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小聚…

上一章:第22章 春心… 下一章:第24章 论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娘子……”

“小娘子。”

“小娘子,醒醒!”

谢映棠蓦地惊醒,眼前涌现刹那间的光明。

身子微微一动,方发觉浑身又软又暖,是浸在水里的。

她敛下长睫,手虚虚握了握。

方才,她竟做了那样的梦。

温柔的成大人,柔情缱绻……与她翻云覆雨。

她心跳得厉害,面色泛着潮红,不知是被热水泡的,还是羞的。

红杏看她呆呆地不应,忙又唤了几声小娘子,又道:“小娘子在里面泡了太久了,我担心才闯进来,没料到您居然睡着了。”

她抬手揉了揉脸颊,含糊地应了一声。

红杏起身,拿过一边的柔软的白色纱裙,轻轻掸开,笑道:“小娘子快起来罢,我服侍您更衣。”

她说着转身,却忽然瞧见谢映棠一头扎进了水里,大惊失色,“小娘子!”

谢映棠在水里泡了好一会儿,可那水温尚未凉下来,只将她的脸颊越燎越热,她又腾得浮出水面,满心秀躁难耐,双靥霞光弥散,眸含盈盈春水。

饶是若水,也头一次见着自家小娘子如此清媚惊艳的模样,竟一时呆了呆。

谢映棠抬手捧住脸颊,嗓音细若蚊吟,像小幼猫一般,“……你先出去,我自己穿衣。”

红杏仍未回神,一时惊呆怔在原地。

少女有些急了,声音大了些许,“你出去呀!”

“是是是,我这就出去!”红杏虽满头雾水,仍旧将衣裳挂在一边,忙出去合上了门。

谢映棠孤零零地坐在浴池中,脑子一片纷乱。

她再喜欢成大人,也从未幻想过与他……做那等不太雅观的事,谢映棠也不知道为何会梦得如此匪夷所思。

……简直没脸再面对他了!

谢映棠起身穿好衣裳,又回屋窝进了被褥,却迟迟不肯灭灯睡觉。

红杏诧异道:“时辰已经不早了,您现在不困吗?”

平时这个时辰,谢映棠早睡了。

谢映棠不敢睡,怕一闭上眼又梦到成静,只好含糊道:“我稍后自己熄灯,你先出去罢。”

红杏虽不知她为何洗个澡就变得如此奇怪,最后还是退下了。

谢映棠抱膝坐在床头,呆坐许久,不知到了什么时辰,才起身去吹熄了蜡烛,躺下睡了。只是这回一闭眼,还未来得及做梦,脑中登时又浮现那副场景来……男子温暖却有力的大手,他的眼底的深情,他在她耳畔呢喃低笑,热气喷洒在她的颈间,挠得人发痒……谢映棠耳根又泛起红潮,终是受不了了,蓦地坐起身来,发泄似地大叫了一声。

外间今日留下守夜的红杏吓了一跳,忙过来敲门道:“小娘子!您怎么了?”

谢映棠耷拉下脑袋,无力道:“……没事。”

这样自我折磨了一整夜,翌日,谢映棠便起得有些晚了。

她醒时,红杏已从崔府回来,告诉她道:“崔二公子说,让小娘子三日后移步望萃居,他将亲自将东西交给小娘子,顺便叙旧。”

谢映棠不置可否,目光淡淡掠过一边书案上的笔架山,忽然又问道:“近来可有什么别的消息?”

红杏道:“三公子近来一直在官署,我出入府门时听人说,似乎是彻夜未归。”

“嗯?”谢映棠眉梢微挑,转眸看了过来。

度支部的人一忙多日,已是焦头烂额。

度支尚书谢映舒下了死令,要将之前登入的账册一一细查,尤其是从刘踞那头开始的账。度支尚书掌全国赋税、官田收入,登记入册的账本本是已经算好的,这算账也是一门灵巧活儿,多年来,度支部未曾出过大的差错,一靠上下官员精于算学,二靠那圆滑的处事原则。

可如今,自从高昌侯府一出事,成静查抄出了许多贪污受贿霸占田地的官员名单以及罪证之后,谢映舒便没有继续装聋作哑了。

官署上下官员齐心协力,彻夜未归,行事效率一时达到最高——上面压着活阎王似的谢三郎,谁也不敢懈怠了。

朝中百官早朝时听谢映舒上奏重查之事,只觉眼前一黑,一个麻烦精成静还没有摆平,眼下谢三公子便又开始横插一脚。

这是在把人往死里整啊!

