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软禁…

上一章:第35章 惩治… 下一章:第37章 栽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映棠跪坐着,抬头看着那牌位,抿唇不言。

代表了什么?

谢映舒双瞳深黑,通身气质清寒,冷淡道:“我们一族之利益,早已不仅仅关乎一族,如今,我朝之主力便是士族,国家仰仗士族,而赐予贵族子弟高等官爵,让士族为了利益而护国,这种局面,是大势,没有人可以撼动。”

谢映棠一怔,随即低声道:“可是上下猜忌,民心偏移,看似完整,实际分崩离析,长此以往,如何能行呢?”

谢映舒微微扬眉,转头瞥了她一眼。

他这个妹妹,平日是他小瞧她了。

以为她活泼爱闹,单纯是闺中女子的烂漫,他便索性好好宠着教着,只等她嫁人的那一日,看她一生平安喜乐足矣。

却不知她的心如此之大。

他眯了眯眼,似感慨似愠怒,淡淡道:“难怪……成静会喜欢你。”

谢映棠仰头看着他,“阿兄又如何解释我的话?”

他笑了一声,淡淡道:“上下猜忌,两败俱伤自然是死局无疑,一方若可以彻底压倒一方,自然可解。”

“可士族之间亦相互掣肘,难以同心协力。”谢映棠还记得成静说过的话,摇头道:“外敌在前,流民如此之多,你们仍要不闻不问吗?”

谢映舒冷笑,“你还是不明白,成静能站在世族的对立面,是因为他的家族已经彻底垮台,他如今孑然一身,自然不怕。”他蹲下身来,抬手捏了捏妹妹的下巴,手劲之大令她吃痛要躲,他却不容许她的逃避,逼着她看着他,慢慢道:“谢族若改变立场,必群起而攻之,那便是下一个成家!你是想与自家人为敌,还是想与整个谢族同归于尽?”

谢映棠心底一颤。

一股寒意蓦地从脚底腾起。

她忍着疼,摇头道:“我不是……”

“我也希望你不是。”谢映舒的手慢慢下滑,又慢慢扼上的她纤细的脖颈,慢慢收紧,“你若不是我妹妹,我便杀了你。”

谢映棠一时呼吸受阻,睁大眼看着他,似乎是反应不过来。

谢映舒感受着手掌下那纤细的力量,只要他用力,这个从小被他视为最珍贵的宝物,就不会再被人觊觎。

他淡淡阖眸,忽然猛地甩袖起身。

谢映棠被他大力地掼到一边去,她低头撑着手,忽然一阵猛咳,发丝从两侧垂下,遮住了部分神情。

他毕竟是她阿兄。

幼时,但凡她生病了,他都会亲自喂她喝药。她想要什么他都给,她闯了祸是他善后,哪怕后来,他又会转过头来将她教训一顿。

他总是最是严苛,却又最是护短。

嗓子并不痛,他没有用很大的力气,可她就这样拼命地咳着,眼角都要咳出了泪。

她抬手拉住他的衣摆,嗓子里有了一丝哭腔,“阿兄,我真的不想与你为敌。”

谢映舒深吸几口气,袖中手紧紧攥了攥。

他当然知道她不想。

是他太气了。

气她,气成静,也气自己。

他真的想恨不得将她杀了干净,可奈何如此心软。

她从小犯了再大的错,也不过关一关,罚一罚抄书,便是连读书时不听话打手板,才一下,小丫头便双眼盈泪,让人就此作罢。

谢映舒重新蹲下,抬手替她擦了擦眼泪,慢慢垂下眼,“你还想嫁给成静?”

