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面谈…

上一章:第39章 二郎… 下一章:第41章 宫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映展把妹妹带到了自己的卧房,合上门窗,谁也不知道她在他这里。

谢映棠敛袖跪坐在席上,喝了口热茶暖了身子,再将自己的遭遇悉数说了。

她说到与成静两情相悦时,谢映展眼角轻轻一搐,端着茶的手一抖,那茶水也溢出些许。

谢映棠噤了声,扬睫默默看着他。

谢映展语气复杂地开口,“你……真的想好要和他……”

谢映棠点头,伸手抓住他的衣袖,恳求道:“阿兄帮帮我好不好?我怕、我怕阿耶将我这么关着,是想直接把我嫁出去,我不想嫁给别人,我只要成大人。”

谢映展头疼得紧,拍了拍妹妹的手背,低声道:“让我想想。”

谢映棠不再说话,只乖乖地跪坐在那儿。

屋内烛灯只点了一半,少女清秀的面容隐在暖光下,睫毛在脸颊上拉长了一片阴影。

她下巴比几日前尖削些许,想必也是茶饭不思,受了苦的。

谢映展本想劝她死心,一抬眼看见她这模样,心里也委实软得一塌糊涂。

这丫头,从小,三郎待她严苛,她拿捏准了他的好脾气,总是躲到他院子来。

那时,他区区庶子,如何抵挡住三郎的凌厉锋芒?每次瞧见小丫头哭嚎着被三郎拎走,都觉得好笑得很。

而如今,一眨眼,小丫头也长大了啊。

也罢。

谢映展问道:“你住的是阁楼,是如何逃出的来的?”

谢映棠低低道:“我撕了床单拧作绳索,从二楼窗外跳下来的。”

谢映展心底一吓,抬手敲这丫头脑袋,“这么危险?日后千万别这么做了,知不知道?”

谢映棠心道未必,只是抿唇不语。

谢映展也实在没办法,他一想,成静其实也算是不错的选择,那人看似温和无害,实则诡诈多谋,当初能坐稳刺史之位,淡定地与各方周旋,常人想都不敢想。

或许洛阳中的权贵都以为此人不过多谋善断,但他却真正地见识到了这个人非同一般的忍耐力。

他能看上他妹妹,也算是还有几分眼光。

谢映展起身拿过他自己的黑色披风,给谢映棠罩上,低声嘱咐道:“我现在把你送回去,你先乖乖呆着,别急,我会去找成静商量对策,他既然说喜欢你,也不会看你被嫁出去。”

谢映棠点了点头,谢映展正要转身走,谢映棠又拉住他的衣袖,仰头问他:“他……这几日可说想我?”

谢映展暗暗一磨后牙槽,睁眼说瞎话道:“他当然想,就差冲到谢府来将你截走了。”

谢映棠悄悄抿唇笑了笑,沉寂的眸子又亮了亮。

谢映展哄了哄她,直到妹妹面上重新展露笑颜,肯自己回去呆着了,才带着她往棠苑走去。

棠苑外不点灯火,一片寂静,似乎还没有人发现她的逃离。谢映展带着谢映棠从黑暗中潜过,来到那窗下,他拉了拉布绳试了一下,转头道:“抱紧我,我把你送上去。”

谢映棠紧紧地环住他的腰,谢映展揽紧她,一手拉着那绳子,身子借力往上爬去。

他从军习武多年,这点高度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很快就爬上了二楼。

谢映棠取下披风还给他,他环视一周,看这方寸之地确实狭小,棠儿这般欢脱的性子,果真是难以长久地忍耐下去,便安抚地抚了抚她的长发,皱眉道:“别担心,我有空便来看你,他们发现不了我。”

谢映棠说:“阿兄可不可以帮我转告一下成大人?”

谢映展道:“你想说什么?”

“告诉他,我……”谢映棠说了几个字,忽然又顿住,摇头叹道:“罢了。”

谢映展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转身下去了。

他念着妹妹的事,第二日早朝之后,便让较为熟识的朋友代为拦住了成静,约定午时在锦绣楼相见。

锦绣楼上无锦绣,坐在这无贵人的楼上,谢映展把玩着折扇上的流苏,静静等着。

待到午时,一抹修长人影从屏风后转了出来。

成静轻袍缓带,白袍衬出无双风骨,飘逸的衣袖盈着淡淡冷香,像拢下了一片云雾。

侍从见正主过来,纷纷上前奉茶,用的都是谢府自带的上好的蒙顶,连茶具都是青瓷雕花,光泽流彩,价值连城。

成静拂袖跪坐下来,淡淡一笑,“谢将军。”

谢映展摆了摆手,把手中折扇搁在桌上,开门见山道:“我昨日见到了我妹妹。”

成静垂下眼,容颜清冷,正是侧耳恭听的模样。

谢映展冷笑道:“她昨夜妄想逃跑,从二楼跳窗下来,被我发现后,又被送了回去。”

成静放在膝上的手微微一颤。

他的呼吸微乱,静了许久,才问道:“她受伤了没有?”

