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春心…

上一章:第21章 旧事 下一章:第23章 小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映棠暮时回府,直接被三郎那边的下人给请了去。

三郎一日未去官署,倒是气定神闲,随口问了问她此去有什么想法,她便说已将上回那事放下,无论如何,他们都帮她出气了,她再纠结于那事,便是与自己过不去了。

谢映舒闲闲倚在案边,大笑道:“我也当知道,你这丫头自小就没心没肺得很,日后保持着这心态也好,不囿于世事,乐得自在。你记住,无论如何,谢族人都在此,不要再寻死觅活的。”

她也觉得那时实在羞耻,赶紧点头答应。

谢映舒看天色不早,她还未曾用膳,便索性留她在自己那儿吃,期间又无意间问起此行可有发生了别的什么事,谢映棠便用春秋笔法随口说了,有意将成静带她去山上之事略去,又不敢说她对成静动手动脚的事情,这样一来,能说的便只有抄家之事了。

谢映舒听到成静抄出了许多名册之后,眉峰才微微一动,又叫来了谢澄,不知低声吩咐了什么,用完晚膳后便要动身出去。

谢映棠:“阿兄!”

谢映舒顿了顿,回身问道:“怎么?”

谢映棠嗫嚅道:“成大人今日是得罪了不少人么?”

谢映舒挑眉,反问她道:“在官场上,什么是得罪?他得不得罪人,与你谢映棠何干?”

他说完,又好好扫了一眼这女孩儿,撑了伞匆匆而去了。谢映棠看着消失在雨幕中的修长人影,叹了口气,拿筷子戳了戳碗。

身边,忽然坐下一个青衣女子。

谢映棠抬眼,却见那女子正敛眉朝她微笑,黑发披在身后,衣摆宽大,广袖敛在膝头,是个安顺温柔的美人。

她唤道:“洛水姊姊。”

洛水微笑道:“见过翁主。”

谢映棠看她衣着,微微蹙眉,洛水看透了她的怀疑,便回答道:“我有孕了。”

谢映棠一怔,登时喜道:“真的?”

洛水点头。

她自三年前没入奴籍,而后又辗转来到了谢府,做了三郎身边伺候的人,这三年来,因她温柔谨慎,行事颇有分寸,三郎倒也偶然将她带在身边,久而久之,便真的做了三郎的人。

谢映棠搁下筷子,拿帕子轻轻搽了嘴,便起身搀着洛水坐到一边去。

她有些感慨地说道:“我阿兄那般不好说话,洛水姊姊居然也能伺候他这么久。”

谢映舒行事冷酷果决之名响彻府内外,人人都说他不像谢定之,亦不像长公主,反倒性子随了严苛冷戾的翁翁。

洛水噗哧一笑,温柔的面容浮上一层明丽春水,道:“三郎行事确有手腕,但行的都是磊落之事,正如他待翁主您,固然严苛,却也是在担心您。”

谢映棠笑出一道浅浅的梨涡,抬着小下巴骄傲道:“所以,我才不与他计较。”

洛水微微一笑。

洛水沉默良久,终于慢慢道:“我初来谢府的时候,本是很怕的,因为那时除了我,还有别的奴籍女子被买了来,她们……遭遇不太好,后来都没有留在谢府,只有我一人幸运地留下来了。”

“后来,我怕我是下一个,所以主动求见三公子,说宁可伺候他一辈子,公子那日闲闲倚在榻边,低头瞧了瞧我,只问了一句:‘你又怎知我是什么样的人,便敢留在我身边?’我说:‘世人都传谢有佳郎,妾旁的不敢说,但是三公子一定是好人。’他便大笑道:‘世人妄言,怎可轻信?’我便没有再敢接话,公子看了看我一会儿,便说留下我了,只是又对我冷言道:‘不过借你安身之所,若敢抱有他心,便将你乱棍打出府。’我哪里敢筹谋别的?当时只是又惊又喜,连忙谢恩了。”

