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不安

上一章:第64章 无趣… 下一章:第66章 宫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含章殿中沉香袅袅,谢映舒端坐在长案前,正低头饮茶。

皇后抚着杯沿,低叹道:“棠儿这几日虽在我身边,但我瞧着,她到底还是不如从前无忧无虑了,这丫头果真是长大了。”

谢映舒闻言淡淡一笑,“她的心怕是随成静离开洛阳了。”

“棠儿毕竟嫁给了成静,你这事做得也是绝了些,不过从我族的利益考虑,到底也是应该的。”皇后又问道:“近日阿耶那处可有消息传来?”

谢映舒答道:“一切尚且顺利,上邦险险守住了,胡人那处还没有动静。”

“那便好。”皇后颔首,又笑道:“对了,本宫近日听说,你身边有个小妾流产了?你是怎么回事,这些年拖着不娶正妻便罢了,还让妾室怀孕,你一向懂规矩,怎的这处却失态了?因为那女子是郑秀宜?”

谢映舒微微一怔,倒是没有料到皇后连此事都查得一清二楚。

他眯了眯眸子,勾起唇角漫不经心地笑了笑,“阿姊素来了解我,我又岂是那般优柔寡断之人?怀孕不过是个意外,事情既已解决,阿姊便不必费心了。”

皇后看着这个生得极为俊美无俦的弟弟,心中暗叹。

洛阳城中不知多少士族女郎视他为梦中情郎,可到底……她这个弟弟,性子也不知随了谁,越大越雷厉风行,平素心思深沉,连他们这些亲人也渐渐瞧不出他的意图了。

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当初那个心思纯净的少年郎也长大了,一如她当初设想,他文武双全,是族中最优秀的儿郎,将来亦能抗起整个家族的大梁。

皇后这般想着,不禁微微笑了。

外间传来脚步声,谢映棠提着裙摆奔了进来,笑道:“阿姊,我方才瞧见了李夫人……”话还未说完,便瞧见了一边坐着的三郎,她微微一愣,旋即笑着对他行礼,“阿兄。”

谢映舒笑道:“你这是又见着了什么有趣的事?进了宫也不安分。”

谢映棠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笑吟吟道:“倒不是别的事情,只是方才碰着了李夫人,这位夫人好生嚣张,不过论嘴皮子上的功夫,她倒是欠些火候。”

皇后蹙眉道:“此人生性好妒忌,好惹是非,你莫要与她打交道,更不要与后宫别的妃嫔沾染上关系。”

谢映棠笑嘻嘻地应了一声,倒是没怎么放到心上,只是如今好不容易见着三郎了,她得将放在心里许久的话问出口了,便急急道:“阿兄,你可知静……我夫君怎么样了?”

谢映舒心道果真如此,面上冷笑一声,“怎的?不问兄长与阿耶如何,却先问起丈夫来了?翁主才嫁给他几日,当真不是谢家的人了?”

谢映棠忙解释道:“没有。我自然也会问及父兄……只是与夫君离别几日,我难免想他……”

谢映舒眉梢微挑,眼底寒意更重了几分。皇后见这丫头说越说越没边了,便掩唇咳了咳。

谢映棠赶紧噤声,转头瞧瞧阿姊,又瞧瞧阿兄,委实有些委屈得慌。

谢映舒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笑意沉沉道:“阿耶是去打仗,而你的夫君,不过是以典签之身前去赈灾,一并彻查贪污,行使监察之权,孰轻孰重不言而喻,你竟先提成静?”

谢映棠心底一跳,袖中手下意识紧捏成拳。

三郎看着她的目光深不见底,半含审视,眼底森然寒意头一次令她心惊。

他……他莫不是在怀疑她?

怀疑她提前知晓成静并非做一个签典那么简单,却帮着成静瞒着谢族?

谢映棠呼吸微乱,状似无意地嗔怒道:“我方才都解释过了,是我的错,阿兄当着阿姊的面,难道也要这般与我计较么?”

谢映舒看着她的表情,忽地一笑,“是我依依不饶了。”

谢映棠得逞似地眨了眨眼睛,又一溜烟儿地蹿到他身边去,跪坐下来,殷勤地替他满上酒,“阿兄最好啦。”

谢映舒不置可否,只淡淡扫了她一眼。

谢映棠佯装丝毫没有察觉出一丝一毫的不对,面上依旧嬉笑自如,心底巨石却越来越沉。

仿佛快要透不过气来。

她知道三郎一贯的作风,他素来没什么好声色,哪怕心情愉悦,待她也不会放软态度。

更遑论如此轻易地承认自己的不是,上一刻分明是冰冷审视的眼神,下一刻却又漫不经心地笑了。

那笑意凉瑟,直晃得她心底惶惶不安。

她的兄长,就这样开始怀疑她了么?