问出这一句,似乎用了极大的力气。

“没有。”谢映展抬眼扫他一眼,扬唇讥诮道:“你有胆子勾引我妹妹,就没想过她可能被你连累?”

他不知从头到尾,都是谢映棠拼尽全力,才追上了眼前的男子。成静并不争辩,他知道自己也犯了大错,便低声道:“还请将军尽举手之劳。”

谢映展敲了敲折扇,好整以暇道:“你未免太高看我了。”

成静慢慢起身,抬手对他弯腰长揖,语气沉静,“将军自有这能耐,下官再次恳求将军。”

谢映展唇边的笑意慢慢敛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成静对他放下架子,想必是真的在意。

可他看着成静这模样,忽然觉得无比畅快,昔日被他戏耍打压的情景一时全部涌现在眼前,他不无刁难道:“你恳求我?你与我非亲非故,纸条我看了也帮了,我凭什么还帮你?”他嗤笑一声,“再者,我与你的恩怨还没算清,你真的以为,我会答应你娶我妹妹?”

成静微微抬眼,眼瞳凉如冷玉,眼尾往下一沉。

他站直身子,表情凉了下来,通身沉冷之气四溢。

谢映展笑意不变,又慢悠悠地换了个手支着脑袋,回视着成静。

这才是他熟悉的那个刺史成静。

统领一州,他通身的气势多了一丝凛然压抑,与他在沙场上滚过尘土的杀气不谋而合。

这个人就算是回了繁华洛阳,气质也不会被繁华消磨殆尽。

成静看着谢映展带着笑意的脸,冷声道:“第一次,你从秭归去往巫峡,意图兵分三路,主要以水军攻之,敌军主力却偏向巴东,我不阻你,永安危矣。第二次,敌军伏于洛谷,你欲开辟栈道以奇兵破敌,却不知后方盩厔军心不稳,几近哗变,我若不害你,你违抗将领事小,你手下八千轻骑怎可不全军覆没?”

谢映展脸色遽变,霍然起身,寒声道:“若非是你,宋郎怎会战死?我未告知大都督,已是对你手下留情。”

那宋郎,便是大都督宋让之子宋玧。

阵前痛失爱子,宋让悲痛万分,仍咬牙打完了那一场战事。

“手下留情?”成静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低头拂了拂袖摆,摇头笑道:“世人都知君骁勇,却高估了你的智谋与忍耐力。宋郎不死,怎会有宋都督怒守子午谷的战绩?后来,不是也有宋匀了吗?”

谢映展骤然一惊。

宋匀,宋玧。

成静归洛阳后,宋匀正是宋让跟前最得长官欢心的少年将领。

这么一咂摸,才知不寻常。

谢映展双手狠狠一握,抬手猛地挥向成静的脸。

成静身子一侧,抬手横挡他手,身子轻飘飘地躲了过去,冷笑道:“谢将军还是想好,真的要与我为敌?”

谢映展怒道:“你如此不折手段,怎可为我妹妹良配!”

成静凉凉笑道:“是吗?”他骤然后退,躲过谢映展紧跟过来的一拳。

谢映展几圈落空,骤然拔剑,成静眼角冰冷,进退应对有余,一时那低矮案几骤然被掀翻,茶水瓷器哗啦啦散了一地,两人竟越打越凶。

“郎君!郎君快别打了……”谢府跟来的小厮急得焦头烂额,见劝说无效,唯恐出了人命,忙要跑出去叫人,谁知刚跑到门口,谢映展当空将剑一扔,那剑急速插入木质门上,横在那小厮的眼前,剑身清鸣,震颤不止。

那小厮两腿一软,跌坐下来。

谢映展冷冷瞥了一眼这没用的废物,收手冷道:“你想如何?”

成静背靠着屏风,冷然道:“几日后宫宴,你将棠儿带出来。”

谢映展眉梢一扬,“你唤她什么?”

“棠儿。”成静面色如常,“我喜欢的,势在必得。”

谢映展忍了又忍,又问:“我带她出来,又能有什么用?难不成你还要带她私奔?”

成静道:“我看见她安然无恙,才能彻底放心,至于娶她,我自有办法。”

谢映展抿唇不言。

成静走过去拔出门上的剑,丢还给他,笃定道:“哪怕你如今还有疑虑,将来不会后悔与我合作。”他语气平淡,如在述说现实,非但不显狂妄自大,还给人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说完了这些,他也倦于再停留,直接转身出去。

谢映展抬手,长剑清鸣一声,入了鞘去。

他的目光扫过一片狼藉的雅间,转身回了府。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9章 二郎… 下一章:第41章 宫宴…
热门: 流氓高手2 后宫:甄嬛传7(大结局) 绝对暧昧 被爱妄想症 侯卫东官场笔记4 养丞 橘生淮南·暗恋 极品修真狂少 乡村花医 穿成亿万总裁他前妻[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