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怀疑…

上一章:第68章 刺杀… 下一章:第70章 六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晨曦初现,天地间一线明光在无边江水的尽头出现,两岸芦苇长得极高,寒风吹过,拂动女子的裙摆。

夜色转淡,天地只余哗哗水声。

谢映棠坐在船头,两只脚轻轻晃着,闭目听着声音。

从宫里到宫外,一切逃离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不显山露水的成静,也在暗中收拢了那么多人心,小人物的力量不可忽视,他们在那些权贵的眼皮子底下,就这样顺顺利利地离开了养育她的洛阳。

李征他们的确早已未雨绸缪,只是这回事发突然,谢映棠身上并未带任何行李,只有红杏陪在她身边,主仆二人互相照应着。

李征看她从未吃过苦的模样,一路上几次询问过她身子如何,谢映棠都答尚可,无一例外。

但谢映棠其实并不舒服。

她的左脸还是有些疼,是被那些人打了的。她长这么大,上回被人粗鲁地对待,还是在江府。

那时,有父亲兄长替她撑腰,她亲眼目睹了冒犯她之人满门被诛。

可如今,她只能含泪咬牙忍下去。

彼时被打受辱,她便寻死觅活;如今越是被人算计谋害,她越是要咬牙撑下去。

到了如今这般田地,方知当初为何成静会那般劝她,会说她以为的天塌了,其实并不算什么。

也难怪他那时说,她与他并不合适。

谢映棠低头看了看玉佩,手指摩挲着玉佩上的穗子。

不过短短几月,她便经历了这么多,回首以前,当真是觉得一言难尽。

可她知道,前面的路更凶险。

谢映棠抬头看着无边无际的江水,忽然开口唱起了歌儿——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她嗓音清脆婉转,尾音清澈,像百灵鸟在枝头的啼叫,在这空荡荡的山水间回荡着。

天地蒙昧,她展开双臂,任凭满袖盈风。

正在划船的李征和姚兼双双一怔,李征拍手附和道:“好!夫人唱得好听!”

“夫人弄得我也想来唱了。”姚兼哈哈大笑,随即展喉唱了起来。

还没唱几句,便被李征踹了一脚,李征怒骂道:“你他娘的凑什么热闹?听夫人唱!好好的意境全被你给搅和了。”

“诶,说话就说话,你踹我干嘛?”姚兼不干了,一撸袖子,“你不让我唱?我偏要唱!”

这两人越争越起劲,红杏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谢映棠亦是扬唇一笑,心里那最后一丝阴霾,俱已烟消云散。

时间回到六个时辰前。

谢映舒请神医验尸之后,发觉酒水中果真掺了几味无色无味的药,与糕点食性相克,只要有人喝了酒之后再吃糕点,定然会死得神不知鬼不觉。

他当即出了一身冷汗,再也耽搁不得,直接入宫去找谢映棠。

一面快速往谢映棠那处奔去,一边沉声吩咐谢澄,速速去通知皇后,彻查近日后宫是否有人行为异常,顺便加强皇宫守卫。

谁知还未到,便看见前面乱成了一片,皇帝正垂袖立在谢映棠居住的宫殿前,满目阴鸷。

大庭广众之下,皇后竟放下了一贯的骄傲威严,跪在一边,神情哀戚。

谢映舒只觉心底一凉。

仿佛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气自脚底涌起,每一寸骨节都慢慢僵化,呼吸受阻,脚底沉重。

他第一次有些不敢上前。

不知过了多久,谢映舒才缓缓上前,抬手对帝后一拜,“臣参见陛下,参加皇后娘娘。”他微顿,抬眼道:“臣过来探望妹妹,不知这里发生了何事?”

皇帝目光阴沉,盯着他半晌,蓦地一闭上眼,低声道:“端华不见了。”

端华翁主不见了。

亲眼目睹翁主陷入危险的宫人吓得话也说不清,只是说翁主被人以皇后的名义骗去偏僻处,然后察觉时已经晚了。

皇宫中侍卫出动,搜查御花园的每一个角落,没有看见翁主,也没有看见任何人的尸体,只有草丛里的一滩血迹。

极有可能,端华翁主是被人带走了。

皇后寻不到妹妹,当即身子脱力,险些晕了过去,宫人连忙将她搀住,待皇帝闻讯暴怒而来时,皇后已主动跪下认罪。

是她无能,让人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对她的亲妹妹下手,如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她难辞其咎。

端华若真出事,皇帝又怎得好交代?皇帝此刻暴怒至极,险些亲自废了皇后,可他旋即冷静下来,皇后与端华俱是谢太尉之女,又怎可废立?

