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战败

上一章:第84章 纠缠… 下一章:第86章 恸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二月十九日,谢映展率军出营北上,为先锋对陈仓发起猛烈进攻。

而成静在两里之外埋伏驻扎,静观其变。

起初,羌人大军以为对方只是困兽之斗,没料到援军竟来得如此及时,措手不及之下,险险扛住了第一波攻势,但谢映展作战素来果断,攻势越发猛烈,两三波进攻下来,敌军已有些难以支撑。

起初战局如此,本十分可观,但羌人借地势不正面与援军冲突,拖延之下,谢映展久攻不下,将士士气渐弱,本以为双方就要这样僵持下去,谁知羌人不远处还藏有另一波兵马,两面夹击,情况危急,谢映展率军急速撤退。

一路撤退,一路惊险,北上地势险峻,敌军之骁勇超乎想象。

哨兵飞速赶来,成静知道消息后,便传令全军埋伏备战,接应谢映展,依照一开始的计策,谢映展若撤退,则将敌军引诱入此处,此地险峻异常,适合夹击。

但羌人亦非愚蠢之辈,并未一路闷头追击,而是在埋伏之外进退犹疑。

成静便用计诱之。

但对方谨慎异常,几日下来,双方已互相试探好几个来回。

随后发觉不对,敌军准备撤军。

对方主帅不急不慌,只是想将薛淮安大军活生生耗死,而若让他们回去,此次援军之行便毫无意义,成静思虑再三,最终决定冒险主动出战,将羌人拦截于此处。

月色如霜,白雾浓重,寒风袭人四下寂静无声。

人影浮动在暗夜里,兵甲皆用黑布包裹,唯恐月光反射出冰冷刀光。

乌泱泱埋伏在暗处的士兵压低声音,轻轻地呼吸着,双眼锐利如鹰,在暗处紧盯着敌方火光闪烁的大营。

成静半跪在暗处,眉心拧得死紧。

他带几千人大费周折绕道在此处,以靠近得不能再近,又令七郎探路,二郎随时准备接应,今夜兵行险着,若可袭营成功,则初步目的达成。

空气中传来暗响,七郎已经归来,在他身边半跪下来,低声道:“敌军全无防备,许是料定我们不敢来,将军此刻可要动手?”

成静问道:“路可已经开辟好了?”

“沿路皆有巨石埋伏,可进可退。”

“东西已经备好?”

“火箭皆备好。”

成静淡淡一笑,抬眼穿过掩映的杂草,看向那营帐。

看似万事俱备,可总觉得有些不安。

他成静向来不打没有把握之仗,但如今军情紧急,他只能赌一把了。

“上!”他沉声下令。

暗处火箭齐发,将士冲入敌军大营,厮杀震天。

山谷之外,谢映展手握缰绳,高踞马上,静等消息传来。

但时间拖得越久,他越发觉得奇怪,眉头不由得越皱越紧。

方才七郎主动请缨前去探听消息时,他便隐隐觉得不对劲,后来又在沿路设伏士兵之中看见父亲身边的熟悉面孔,便更觉得奇怪了。

但战事紧急,大局为重,谢映展希望自己只是多想。

三更天时,前方终于响起急促的马蹄声。

谢映展定睛却看,瞳孔霎时一缩。

那士兵浑身是血,胳膊上还插着箭,甫一到了跟前,便再也支撑不住地摔下了马,艰难道:“快……快……中计了!成将军……危险……”

谢映展大惊,高声下令道:“快去救援!”

谷中此刻交战激烈。

最冷的风,最刺目的火,最冰冷的剑。

厮杀惨叫声不绝于耳,众将浑身是血,倒地之人越来越多,成静逐步后退,越发被逼入绝境。

抬眼往上看去,乌泱泱黑云无声攒动,唯有月光反射的刀光揭示出,这是暗中埋伏的羌人大军。

火光倾天,战况狂乱,箭雨交错不绝。

成静持刀四顾,眼神阴寒至极点,冲上前挥刀砍那人右腿,踩镫飞腾而上,猛地出刀划向那人脖颈,将人刺翻。

他握紧缰绳,一夹马腹,身下战马陡然加速,他手中之刀快速横扫而过,势不可挡,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一路横扫,连斩敌军将领,高处冷眼看着战局的羌人主帅柯察尔偏头问道:“那人是谁?”

身边副将答道:“是骠骑将军成静,字定初,听说退胡人之功他居大半。”

“哦。”柯察尔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抬手示意身边的人将弓箭拿来,搭箭拉弓,眯眼对准成静,就待一击毙命——

成静动作之快令人难以预料,极快地弃刀横槊,动作极为敏捷,将跟前敌方士兵当胸刺过,重重一挑,一路拼杀,双目猩红。

七郎被几位太尉身边的将领护着,正在艰难拼杀,渐觉体力不支,支刀微滞片刻,不料身后有人拔刀刺来,身边将领已大喊道:“谢将军!小心——”

七郎陡然一惊,尚未回头,便看见成静策马快速奔来,目光冷凝成冰,手中铁槊高高一抛,那物裹着冰冷肃杀之气,霎时向他刺来。

七郎浑身鲜血逆涌,只觉杀气扑面而来——

那铁槊却从他脑边稳稳擦过。

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成静沉声高喝,“愣着做什么?!”

