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温暖…

上一章:第51章 战事… 下一章:第53章 请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路清风卷暗香,夜色煞是迷人。

她被他抱到了卧房的矮榻上,她这般被他钳制着,被逼着直面着他的温柔,她身子微蜷,坐在他的腿上,鬓发有些散开了,下巴微扬,露出白皙秀美的一段颈子。

他低头亲着她的眼皮,再慢慢挪移至她的唇瓣,碾磨轻舔,她闭上眼,只耐心地感受着他的气息,两靥却涨得通红,似乎是羞得。

他温香软玉在怀,从未有过比此刻更为美妙之感,桃花眼微微眯起,手轻轻挪到她的腰间,问道:“伤口还疼不疼?”

她点头,复又摇头,瞧着他,眼底有雾。

他笑,又侧腰抓住她脱下鞋的小脚,让她蜷起腿来,她脚心微痒,往他怀中缩了缩,他越发有了兴致,柔声道:“卿卿还在羞么?”

她小声道:“还未成婚,你便要这般欺负我么?”

他笑意更甚,低头逼近了她的眼睛,“卿卿以为这便叫欺负?那我若真欺负你,甚至比这欺负得更狠,你又待如何?”

她眨了眨眼睛,隐约知晓一些男女之事,便问道:“你……是想与我做那些有些羞羞的事么?”

他心底好笑,便顺着她的话,笑道:“夫妇坦诚相见,本是天经地义,你不愿?”

她把脑袋埋进他的衣服里,闷闷道:“你瞧了我两次了,虽未看光,可我还有什么羞的?更别说不愿了。”

成静倒不知她竟会这么答,一时怔然,随即笑吟吟道:“那下回,就让卿卿瞧回去?你又想瞧哪里呢?”

她越发羞,一句话也不肯说了。

谢映棠在脑海中默默想象了一下成静脱了衣裳的样子,越想越觉得自己见不得人,她哪里见过不穿衣服的男人,尤其这人是她喜欢了那么久的成大人,她更觉得要疯掉了。

他伸出一根手指,挠了挠她的脖颈,笑道:“你缩成这样作甚么?难道我要与小乌龟过一辈子么?”

她痒得扭了扭身子,却还是不肯说话,那耳根却渐渐红透了。

从未如此羞过。

他面对她时,从前恭敬有礼,如今却这般言语风流,撩拨得她不知如何是好。

他又笑,“小乌龟再不把头伸出来,我便要来硬的了。”

她迟疑了许久,弱弱地探出脑袋,伸长颈子亲了亲他的唇瓣,软声道:“静静最好了,我们就好好抱着行不行?”

他看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心中越发觉得她可爱,眼眸也温柔下来,以指腹按了按她的唇瓣,柔声道:“你以为我当真要对你如何?”说着,又把她揽着往怀里靠了靠,像她平日抱着猫儿一般,他捏捏她的耳垂,又抚了抚她的长发,眸子弯弯,“谢家翁主贵不可言,肯来我怀里,我得好好养着才是。”

他容貌俊秀清雅,那双眼光彩流转,煞为漂亮迷人,被他这样注视着,她心里不知有多开始,便又乖乖地窝了回去。

霞色遍布满靥,她闭上眼无暇自顾,任凭他这样抱着她。

就这样相互抱着,便是极好。

她靠在他怀中,不知不觉已然入睡,呼吸清浅平缓,他待时辰不早,才将她抱了回去,让贴身侍女为她宽衣。

翌日谢映棠醒来时,只见卧房内空无一人,她穿衣起身,理好头发,便推门出去。

成静正坐在一棵海棠树下,正低头饮茶。

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抬头看来,便微微一笑,朝她伸出手来。

她欢快地跑了过去,却不将手给他,而是绕开了他的手臂,一把扑到他怀里去。

成静一把接住这小丫头,轻笑道:“早上就这么热情?”

她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糯糯的牙,“静静是在特意等我吗?”

他点头,让她站直了,再让她坐到对面去,将已经烹好的热茶推给她,笑道:“我已经命人给你收拾好了衣物,今日我带你出城玩一玩,晚上便回谢府吧。”

她一怔,随即咬唇道:“……这是何意?”

他看她模样,知她是误会了,又忍笑着反问道:“你不回去,我怎么八抬大轿抬你过来?堂堂端华翁主,便急到连婚礼也不想要了?”

她又是一呆,旋即抬手捂住脸,嗓音细若蚊吟,“……这样啊。”

成静拿了扇柄,轻轻敲她的手腕,又笑,“将来的成夫人,你在夫君跟前这般羞涩,可如何是好啊?”

