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报复…

上一章:第42章 深吻… 下一章:第44章 告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成静黑眸沉沉,喉间微动,身子被她撩拨得发热。

他喉结动了动,抬手握住她的肩,企图将她拉开,低声道:“乖,别闹……”

声音低沉,带着一丝喑哑。

她抬眼瞧了他一眼,眼底情意浓浓,带有一丝媚色一丝急切,“静静不喜欢我吗?”

他压抑着嗓子,眸底温柔而无奈,“静静怎么会不喜欢你?”

“那你不让我亲?”

“别闹。”他抬手揉了揉她的腮帮子,“以后给你亲。”

她却不依了,伸手拉紧他的衣袖,软声道:“我就要亲,我想你,现在不亲,万一以后都亲不到了……”

她说着这样的话,眼神却纯净无暇,看得他眸色越来越深。

他薄唇淡淡一扯,忽然想起她罚跪之事。

她自小娇生惯养,被罚得晕过去那么多次,想想就令他心疼。

心里就这样软了一截。

罢了。

她要胡闹,就给她闹吧。

他抓紧她的手,低声道:“那卿卿闭上眼睛,让我来亲你可好?”

她抬眼,愣愣地看着他。

他道:“闭眼。”

她怔怔闭眼,心底有一丝忐忑不安。

他低头,薄唇带着一丝凉意,亲在她的眉心,又慢慢挪向她的眼睛,从额角慢慢往下。

她只觉得脸上有些痒,将他攥得越发紧。

他忽而开口:“还未问过你,是不是真的决意嫁给我。”

她心微微一颤,睁开眼,看着他的双眼,道:“我早就想好了。可是,静静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什么?”

她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眸子弯了弯,“我与你说得还不清楚么?”

谢映棠道:“他们都说,你要与谢族为敌。”她仰头看着他,祈求道:“你能不能答应我……倘若不到非要不可的地步,不要与他们斗?我不想看见任何一方出事。”

她殷殷望着他,他眉头一蹙,“谁告诉你,我非与他们相斗不可?”

谢映棠呆住了,“难道不是么?”

“我如今小小官衔,与你谢族相斗,无异于以卵击石,我又不蠢,为何非拼着去两败俱伤?”他叹息着,把她蹭乱的鬓发慢慢理好,柔声道:“让你左右为难,我岂不心疼?若让你这般痛苦,我又何必娶你?”

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可是,我的家人都不接受你啊。”

他淡淡一笑,端得是隽秀清雅,“所以我正在想办法,你不必担心,再等几日就好。”

她看着他,那双温润清澈的眼睛仿佛可以看入她的心底,她按捺下心头的纷乱思绪,又撇过头去,将头靠在他的肩上,“那……我阿兄呢?他曾经与你那般要好,可如今是不是因为我……”

“不是因为你。”成静道:“待我娶你之日,便告诉你我的一切。”

她的心有些空旷,有些茫然,有些冷。

此刻却因为这一句话,终于安心。

她闭上眼,低低道:“好。”

西宫这处偏僻无人,四周之后萧瑟凉风。

成静眼角忽然闪过一抹光。

暖黄在远处一闪而过,似有人提着宫灯慢慢来了。

谁大半夜往这么偏僻之处过来?

成静面色微凛,蓦地抬手扣住谢映棠手腕,低低道:“别出声。”一面将她搂在怀中,快速往宫墙边闪去。

他贴着墙壁,身子一瞬隐匿入黑暗中。

谢映棠紧紧靠着他,抬头只看见他微抿的薄唇,弧度凛然摄人。

宫墙那边,一抹修长人影提着宫灯,快步走了过来。

锦袍玉冠,衣着华美,眉眼深沉冷酷。

谢映棠心跳蓦地加快。

是三郎。

她下意识抓紧了成静的衣袖,有些不安地冲他摇了摇头,似乎想出去。

她不想连累他。

成静抬手抚了抚她的后脑,无声地安抚她。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谢映舒偏了偏头,忽然往这处走来。

那一抹幽幽灯光照亮了黑暗一方。

成静眯了眯桃花眼。

三郎突然来此处,绝非一时兴致。

他行事缜密,引谢映棠来的宫人是他多年以来的亲信,绝不可能泄密。

是谁?