谢映棠咬了咬唇。

谢映舒唇色有些泛白,笑意轻嘲,拂袖起身,再也不看她一眼,“那我便祝翁主,能有日与情郎喜结连理,百年好合,两情相悦,最好……一起实现你们可笑的志向。”

他拂袖而去,脚步声渐远,再不回头。

谢映棠抬手掩面,伤心至极。

后来,她也不记得自己跪了多久,总之,她双膝已经麻得快要失去知觉,她夜里又饿又冷,可她熟悉的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回。

一旦触及家族底线,她记忆中慈祥的阿耶,溺爱她的家家,似乎都换了副面孔。

她心底发冷,却还是不肯认错。

再后来,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按照多年来的规律,她醒来时,家人应已经心软。

可这一回,谢映棠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祠堂里,侍女们给她喂了热粥,请郎中来瞧过后,便让她继续跪着。

谢映棠倔强,哪怕身子摇摇晃晃,也要跪下去。

就连那些未曾伺候她的婢女瞧了也不忍心,出言相劝,都被一一漠视。

谢映棠跪得端正,唇上已毫无血色。

洛阳城中的谢族长辈们听闻了此事,都亲自去与谢定之讨论了此事,他们想动家法,但谢映棠身子比常人弱上许多,又如何挨得住再重一点的处罚?

便一拖再拖,只暂且让人跪着。

谢映棠后来又晕了过去。

那一次晕倒,便是高烧不退,漫长的昏迷。

公主终究狠不下心来,冲进祠堂命人将谢映棠抬回了公主府,路上碰见神色淡静的谢映舒,公主猛地抬头,指责道:“你便是这么做兄长的?你妹妹已经这样了。”

谢映舒冷淡道:“总归是死不了的。”

公主怒道:“你说什么?”

谢映舒一扯唇角,笑意凉瑟,目光落在抬着妹妹远去的下人身上,摇头道:“家家又能护到几时呢?”

公主恼怒至极,抬起手指着谢映舒,低声训斥起来,谢映舒倦于多说,面上恭谨万分,心底却冷淡至极。

公主将谢映棠带走之后,请了许多郎中为她诊治,可她迟迟不醒,谢府的人来过几次,皆被公主斥退。随后,谢定之在早朝之后亲自造访崔府,与光禄勋崔老谈了婚事。

谢府门前的探子匆忙回了成府,成静负手静立在窗前,听人禀报探听到消息。

那人说到“翁主昏迷不醒”时,成静遽然抬眼,眸底寒光一溅,旋即垂下眼睑。

袖中手攥得死紧。

谢族真的下得去这狠手。

既是要惩治谢映棠的胡闹任性,也是要告诉他:他非但配不上她,还会拖累她。

可他偏不信。

要么他自己不愿要,他势在必得之人,必不会就此放手。

他薄唇冷冷一抿,淡淡问道:“锦绣楼里的书生们是否已经召集?”

一边的子韶道:“已经都安排好了。”

成静道:“将我府中珍藏的字帖三日后拿去望萃居拍卖,这几日先放出消息,就说谢族暗罚端华翁主,编造得越乱越好,并鼓动昔日她救济的流民,三日后,再借拍卖将消息传到京中权贵圈子内。”

子韶微微一惊,“那字帖……可是前朝书法大家失传之物,当为无价之宝。”

成静转过身来,淡淡道:“为她一掷千金,值得。”

子韶心底深深一憾。

成静垂下眼,拿过案上已经写好的书信,吩咐道:“再把此物递到西城妙萃坊去,暗中交给掌柜的,他自然知晓应该怎么做。再将消息散播开来,让崔二郎提早知晓。”

子韶问道:“郎君真要为了她……将原本的计划全部打乱?”

初来洛阳,成静还在荆州的时候就说,以韬光养晦、徐徐图之为佳。

如今贸然因她动用部分势力,又与权势最为鼎盛的谢族对上,或许他也难以自保。

成静推开窗子,看着窗边一片鲜亮碧绿,他特意移植过来的垂丝海棠已经开了一半,满树鲜红。

他道:“乱就乱罢,我有何惧?”

