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生死一线不服输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左右为难出良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韩立诚只觉自己的胸口异常的憋闷,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只有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可还是不行。窒息的感觉愈加强烈,他甚至感觉着冥冥中有只大手,用力地卡住了他的脖子,于是他挥舞双手,拼命地想要挣脱那只夺命的大手。

挣扎许久以后,仍是不行,那只手反而愈加地紧缩,韩立诚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他用力一睁眼睛,就算死,也得搞清楚是谁下的手吧,可是根本睁不开。

在迷迷糊糊中,韩立诚感到自己快要不行了。疾驰而过的车影,穿梭不息的人流如放电影一般不停闪现,而他则如过客一般呆立在一边,傻傻的看着。突然,画面发生了变化,一个男人双手捂住胸口,弓着腰,蜷缩着身子,面色狰狞的在地砖上不停的挣扎、悸动。

韩立诚想要看清男人的外貌,可眼前始终是模糊一片,怎么也看不清楚。过了好一会儿,就在韩立诚想要放弃之时,男人的面容却突然变的清晰了起来。

惨白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充满迷茫;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此刻都变了形;男人仿佛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生死一线间。

韩立诚觉得眼前的男人很是面熟,定睛一看,觉得竟和自己有七、八分相像。当他想上前仔细查看一番时,地上的男人猛的抽动了两下,双手用力摁着胸口,腿脚绷得笔直,口吐白沫……

看到这一幕后,韩立诚只觉得头脑中一阵眩晕,随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晨。

韩立诚呆呆的站立在窗前,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和那绿的逼人的香樟树叶,整个人都懵住了,在过去的半小时里,他如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头脑中像钻进了无数只小蜜蜂一般嗡嗡叫个不停。

韩立诚知道这间病房是市人医住院部的脑外科最好的病房之一,为了帮他调换病房,安湖县委书记宁致远亲自给市人医院长打的电话。他甚至知道一会敲门进来的是脑外科的护士长,一个四十岁出头矮胖黝黑的女人,据说她的扎针技术在市人医里是最棒的。

韩立诚之所以对眼前的这一切如此熟悉,是因为他曾亲身经历过一次,不对,准确的说,他又重新回到了十七年前的这一场景中。

韩立诚轻瞥了一眼手中那款老式的诺基亚,三寸见方的屏幕上清晰的显示着“1998年6月17日,星期三”,没错,他又重新回到了那段风华正茂的岁月。

韩立诚起床后,便意识到了不对劲,呆立在窗前足有半小时之久了。韩立诚怎么也想不明白眼前的状况,最终,他想到了曾在无聊时翻看过的那些网络小说,里面便有很多重生、穿越之类的故事,难道自己也重生了?

想到这,韩立诚不禁有一丝兴奋之感,难道老天真的给自己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韩立诚的双手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浑身有种瘫软的感觉,他用力地掐了一下大腿,唉哟,那种疼痛感与平常无异,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在做梦。

笃笃,笃笃,就在韩立诚疑惑中夹杂着几分欣喜之情时,耳边响起了敲门声,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请进!”

韩立诚在说话的同时便转过身来了,只见一个身着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的女医生推门走了进来,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娥眉淡扫,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那诱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

“进来不是应该是那矮胖黝黑的护士长吗,怎么变成高挑白皙的美女医生了,这是什么状况?”韩立诚心里暗想道。

“你怎么回事,谁让站到窗口去的,还不快点回到床上去!”美女医生黛眉紧蹙,瑶鼻轻翘,不满的埋怨道。

韩立诚将美女的医生的姿容看在眼里,头脑中当即浮现出一个熟悉的影像,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叶……叶梦瑶!”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叶梦瑶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是云州一中92届(3)班的,临近高考的时候,你插到了我们班上,当时……”韩立诚说到这下意识的停下了话头。

叶梦瑶听到韩立诚的话后,想起了在云州一中临近高三时半个月的插班生涯,想不到竟会在此偶遇昔日同窗,阴沉的脸顿时放晴了,便冲着对方伸出了芊芊玉手,“你好,我是叶梦瑶,请问你是?”

韩立诚轻捏着如凝脂白玉一般的小手,思绪万千。当年叶梦瑶插班到一中的时候,引起了全校轰动,被封为一中有史以来最漂亮的校花,否则韩立诚也不会时隔多年后一眼就认出她来。

“我叫韩立诚,很高兴能在这儿见到你!”韩立诚说这话时,欣喜中夹杂着一丝兴奋。

“你……你是安湖县委书记的秘书?”叶梦瑶问话时,抬头偷瞄了对面而立的韩立诚一眼。

看着眼前这个身高将近一米八,脸上棱角分明,眼神犀利,左眼眉间有颗米粒大小的黑痣,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略有几分帅气的男生,叶梦瑶的头脑中没有半点印象。

