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屋檐下被迫低头

上一章:第10章 痛哭流涕陈实情 下一章:第12章 针尖麦芒正相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是干什么吃的,安湖就这么大的地方,李大奎一个大活人,还能上天入地了不成?”周广顺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怒声斥道。

葛强听到这话后,连忙解释道:“老大,宾馆和他经常去的地方我都找了,就是没见到他的人影,服务员说他昨晚十点多从安阳宾馆离开的,从那以后,便不知所踪,我怀疑他是不是被人给薅起来了!”

这话葛强倒没有扯谎,这是他从安阳宾馆倪副总那获得的消息。

周广顺听到这话后,大吃一惊,将头凑到葛强跟前,压低声音说道:“你说会不会那边发现不对劲,将李大奎给……”

葛强抬头看了县长一眼,迟疑片刻,点头说道:“县长,不瞒您说,这也正是我担心的。”

周广顺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沉声说道:“葛强,你立即让人和姚丹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出事,注意一定要小心,你千万不能折进去。”

葛强听到这话后,轻点了一下头,转身便出门去安排了。

周广顺也没有闲着,立即拿起办公桌上的那部黑色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十分钟以后,葛强推门进来的时候,对周广顺说道:“老大,姚丹的电话打通了,她说她妈又犯病了,她回乡看一下,明天才能回来。”

周广顺听到这话后,轻点了一下头,一脸郁闷地说道:“她妈的,真是见鬼了,怎么会这么巧?!”

葛强看到周广顺的表现后,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他轻咳一声道:“老大,你说姚丹那小娘们会不会也出事了,故意躲起来不见我们?”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也不一定。”周广顺沉声说道,“我刚给纪委的老肖打过电话,据他说,昨晚并没有什么行动,大奎出事的可能性不大。”

说到这,周广顺略作停顿,接着说道:“现在情况不明,我不能盲目动作,那样的话,反倒容易中对方的圈套,你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找到李大奎,他要是出什么事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安阳宾馆是周广顺、葛强等人的大本营,这当中有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再加上和姚丹联系全是李大奎,他如果出什么事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老大,放心吧,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葛强怒声骂道。

周广顺听后,脸色一暗,沉声说道:“行了,别骂了,先找到人再说!”

“好,我这就去找,一有消息,我就给你打电话!”葛强说道。

周广顺轻点了一下头,挥了挥手,示意葛强快点去找。

葛强走后,周广顺将身体前倾,将两只胳膊肘放在办公桌上,双手托着头轻揉起太阳穴来,眉头皱成了川字。

一个月前,县委书记宁致远突然盯上了恒绿农化,这让周广顺的心里很是没底,他不知对方是蓄意为之,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但无论哪种情况对他都极为不利。

经过半个多月的观察,周广顺意识到宁致远并不是走走过场,而是要彻查恒绿农化,这使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郭玉泉虽然能耐,但仅凭他一人,根本撑不起恒绿农化这么大的摊子的,其间涉及到各方的利益,葛强和周广顺都在当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现在宁致远突然向恒绿农化下手,周广顺等人自然坐不住了。

要想顺利化解这场危机,必须抢先下手,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周广顺确定了从公、私两个层面同时入手的策略,力求置县委书记宁致远于死地。在葛强、李大奎和郭玉泉的通力协作之下,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李大奎却突然没了踪影,这让周县长的心里如何能淡定呢?

葛强走后,周广顺越想越觉得不踏实,便拿出私人手机摁下了恒绿农化老总郭玉泉的号码。手机很快接通了,但却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这让周广顺的心里更是没底。

一连拨打了三次都是如此,周广顺再也坐不住,站起身来,在宽大的办公室里来回踱起步来。

从韩立诚口中得知李大奎撂了的消息后,宁致远很是开心,冲其说道:“立诚干的不错,下一步就是葛强了,这可是块难啃的骨头,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

事情到这一步已一目了然了,在台前蹦跶的只是一些小角色,真正起决定作用的却是安湖县的党政主官,这是一场谁也输不起的“战争”。

“老板,我觉得对付葛强要这么这么来,您觉得呢?”韩立诚问道。

宁致远刚要开口作答,突然传来一阵笃笃的敲门声。

“进!”宁书记冲着门外,一脸不爽地说道。

出乎宁致远和韩立诚意外的是,推门进来的竟是县长周广顺。韩立诚连忙站起身来向其问好,随即便走到一边去帮着周县长泡茶。宁致远则缓缓的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广顺县长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呀?”

