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战事…

上一章:第50章 算账… 下一章:第52章 温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日后,以火漆密封的军报飞快传入洛阳。

御书房外响起沉沉马蹄声,殿中闭目小憩的皇帝微微睁眼,剑眉一拢,眸光微闪。

入宫不下马,当是军事紧急。

他霍然起身,正要开口唤人,那殿门已被人推了开,一个身穿兵甲的将士飞冲过来,一下子扑倒在他的面前,高声道:“禀陛下!军事急报!”

当日午时过后,皇帝急召两位辅政大臣入宫议事,他坐在高高的御座之上,脸色黑如锅底。

谢定之站在下首,看着御案上的火漆军报,终于开始心惊。

七月三日,西北羌人政权更替,原守成之君被自己暴戾好战的弟弟谋反取代,随即大军便更换统帅,在宫宴之日分三路来攻,金城、洮阳、沓中相继失守。北方粮草不济,军队节节败退,大都督宋让已归洛阳,群龙无首。

加之有功之将因御前失仪而被下狱,西北西南军心不稳,士族子弟难以抵御骁勇的羌人,或弃城而逃,或全军覆没,甚至有人为了自保,强逼百姓装作将士抵御敌军,借机遁逃。

敌军此役有备而来,来势汹汹,举国上下皆沉浸在大战告捷的喜悦之中,谁知瞬间连连失守,军心越发不稳,几位战功显赫的将领意欲率军奇袭,皆身中万箭而亡。

而如今,上邦太守陈鸣死守城门,存亡只在旦夕之间,而街亭之前便布有大将军薛淮安军队的一半,如今正顽强死守。

一夕之间,山河飘摇,民不聊生。

此战之惨烈,朝野上下人人震惊,而洛阳城中一片繁华,若非亲眼看见这字字刺目的军报,也许无人敢相信,一国之中,竟有极致的繁华和极致的地狱。

皇帝狠狠闭眼,复又睁开,冷冷道:“两位爱卿以为如何?”

大司马容峥与谢太尉对视一眼,随即容峥沉声道:“老臣以为,陛下宜速速派兵支援,让大将军先救街亭,与兵法会和,再往上邦。”

“派兵、派兵。”皇帝原地踱步几回,蓦地回身怒道:“举国上下兵力无数,为何多年来难以大捷?朕派大将军支援,那南方胡人又当如何?如今善战之将,皆被你们以礼法相拘,关在了牢中!”

“陛下息怒。”谢定之皱眉道:“事急从权,如今军心不稳,臣以为宜将他们先放出来,加以安抚,再派去疆场,在此之前,宜让大都督火速先去支援,至于南方胡人,宜再派将领。”他微微一顿,又道:“臣请命亲自前往。”

皇帝微微一顿,随即眯眼看了过去,“太尉当真想亲自去?”

谢定之道:“家父行伍出身,臣亦从军多年,此战关乎天下,不可轻率,臣亲自前往,一来可稳军心,二来,臣或可退敌。”

“好!”皇帝淡淡一笑,又问道:“太尉以为,朕又该如何安抚那些将领?”

谢定之缄默,许久才道:“臣但听陛下吩咐。”

他许是猜到了什么。

先是宫宴,再是下狱,再是流言纷纷,所有人都瞧不出任何端倪。

士族得意洋洋,旁观着好整以暇。

而如今,战事兴起,局势便彻底被扭转。

之前的故意打压,都似乎是重重铺垫。

打压得越狠,反击得越狠。

只是,谢定之仍有些奇怪,若这真是被设计好的,那么,是谁在筹谋安排?

是成静?

若是他,那么他又为何会知道,羌人会打过来?

通敌卖国?此乃大罪,任何有脑子的人,都不会选择与毫无信用的羌人合作,损人不利已。

谢定之想不通,他心里隐隐觉得不安,为将为官不知多少载,从未有过这种被人操控全局的不安感。

随后,皇帝命成静拟诏,赦免那些御前失仪的将领无罪,再让成静亲自颁布旨意,借与宋匀的昔日交情,让宋匀亲自入牢房将众将迎出,设宴款待一二之后,再让他们即刻带兵离开洛阳,火速增援。

“俺就知道,这他娘的根本没俺什么好事,俺还以为皇帝突然顾念俺们的战功,原来是要我们去送死啊!”一人酒憨,便拍案怒道:“罢了!俺在这洛阳实在待不下去了!再看见那些叽叽歪歪的贵族子弟一眼,老子连饭都吃不下了!”

“就是!不把我们当人看,有事就好好供着,说起来,那些个小白脸能打个狗屁仗?还不是要老子带着兄弟们去冲锋陷阵!”

“……”

这些刚刚从牢里被放出来的将军颇为激奋,一边大口灌酒一边大骂拍案,仿佛那桌子便是士族。

宋匀端着酒杯的手一顿,苦笑道:“几位消消气,这里还是洛阳,小心隔墙有耳。”

“洛阳?老子怕他个屁!”一人呸地一声,“再把我关进去,我看看谁还卖命!”