七郎霎时回神——方才他以为成静发现了什么,此刻怒不可遏正要拿他寻仇,不料竟是救他。

心底有些五味杂陈,但此刻生死攸关来不及细细思索,七郎拔刀回身猛砍,耳边风啸不绝。

身后却传来马的一声长嘶。

“将军!”

“将军——”

成静滚落下马,眼前撞得一阵发黑,浑身喘息渐止,才看见方才抢来的战马已经倒地,身子微微抽搐,马腹上正插着铁箭。

耳边风啸声渐远,浑身剧痛无比,眼前的黑幕渐渐褪去,天地才恢复本来颜色。

他暗暗咬牙,口中铁锈之气弥漫,余光瞥见一缕寒光射来,顾不得其他便翻身一滚。

那箭擦身而过,几位敌方士兵霎时全力攻他一人,齐齐拔剑劈下!

成静硬撑着抬脚踢翻一人,身子尚未起来,后背便被狠劈一刀,他身子猛烈一搐,飞快抓起那人手腕横刀来挡,身子仰躺在地上,艰难地撑着那四五柄刀。

牙关咬得死紧,那刀尖就逼近在鼻尖之上,体力渐渐不支。

高处,柯察尔未料自己居然失手,轻轻“啧”了一声,旋即又拔出一支箭来,瞄准了成静。

唰得一声,那箭没入他的肩胛。

成静霎时剧痛,浑身冒出一阵冷汗,手臂微搐,却仅凭着一丝微弱的意志力,艰难地撑着箭。

柯察尔再拿箭来,箭尖上挪,这一回对准的,是成静的脖子。

手指蓦地一松。

成静大吼一声,猛地爆发出最后的力气,将身上压着的刀尽数挑开,翻身而起,挥刀猛砍。

“成将军——”

“将军小心!”

诸将心惊胆战,见敌军尤为针对于他一人,霎时拼命来救。

七郎猛喝道:“成静!”他将手中刀掷了出去,企图让成静借住。

可那刀擦手而过,成静手臂抽搐,鲜血奔涌而出,竟连抬手也做不到。

浑身疼痛,眼前俱是血色。

从未战败被埋伏至此,他此刻面临生死边缘,脑中蓦地清醒一瞬。

为何会中埋伏?

为何敌军早有防备?

为何事先备下的巨石毫无用处?

脑中响起惊天之雷,他霍然抬头,眼神杀气弥漫,看向七郎。

本念棠儿情分,他方才策马救他,若他当真通敌卖国……

尚未想清,便觉后背剧痛,成静一刹那神智全无,只觉极度的怒意仿佛要透过眼神化为实质,鲜血流淌无休无止,杀意亦无休无止。

最后一瞬的念头,竟是大营中怀胎两月有余的棠儿。

上回醉酒一别,说是生死难料,真未想竟是永别。

她许是……要伤心了罢。

他此命为谢族所害,战场之上,友军构陷,他当真万分不甘,恨不得死后化作厉鬼。

是谢族欠他,算他用命为她妥协。

成静意识全无,浑身力道一泄,轰然倒地。

七郎尚未看清一切,便看见成静猛地倒下,他瞳孔猛缩,蓦地仰头怒喝:“柯察尔!”

声音之怒,宛若困兽哀嚎。

柯察尔眉梢微微一挑。

他看见成静倒下,才无趣般扔掉了弓箭,淡笑道:“本帅素来信守承诺,传令下去,撤军!”

主将倒地,军心霎时不稳,谢七郎陷于震撼之中,忽然觉得,自己错了。

最终记得的,是倒在血泊之中的身影。

而后羌人如约退军,尚退一半,谢映展援军已急速赶到,只是掩护撤退之中,未能来得及护送伤员,以及收尸。

厮杀中的三军全然不知情况如何,只知成静倒地,群情激奋,拼命要去救他,柯察尔本觉得目的达到,剩下的已没有什么看头,打算回去,便又见这群人还待纠缠,索性又不撤兵,只有意放过七郎,却将不识好歹之人意欲尽数屠杀,谢映展来救时惨睹此人间炼狱,只觉浑身僵硬,脑中一片空白,只能尽量保全大局,仓促退军。

但最令人震撼之幕,是以韩靖为首,那群分明来得及撤离的寒门将士,誓与成静共存亡。

他们不听谢映展号令,没有退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男主不会挂的,别被吓到~本文男主金手指已经开了。

七郎用袭营的消息换成静之死,让羌人放过其他将士。

等这件事情过去,男主就彻底崛起,回洛阳走起~关于有小可爱说虐,好吧我承认是有点虐…虎摸你们,挺过去就好~这是必经之路QAQ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4章 纠缠… 下一章:第86章 恸哭…
热门: 僵尸医生 侯门长媳 世家(下) 灼寒 娇妻如云:大院深处 领主沉迷搞基建[穿书] 当丑小鸭分化成了omega 影帝的炮灰前夫拒绝营业 我成了大佬们的团宠 极品草根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