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一夜夫妻

上一章:90.空房秘道 下一章:93.留得青山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章第一卷 山村情事]

第91节一夜夫妻

“好了,好了,我们下去看看吧。来/书/书/网 .laī.cōm”周丽美低声说道,陆洪臣揉摸的她身上有点燥热,这小子老是占她的便宜,把她当什么了?

陆洪臣嘿嘿坏笑着点点头,拉着周丽美的手,两人试探着往那木楼梯里走了进去。

木楼梯很陡也很窄,周丽美整个身子和陆洪臣紧紧的贴着,丰满的胸部贴在陆洪臣的胳膊上,让他很享受。没办法地道窄,想并排着走只能这么贴着了。

下了台阶,转了一个弯后,前面竟然有幽幽的暗光在闪烁。

周丽美手紧紧的抓着陆洪臣的手臂,颤颤的问:“怎么会有灯光?”

陆洪臣也是一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黑漆漆的地道里还会有灯光?他头皮发麻着朝那发着幽光的地方凝目看去,只见光似乎是从地道的墙壁上发出的。“嘿,是块发光石发出的光!”陆洪臣忍不住惊叫道。

他拉着周丽美走了过去,果然,那幽幽的微光,是从一块玲珑的经过琢磨的圆石上发出的,就像颗夜明珠。这种发光石不是他在地底深处那石窟里看到过的么?毛良宇他们怎么会有?那暗河交错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去过?巨大的疑问充斥在陆洪臣的心头。

周丽美见到这夜明珠似的石头,简直惊呆了!她好奇的伸手去摸那石头,竟然还有点温热,她不可思议的问道:“嘿,这是不是夜明珠?”

陆洪臣没有见过夜明珠,但看这块石头似乎不是很光滑,应该就是他见过的那夜光石打磨而成的,“我在地底下见过。那个石洞里都是会发光的石头,应该不是夜明珠。不过不知道疯老头是哪里得来的?”他话一出口,见周丽美瞪眼看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忙改口笑道:“噢,不能叫疯老头应该叫你爸。”

周丽美这才撅着小嘴饶过了他,她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如今是疑问越来越多了。有这么多钱,又有这么好的宝贝,为什么不远走高飞?非得呆在这山沟沟里受那周富贵的窝囊气呢?

陆洪臣其实跟她想的一样,这两年出门去到山外去打工的人回来都说外面城市里简直是天堂,遍地是钱,花花绿绿的什么都有。转而一想,这毛良宇或许另有苦衷吧?年纪大的男人跟他们年轻人的想法不一样。

这么想着,陆洪臣催促道:“嘿,走吧,看看这地道是往哪里去的?”见远远的又有一块闪烁着幽光的石头,他不由心里赞叹,这东西放在逃生的秘道里真是绝妙的主意,有了这幽幽的亮光的指引,不用灯光都可以知道路,关键时刻逃生还真用的上。不过想到毛良宇一家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厄运,不禁为他们感到无奈。强盗来了那只是一时的厄运,通过这秘密通道躲过一劫确实有可能,可是,从小他就听村里人讲,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批斗成风,死了很多地主富绅,那个年代整个社会都仇富,穷苦老百姓对批斗地主老财很有快感,他们确实想跑都跑不了,谁让他们树大招风呢?更不用说周富贵本来就想报复,一直盯着他们不放,一心想着抢郑秀芝了。来/书/书/网 .laī.cōm

两人往前走了十几步,地道陡然空阔起来,却是一个地下小石室,虽然在周丽美看来眼前是漆黑一片,陆洪臣却依稀能看见一些东西,石室不大,有床有桌,家庭物事一应俱全,应该是房子的主人临时避难的地方。那床很是简陋,只是一块木板搁在砖头上上面铺了层稻草,上面摊了张草席而已,那稻草因为时间长了的缘故,发霉变成了黑色,而席子也已经烂了。石室中间的小圆桌,小圆凳静静的摆放着,上面放着手电筒,打火机蜡烛之类的照明用具,想当初那毛良宇估计就是独自躲在这里打发无聊时光的。

陆洪臣心里一动,忙搀着周丽美走到了小圆桌边,拿起那电筒,按了按开关,已经不会亮了,估计电池时间长了失效了。他又拿了桌上那很老式的煤油打火机,一拨动,火苗一闪,打火机还能用!还是老式的打火机质量好,这么长时间都还能用。陆洪臣忙把桌上的蜡烛给点上。

闪动着的火苗,瞬间把小小的石室照亮了!