“随后不久,我便知道,公子身边还有一些别的女人,只不过公子不喜女色,待她们不冷不热,她们稍有不慎,便会落得不好的下场。后来,我又见到了翁主您,我看公子对您没有好声色,却在您生病时时时刻刻关心着,我便知晓,他真的是一个好人,不过面冷心热罢了。哪怕……这世上能让他付出真心的人少之又少。”

“后来,我便悉心伺候他。”

“只要他皱一皱眉,我便知道他是不开心了,即便他在笑,我也知晓何时的他才是真正心情不错的。后来一日,公子刚刚被擢为度支尚书,那日他与朋友们喝了酒,我将他带回来时,他忽然在马车上问我:‘我与朝中那些奸佞弄权之辈有何区别?’我便笑着说:‘旁的妾不知道,但是只有您待妾好,您不会和他们一般,肆意践踏无辜之人。’他看了我一会儿,便笑了起来,沉沉地说道:‘那哪日我若变了,你便提醒我罢。’”

“回府之后,我熬了醒酒汤,那汤还未喂他饮下,他便将我拉到了床上。”

“再后来,我便一直在他身边,他偶尔会与我说说旁的事情,不过点到即止。我知道公子虽身处大族,一直以来却不愿依靠家族玩弄权术,故而才堪堪与江尚书平起平坐,所以我也一直支持着他,哪怕我只能为妾,他将来还会有正妻,会有嫡子。”

洛水说到此,一双美眸上浮现水意,道:“我沦落到这般地步,不敢再奢求什么了,如今若能好好生下孩子,我还有什么不甘心呢?”

谢映棠沉思片刻,只诚恳道:“我也会帮着阿兄好好照顾你的,这是我的侄儿。”

洛水破颜一笑,伸手拉住她的手,柔声道:“多谢翁主。其实,妾说了这么多,只是想求您一事。”

“何事?”

洛水道:“公子说,公主殿下当初与赵夫人同日有孕,赵夫人先于殿下生下二公子,至此公主始终心有不满,碍于人言未曾多说,而今公主不知妾已有身孕,他日公主若是知晓,翁主替妾在殿下面前求情可好?”

谢映棠笑道:“那是自然。”

洛水展颜一笑,忙起身要拜,谢映棠受了她这一礼,又说:“我也要谢谢你,我好像彻底明白什么了。”

或许像他们这样的人,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明白自己的人。

谢映棠回到棠苑后,红杏禀报说赵氏又来求见过了,许是因为她鞭责下人之事。

谢映棠得知后,便命人传了口信给赵氏,说如今天色已晚,明日再叙。

明日一早,赵氏便亲自来了。

谢映棠坐在阁楼上的太师椅中,穿着一身绛红衣裙,白罩雪色斗篷,分明将近夏日,红杏却还是不放心,又将温热的小炉递给她,唯恐她吹风病了。

赵氏甫一进门,便瞧见这眉眼精致的小姑娘,忙上前关切地问道:“翁主近来身子怎么样了?”

谢映棠笑道:“多谢赵姨关心,身子已好多了。”

赵氏端详了一下她的脸色,尚看不出不悦之意,心口大石稍微落下些许,又笑道:“你这一病可将许多人吓坏了,身子好了便好,你自小身子骨弱,老夫人日日上山祈福着,就盼你平安呢。”

谢映棠但笑不语。

赵氏眼见气氛尴尬,又忙笑道:“昨日,我手下婢子行事过于鲁莽,冲撞了你,小娘子既然已经教训,便万万别放在心上去,别平白弄坏了心情。”

“赵姨不说,我都快忘了。”谢映棠抬手拨了拨指甲,抬眼笑得疏离,“这等小事,我岂会放在眼里?我阿兄就曾告诉我,手底下的人,总是要时常敲打敲打,不然日子一久,他们就连主子也不会放在眼里,一个人倘若御下都做不好,更遑论其他,赵姨,我说的是吧?”

