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心思…

上一章:第29章 谈话… 下一章:第31章 真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偌大的公主府一如这些年,安谧宁静,与世无争。正殿的廊外悬着几排明亮的琉璃宫灯,寝殿中的烛火熄了一半,谢映舒到时,公主身边的贴身侍女腊梅正好推门出来,恭敬行礼道:“殿下还未歇息,郎君进去罢。”

谢映舒笑意清雅,缓声问道:“家家近来身子如何?”

腊梅叹道:“郎君放心,殿下风寒快痊愈了,这些日子,小娘子时常来探望,只是……郎主甚少过来。”

饶是他们这些做子女的,这些年也看得出来,谢太尉与公主的感情是越发淡了。

谢映舒垂下眼,低声道:“战事吃紧,阿耶处在太尉之位,诸事繁忙,等他得闲,我定劝他来探望家家。”

“郎君有这份心已是足够了。”腊梅微微一笑,福身告退,让谢映舒进去。

公主尚未更衣,命人布好酒菜,连夜招待儿子,谢映舒跪坐在侧席上,同母亲说了几句体己话,临走时,公主叫住他道:“你可知,二郎如今战况如何?”

二郎,便是他那庶出的哥哥谢映展。

因年少性子刚烈,从军后骁勇善战,如今已连升几级,位列为将。

谢定之对这二子颇为喜爱,虽是庶出,所得的教导待遇却不输嫡子。

谢映舒年少时与这位二兄的感情倒颇深,不过自从谢映展投入行伍之后,谢映舒便与他日渐疏离下来。

谢映舒垂下眼,低声道:“前方战事吃紧,父亲正日夜为此操劳,二兄如今正在潼关与敌军僵持,前几日刚刚出战,如今退守城中,等待援兵。”

公主点了点头,微笑道:“他会没事的。”

谢映舒抬眼,看了看公主美丽的眸子,公主有一双妩媚而威严的凤眸,这双眼睛没能留给妹妹,却传到了他身上,看看着母亲的眼睛,微微一笑,语焉不详道:“二兄此战若胜,有八成会班师回朝,说来,孩儿也颇为想念他。”

公主起身,摆了摆手,便掀开珠帘往屏风后走去。

谢映舒见母亲乏了,便也转身退下了。

谢映舒对母亲虽是笑语晏晏的,实际上刚刚离开公主府的他脸色阴沉至极,子韶一路上依旧不敢同郎君说话,直到入夜之后,谢映舒去洛水屋子里坐了一会儿,洛水性子温驯,总是尽最大的努力讨三郎欢心。谢映舒将美人揽在怀里,以手指揉捏她软软的脸蛋,又将她的下颔抬起,瞧了瞧美人盈了水一般的眸子,淡笑道:“自你有孕了,整个人也软得跟水一般了。”

她含羞低眸,手心贴着小腹,轻声道:“可惜如今,妾不能服侍君,郎君百忙之中来探望妾,妾已是万分荣幸了。”

谢映舒依旧微笑着,手指轻轻撩拨她密密的睫毛,眼睛微微泛凉,“你前半生长于书香名门,也是个女公子,怎就这般懂得讨好男人?”

她微微一惊,咬着下唇道:“妾一不敢悖逆郎君,二……妾是真的希望郎君能够开心。”

谢映舒低低“哦”了一声,松开她的腰肢,她知晓他一贯的意思,便起身替他宽衣,可尚未碰到他的衣裳,他又起身出去了,人影离去,那门板就这样来回晃着,洛水怅然地盯着空荡荡的门口,忽然听见谢澄在一边笑道:“您早些歇息,郎君今日心情不快。”

洛水蹙眉道:“大人可否告知,为何不快?”

谢澄笑道:“郎君心思难测,在下也不知晓。”

洛水又道:“那……郎君今日可见了翁主?”

谢澄有些惊讶,倒也实话实说,“是见了翁主。”

洛水心底还是有疑窦,却没有再问。待谢澄走后,洛水才转头问贴身的婢女:“倩儿,上回闯入公子卧房的婢女如何了?”

倩儿抬眼看了她一眼,便低头答道:“那女子……已被杖杀了。”

洛水脸色霎时惨白,身影不稳,往后踉跄数步,才堪堪撑住身子。

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她阖眸,身子微微颤抖。

那人与她无关,可分明是有心人在针对她。

她如今怀孕四月,小腹微显,公子不许她随意走动,说是养胎,实则变相软禁。

但是私下里,下人都在传她有孕之事。

公子尚未娶妻,妾室有孕,便是犯了忌讳。

谢族家风严谨,她早就可以猜到的,或许无人会容忍她生下孩子。

或许是赐一碗安胎药,或许如踩死蝼蚁一般捏死她。

可她还想赌,赌公子是否对她抱有怜惜之意。

可之前,有婢女闯入三公子卧房之事,闹得阖府皆知。

倩儿看她脸色惨白,神色凄婉,便故意道:“我听说,那女子被谢澄大人拖出去时,谢澄大人本欲用剑直接给她一个痛快,可那女子却抓着谢大人的衣摆,嚷着‘洛水可生子,妾既可犯上而无事,我所求如她,罪又何以致死?’,谢大人闻言生怒,便命人取了杖子来,将人堵上嘴给活活打死了。”