于是乎,他们开始琢磨对策了。有人跑去谢府拜访了谢定之,有人去度支部与谢映舒打太极,甚至还有人不要命地去弹劾人家。

然而不久后,又来了一件奇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泰安、钜平一带刘氏官员贪污受贿、中饱私囊的罪证刚刚上报不久,高昌侯入狱的消息已遍传天下,随即当地太守急报百姓聚众闹事,竟不等朝廷亲自下令将犯事官员押送入京问罪,就将刘赟、刘洪二人杀害,并围堵了太守府。

太守在递入朝中的奏疏里表示自己“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姓刘的作恶与自己实在是没有关系,事情越拖越久越闹越大,百姓聚集起来连官兵都没办法,他们非但要抢回田地,还要要回自己被贪掉的家财,甚至要写万民血书,上达天听。最后太守抓住了带头闹事的一名书生,将他交给官差带入洛阳之后,当地百姓才消停了一会儿。

“何太守与刘氏素来不睦,我倒是听说,他之所以在那里做了个小小的太守,就是因为曾遭刘踞排挤陷害,这回整个刘氏家族遭殃,他乐得落井下石。”华萍一摇折扇,抬碗喝了一口温好的酒,又用扇柄勾身边女子的下巴,语气慵懒。

“我说姓何的怎么这么草包,连这种事情也不知道早点压制,原来是任由它闹大,这样一来,姓刘的一死,当地的实权又回到他手上了。”廷尉之子王琰嗤笑道:“说到底,还是委屈了那聚众闹事的小书生。”

崔君彦敲了敲桌面,想了想,笑道:“我倒是有些好奇,何太守是怎么把人成功带走的,当地乱成那样,他自身都难保吧?”

“只需声称送书生入京面圣,上交万民血书,细数刘赟、刘洪二人罪状,以酌情赦免百姓之罪,那书生自然欣然前往,他是民心之所向,百姓见他前去伸张正义,自然不会再闹。”成静端坐在案前,不碰酒盅,淡声道:“我若是他,为防事情闹大,上面怪罪他无所作为,必然在路中埋下杀手,或者买通官差,悄无声息地取了他性命。”

“又或者。”谢映舒轻笑道:“顺其自然,等他抵达洛阳,直接与廷尉府打声招呼,让人将他关押起来,洛阳诸事繁杂,门道众多,无人关心他一个小书生,让他死在牢中亦可。”

成静道:“只是,这回他料不到,这回我们要插手了。”

谢映舒道:“那书生死不得,我已派人去接应。”

“……”华萍表情僵了一僵,干笑道:“我说两位仁兄,你们犯得着这么认真吗……”

成静淡淡瞥他一眼,似笑非笑道:“当然犯得着。”

谢映舒皱眉道:“虚文,此事你无须插手。”

江郁在一边听了半天,终于出声道:“我倒觉得,那书生不值一提,天下间像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这种官员如跗骨之蛆,如何铲除得干净?陛下怕也不在意那么一个地方,更看重的是朝中局势。”

成静略一扬眉,倒是笑道:“德光是聪明人。”

江郁看他神态,心念一动,又看向一脸高深莫测的谢映舒,蓦地了然,大笑抚掌道:“你们两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就是不知这肚子里卖得什么药……”

“不是我们,是他。”谢映舒嗤笑道:“谁知道他肚子里卖的什么药呢?”

