是谢族战败之时,他再出现,力挽狂澜。

本以为这个时机不好等到,谁知陈仓那处山脉众多,成静觉得此地好设埋伏,柯察尔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是以,谢定之在此地受挫了一回。

第二回 ,两军僵持不下,七郎与谢映展为先锋,分别率领左右军往中间汇合,谁知柯察尔早有准备,险些将他们击毙。

此刻,成静动手了。

局势大翻盘,谁也没有料到,峡谷身处还会埋藏了另一支奇兵。

谢七郎从马上摔下,马上就要被人一刀砍下,成静便弯弓救了他一命。

他在谢七郎见了鬼似的注视下驱马走过去,冷淡地瞥他一眼,“救你第二回 ,你是愧还是不愧?不过,无论你愧不愧,旧忿还是要好好清算的。”

七郎双手猛地攥紧,咬了咬牙根,从牙缝里挤出几字来,“……你没死?”

“让你失望了。”成静凉凉一笑,再也不看他一眼,拔刀冲杀进去。

这一场战斗之中,成静再次玩了一出奇兵天降、力挽狂澜,让天下都为之震惊。

消失四个月,谁都觉得他已经暴尸荒野,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谁知他又回来了!

回来也罢,居然手下将士人人士气大振,一个个仿佛饿惨了的狼似的,瞅见敌军便咬了上去,杀红了眼。

他们憋的太久了。

被困于山洞那么多日,他们与世隔绝,实在是憋屈地很!

如何能不趁机好好发泄一番!

去他娘的敌军!

那一场战斗持续了整整一日,成静与谢定之会晤之时,谢定之的神情亦是瞬息万变,成静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沉声道:“属下见过大将军。”

谢定之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似笑非笑,“成将军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

“属下从哪里钻出来不重要,重要的是,属下没有死,还能继续作战。”成静抬头一笑,目光与谢定之相撞,他的眼神里沉淀着丝丝寒意,令谢定之一时觉得心惊。

再细看时,他又是眉眼带着无害的笑意的。

但,谢定之知道,成静或许对他如何中埋伏心知肚明。

此次回来,必然不简单。

谢定之冷淡地撇过头,沉声下令道:“即刻回营!”

谢映棠得知阿姊噩耗之时,正是深夜,她本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泪了的,可是那一日,她又生生哭得晕了过去,军中的大夫连夜给她诊治,唯恐动了胎气,不知给她灌下多少药,她才渐渐平复了心情。

只是拖拖拉拉将近七天,她才刚刚从阿姊的噩耗之中缓过神来,一早上眼睛仍旧是红肿的,红杏看着她日益大起来的肚子担忧不已,便绞尽脑汁地哄她开心。

可无论她怎样去劝去哄,谢映棠都实在是笑不出来,短短半年之中,她相继失去两位至亲至爱之人,那份痛苦令她此时此刻看见腹中的孩子,都觉得心底针扎似的疼。

红杏出去打水伺候谢映棠梳洗,谁知刚刚出去,便丢了盆冲了回来,大喜道:“夫人!将士们大捷回来了!”

这几日战事激烈。谢映棠不知听了多少这样的消息,便也只是懒懒地掀了掀眼皮,淡淡道:“我知道了。”

红杏却神情激动,一把扑到床前,急急道:“还有……还有郎主!郎主也回来了!”

谢映棠一怔,慢慢转过头看着她,“什么?”

“她说,我回来了。”帘帐被猛地掀开,那人快步走了进来,微笑道:“棠儿,这么多日,委屈你了。”

他身姿笔挺,一身盔甲峥嵘,那笑容那声音……

谢映棠脑中轰然一声响。

是他。

她仿佛是在梦中,心口一刹那破冰又腾起火来,双眼已不受控制地酸涩起来,眼前雾蒙蒙地,仍旧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他的面容渐渐模糊,她猛地抬手抹了一把泪,颤声道:“这、这定然是梦……”话说到最后,已然开始泣不成声。

她太想他了。

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她都盼着他能入梦,她好在梦中,好好地再瞧上他一眼,再与他好好地说上一声对不起。

是她不信他,是她无理取闹,她就希望他能回来。

成静看她伤心恸哭,而他离开时尚未显露的小腹已经如此之大了。

心下心悸一霎,密密麻麻地心疼至心口泛起,浑身僵硬起来。

他连忙上前,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柔声哄道:“是我,棠儿,我没有死。”