洛水身子剧烈地晃了晃,再也支持不住,一把跌坐在地。

她觉得头昏脑涨,眼前一阵阵发黑,抬手捂住眼睛,身子却越抖越厉害,眼泪沿着指缝汹涌而出。

她就知道,都是针对她的。

又或许,下一个这般下场的人,就是她了。

洛水不知在地上坐了多久,才终于抬头,嗓子干哑地吩咐倩儿备了一些糕点,送去棠苑,向翁主问好。

她实在没有办法了。

棠苑的小楼上,谢映棠得了阿耶允许,高兴地蹦跶来蹦跶去,一想到明日或许又可以见着成大人,便开始将衣柜里好看的衣裳拿出来,挑挑选选,又将打开自己珍藏的妆奁,将阿姊送的翡翠雀尾钗拿出。那钗头坠着纯银链子,微端碧色珠子晶莹剔透,插在鬓边,便衬得眼眸透亮如宝石。

谢映棠抚着钗子,对金月笑道:“明日我去城外,打扮素雅为宜,但又不想让成大人瞧着我没有差别。”

金月笑道:“小娘子本就生得好看,不必特别打扮,成大人哪里是只看皮囊的人?”

谢映棠斜眼觑她一眼,轻声道:“我面对他时好看与否,表现的是我自己的心意,他瞧不瞧我,我才不管呢。”她说着,又将钗子插入鬓间,对着铜镜照了又照,对金月眨眼道:“这样可好看?”

金月忍俊不禁,“好看好看,姑娘再过几年,想必跟天上的仙女一般了。”

谢映棠柳眉一竖,正要说她马屁拍得实在敷衍至极,红杏推开了阁门,低声禀道:“小娘子,三公子的妾室洛水送了东西来。”

谢映棠动作微顿,有些呆住了,问道:“谁?”

红杏也纳闷得很:“是洛水,说来真是怪了,三公子身边的人怎会来找小娘子您?于礼不合不说,三公子那处可又经过了允许?”

谢映棠想起白日阿兄的神态,当时她兴冲冲地扑到阿耶怀中,却不曾注意到他们是在谈论何事,只是阿兄的表情从头至尾都不是很轻松。

她顾忌着三郎,犹豫要不要见见洛水的人,又觉得若能找到她这处来,想必还是有急事,加之洛水既是三郎身边人,应也没什么可防备的,索性道:“让人进来罢。”

红杏犹豫了片刻,便去把人叫了进来,那婢女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至始至终不敢抬头,只将臂弯里揣着的热糕点放在一边,恭恭敬敬道:“我家娘子问翁主安。”

谢映棠搁下钗子,问道:“可是有什么事情?”

倩儿恭敬道:“我家娘子腹中孩子已满四月,眼见月份大了,娘子行动不便,却想念着翁主,想问问翁主何事有空,可否一叙?”

谢映棠笑道:“我近日事情颇多,倒不是很得闲,你去回禀你主子,待我有空,定去找她玩儿。”

倩儿见人请不过来,又迟迟不肯走,谢映棠看她还杵在那儿,又问道:“可还有事?”

倩儿低声道:“我家娘子还想问翁主,公子今日看似不豫,近日可遇着什么不快的事情?娘子人在身边,可好想办法劝一劝。”

这是在……借她打听她阿兄?

谢映棠一怔,旋即皱眉道:“我也不知,你去回禀洛水姊姊,我阿兄不喜多管闲事之人,尤其是身边人,她还是少打听为妙。”

倩儿不敢再多说些什么,便也退下了。

红杏等人走了,才皱眉道:“小娘子还是少些与洛水来往,且不说此人是什么身份,三公子又岂会喜欢您接触他的妾室?”

金月也道:“我觉得那个洛水,瞧着便是心思多的,小娘子作甚还予她好声色?上回她求您为她怀孕之事求情,一看就是没安好心!殿下这般疼您,您若真劝了,岂不是伤了殿下的心?”