谢映棠心神不灵,笑意也带了一丝勉强,只是借着一贯擅长的嬉笑怒骂,强自掩盖了过去。

七月底,正是荷花开放的季节。

满池邯郸已绽,美不胜收,满目鲜红柳绿,生机勃勃。

谢映棠在御花园的亭子里练字,满地废纸。

亭外宫人垂首恭敬而立,红杏在一边叹道:“夫人是有什么心思么?画了好半日了,却也一张满意的字也没有。”

那石桌上正铺着一张素白宣纸,字迹龙飞凤舞,遒劲有力,笔画转折处切金断玉,堪称极佳之作。

但谢映棠看来,总觉得差了些神|韵。

她拿着狼毫,怔怔地看着满桌墨痕,心思乱成一片。

成静的离去,三郎的试探,后宫的嫉妒……才短短半月,她只觉被压迫地喘不过气来,心下越来越烦闷。

成静没有消息。

或者说,他也许是有消息的,但是那些朝局,却很少有人朝她提出,哪怕提了一二,她能从中扑捉到了他的消息,也只有那么一句话而已——

典签尚安,行事雷厉风行,弹劾公安县令等数十官员,一地贪污得治,为百姓爱戴。

除此之外,便杳无音信。

甚至连胡人是否攻来,谢太尉是否已部署好防线,成静又是否需要涉险……她一无所知。

谢映棠强自定神,抬笔又要再写。

风中花香甚浓。

将近八月,荷花开得热烈,她与他,到底也只是一起做过海棠糕而已。

她还未曾问过他,为何她嫁入成府之时,便看见成府内有一树又一树的海棠花。

三年前并没有的。

是不是……他也早就对她有意,只是她被他拒绝的那些日子里,他自己也不知自己那隐秘的心意?

心思一时飘忽,狼毫上墨汁忽地滴下,一纸好字便这般毁了。

谢映棠掷了笔,将那纸拿起一揉,旋即怒气冲冲地丢开,转身便走。

红杏看她无名之火来得如此之快,连忙上前劝道:“夫人消消气,若是实在觉得烦闷,便去抚琴如何?之前皇后娘娘命人将府中的琴搬来了,便是要给您解闷的。”

谢映棠止住脚步,眼睫颤了颤,旋即摇头道:“是我自己心神不宁,练字宜静心,我如此这般,练再多的字也不过是无用功罢了。”

“夫人许是太过想念郎主了。”红杏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只好道:“您如此,郎主若知晓了,也会担忧的。”

谢映棠转身,淡淡看着满池荷花。

当真是美不胜收。

荆州在南方,不知那处的静静,是否也能瞧的到这般美景?

只是如今于她来说,景是美景,最想要的那人不在,她却无暇欣赏了。

不知不觉,成静在她心中留下的痕迹,已是如此之深。

谢映棠其实明白,她这样是不好的。

太过依附于夫君,她离了他只能在心乱如麻之中度过,终究懦弱无用,这不是她所希望的她,也不是他需要的她。

那日,她带笑奔了进来,打断了阿兄与阿姊的对话,其实并非无意。

午后令人昏昏欲睡,含章殿外的宫人被日头晒得头晕脑胀,是以她跑入殿中之时,倒无人特意来拦。

她慢慢都走近殿中,还未进入内阁,便听见阿姊说——

“棠儿毕竟嫁给了成静,你这事做得也是绝了些,不过从我族的利益考虑,到底也是应该的。”

她的兄长,究竟做了什么?

成静忽然的提前离开,是不是与他有关?

谢映棠不知道,她也不敢问起,那个问题如鲠在喉,她每夜但凡闭眼,总会梦见有一日,她的兄长用带着厌恶的眼神看着她。

醒来方觉是梦。

如今,连她的兄长都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了,她又该怎么办呢?

谢映棠自己都觉茫然。

她被这种沉浮不定的情绪包裹着,已经浑浑噩噩多日,今日也是一样,她再多看了那荷花池一眼,便转身回去了。

陛下对她这个表妹颇为客气,虽将她留在宫中,安置的宫殿却偏僻而不失奢华。

许是想给她一个清净,又不好怠慢。谢映棠想起记忆中的那个表兄,她幼时也与尚是太子的帝王一起玩过,那时,身份顶顶尊贵的少年笑道:“棠儿表妹这般聪颖,若他日孤登基为帝,定给棠儿寻个不错的夫家。”

谢映棠谨记着母亲教导,端端正正地行了礼,脆生生道:“那臣女便多谢殿下了。”

太子忍俊不禁,一扬折扇道:“棠儿将来长大了,定是个美人,那时孤又该头疼了。”

谢映棠闻言,有些期待地抬起头来,“真的吗?那我比……比起净安表姊呢?不对,我比我阿姊又如何呢?殿下尽管说实话,勿要在乎我的感受。”

太子大笑道:“旁的不说,你这性子,便是旁人无可比拟了!”