她耳根一红,又想起昨晚被他撩拨调戏之事,只觉眼前这人仿佛突然间性情大变一般,完完全全是吃透了她,她本以为自己才是主动的那一方,没想到这么些时辰过去了,她也只是负责了害羞而已。

她倏地起身,转眸轻轻嗔了他一眼,那一眼水眸含情,似喜似怒,直勾得他心猿意马,险些又将她拉回身边。

谢映棠却瞅准了时机,不给他拉,一直跑回了屋子里,阖上门便不出来了。

成静哑然失笑。

看来……这丫头还是要好好教教才是。

谢映棠僵持不了多久。

她哪里能忍住把成静关在外面,她坐立难安,在屋里团团转,等到自己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她便悄悄将门推开一条缝来,看成静还坐在那处没有。

成静还坐在那处。

他神色安然,手边茶杯莹白如玉,衬得他手指骨节分明,修长干净。

他正拿着一本书,低眸认真地看着。

她忍不住,又走了过去,一把抽掉他的书背在身后。

他抬眼看着她,一言不发。

她偏过头,不自然道:“在阳光下看书,容易眼睛痛。”

成静:“……嗯。”

嗯。……嗯?

“嗯”是什么意思?

谢映棠别扭道:“静静不是说要陪我出去玩儿吗……”

他却无辜道:“你躲回去,我当你不喜欢出去,便让人取消了行程。”

谢映棠:“……”

她咬了咬牙,又说:“那、那我今日晚上才回去,白日又该如何?”

他淡淡道:“白日,适合睡觉,喝茶,抚琴,卿卿爱做什么,都可以做。”

她忍了又忍,“那你呢?”

成静笑道:“我?我觉得今日天气暖和,适合读书。”

她登时急了,将手中的书一把砸入他的怀里,扭头便要走,才走了几步,又被赶过来的成静一把扯住手腕,他无奈道:“骗你玩的。你一时不给我碰,一时又想要我陪的,我到底是不陪好,还是陪得好?”

她一咬下唇,闷闷道:“我哪知道,你陪我我就怕得慌,瞧不着你我又想你。”

她一边说,一边自己都觉得心惊,她哪里来的这么别扭的脾性,可一在成静跟前,她就忍不住骄纵刁蛮起来。

以前是担心他不高兴,如今却是被他纵容到忘形了。

她想到此,忍不住抬眼看了看成静。

又忙道:“我、我只是还未习惯,我虽喜欢你,可日后当如何做你的妻子,替你处理内务,我又还未完全想好。”

他叹道:“我没有那么庞大的家族,无需你为此殚精竭虑,只顾着相夫教子,你从前是什么样,日后仍旧是什么样便好。倒是我,才未曾完全想好,将来世事难料,我绝不可能冷眼旁边,届时又该如何安排你?”

她投入他的怀中,轻声道:“君去何处,我便去何处。”

他扬唇一笑,抬手拨开她额前的碎发,便低头在她眉心印上一吻。

那日,成静还是将谢映棠带出城游玩了一番。

她不会骑马,站在那枣红骏马旁犹豫不决,成静高踞马上,右手握着马鞭,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笑吟吟道:“上来,我拉着你。”

她果断地后退一步,“不……”

他循循善诱,“坐在我怀里,我带你骑马,可以跑很远很远,岂不妙哉?”

她便有些心动,过了许久,才迟疑地将手递给他。

手上力道一紧,她被他骤然拉起,身子腾然一跃,随即腰肢被他揽紧,侧坐在马背上。

她有些怕,将他的脖子揽得紧紧的,闭上眼不去看,力道之大让他无法坐稳。

他抬手拍拍她的后背,“乖,放松,你睁开眼看看。”

她浑身紧绷,听他耐心地安抚,才悄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细缝。

映入眼帘的,是他的喉结,她目光上挪,看了看他的神色,又转眸去看四周。

视线高了许久,臀下马背稍稍有些硌人,她被他稳稳地揽住,应该是不会掉下去。

可下面……好高啊……

她不会骑马,这种事情,她阿兄素来也不会让她接触,如今上马背是头一遭。

不过,有成静护着她,倒还不错。

他将手上缰绳交给她,让她紧紧握住,在她耳畔耐心道:“你抓紧缰绳,想让马儿慢些跑时,便向后勒紧缰绳,若独自骑马,切记夹紧马腹,想让马儿开始跑,便一夹马腹,一扬马鞭——驾!”

他蓦地一扬马鞭,那马开始跑了起来,谢映棠低呼一声,又紧紧抱住他,睫毛一颤一颤的,他笑道:“连墙都敢翻,却怕骑马?”他故意用激将法,她这才强撑着松开他,睁大眼睛,紧张地盯着前面的路,她怕极了,可身后的男子御马极稳,那股气定神闲的从容通过手臂传递到她的心尖,她被无声地安抚下来。

他这才再次扬起马鞭,立刻加速,马蹄踏起一地尘埃,她仿佛身子腾空而起,扑面而来的风吹得满面清凉。

她不由得笑了起来。

成静问:“想不想学骑马?”

“想。”

“待你我成婚之后,我便教你。”

“好。”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1章 战事… 下一章:第53章 请婚…
热门: 十二年,故人戏 只记花开不记年(末路情途) 鬼之子 别追我,没结果 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 在我成为传说中的大佬之前 我是妖怪请来的救兵 四面墙 晨昏 反派消极怠工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