那日之后,洛阳城中渐渐传开流言。

有人说,端华翁主心地善良,不过不小心摔碎了御赐的什么东西,便被族中人处罚,因身子骨弱,已经昏迷不醒;有人却说,端华翁主是与谁家儿郎两情相悦,谢族棒打鸳鸯,端华翁主才想不开自尽了;更有甚者,说世族见不得族中女子与寒门来往,故而发怒惩戒,翁主如今性命垂危。

事情一开始就传得离谱,后来随着流言扩大,更是成了各个版本,什么匪夷所思的揣测都有,茶馆街巷里人人议论不休,可不管怎么传,归纳起来,不过就是——端华翁主心地善良,奈何不小心惹了那些权贵不快,如今很惨很惨。

那些被她救济的百姓,或是仰慕其才情的读书人,都开始愤懑不平。

欺压百姓也罢,这些士族规矩之严,竟是连自家人都不放过么?

当初站在粥棚下的小娘子何其善良坦诚,定是这些权贵有心与人家过不去。

百姓想的不多,只在口口传着翁主有多好,甚至夸大其词,神乎其神,只差将翁主夸成九天仙女下凡,短短几日之间,民心已彻底偏了。

有人暗中造势、利用百姓。谢族的探子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迟了。

后来,失传的名家字帖便出现在望萃居,引得名门公子纷纷高价竞拍。

竞拍的当儿,席间小厮来往走动,便在悄悄谈论谢族那事。

声音不大不小,偏偏又传到那些公子哥的耳朵里。

再后来,谢定之下朝时,便被好友崔昌平一把拽住胳膊,劈头便问:“你们谢族那翁主究竟是怎么回事?”

谢定之眯了眯眼,才了解事情始末。

他与崔昌平解释了一番,回府后,气得拍案,便命人将谢映棠带来。

可身边的仆人却道:“郎主……翁、翁主她,还没醒。”

谢定之忽然怔了怔,问道:“她昏迷多久了?”

“翁主身子已经好转了,公主殿下还日夜守着。”仆人道:“待翁主醒来,殿下那处定会传消息回来的。”

谢定之阖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正要抬手让人退下,忽然一顿,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会不会是成静?

那小子疯了不成?

谢定之沉吟片刻,去见了谢太傅。

虽然这件事情实在荒谬,且对谢族名声有损,但他毕竟也是做父亲的,哪里真的忍心这么罚女儿?

顺水推舟,改为从轻处罚也不是不可。

后来,谢映棠醒来时,便发现自己身处棠苑,一边案上的药正冒着热气。

她艰难地撑坐起来,茫茫然环顾一周,却发现身边的婢女无一人面熟。

心往下沉了沉。

随后几日,谢映棠便又被软禁在阁楼上。

说来,她并不是第一次被关,关来关去的总归还是渐渐习惯了,没有人的时候,她自己也能找到消遣。只是,这一回与往日都不同,偌大谢府,她除了身边那些陌生冰冷的面孔外,再也找不到任何人,无人可以来探望她,她也不出去。

那些新来的侍女都是曾经在谢太尉跟前服侍过的,个个懂得分寸,既不会对谢映棠无礼,也不会纵容她做任何不合适之事,偶尔谢映棠写字趴着睡着了,便会被她们叫醒,推着去沐浴更衣,再一股脑儿地塞进被子里,阖上门来,又留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谢映棠这回做不到心安理得消磨光阴,她担心着成静,亦怕族人会采取别的办法,便尝试了许多逃跑的办法,每次连第一道门都没跨出去,便被人给抓了回来,她实在聪明,花样繁多,侍女们与她斗智斗勇,久而久之,谢定之亲自过来,素来慈祥的父亲对她不再有好声色,劈头便问:“是不是非逼着为父见你捆起来?”

谢映棠遂不敢再动。

谢定之看着女儿战战兢兢的模样,只觉得脑仁疼,拂袖而去后过了几个时辰,公主便亲自来瞧了瞧幺女,跟她例举了许多与她年纪相仿的士族女郎们,人家如何如何知书达礼,谁谁又已嫁了人,如今操持一府事物,颇有主母风范。谢映棠却说她将来亦能为成静打理一府,气得公主也拂袖而去。

之前全洛阳便在传翁主的各种传言,如今她与外界隔绝的消息又不胫而走,外界也有人私下里好奇这一回又发生了什么事。老夫人素来不太管小辈的事情,听人说了谢映棠欢喜成静,狠狠一拍桌案,愠怒道:“这丫头!好生糊涂啊!”