她那时也是傻乎乎的,无怪哪家少年郎来了,都会笑着说翁主是个妙人儿,怕是从那时起,三郎便对她有些不满了——谢三郎骄傲优秀至此,哪里忍得下这么一个天真无邪的妹妹?

说白了也是蠢。

谢映棠在屋中坐了会儿,又起身出去,便远远看见湖边又一抹小身影,身后跟着几个宫女。

她上前去,那些宫人见是她,纷纷行礼,谢映棠再低头瞧了眼那小童子,粉雕玉琢的,倒是极为惹人爱,她不由得笑了,蹲下来问那童子道:“你是谁?”

小童从未见过有人这般同他笑着说话,眼睛瞪得圆溜溜的,随即倨傲道:“我、我是三皇子,你是我父皇新纳的妃嫔么?我怎的从未见过你?”

谢映棠不由得笑了,小童身后的宫女忙道:“殿下,这位是端华翁主,乃是皇后娘娘的亲妹妹。”

小童对嫡母素来敬畏,一听便连忙收敛了倨傲神色,道:“原来是翁主,是我唐突了。”

他少年老成,着实有些可爱得紧,谢映棠笑吟吟道:“小殿下在此处做什么呢?”

小童子答道:“我出来散散步。”

他瞅了瞅眼前极为漂亮的女子,忍不住问道:“那翁主出来做什么呢?”

“我也出来散步呀。”

“……哦。”

谢映棠对这小皇子委实喜欢得紧,她性子亲切,小皇子也亲近她,两人便这样一言一语地说了起来。

红杏告诉她,这位三皇子,正是惠婕妤所生,只是惠婕妤不太受宠,便将所有心力放在了教导儿子身上,三皇子虽说不那么聪颖,却极为乖巧老成,任谁见了他都欢喜。

谢映棠对惠婕妤是有印象的,她这半月在后宫之中,少不得与后宫妃嫔打交道,而这惠婕妤,她是刚入宫时便有印象了。

她初次陪在阿姊身边,早上诸妃前来请安,这惠婕妤便多次被李夫人挖苦。

她那时瞧着惠婕妤,第一感觉,是此人颇像许净安。

倒不是说是长相,却是一身楚楚可怜的气质,也不知是否真的软弱可欺。

或许是因为气质实在令她想起她那表姊,谢映棠那时便开始留意惠婕妤。

李夫人生得好看,平日也颇得圣宠,皇后除却治理后宫内务外,平素对她的做派倒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久而久之,李夫人恃宠而骄惯了,倒也开始欺负那些不太受宠的妃嫔。

惠婕妤分明位分并不那么低,膝下也养育皇子,却因出身不高,总是一副得楚楚可怜的模样,性子也怯懦,少不得成为靶子。

谢映棠还记得,当着皇后的面,李夫人是如何刁难讽刺惠婕妤的,而后者不过含泪隐忍,实在气急了,才会反驳几句。

但凡反驳,皆被李夫人挖苦。

惠婕妤如此,一手养大的三皇子,自然也是个心思纯净、小心翼翼的孩子。

谢映棠日日在湖边等着三皇子,跟他讲各种各样宫外的趣事,三皇子再老成,也终究也是个孩子,扛不过几日,便主动求着谢映棠给他讲趣闻。

谢映棠从前不知偷看了多少话本子,便将里面的故事稍稍改编,换了一种说辞,讲给三皇子听,久而久之,三皇子对她是越发黏着了,整日都往她这处跑,连惠婕妤跟前的宫女都跟着来了,说道:“这些日子实在是麻烦翁主了,小殿下在宫中一向缺少玩伴,故而黏人了些,还请翁主多担待着。”

谢映棠转眸轻瞥看书看得津津有味的三皇子,笑道:“无碍,小殿下讨喜,正好陪我解闷了。”

一面说着,又不免惆怅地想:如今连三皇子都七八岁了,正宫皇后却始终无所出,她阿姊……心里恐怕也不好过吧。

虽忧心皇后,谢映棠却也不得不承认,她一瞧见三皇子,心情便好了不少。

或许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心思纯净如美玉无瑕,谢映棠只有在与三皇子相处时,心底的烦闷燥意才会削减一丝。

是夜,谢映棠饮了热茶后更衣,熄了烛灯,侧身睡去,正意识朦胧间,忽然听见外面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一小太监猛地敲门,急急道:“翁主,皇后娘娘急召您去含章殿!”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4章 无趣… 下一章:第66章 宫斗…
热门: 山村野花开 怀了男主小师叔的崽后,魔君带球跑了[穿书] 他是甜味道 东京警事 温柔乡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 个性名为死气之炎[综] 乡村守望的女人 引凰为后 逃生游戏里捡男友/恐怖游戏里捡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