他们此刻正在望萃居三楼的一处呆惯的雅间里坐着,三楼所呆之人多为名门之后和当朝权贵,位置最佳的雅间“碧水江汀”素来被谢三郎包下,一群贵公子们坐在一起,聊的却是当朝时事,谢映舒本是被崔君彦软磨硬泡地拉过来的,呆了不久,便起身告辞了。

谢映舒刚走不久,外面便闯进来一个锦衣少年。

这少年约莫十七八岁,眉目清秀,举止洒脱,外面的仆人一时不查,竟让他生生钻了空子,忙也跟着冲了进来,诚惶诚恐地跪倒在地。

谁知少年刚一进来,便对江郁笑着唤道:“德光兄!”然后又对崔君彦恭恭敬敬地喊道:“阿兄。”

随他闯入的仆人这才知晓是崔二公子,抬头对视一眼,忙退了出去。

崔君裕环视一周,又对华萍、王琰一一问了好,独独不知成静是谁。华萍忙笑道:“二郎,这位是成静成定初,现任中书舍人。”崔君裕连忙欣喜道:“原来你就是成静!我一路回洛阳,可听了不少有关你的传言!想见已久,竟不料今日这般有缘。”

他欣喜地上前许多步,就差直接扑到成静的案前。成静微笑着看着他,一双清澈的明眸笑得如同弯月,崔君裕少见这般温润安静之人,只觉得看着他,心里就像霎时被吹来了一阵春风,将浮躁都洗涤干净了,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崔君彦正欲呵斥弟弟无礼,却见他蓦地后退几步,抬手朝成静一拜,笑道:“君裕见过成大人。”

成静抬手回礼,淡淡一笑:“君若不嫌弃,唤在下定初便是。”

崔君裕越发高兴,忙唤了一声“定初兄”,崔君彦对这个弟弟委实无奈,低叱道:“还不过来坐着?没个礼数!”

崔君裕抬手挠了挠头发,坐到一边去,任由侍女为他倒满酒。

酒过三巡,腹饱酒憨之后,崔君裕便从怀里掏出一叠纸来,对江郁炫耀道:“德光兄,你猜我拿的是什么?”

江郁皱了皱眉,“什么?”

“嘿嘿。”崔君裕笑吟吟道:“当然是你心上人的诗稿了,我可是拿价值连城的宝贝找她换的,翁主才名天下皆知,不知德光拜读过多少?”

翁主?

成静听见熟悉的称呼,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滞,眼睫低低一垂。

眸中神情无端有些冷。

江郁脸色微变,不动声色道:“曾有幸与翁主说话,翁主才情自然毋庸置疑。”

崔君裕调笑道:“哦?那江兄打算什么时候提亲?”

他还不知道江郁已经提过亲了。

江郁脸色有些黑了。

其实说起这件事,他也有些郁闷,本来亲事将成,翁主人也来了江府了,谁知回去就莫名大病一场,随后谢定之便亲口拒了婚事。

谢映棠,他当然喜欢。

也曾特意再次问过谢映舒,谢映舒对此也是直接拒了,只说“家妹重疾未愈,恐唐突了德光兄,族中长辈亦另有打算”,随后便没了消息。

崔君裕看他神色不豫,倒是挑了挑眉,也不再深问,又偏头去找成静攀谈了。

这少年郎性子外向,自小不爱读书,只爱畅游山水,他父亲为此特地请了大儒做他先生,传授他课业,奈何这性子实在管不住,加之上有长兄经营家业,崔君裕便心安理得地在外游历,顺便收集奇珍异宝,听当地轶事。

他游历至荆州时,早就听闻了成静此人,只是他抵达时,成静已经离职赴京,生生错过了这一面,这回倒是意外有了攀谈的好机会。

崔君彦对成静的态度倒是淡淡的,看弟弟那般欣喜,虽觉得不太合适,倒也没有出声阻止。

他们这群人,玩归玩,利益归利益,成静于他们,是友也是敌。

作者有话要说:华萍,字虚文。

江郁,字德光。

不知道隔这么久大家还记不记得,这些人其实就是第一章 出现过的那群少年,当时喝酒玩乐玩弄妓子,如今在朝廷中有个一官半职,不过士族子弟总是空降高位,个别人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2章 春心… 下一章:第24章 论局…
热门: 你的选择是?? 偷花小神医 奸妃洗白指南[穿书] 与少将的夫夫生活[星际] 在逃生游戏里种田 后宫:甄嬛传2 这位家长请不要帮孩子写作业 把老攻搞到手前人设绝不能崩 校草的醋意值爆了 芈月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