跟着他,他不可能不察觉。

那么……跟着谢映棠?

他的目光渐渐下挪,忽然抬手紧紧捂住谢映棠的唇,身子一转,便将她摁至墙上。

她蓦地睁大眼睛,说不了话,就这样微惊地看着他。

他眸光深而沉,慢慢凑到她耳边,用极小的声音道:“若未料错,你身边有人跟踪。”

谢映棠悚然一惊。

右手指甲不由得陷入掌心。

谁敢跟踪她?

成静又道:“现在,我去将你阿兄引走,你有把握护好自己么?”

她眨了眨眼睛,迟疑地点了点头。

他却有些不太放心,他不知她身边会有什么人不知不觉地潜伏着,那人又会不会危害到她,便又道:“若有危险,你便往东跑,那里人多,无人敢动你。”

她点头。

他怜惜地亲了亲她的额头,又哄道:“也不必害怕,那人应是你谢族人,不敢动你。”

她又点头,眸子湿亮,眷恋不舍地看着他。

她想说,他不必这样担心她,她不能时时刻刻都求他护着,既然敢做,便要敢承受危险。

她不怕。

她只是不舍。

今夜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似乎看出她的不舍,成静低低叹了一声,只道:“好好照顾自己。”说着便放开她,抬脚朝外面走去。

谢映棠偏头看了他一眼,一咬牙往反方向悄悄跑去。

她每次进宫都有宫人牵引,且走的都是繁华之路,不认识这段荒僻之地,只能漫无目的地跑。

她跑地气喘吁吁,也不知自己到了哪处,却看见面前一池湖水,在月光的倒映下泛着莹白的光。

她停下来,想起成静的话,又沿着湖畔往东走。

往东,便可慢慢找到人。

四周一片寂静。

她迎着冷风慢慢走,远处便隐隐可见宫灯的粲然光芒,显得那处繁华异常。

她眉头往下一压,心底压着的巨石终于被拿开。

她慢慢往那处走去。

才走几步,谢映棠忽然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许净安站在不远处,也在往那个方向走,似乎没看见她。

谢映棠明明记得,她随长姊回寝宫时,许净安也随她一道去了。

她不欲搭理许净安,频频与长姊说笑,许净安便一言不发地跟在身后,安静地出奇。

为什么在这里?

谢映棠眸子微眯,目光扫过她的裙摆,瞳孔骤然一缩。

裙摆上沾了苍耳。

她一路走过来,只有之前那处杂草丛生,野生苍耳长在草丛里,若不小心便会沾上衣裳上。

是她?!

谢映棠眼中蓦地腾起火来,眉梢冷冷一扬,快步走了过去。

许净安听到脚步声,转头看了过来,待看见是她时,眼中掠过一丝惊慌。

谢映棠唇边冷笑更甚,“是你向我阿兄告密?”

许净安茫然道:“妹妹说什么,我听不懂……”

“装,继续装。”谢映棠冷笑道:“你有胆子告状,竟怕被我识破不成?表姊这么多年深藏不露,我倒是真没想到,你竟是在人后偷偷摸摸的小人?”

许净安咬唇,含泪道:“棠儿,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凡事也得有个证据……我都不知你做了什么,如何去告你的状?莫不是你自己做贼心虚……”

话音未落,谢映棠蓦地抬手,狠狠掴向她右颊。

啪!

这一耳光凌厉至极,许净安只觉右耳嗡嗡一响,随即整个右颊都蔓延起火烧一般的痛感。

她疼得眼泪夺眶而出,不可置信地捂住脸,“你敢打我?”

“我是翁主,为何不敢?”谢映棠笑了笑,轻轻揉了揉打疼了的手心,“倒是你,脸皮这般之厚,让我手疼了,怎么办?我再教训你几下?”

她抬手又要打,许净安捂着脸猛地后退,摇头道:“你……我一心拿你当妹妹,你怎么可以打人!若让舅舅与外祖母知晓……”

谢映棠眼神一寸寸寒下去,“你还装?”