她将小脸靠在他的胸膛之上,紧紧搂住他的腰,抽噎地哭。

一字也说不出口。

铺天盖地俱是他的气息,熟悉又令人怀念,她惟愿这真是梦,哪怕不是梦,也永远都不要再醒来……

这四个多月的委屈、难受、无助、愤怒,忽然间就这样齐齐涌出。

她以为她可以撑下去的,至少可以安然无恙地生下孩子。

可这努力伪装的坚强,在抱住他时,已经彻底崩塌摧毁。

心口疼得仿佛在流血,饶是锦衣玉食,高高在上,亦觉得此生实在是苦。

成静抬手抚着她的发,将她小心翼翼地护在怀中,然后低头将她脸颊上的眼泪一点点吻去。

她缩在他怀里,身子娇小,小脸惨白,就这么呆怔一般,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瞧。

好像仍在辨别,眼前这个成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成静看着她这惶然不安的模样,指节沉沉一响,大力地箍着她的肩,看着她的眼睛道:“你的静静就在这里,你不用再担心受怕了。”

静静……

她霎时皱眉吸了吸鼻子,带着哭腔唤道:“静静!”

声音软得像个孩子。

成静再次将她抱住,让她小心地坐在自己双腿之上,只能无奈地哄,哄了一声又一声,她才中失而复得的情绪之中彻底回过神来,她这回主动地搂紧他的脖子,抽抽搭搭地,蓦地扬起下巴亲了他一口。

成静眸光雪亮,看着她,掠了掠唇角。

一别四月,她彻底没有之前与他置气的气焰了,她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失去他。

谢映棠拽着他的手指,恨不得整个人紧紧贴着他的身子,将自己融入他的骨血之中,这样,他就不会再丢下她了。

“……之前是我不对。”她静了许久,终于缓缓开口,嗓音嘶哑,“我总想着你会害谢家,却没有料到,他们也不会放过你,若非我这般向着他们,或许你也不会险些丢了性命。”

“没事。”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眸含温存,“我已经回来了,不要自责。”

她抿了抿唇,在他的安慰之下浅浅笑了,将脑袋靠在他的胸膛前,只觉得心安。

一边的红杏看着谢映棠终于开始笑了,心里也跟着高兴,不忍打扰这两人互相亲热,便悄悄地退了出去。

成静抱着谢映棠,手轻轻地抚上她的肚子,低声道:“这些日子,你怀孕无人陪着,苦了你了。”

她身子这般瘦,本就孕吐导致消瘦许多,这么多日他却不在身边,可想而知会有多难捱。又想她痛失夫君,独自守了几个月的活寡,又拼命着要护好腹中孩子,便知她有多痛不欲生。

他自己的夫人,哪怕是与他闹别扭,他也是了解的。她是一个好姑娘,只是有些刀子嘴豆腐心而已,哪怕再不肯给他碰,也绝非凉薄之人,所以失去他时,她又多绝望呢?

成静甚至不敢深想,失去她的他,会面临谢族怎样的逼迫,会接受到旁人怎样的目光,午夜梦回,又会多么自责悔恨。

他低头,抵着她的额头,慢慢道:“是我对不起你。”

“既然你让我不必内疚,你也勿道你对不住我。”她摇头,搂住他的手臂,笑道:“孩子已经快有七个月了,静静是想要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

他低笑,俯身将耳朵贴上她的肚子,忽然感觉她的肚子抽动了一下,他怔怔道:“这是……动了?”

她掩唇,笑容明媚,一双秋水眸子里闪烁着盈盈水意,嗔道:“这叫胎动,孩子在里面,踢着他阿耶呢。”谢映棠说着,仍旧不放过地摇了摇他的手臂,催促道:“你说呀,夫君是想要儿子,还是女儿呢?”

他无奈笑道:“女儿想必像你,自是极好的,若是儿子,也是不错,将来便多了一人护着你。”他叹了口气,抬手将她鬓前碎发慢慢拢于耳后,“我有时,真不知该如何疼你护你才好。等战事结束,一切尘埃落定,我带你游山玩水可好?”

谢映棠点头应道:“好!不过当务之急,还是眼前的战事。你千万注意安全,不要再如那次……”

他怕她又回忆起那无助的几个月,徒徒惹了伤心,忙截断她,弯唇笑道:“此次我与你父亲共同进攻,再不会有之前冒险之事,棠儿尽管放心,待羌人退出关外,我们便回家。”

回家……

她霎时鼻尖一酸,吸了吸鼻子,点头道:“好,我等你带我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会淩3个;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0章 反心 下一章:第92章 谋划…
热门: 定海浮生录(定海浮生录原著小说) 猫太郎之夏 和神明在逃生游戏搞网恋 我有一家阴阳诊所 偷情日记 这个omega甜又野 我的邻居是太监/与宦为邻 我被豪门老男人缠上了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夺帅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