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芒

上一章:第1章 闻香 下一章:第3章 世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幕高悬,星河璀璨。

谢映棠快步走在前面,沿路花影幢幢,香气袭人,身后的俊雅少年离她约莫一丈之遥,他身上的雪裘在凉夜里仍微微发亮,欣长身姿被游廊上的灯笼拉得极长,映入她深黑的眸底,明光隐现。

夜风吹来,她还能闻到一丝不寻常的清香,应是从他的衣袂上拂落的。

只是不知这是哪家公子,竟颇为讲究。

谢映棠轻车熟路地来到三郎的书房前,侍从见是成静,仿佛是习惯了一般,主动推开书房的门,她这才知,原来他是知晓这路是怎么走的。

谢映棠待进了屋,便抱着猫儿朝他行了一礼,“多谢郎君特意解围。”

少年颔首微笑,道:“举手之劳。”

她亦抿唇一笑,不由得抬眼,撞入一双温亮清澈的眸中,忙又撤回视线。

他倒丝毫不介意她唐突抬头,转身寻了处地方拂袖坐下,手随意搭在扶手上,淡淡道:“我此番是来找三郎的《千机图》,倒不知他放在何处了,你来帮我找找罢。”

她点头称是,将怀中猫儿放下,谁知那大白猫方才得到自由,便忽然朝成静身上跃去,倒是唬了她一跳。

谢映棠仓皇转头,便见那猫儿竟乖顺地伏在了少年膝头,雪白的身子和少年的狐裘几乎融为一体,他低头看着那猫儿,有些无奈地弯了弯唇,将手放在猫儿头上,轻轻顺着它颈边的猫。

“无妨。”

他轻笑道。

她只好转身,安心去寻那《千机图》,这图她此前无意间听父亲提及过,应是颇为贵重的东西,谢映棠在三郎放置重要物件的壁柜里找了找,很快便翻到了。

她走到成静身边,双手奉上那图。

他抬手接过那图,光下那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她的心微微一跳。

成静将图展开一看,点头道:“是这个。”

她轻声道:“郎君还有吩咐么?若是没有,我便退下了。”

少年不由得抬眼,唇边噙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这便想走了?”

她面上微窘,踌躇道:“翁主还等着我回去复命。”

他垂下密密的眼睫,目光淡淡扫过她腰间玉佩,道:“那你便回罢,这几日勿再闯此地,三郎设宴款待三日,此地不适合女子闯入。”

他是在提醒她,谢映棠福身表示受教,当下也不再停留,转身欲推门出去。

余光忽然瞥见他随手拿过案上一本书。

她脚步一顿,好奇似地定睛看过去,远远便见书页上写着“西厢记”三字,眼皮蓦地一跳。

她开门的动作生生停住,心下一横,又跑了回去,唤道:“郎君。”

少年抬眼看来,颔首示意她说。

怎么说?

这话本子,本就是她的。

前些日子,三郎从她枕下抄出这物时,便将她狠狠罚了一遍,说她净看些不入流的东西。

却不曾想,三郎将这物随手扔在桌上。

谢映棠道:“我是想说……郎君千万别误会,这本书不是我家三公子看的。”

他正好奇三郎何时竟有这等闲趣,闻言倒转眸道:“便为这事?”

她嗫嚅着回道:“实是……不想让郎君误会我家主人……坏了清誉便不好了……”

“竟是这般在乎你家主人名声。”少年失笑,手轻轻抚着猫儿,饶有兴致地问道:“那你说说,此物是从何处来?”

他这一笑煞是动人,桃花眼惑人万分,其内春波荡漾。

她撇过头去,扯谎道:“不过是底下人行为不检点,偷看这书被三公子无意发现,倒没什么特殊来历。”

“那我改日便问问三郎,三郎御下素来严苛,手下竟能□□出这种下人?”

她微微一惊,有些慌了,只好道:“我……我实话告诉您罢,这实是翁主的书,不过,翁主还未来得及看,这本书实是碰也未碰过,郎君万万别说出去,我家主人因此早就大发雷霆了,郎君若再提此事,我家女郎必然再得遭殃,我、我也当被问罪……”

她说完,殷殷看着他,眉间露出恳求之色。

她如今年纪十二三岁,稚嫩可爱,嗓音清脆,俏生生得讨人喜欢。

这话本不假,三郎确实会再找她麻烦,她母亲身子不好,长姊入宫甚早,二兄又在她很小时便在外征战,阿兄于她,除却兄长之外,更像母亲长姊。

是以,最最见不得她没有大家闺秀的矜持温柔,镇日只想着捣乱。

外人只知谢幺娘是养在谢府深处的一颗明珠,谁知她又是这般。

少年本就不喜为难他人,看她如此恳求,便无奈地笑道:“罢了。”

她依依不饶地问道:“郎君是不同我家主人提了么?”

他却不好糊弄,指着她腰间玉佩,道:“阁下不肯坦诚,我又如何坦诚?”

她这才轻轻“呀”了一声,发觉自己露馅了,幸好腰间玉佩上只有谢族族纹,她只好敷衍着答道:“好吧,既然露馅了,我便实话实说吧。实在是迫于无奈才瞒着郎君,我是谢族二房夫人容氏之女。”

谢容氏之女谢秋盈,与她关系素好,这身份暂且借借也无碍,总归三郎不会怪罪秋盈,谢映棠心底默念“抱歉”,心想今日之后得好好补偿秋盈。

终归做不得谢映棠。

少年微笑道:“不料是个女公子,实在唐突。”

她便不再装做自己是下人,站直了身子,从容笑道:“实在不是故意瞒着郎君。如今既然已经坦诚,郎君可否答应小女子这一请求?”