“何止伤心呢?”红杏忧心道:“这种话一旦说出口,便要怪小娘子您不晓事了。”

金月越想越恼,恨不得直接将那点心直接退回去。

三年前三公子亲自来棠苑惩治谢映棠之事,她们还历历在目,那一回,翁主毫发无损,可她们这些做下人的,可都蜕了一层皮。

如今想来,仍觉得后怕得很。

谢映棠坐下摆弄着钗子,摇头道:“我当然明白轻重,不会真去惹家家不快,只是,洛水从前也如我一般,长于闺阁,如今沦落至此,也委实无辜。她若只图自保,不害我阿兄,我也未必非要对她冷眼相向。”

红杏叹道:“小娘子这份善心,好也不好。”

谢映棠仰着小脸看着红杏,笑道:“我不恶意揣测别人,是我一贯的秉性,只是,也不愿任由别人欺负利用了去。”

谢映棠正说着,外面侍女已过来催促她更衣,谢映棠看时辰不早,便起身去沐浴了。当晚,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有些失眠。

她阿兄是何等人?人人都称,谢郎身份高贵,风雅隽秀,遇事从容淡静,向来都只有他找别人麻烦的份。

她这些年,也算是非常了解他的,若不是干系家族或是江山的大事,他甚少记挂在心上。

如今又会是什么事?

还有……洛水找她是何意?

是将她作为了可以依靠依仗的对象,还是单纯地关心她阿兄?

谢映棠翻了个身,小手忽然探到被褥里毛茸茸的一团,她蓦地将那一团大猫搂进了怀里,小脸蹭着毛茸茸猫儿脑袋,满足地叹道:“……还是你好。”

猫儿发出一声软哼。

她轻轻捏了捏它的耳朵,又自言自语道:“你知不知道,你可是成大人送给我的,你家家叫冬冬,是立冬之日生的,我见你的那日,翻了成大人家的院墙……”

少女小声说着,便慢慢困得睡了过去,梦里似乎也朦朦胧胧地回到了三年前,那日夜里的雨刚停,她翻墙过去,不料上天垂怜,让她见着了心心念念的人。

少年成静那般柔柔一笑,仿佛将她的魂都给勾去了。

洛水深夜在屋中忐忑不安地等了许久,才等到倩儿折返。

洛水忙问道:“翁主可有说何时来见我?”

倩儿冷笑道:“翁主说没空,还要你安分些,三公子不喜心思多的人。”

洛水唇瓣轻轻一抖,俏容失色,“可……”

“翁主说的也对。”倩儿打断她,不耐烦道:“公子在此处,什么事情不是尽在掌握之中?你与其做这些事情惹恼公子,不若好好讨好公子,让他对你心存怜惜。”

洛水咬紧唇瓣。

翌日城外,谢映棠站在棚中施粥的时候,脑子还在回想着梦中的少年。

年岁日久,当初那些平淡的细节非但没有完全忘却,反而日益清晰。

她如今才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有时候也像是上天注定的。

面前的男子领了一碗热粥,低声道了谢,下一位老人便颤颤巍巍地走上前来。

谢映棠吩咐道:“去扶着这位老伯。”

身边谢族仆人上前来,将老人搀到一边去歇息,又去取了碗,将粥端到老人面前。

那老人连连道谢,谢映棠低眸一笑,又亲自拿了碗,将粥盛了递给下一个人。

粥铺前人流涌动,谢太尉早就在朝中打了招呼,端华翁主拿了阿耶的腰牌,在城外行善事,引得经过城门的士族马车纷纷停下观望,事情渐渐传扬开去,百姓一时称颂。

后来,崔君裕便闻讯赶来,与纪清平一起帮忙安置百姓,崔君裕将上回拍卖赤玉卮多余的钱拿来,顺理成章地买了一些布匹为他们做了一些衣裳褥子,纪清平则一个个问候过去。

城外这桩事也引来了一些贫寒书生,他们这些人素来不得志,却抱着一颗救济天下的心,虽多数只是空想,却也热心时事。

他们本不喜欢有些贵族子弟的做派,可瞧见谢崔二族的族旗之后,却又暗暗咋舌,低声议论着散去了。

个别人却留下来,迟疑了许久才去问道:“我、我可以与你们一起吗?”

崔君裕直接笑道:“自然可以,这位兄台,在下崔君裕,唤我崔二便可,不知兄台姓甚名谁?”

“……”

崔君裕不拘小节的性子鼓励了许多人,才半日便已安置好了大多数流民,谢映棠戴好帷帽,笑吟吟地坐在一边的胡床上,接过侍女的递来的帕子,慢慢擦着额上细汗。

崔君裕忙活了一会儿,拎着胡床到她身边坐下,沉默半晌,沉重道:“我想出仕。”

谢映棠意外地看过来,“为何?”

“他们日子过得都不好,我还在镇日游山玩水,动辄一掷千金。”崔君裕讽刺地笑了一声,“我所不屑一顾的,是他们永远也想不到的,我又何德何能?再这样下去,我于心不安。”

“也好。”谢映棠想了想,问道:“那你可又想好,是从文还是从武?”