作为一县之书记,宁致远说这话似乎有点小肚鸡肠了,但试想一下,县委书记上任数年,县长从未主动过来汇报过工作,放谁身上,都多少有些怨气。

周广顺不愧是老官油子,听到宁致远的话后,笑着说道:“致远书记莫怪,本来前两天就准备过来了,耐不助手头的事情太多,一来二去就耽搁了下来。”

“呵呵,广顺县长说笑了,我可不敢责怪你,只是有几分好奇而已。”宁致远不动声色地说道。

宁致远的话虽让周广顺心里很是不爽,但还是强忍着没有发作,他这会是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呢?

韩立诚虽很想听听周广顺和宁致远谈些什么,但他只是个小秘书,并没有留下去的资格,帮其斟满茶水后,便转身出门去了。走到门口时,林技术本想将门留条缝,想想还是作罢了。

周广顺在宁致远的办公室待了将近半个小时,出门时,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在和韩立诚握手时,特意在他的手背上轻拍了两下,叮嘱其好好干,不辜负致远书记的厚望。

两世为人的韩立诚也有点被周广顺的表现搞晕了,不知这只老狐狸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出了县委书记的办公室以后,周广顺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不见了,脸色阴沉的能挤得出水来。一路上遇到他的人不无战战兢兢,生怕一不小心招惹到县长大人,遭受无妄之灾。

回到办公室以后,周广顺有气无力的瘫坐在真皮沙发上,这是他主政安阳以来,最为憋屈的一次县委之行,不过好在结果还是不错的。

之前,在宁致远办公室里,周广顺将姿态放的很低,表示在恒绿农化公司一事的处理上,他完全支持和拥护党委的决定。周广顺这么做一方面向宁致远示弱,另一方面则是想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更重要的是为搞清状况赢得时间。

听到周广顺的话后,宁致远的脸色较之前缓和了许多。他明确表示,恒绿农化虽出了一点小问题,但还是能把握住经济发展这个大方向的,只要在环保上拿出点实际行动来,大家的面场上都过得去就行了。

周广顺有点摸不准宁致远这话的真假,但此刻他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在沙发上休息了片刻之后,周广顺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办公桌前,再次用私人手机拨打恒绿农化老总郭玉泉的号码。

嘟嘟五、六声之后,电话里终于传来了郭玉泉的声音,“喂,周老板,你好,我是玉泉呀!”

周广顺一听这话,便知郭玉泉那儿有外人在,他虽憋了一肚子的话,但只得硬是咽了回去。“郭总,你在那儿呢,在杭城赶回安湖的路上,好,你到了安湖后立即给我打电话,我有急事找你!”

郭玉泉答应后,周广顺便没有多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郭玉泉接完电话后,将手机递还给了身侧的警察,心里却在暗暗盘算起来。他现在愈加认定这几个警察是有备而来,从他们看见他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县长”二字一点也不吃惊,便能看出端倪来。

坐在副驾上的警察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后,便告诉他,如果周县长再打电话过来时,他可以接听,但什么都不能说,否则,他将承担一切责任。

人家是有备而来,自己却是一无所知,郭玉泉除了俯首听命,还能这么办呢?

挂断郭玉泉的电话后,周广顺的心里稍稍有了点底。虽说恒绿农化的工人没照事先计划的统一行动,但只要郭玉泉不出事,便还有从头再来的机会。

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尽快找到李大奎,摸清小保姆姚丹那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姚两人如果都没事的话,搞倒宁致远的机会还是很大,这才不枉他之前在对方那装了半小时孙子。

捋清事情的脉络之后,周广顺拿起桌上的红色话筒拨通了葛强的号码。

一直以来,周广顺、葛强、李大奎和姚丹之间都是单线联系,这么做的好处便是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

得知葛强仍未能找到李大奎后,周广顺对着话筒阴冷地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尽快找到李大奎,记住是必须!”

说完这话后,周县长便咣的一下挂断了电话。

推荐热门小说平步青云,本站提供平步青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平步青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0章 痛哭流涕陈实情 下一章:第12章 针尖麦芒正相对
热门: 校花的终极护卫(校花的全能保安) 我的第三帝国 九重紫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夜夜新郎 仙界科技 极品修真狂少 隔壁那个饭桶 浪花一朵朵 龙图案卷集(鼠猫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