赵氏脸色微变,忙笑道:“说得是,我日后定好好管教她们。”

面上虽是如此说着,心底却一沉,指甲不知不觉陷入了手心。

这话不就是在讽刺她吗?

她出身低微,与公主宛若云泥之别,她生下二郎谢映展之时,变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奶娘抱走了,谢定之为安抚公主,不许他们母子想见,直至公主产子,便有让嫡母抚养二公子的意思。

而公主却说,生子元气大伤,实难照顾两个儿子,便继续让奶娘带着二郎,时不时再去探望一下。

一面如此,一面也限制赵氏亲自教养二郎,说赵氏出身卑微,怕她带坏了小公子。

久而久之,赵氏心心念念的儿子长大后,却待亲母疏离,只一心建功立业。

尚在京中之时,便每隔五六日向嫡母请安一次,而每月才探望她一次!

为别人做嫁衣,这滋味当真难受。

赵氏念及此,眼底带了一丝嫉恨。

谢映棠哪管赵氏想到了何处?再随便应付了几句,赵氏便辞别了。

赵氏刚走不久,谢映棠正抱着猫儿看书,便看见外面蹦蹦跳跳地窜进来一个人影。

“棠儿!”谢秋盈一把扑过去,揉了揉她的小脸蛋,笑道:“看美人气色不错,许是身子大好?”

谢映棠放下书,心里叹了口气,刚走一个麻烦,又来一个麻烦中的麻烦。

谢秋盈丝毫不觉得自己是麻烦,拉着谢映棠好大一通长篇大论,非要将自己这几日所有所见所闻,包括没了她如何凄惨寂寞都一一倾诉干净才会罢休。

谢映棠听了一半便受不了了,将猫儿往谢秋盈怀里一塞,便要下楼去。

谢秋盈:“诶诶,你对我就这么冷漠吗?棠儿!”

谢映棠提着裙摆跳下楼梯,便抬手捂住耳朵。

红杏见状忍不住笑出声来,金月也忍笑道:“盈小娘子没准就是成心的,小娘子自打成大人回洛阳之后,便将盈小娘子冷落了不少。”

红杏也道:“对呀,盈小娘子不知来了多少次,也是经常见不着人,险些就气得去找公主了。”

金月叹道:“小娘子可不能这么一直紧着男人,我时常听人说,小娘子家做事得矜持,不然男人不喜欢的。”

谢映棠:“……”

她睁大眼,把这两个当着她的面数落她的人一人瞪了一眼。

两人都噤声了。

谢映棠小脸红彤彤的,一双极大的眸子含着不可置信的神情,指着自己道:“成大人会不喜欢我?”

两人:“……”

谢映棠:“走着瞧!”

谢秋盈从楼上追下来,问道:“谁?成大人是谁?”

谢映棠偏不告诉她,谢秋盈看周围人都神色了然,唯有自己被瞒在鼓里,气得一跺脚,恼道:“好啊,棠儿,你连我都瞒,看我不治你!”说着便朝她扑了过去,谢映棠忙去躲,两个小娘子家在屋里疯疯闹闹,直到谢秋盈把谢映棠困到椅子中,喝道:“你说不说?不说我便挠你痒痒了!”

谢映棠笑个不停,俏颜上泛起一阵细汗,显然是玩累了,忙道:“我告诉你就是!你别闹了!”

谢秋盈娇哼一声,按着谢映棠的手微微松了力道,谢映棠慢慢道:“成大人呀,他是——”谢秋盈凑过去听,谢映棠突然抬手将她猛地推开,又往外跑去,边跑边笑道:“你来抓我呀!”

谢秋盈脸色大变,又追了出去,“我饶不了你!”

两人又从屋里闹到了院中,红杏和金月对视一眼,眼底都露出了一丝笑意——没想到小娘子随成大人出去一趟,回来又变回了从前那个活泼爱闹的她。

若她真能如愿嫁给成大人,想必也会过得很幸福罢?