尽管如此,她对其还是很感兴趣的,要知道从上午到现在关于他的事可是在市人医里传的沸沸扬扬。

昨天晚上,韩立诚被送到医院来的时候,医生和护士都以为这小伙子快不行了。据急救车里的护士说,他们到现场的时候,他驾驶的普桑已被撞的不成样子了,人也处于昏迷状态,呼吸、心跳都很微弱。

谁知进了急救室以后,韩立诚却如换了个人似的,不光呼吸、心跳一切正常,身体内连一处骨折也没有。为其做急救的老专家声称,他做了大半辈子医生,从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声称要将韩立诚的这种情况带到全国医学大会上去交流。

叶梦瑶想不到这个带有传奇色彩的病人竟是她的同学,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韩立诚看着欲问还羞的叶梦瑶,轻点了一下头。

叶梦瑶看到对方的韩立诚的表现后,追问道:“你是怎么被撞的,当时到医院来的时候,情况可是十分危险呀!”

叶梦瑶其实更想问你之前的情况那么严重,怎么一进急救室就像没事人一般呢,不过当时韩立诚正在昏迷中,就算问了,他也未必能回答上来。

韩立诚尽管已醒来半个多小时了,但他的注意力一直在重生这事身上,压根就没想他怎么会市人医病房里的,听到叶梦瑶的问话后,心里下意识的一哆嗦。

前世,他也曾遭遇了一场这样的车祸,不过他当时付出的代价是右肋三根骨骨折,其中有一根刺穿了肺部,右小腿的胫骨粉碎性骨折,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来,至于下床走动,那更是三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除此以外,他出车祸的第二天,安湖县还发生了载入县史的事,恒绿农化集团的工人闹事,近千人围堵县委县政府,由于处理不力,导致警民冲突,两名工人、一名警察在冲突中受重伤,其中一名工人因抢救无效死亡。

县委书记宁致远因此事被撤职,更因后来引发的索贿事件而被追究刑事责任,不光政治前途夭折,还身陷囹圄达三年之久。

宁致远出事后,县长周广顺如愿以偿的成为县委书记,而韩立诚则成为了弃子,被丢到了县气象局,一直到重生之时,仍是一个小科员。

想清事情的前因后果后,韩立诚意识到他不能再在医院待下去了,必须立即赶到恒绿农化集团所在的司桥镇去,打消他们围堵县委县政府的企图,那么随后的悲剧就不可能发生了。

打定主意以后,韩立诚一脸严肃的对叶梦瑶说道:“叶梦瑶,对不起,我有点急事,要赶回安湖去,十万火急。”

“可是,医生交代,你需要留在医院进一步观察,不能……”

韩立诚不等叶梦瑶再说下去,抢先说道:“我必须立即赶回去,否则县里就要出大事了,请你帮帮我,十分钟以后,再告诉医生,拜托了!”

叶梦瑶看着韩立诚一脸凝重的表情,鬼使神差的轻点了一下头。

“谢谢!”韩立诚道完谢以后,卷起衣裤,套上鞋,匆忙的出了病房的门。

十分钟后,身着墨绿色T恤、丈青色西裤的韩立诚便已站在了市人医门前的路边了,尽管脸色有几分苍白,但精神头十足,犹如斗士一般昂首直立。

看着西天那如血的夕阳,韩立诚的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悸动,在这个看似普通的傍晚,他将孤身上路,挑战前所未遇的困难,期待着能逆天改命。

1998年的交通不如后世那般拥堵,韩立诚毫不费力的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云州市下属的安湖县而去。

看着大街上一幅幅宣传申奥的宣传画和标语,韩立诚这才想起两千年前后华夏国最大的事情莫过于首都燕京的申奥了,这事要到三年后才能尘埃落定,那一刻,千万炎黄子孙为之泪流满面、彻夜难眠。

韩立诚将目光从车外收了回来,思绪也随之回到了现实中。

此时,韩立诚的头脑中满是浆糊,前世今生的影像交错出现,让他有种不辨真假之感,不过有一点他却记得非常清楚,那就是千万不能再重蹈前世的覆辙,否则也对不起老天爷恩赐的这重新来过的机会。

要想不再重复前世的悲剧,必须保住他的老板——安湖县委书记宁致远。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韩立诚再清楚不过了。

透过车窗,看着对面飞驰而过的或大或小的车辆,韩立诚猛的想起发生车祸时,撞他的那辆混凝土搅拌车。他眼看着对方从对面直直的撞了过来,既没有制动,也没有打方向,有种成心置他于死地的之意。

韩立诚之所以对这一幕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前世出院以后,他就曾去查过那辆水泥搅拌车,不过却是一无所获。司机是外地人,撞人以后吓得连夜跑路了,赔偿由保险公司和该车所属的企业共同承担。

钱,一分不少;事,一概不知!

推荐热门小说平步青云,本站提供平步青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平步青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左右为难出良策
热门: 乡春满艳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天官赐福 我作天作地,全世界却都喜欢我[快穿]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 刷钱人生 星光璀璨 换脸重生 侯卫东官场笔记6 听说全网在等我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