皇帝狠狠甩袖,下令封锁洛阳城门,全城搜查翁主下落,上至嫔妃宫殿,下旨市井胡同,不可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皇帝亲令,京卫悉数出动,黑甲铁蹄沉沉踏过洛阳城的每一条街道,寒兵利器冰冷慑人,惊动了若有不知情的人,百姓闭门不敢出门,百官亦心惊胆战。

如此大动干戈,一夜不休地搜查,那些门阀世家互通消息之后,方知是翁主失踪了,心思各异。

谢映舒将秦漪下毒之事说出,皇帝当即提审安乐公主,秦漪却一力否认自己所作所为,可任她如何解释,这终究是证据确凿。皇帝下令送安乐公主去佛堂忏悔,对她最后说道:“姜家死在战场之上,是为国捐躯,不怪天底下任何人,在朕眼里,奉之是功臣,成静是功臣,而你秦漪,却是实实在在的蠢货!”

秦漪听到自己夫君的名字,哭喊道:“我没错!我哪里有错?若非成静忽然撤军,我夫君又怎会战死!为什么偏偏是我要经受丧夫之痛,我夫君该死,她谢映棠便不该死了不成?!”

谢映舒眸色微凉。

他淡淡立在一边,身姿挺拔,眉眼沉寂,眼底只有无边的杀意。

皇帝厌烦抬手,那些侍卫立刻上前,将秦漪拖了出去。

殿中恢复安静。

皇帝转身,看了看谢映舒深晦莫测的眼睛,谢三郎平日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此刻通身疏离的清冷之气,终于一寸寸化为寒冰利刃,从眼角至眉梢,都积压着浓浓戾气。皇帝沉默须臾,终于开口道:“若瑾,此事是朕不对,不该将安乐接入宫中,放她与端华相处。”

“臣不怪陛下,臣如今只想冷静一下,恕臣告退。”谢映舒唇抿得死紧,弯腰行礼,转身离去。

背影一如既往地冷漠寒冽。

安乐公主被陛下亲自关入寺庙修行之后,流言便渐渐传了开。

传得最多的那一种流言是,成静害了姜氏满门,公主想为已故的夫君儿子报仇,便决意拿谢映棠下手,让成静也尝尝丧妻之痛。

而成静此役非但间接导致姜氏满门男丁之死,亦损害部分士族利益,他半路杀出得太突然,让士族们如鲠在喉。

故而,他们都帮着传流言,渐渐地,洛阳城中的说法便是——成静此战邀功心切,害死姜家,公主迁怒端华,反而害如今的谢家翁主失踪。

便是连谢族中,都渐渐有人对成静极为不满。

这才将谢映棠嫁过去才多久,成静便离开了洛阳,撇下她不说,如今竟害得她生死不明!

奉昭大长公主听闻此消息时,当即心悸地喘不过气来,当场晕死过去,谢映舒在榻边苦守三日,才被苏醒的公主拉住手,不甘地嘱咐道:“你……你一定要找到你妹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谢映舒点头,低声道:“孩儿请家家保重身子。棠儿若是在此,亦不忍见您如此憔悴。”

奉昭公主却死死盯着他,双目猩红,又含恨道:“成静!是我看错了他!我悔不该将棠儿嫁给他!”

谢映舒紧紧抓着母亲的手,另一只掩在袖底的手已紧捏到指节泛白,皮肤下的青筋清晰可见。

他抬手,手指极快地拂过母亲的睡穴,再起身为母亲掖好被角,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酷容颜,寒声吩咐道:“好好照顾殿下,不可再当面提及翁主。”

公主府侍女低声应了,谢映舒慢慢出去,心底积压着一股浓涩郁气,兜头一股清风吹来,才将他混沌的脑子洗刷得彻底清明。

秦漪或许真有害谢映棠之心。

但她若正要动手,根本用不着如此迂回。

下毒,便是最好的手段。

谢映棠能侥幸避过一次,不代表能避开第二次第三次。

而如今所有人,无论事情是否有显而易见的纰漏,皆说谢映棠是秦漪所害,也就是,间接得因成静而被迁怒。

是么?

秦漪如今没有夫族,害谢映棠能得到什么好处?更何况,成静之计从未针对过姜家,他只是在保全大局而已,姜家之灭,纯属偶然。

可谢映棠出事,会让成静无心守成,会让君臣之间生出间隙,亦会让谢族生起怒火。

与其说秦漪为了泄愤而无意间酿成此祸,谢映舒更相信,想害谢映棠之人,另有其人。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便是证明。

谢映棠若安全,想必已经躲了起来;她若落入别人手中,那定是一个不错的筹码。

作者有话要说:三郎永远奋斗在冷静的最前线~~换地图走起!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8章 刺杀… 下一章:第70章 六郎
热门: 扑倒,萌神小狐仙 有一种爱情叫学霸 极品公子 不要点进来[电竞] 红杏墙外 崽他爹每天都在装穷 第一狂妃:绝色邪王宠妻无度 斩春 躁动山野:艳荡桃花村 全校都在嗑我俩的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