他微笑道:“自然。”

与这满眼狡黠的小丫头多说几句话实是偶然,他成静秉承君子之风,又岂会真拿此书去问三郎?

她便欲退下了,可还有几分迟疑,指着他膝头猫儿道:“郎君不将猫给我么?”

他弯了弯一对明眸,道:“此猫本就是我的。”

她一时惊呆。

他纤长的手指轻轻拨弄着猫耳,低声唤道:“冬冬?”

猫儿轻轻喵了一声,尾巴轻轻扫着少年白皙的手背。

果真是他的。

她颊上飞了红霞,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它……竟是叫咚咚么……”

“立冬之冬。”他道:“前年立冬之日出生,本养在家宅之中,不料它越墙来了谢家宅邸……可是冒犯了小娘子?”

她道:“它打碎了我的青花琉璃盏。”

“那明日,在下便遣人上门给翁主赔上一盏。”

她忙摆手道:“罢了,今日郎君助我一次,便当扯平了。”说完,也实在是自觉不能再呆丢人下去,忙火急火燎地行了礼,急匆匆跑了。

谢映棠出了书房,深吸一口凉气平复了心情,忙提起裙摆,抄小路溜之大吉。

还好阿兄不曾回来,谢映棠一路平安无阻地回了自己的小院,刚跨过拱门,便见门口等得焦急难耐的红杏和金月拥了上来。

红杏道:“小娘子怎去了那么久?我和金月险些去找安嬷嬷了。”

金月却道:“小娘子脸色怎得这般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说有翁主名号,平日在府宅之中,侍女大都直呼小娘子。

谢映棠说:“一言难尽。”小姑娘懊恼地捏了捏眉心,耷拉着脑袋进了屋子里。

留下红杏和金月面面相觑。

夜里,谢映棠吹熄了最后一盏灯,只看着窗前清霜,仍旧难眠。

她翻了个身,将自己裹得跟茧子一般,脑海中却忽地响起那温柔少年如水似的语声——

“……本养在家宅之中,不料它越墙来了谢家宅邸……”

本就纳罕是哪家公子,居然是与谢族比邻而居。

洛阳谢族宅邸之大,堪比王府,亭台水榭一应俱全,从外看便威严华美,这象征着权势地位的一处,居的皆是朝中三公、王爵贵勋,可尽管如此,也未曾见人与谢族做邻居。

她翻来覆去想了想,脑中灵光一闪,忽地整个人坐了起来。

不对。

朝臣之中,当有一人例外。

昔日清河成族之后,成静。

当年清河成族何其鼎盛,势头便如如今的谢族,家主时任尚书令,人人尊称一声“明公”,门下子弟皆为朝中佼佼者,若非惹怒先帝,满门下狱,也落不到昔日大族一朝没落,长房凋零,只余成静一人。

传言成静天纵奇才,五岁为诗,七岁为赋,善论国事,过目不忘,及长,风格秀整,端方自持,举止规范,严若朝典,虽家族败落,却有高门名士之风。

先帝以喜爱之名,将他接入宫中做太子伴读,名为亲自教养,实则软禁掣肘,多少年寒来暑往,这位传言天纵奇才的少年郎,一不得入朝为官,行走坐卧皆被监视,二不得讨论朝局。

直至太子登基。

前几日帝京沸沸扬扬,说此人如何在无任何官衔的情况之下,震慑反臣,肃清叛乱,外联武将,力保太子登基为帝。

此后,陛下亲自下诏,让其一步登天。

锋芒之盛,前所未闻。

谢映棠饶是在深闺,也曾听人说过这位少年,也听阿耶(指父亲)不住地惋惜过,说此人多年来被软禁于宫中,治世才华不得施展,实在可惜。

她本以为当是个锋芒毕露眼高于泰山之人,可……竟是她方才所见之人么。

灵秀内敛,温文尔雅。

当年世传,国有无双,谢有佳郎。

谢郎便是她那阿兄,她也曾想过谁才可与她那阿兄媲美齐名。

谢映棠心魂震颤,不由得攥紧了被褥,黑夜里一双水眸清亮无比,再无半分睡意。

只是……这回实在唐突,她连连在他面前出糗,想来便懊恼至极。

书房灯火长明。

谢映舒饮了酒归来,见那少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手撑着脸颊,一手正拿着狼毫,轻轻挠那猫儿脖颈,不由得一挑眉,佯怒道:“好啊!我道你为何不在,原来躲在这处逃酒?”

成静无辜的眨眨眼,旋即笑道:“只是在此一览三郎的千机图。”

他跟前摆的是猫,哪里是图?

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非此人莫属。

“装傻。”谢映舒冷笑一声,抬手抽走了他手上狼毫,道:“你可知,今日我入宫,陛下是如何同我说你的?”

成静好奇地问道:“怎么说?”

“陛下说:且留静多居府上多日,此人善装无辜,朕瞧之,甚烦。”

“……”

作者有话要说:主人家一般称为郎主,其子称为郎君。郎君不一定非得是妻妾称呼丈夫的,也算对男子的尊称。

郎君和公子的用法区别大概是:公子用于第三人称,当面一般喊郎君以示尊敬。

推荐热门小说卿卿与我开太平,本站提供卿卿与我开太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卿卿与我开太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章 闻香 下一章:第3章 世家
热门: 婚姻禁区 痴色:情缠女老板 在大秦当病弱贵公子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乖,别闹 烟波淡平生[女穿男] 电竞团宠Omega 穿书之白月光gl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诡域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