院中,两个小姑娘嬉笑怒骂,追赶打闹,正玩得起兴,却没人瞧见外头刚刚来了人。

许净安许久不曾见过谢映棠,此刻正好趁着老夫人和奉昭大长公主打算来探望谢幺的当儿,一道过来了,顺便在长辈面前讨个欢心,她一副迫切思念棠儿妹妹的模样,快步走在前面,不料刚一踏进院门,便与谢映棠撞到了一块儿。

谢映棠爬树翻墙惯了,很快便稳住了身影,一低头便看见摔在地上的许净安,愣了愣,忙伸手拉她,“表姊,你撞疼了没有?”

那伸出手便这样僵在了半空中。

许净安低着眼,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似摔得疼极了,好像没看到那只手一般。

满院奴仆见老夫人与公主一道来了,纷纷行礼。

谢映棠皱了皱眉,收回手来,先是对长辈问了好,再淡淡吩咐一边的婢子道:“你们快把表姊扶起来。”

这回换婢女专门来扶,许净安才慢慢站了起来,抬手悄悄擦去眼角的泪,勉励一笑,“方才那是意外,是我没看路,棠儿没有撞疼吧?”

她这副模样,谁都看得出是明明疼,却还隐忍着,任谁看了都不由得觉得心疼。

老夫人眉头一软,柔声道:“你这丫头,莫要逞能!若是摔伤了,便回去上药,女儿家落了疤痕便不好了。”

许净安忙摇头道:“无碍的,净安还能坚持。”

老夫人叹了口气,又对谢映棠叱道:“你这病才好,怎么又在院里疯闹?枉别人日夜担心你身子,你就这般不懂照顾自己?”

公主也看着她,素来温和端丽的面容上,一双细眉微微皱了皱。

谢映棠知道祖母最疼许净安,多说无益,只好顺着认错道:“是棠儿玩心重,日后一定收敛!”老夫人看了眼她,叹了口气,又道:“你是姣儿的女儿,又得封翁主,却不及净安半分端庄贤淑,什么时候再去好好学学规矩,这样怎么嫁得出去?”

谢映棠:“……”

她头一次感觉这般无力。

谢秋盈倒是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她一点也不觉得棠儿比不上许净安,只是私底下不摆什么架子而已,可比时时刻刻都娇弱可怜的许净安讨人喜欢。

几人将老夫人应付过去,谢映棠再皮笑肉不笑地对许净安嘘寒问暖了片刻,总算将老夫人和许净安给送走了。

谢映棠松了一口气。

谢秋盈见只剩下公主,也不敢多呆,也寻个理由告辞了。

公主秦姣坐在谢映棠身边,笑着叱她道:“你呀,这也是自找的!镇日玩闹,这回总算是被责骂了罢?”

小姑娘不可置信地睁大眼,道:“家家也不向着我?”

公主笑着,抬手抚了抚女儿的手,柔声安抚道:“我怎会不向着你?只是近来,你祖母在愁净安的婚事,毕竟都十九了还未嫁出去,谁看了忍心?只是我却不喜这种性子的丫头,相比之下,还是我们棠儿灵秀可爱。”

谢映棠眼珠子极快一转,问道:“家家为何不喜她呢?”

“此女心思过深,这样的女子,我见得多了。”公主笑意微敛,美目微微有了冷意,凉凉道:“我在宫中长大,后妃中美人诸多,谁人不擅装柔弱博得天子怜惜?便是我当初嫁给你阿耶,也有些不要命的敢横插一脚,只可惜,有了当凤凰的心,还是没这个手段,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从宫里到宫外,她亲眼见了帝位更替,长女入宫为后,儿子从初入官场到如今如鱼得水,还有什么不曾看穿?

谢映棠挽住公主的手臂,笑道:“女儿也会和家家一样,决不让别人欺负了去。”

公主怜惜地抚了抚她的脸颊,眉心一软,“看你这副模样,想来你阿兄将你开导好了,你还执着于成静吗?”