若不是许净安,她又怎会这么快与成静分别?

她想他想得快疯了。

那么多个生不如死的日日夜夜,她都熬过来了。

如今,她刚刚燃起的热情,被眼前这个贱|人浇灭得一干二净。

谢映棠忽然快步上前,许净安尖叫一声,抬手要推她,谢映棠毫不犹豫地抬手,对着她又是狠狠一扇。

许净安想还手又不敢,索性便咬牙忍着,泪眼盈盈,不住地挣扎推攘。

谢映棠当然知晓她一贯的作风,许净安此人,一贯喜欢装可怜,就等着她出手打人,届时再回族中告她一状,她如今深陷囹圄,再加上这般打人,必然被重罚。vx公号:books186

谢映棠冷笑一声,手上之力越发大了,狠狠将许净安推倒在地。

她挽起袖子,就借着这处无人,居高临下地睥着许净安。

许净安没由来得背脊发凉,那抹杀人般的目光如有实质,似乎要将她一寸寸千刀万剐。

她双手往后撑着地,一点一点往后挪。

谢映棠笑意嘲讽,“怎么?你落井下石如此干脆,现在竟是怕了?”

许净安含泪摇头道:“棠儿,你冷静冷静,这是在宫里……”

她简直疯了!

若惊扰宫中某个贵人,失仪之罪谁担得起?

谢映棠一把扯住她的衣裳,“宫里怎么了?我看此地刚好,适合打人,适合报仇。”她笑吟吟道:“有本事,你叫救命?我顶多又被罚跪一顿,你又会是什么下场,你自己想想?”

谢映棠贵为翁主,当真不会出什么大事。

只是她许净安,自小失去双亲,寄人篱下,且公主皇后皆在宫中,定会拿她出来挡刀。

许净安脸色蓦地惨白。

她深吸几口气,强逼着自己冷静。

没事,没事,谢映棠顶多发泄一顿。

她不敢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只要她挨过去了……

等她回府,定要好好哭诉一顿,看谢映棠如何辩解!

许净安忽然有了一丝底气,正要说话,谢映棠忽然一把将她拽起来,往河边拖去。

许净安大惊,拼命地挣扎,可任她怎么扳,都弄不开谢映棠的手。

“你疯了!”

谢映棠冷笑道:“我没疯。”

虽说没疯,她眼神却透着一股狠辣之意,许净安彻底慌了,身子还在被她往那处拖拽,忙哭求道:“棠儿,表妹!我错了!你饶了我吧,这里是皇宫啊……”

“棠儿,你冷静冷静……”

“求求你,别把我推下去……”

那河如此之深,一旦掉下去无人救,她会没命的!

谢映棠冷笑道:“我今日定不可能放过你。”

她说着,已经来到湖边。

夜风甚大,吹得她衣袂发丝纷飞,表情却极为冷静。

她的余光瞥见有人过来了。

虽看不清那人是谁,但定不是普通宫人。

许净安淹不死的。

谢映棠手上力道忽然一松,许净安无意间的一推竟将她推得往后踉跄数步,眼看就要栽入湖中,许净安知道后果难以设想,下意识伸手拉住谢映棠的手臂。

谢映棠却就等这一刻。

她反手抓住许净安的手腕,狠狠一拽,借力身子一旋,将许净安整个人推了下去!

湖中骤然响起求救扑水声。

谢映棠看着她在湖中上下扑腾,估摸着那人马上过来,便立刻提起裙摆跑了。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剧情线还没走完……还有一丢丢,走完就成亲。

其实女主是有脾气的,只不过她对在意的人硬气不起来,许净安打扰亲热,底线问题hhh昨天有小天使问什么时候更新,我答的是以后没特殊情况就晚上九点,但是九点好像太迟了,以后还是跟春节一样六点吧。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2章 深吻… 下一章:第44章 告状…
热门: 虎牙有点甜 大秦之苍雪龙城 同林鸟 乡村艳事 师尊在透过我看谁 佛心红颜 亲爱的路人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 撩动心弦 妖怪气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