许净安此刻正侍立在一边,给外祖母端上刚刚沏好的茶,闻声心念一转,柔声劝道:“外祖母消消气,棠儿妹妹心思单纯,素来与谁都相处得好,一时忘了自己身份,只要还未酿成大错,净安以为,便也不算大事。”

她一说“忘了身份”,老夫人便想起谢映棠素来不摆架子,名门闺秀温柔谦逊是为好事,但这丫头,素来与人嬉笑疯闹,也讨得那一群下人都爱与她开玩笑,这又像什么样子?老夫人皱了皱眉,冷哼道:“还是自小娇养惯了,行事不矜持也罢,又怎么能在外面胡闹?”

谢秋媛甚少见祖母如此如此生气,见状悄悄瞧了许净安一眼,便笑道:“我听说,堂姊前几日被罚跪在了祠堂,大伯父与翁翁都狠下了心来,想必……如今也该知错了罢,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祖母消消气。”

“说到此事……”许净安担忧道:“棠儿妹妹现在还被关在棠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一个说想必已知错,一个又说正被软禁着,显然是没有知错,还在倔着。老夫人念及此,恨铁不成钢道:“那什么……成、成静?此人不过一芝麻小官,她看上了他哪一点?”

许净安念及记忆中那风雅隽秀的儿郎,便斟酌道:“棠儿许是觉得……此人人品不错,故而一时忘了身份……”

“荒谬!”老夫人甩袖起身,往谢太傅书房走去。

许净安与谢秋媛对视一眼。

待在老夫人面前一唱一和地落井下石之后,许净安才带笑往自己的小院里走去,谢秋媛慢慢跟在她身后,笑道:“上回叫她威胁表姊你,如今这么快,便将自己给搭进去了。”

许净安眼波微横,掩袖轻笑道:“她毕竟身份摆在那儿,无论如何,公主与表兄都会惯着她,我也不是故意针对着她,只是这么多年来……她也该收敛收敛了。”

“我猜呀,这回,大伯父兴许是要尽快将她给嫁出去了,那人也不会是成静。”谢秋媛抬手摩挲着手腕上的珠串,笑道:“只要把她嫁出去了,以后便没人再碍眼了。”

许净安但笑不语。

谢秋媛走在后头,迟迟未曾得到回应,抬眼看着表姊温柔纤细的背影,笑意又慢慢敛了去。

这么多年相处来,许净安想的是什么心思,她又如何瞧不出?只可惜她是庶女,嫡出的姊姊谢秋盈素来只亲近谢映棠,哪里睁眼看过她一眼?她虽有些不情愿,却也只能凑过去巴结在老夫人面前说得上话的表姊,许净安长得像她亡故的母亲,老夫人瞧见这外孙女,便开始思念自己那命不好的女儿,故而许净安想做什么,老夫人都宠着些的。

说来也是讽刺,她虽是庶女,可怎么着也应该比眼前这位父母双亡的许家女儿好一些,可许净安看似温柔无害,又哪里是好惹的人?

想到此,谢秋媛不由得挂上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来。

许净安也快嫁人了。

她倒是好奇,许净安口口声声说想陪祖母一生,可她心底……相中的又是谁呢?

谢秋媛正思索着,余光中一抹鹅黄一闪而过。

她抬眼看去,登时皱了皱眉。

谢秋盈带着两个丫鬟,正从另一条路走来,脚步匆匆,看似颇为着急。

狭路相逢,谢秋盈脸色也是一变,随即露出一丝笑容来,迎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章先走一下剧情,只有罚跪软禁这一个玻璃渣,大家放心,这一卷内男女主会成亲的。

后面还有好几卷呢。

此外,我决定将文名改为《卿卿与我开太平》,尽快换文名和封面。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5章 惩治… 下一章:第37章 栽赃…
热门: 罪子 天使来临的那一夏 绝色媚惑 真灵九变 农家小子香艳人生路:欲望城堡 窗外 不懂说将来 野火烧春 子夜十 我的猫草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