“我说宋匀,你这回没有吃上牢饭,你可不知道,我们在狱中可憋屈了,连个狱卒都看不起我们!我呸——”另一人恼怒道:“我们做什么要来洛阳受这份气?平时就被那些无功而升官的士族子弟压迫,现在到哪里都要受气不成?”

宋匀看他们酒劲上头,怎么说都听不进去,有些无奈地对成静摇了摇头。

这些人,平日也没有这么大的脾气,可见这回当真是气狠了。

其实喝酒,并不至于让人丧失理智,对着帝王耍酒疯。

那日究竟是为何失控,有心人其实可以深想。

成静坐在一边,微微一笑。

“诸位息怒。”他抬手,对诸位将军端了端酒杯,笑道:“将军们又何必再气愤?士族加害不成,反倒成就了在座诸位,此宴结束后,静亲自送将军们出京,离开洛阳之后,天高地阔,任凭诸位施展,静在京中只会为各位周旋一二。”

“成大人客气了……”魏凛忙笑道:“我是个粗人,但也不代表不讲道理,大人是什么样的人,兄弟们心里也都明白得很,这回也不用太麻烦您。”

一群人纷纷附和。

宋匀却笑道:“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我们和成大人谁跟谁啊?大人肯送大伙离开,也是拿我们当兄弟,你们岂有拒绝的道理?”

成静弯了弯唇角,倒是无奈一笑,声音清淡,“诸位不必客气,此去艰险,将军们不可大意,羌人体格健壮、擅于骑马,而新任统帅不知深浅,关键时刻切忌以大局为重。”

他再多多叮嘱他们几句,便命人备了马,与他们一起骑马走到城门,再说了几句话之后,便目送着他们离去。

城门即将关闭,成静高踞马上,薄唇弧度渐渐压平,再无笑意。

他与谢族这一役,还是他赢了。

但是此战之艰难超乎想象,是成是败,还未可知。

谁都别想得意地太早。

他勒紧缰绳,急速调转马头,一扬马鞭,策马回府。

身下枣红骏马跑得飞快,风鼓起他的衣袂,将鬓便发丝吹得乱扬。

成静到了府邸,翻身下马,子韶连忙迎了上来,接过缰绳,闻到一股淡淡的酒气,皱眉道:“郎君伤口还未痊愈,怎么能与人饮酒?”

“无妨。”成静神色冷淡,抬脚往卧房走去。

才走几步,他蓦地一顿,问道:“棠儿身子如何了?”

子韶答道:“翁主身子大好,谢太尉派了谢府的郎中过来,说日后就为翁主专门伺候着,还说……您若真要娶她,这几日便可成了。”

成静不置可否。

谢族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

他沉吟片刻,淡淡吩咐道:“明日一早,便送聘礼去谢府求亲。”

子韶忙应了,随即想起什么,又笑道:“谢族的侍卫都撤了回去,翁主现在正在亭中赏月,郎君要不要去见见?”

成静转眸淡瞥他一眼,“你倒是知我喜怒。”说着,便径直往凉亭那边去了。

月色皎洁,湖面上沉浮着一片粼粼清光。

少女披散着长发,外裹枣红色梅花小披风,安安静静地坐在亭中围栏上,小脚微微晃着。

她怀中抱着一只花斑猫儿,小手被猫儿捂得暖呼呼的,她看着湖水倒影,正愣愣地出神。

成静看到那一抹小巧人影时,白日的满心压抑忽然烟消云散。

他抬脚走入亭子,广袖低垂,盈着一片暗香。

似乎是怕惊扰着猫儿似的小娘子,他脚步极轻极缓,就这样来到了她的身后。

谢映棠正在出神,鼻尖忽然就闻到一丝暗香。

香味清冽而不浓郁,更像是夜的气息,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个感觉。

谢映棠头也不回,扬唇笑道:“静静不想我吗?”

身后的男子答道:“想。”

她张开双臂,仰着小脸笑,“那你怎么不抱住我呀?”

话音刚落,便落入温暖的怀中。

他的声音沉沉响在她耳畔,搔得她有些痒,“抱住了,你便再也逃不掉了。”

她心底羞赧不止,低低“嗯”了一声。

他低笑,脸微微一偏,薄唇在她颊侧亲了亲,忽然将她打横抱起,她惊呼一声,那正在打盹的猫儿被惊吓,从谢映棠的身上跳了下来。

成静把小丫头紧紧拢入怀中,替她挡去了风,便将她直接从凉亭里抱回去。

她抬起手臂,紧紧地揽住他的脖颈,小脸贴在他的胸膛之上,垂下眼帘。

忽觉心安。

这是她的夫君了,再不可更改。

她会与他一路扶持,生死同舟,荣辱与共。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深水蓝蓝27瓶、万花谷白敬亭24瓶、瓷中半枝莲11瓶、拂袖°10瓶、26070511 6瓶、阿金5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0章 算账… 下一章:第52章 温暖…
热门: 岁月知长夏 桃运微信 冲田总司在大正 偏执boss全都是我男朋友(快穿) 我在兽世做直播 萤火虫小巷 你猜我下个世界是谁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不盘大佬就得死[穿书] 方舟游戏[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