谢映棠点头,将脸颊在公主肩头蹭了蹭,软声道:“女儿越来越喜欢他了。”

公主道:“改日我进宫一趟,让陛下为你们赐婚。”

谢映棠蓦地一惊,连忙跳起来道:“别别别!我要自己打动他!您可万万别插手!”

公主冷道:“怎么?他区区中书舍人,背后无世族支撑,还敢瞧不上你不成?”

眼见她亲娘又误会了,谢映棠急了,她起身走了几步,又坐了下来,开始慢慢同公主解释,成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公主听她说了半天,别的没听出来,谢映棠喜欢他倒是实打实的。

公主抬手揉了揉眉心,涂着绛色凤仙花汁的指甲显得分外妍丽,她无奈道:“罢了,只是成静若敢欺负你,本宫定不过放过他。”

谢映棠忙点头,再说了几句,便将这最后一位给送走了。

一连应付了这么多人,谢映棠小酌完一杯茶,便提笔在案前奋笔疾书起来。

这三年来,她遍读诗书,其中造诣虽不及朝中大儒,却已胜过一般的文人,谢家明珠的才名宣扬至了京外,绝非是浪得虚名。

谢映棠一直写到晚上,才将新完成的诗稿整理好,让红杏去打听光禄勋崔老的二公子回洛阳没有,红杏匆匆去了一趟,回来笑道:“崔二郎刚刚抵达洛阳,小娘子是怎么知道的?”

谢映棠起身,拿起帕子擦了擦手,淡淡道:“他半月前求我借他诗稿,说已经自邯郸启程,进来多日天气阴翳,风雨不休,壶关一带正处太行山,周边河流众多,道路泥泞多雨,易生灾害,这样一耽搁下来,大概便有半月。”

说着,谢映棠又抬头看了看天色,又将诗稿放回了桌上,摇头道:“罢了,你还是明日交给他罢,顺便帮我问一句,我找他讨的东西带来了没有。”

红杏连忙应了,又拨开珠帘,朝外探着脑袋,低声在嘱咐底下人准备热水。谢映棠挪步至另一间屋子里,抬手解了披风,又慢慢解开腰间系带,褪下淡粉色折裥下裙,她日常所穿的衣裙摆长曳地,飘逸舒展,一时倒有些麻烦,一边婢女忙上前帮忙更衣,将衣裙妥帖地挂在一边的架子上,再将热水端来,洒以花瓣、香料,便合上门出去了。

谢映棠迈脚入了浴池,将身子浸在里面,舒服得眉梢一舒,她抬手轻撩水波,在水汽缭绕中阖眸,身子渐渐放松了。

意识沉沉浮浮,眼前也雾气一片。

薄雾中渐显出一人的面容。

那个清秀俊雅的少年郎跪坐在浴池边,温暖的手掌轻抚着她脑后长发,他低头看着她,声音低沉喑哑,“映棠,映棠。”

她抬头瞧过去,惊道:“成大人……”

成静微微一笑,端得是温柔内敛,清澈透底的桃花眼倒映着她的影子,手指慢慢从她的脑后挪到她的颊边,将她的下颔捏着抬起,低头贴上她的耳畔,“你不是喜欢我吗”

她仿佛沉醉在他温柔的抚弄下,身子渐渐瘫软,娇躯白皙滑腻,双眸噙着颤颤水意,他的手伸入池水下,轻轻触碰她的身子,手指所及,她浑身燎起一阵烫意,身子也慢慢酥麻瘫软下来,只不管不顾地搂住他的脖颈,上身破水而出,将整个娇躯靠近他的胸膛。

他低笑一声,将她从水中彻底捞起,低头埋在她的颈窝,轻轻亲吻着她的锁骨。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1章 旧事 下一章:第23章 小聚…
热门: 总有人为我花钱续命 我的竹马超难搞 艳遇小农民 沃土:乡村熟妇 阴阳师系统 逃生游戏BOSS怀了我的孩子 穿成偏执男主的猫 寡妇村的男主任 全天下为我火葬场 穿成炮灰后和主角HE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