“我不知道。”崔君裕怏怏地叹了口气,“我得回去问问阿兄,文武都好,总之,我决定得做个有用的人了,如今想想,除却那些附庸风雅的本事,我不会武,也不太懂治理百姓,好像什么都不行……”

他越说越发地郁郁不乐,陷入自我一无是处的谴责之中,谢映棠也不知该怎么劝他,两人便这样坐着,吹着城外刮来的凉风,相继陷入沉默。

前方传来一声清响。

谢映棠循声看去。

一名布衣男子抬手挥开了谢府家奴的手,嫌恶道:“这是什么粥?跟水似的,堂堂谢族,说得是来救人,实际上出手也这么吝啬?”

那家奴脸色微变,碍于礼节教养,便只低声解释道:“这粥并不稀,足下去城中任何一个粥铺内打听,都是如此。”

“哦?”那男子道:“你们这些当权者欺压我们在先,现在又假惺惺地过来施舍,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下毒,还是以为就凭这样,我们就对你们感激涕零?”

那家奴皱紧眉,转头与身边人对视一眼,另一人道:“天子脚下,我们不会下毒,你若再成心诋毁,休怪我们不客气。”

那男子等的就是这一句,连忙大喊道:“你们快看啊!谢族仗势欺人了啊!我就问了一句有没有毒,就要杀人灭口了!”

挤在后面的百姓不知发生了何事,听闻此言一阵哗然,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有人正欲喝粥,闻言将一碗粥全部打翻。

有人刚刚喝完热粥,脸色一变,便开始疯狂干呕起来。

场面微有失控。

那人是成心来找茬搅事,明眼人一看便知。

或许是单纯看不惯他们这些士族,又或许受人指使,不愿谢族白白得了仁慈之名。

纪清平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忙道:“诸位别慌!我们不会做这等恶毒之事!他只是污蔑!”

可任他怎么喊,都无人理他。

谢映棠敛袖起身,慢慢上前,冷笑道:“给我拿下他!”

那人一惊,没想到众目睽睽之下,谢族的人真的不顾忌人言,直接要对他动手,连忙一边大喊着杀人灭口,一边要跑,谢府的下人个个文武兼备,很快就将此人摁倒在地,堵上嘴麻利地捆了起来。

谢映棠慢慢走到那人面前,语气从容,声音响亮,一字一句道:“谢族不担污名,是稀是稠,有毒与否,你既然心存质疑,那便去廷尉府自己告状如何?”

那人“唔唔”直叫,下人将他口中布料取出,他立刻怒喊道:“你们官官相护!哪里会公平断案!”

下人等他将话说完,复又将他的嘴重新堵上。

“你一不信谢族,二不信廷尉,在你眼中,天下皆不公,那何为公?”谢映棠冷笑道:“凭你一人信口雌黄,肆意污蔑,便是公了不成?”

她转过身,掀开帷帽,对那些正在议论纷纷的百姓道:“诸位听我一言。”

议论声渐渐平复,众人都闻声看来。

“谢族行事光明磊落,不屑于做沽名钓誉之事,更不屑偷工减料,更遑论在粥中下毒?”谢映棠嗓音清亮,一字一句落入众人的耳中,“谁今日喝了粥之后若出了事,我族自会安排郎中为各位诊治,除此之外,谁若染了风寒之类的疾病,亦可请郎中看病,一切费用谢族自行承担。”

她语气坦荡,掷地有声,百姓一时陷入沉默。

有人认出谢映棠就是上回破庙之中啃烧饼之人,忙出声道:“我相信这位小娘子!”

一人带头,人群中渐渐响起附和之声,局面这才慢慢稳定下来。

谢映棠转身对身后侍从使了使眼色,对方立刻意会地点头,忙去招呼百姓,一个个笑得如沐春风,温言细语,将躁动的众人慢慢安抚下来。

成静下马车时,便看见谢映棠重新戴上帷帽,又坐回去歇息了。

他垂下眼,低眸笑了笑。

子韶见他笑了,也道:“谢小娘子性情善良,柔中带刚,属下听说,今日天还未亮,她便走来施粥了。郎君,你看她分明是金枝玉叶,还一整日呆在这里,也是与别人家的女郎不同。”

成静淡淡看了他一眼,冷淡道:“你是何意?”

他眸子微凉,子韶心底一惊,忙道:“属下多言。”

成静冷淡不语,只上前去,朝纪清平淡淡一颔首,纪清平见他过来,忙放下手中事情过来,两人到一边去说话了。

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成静与纪清平说完了话,又走到谢映棠面前,将帕子递给她,“翁主何不多歇一会儿?”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9章 谈话… 下一章:第31章 真心…
热门: 宠溺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高能二维码 我们哥哥没划水 乡野兽医 我的第三帝国 妖怪气象局 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 治愈异能的错误打开方式 长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