周丽美转头看了看石室,脸上满是惊愕的神色,她呆住了!只见靠里面的一整面墙上都是一个和她长的很像的女人的黑白照片,正中间一张照片上那女人怀抱一个两三岁的胖嘟嘟的小女孩,那小女孩仰着头一脸幸福的看着正双手抱着她的母亲,而女孩的妈妈微笑着面对着镜头,娴静淡雅,自然安详。这不是自己和母亲的照片么?更让她惊奇的是墙上还有很多她从小到大不同时期的照片贴着,竟然有一张她和陆文孝的结婚照也被贴在了墙上!看到自己的结婚照出现在这样一个漆黑的地下室里,震撼的周丽美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结婚照什么时候丢失的。父亲毛良宇竟然默默的一直在收集她成长的照片?

看着周丽美惊呆了的表情,陆洪臣也为毛良宇的一直牵挂女儿的心而感动。很显然,他并没有疯。他能十几年不露破绽的装疯,真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估计是受到了很大的威胁才会这么做的。当年这个地方肯定是他独自缅怀爱妻,默默给女儿祈祷的场所,陆洪臣简直无法想象这个世界还有怀有这种深沉感情的男人存在。

周丽美想到父亲当年曾经在这幽深的地下室里无数次端详她的可爱样子的场景,不禁热泪盈眶,不能自已。这个世界上曾经还有这么一个一心牵挂她的人存在,这种幸福感让她对父亲这个在她脑海里冰冷的词汇变的温暖,融化了她从小郁结在心中的一块坚冰,她默默的看着她结婚照上用钢笔写成的一行字:女儿毛丽美结婚留念,父亲毛良宇题。

原来她应该叫毛丽美,父亲已经给她把姓改回去了,是的,从此以后她应该叫毛丽美。

“那边有个洞口。”陆洪臣见毛丽美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相片,知道她有点伤感,不过还是说了自己的发现。

毛丽美顺着陆洪臣的手指看去,果真在石室的一角有个仅能容一人通过的洞口。里面黑洞洞的,也不知通往哪里?

“走,我们进去看看?”陆洪臣提议道。

毛丽美点点头,不舍的看了看当年父亲贴着她照片的墙壁,随陆洪臣往那洞口走。

陆洪臣手里拿了蜡烛,把打火机带在了身边,一头钻进了狭窄的地道。很明显这个地道挖的时间与前面地道挖的时间不一样,这个地道要新的多,也简陋的多。边上的岩壁坑坑洼洼的,没有怎么修整过,不像前面那么规整。

两人在简陋的地道里曲曲折折的走了好长一段路,这种在地底逼仄的甬道里走路的感觉,总是让人心慌,毛丽美跟在陆洪臣的后面,心里走的慌慌的,很快打起了退堂鼓,她拉了拉陆洪臣的衣服,劝道:“洪臣,我们还是往回走吧,黑布隆冬的挺害怕的。”

“有什么好怕的?估计这条地道是你爸挖出来的通到外面哪个隐蔽地方去的。”陆洪臣继续好奇的往前走着,一边说道。

两人又走了长长的一段路,陆洪臣不禁暗暗佩服,如果这地道是毛良宇一个人挖的,那得挖多长时间噢?正思忖着,前面隐隐的又有幽光。两人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到了那发着幽光的地方。这里豁然开朗,又是一个石室。

透过蜡烛的闪烁的光芒,陆洪臣看到了让他心里发毛的一幕,石室中间竟然并排放着两口紫漆棺材。毛丽美心里一紧,惴惴的问:“这,这里怎么会有棺材?那,那上面好像有字。”毛丽美手指着那棺材的前面说到。

陆洪臣大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举着蜡烛到那牌位前看了看,只见牌子上写着:毛良宇与爱妻郑秀芝之墓。

“这是你爸和你妈的棺材。”陆洪臣看了字后脱口说到,话一出口就呆住了,“怎,怎么你爸也在这里?”

毛丽美心里的疑惑并不比陆洪臣的少多少,她也惊住了,“怎,怎么可能?他不是吊在外面吗?”

“难道外面那骷髅不是你爸?”

“怎么可能?”毛丽美说到,“要不,这里面有一口棺材是空的?我爸只是做好了准备还没有来的及进来?”

陆洪臣觉得毛丽美说的也有可能,他举着蜡烛往头上举了举,方便看到周围的物事。只见整个石室除了这两口让人心里发毛的棺材,竟然还有榔头锤子之类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在。岩壁下放着一个装本子的抽屉,边上还有一条小方凳,一条小矮凳放着,应该是曾经在这里写东西过的。

“看看你爸在本子上写了什么?可能会透露你家财宝放在哪里呢。”陆洪臣微笑着朝毛丽美呶呶嘴说道。

周丽美点点头,俯身从岩壁下的一个废弃的抽屉里拿了本笔记本,透过蜡烛微弱的光,两人看那钢笔字写的苍劲有力,笔走龙蛇,字写的很漂亮,陆洪臣见了自叹不如,这老头大概觉得自己字写得好,临死前也要显摆一下。能写出这么一手好字的男人,一定是个有涵养的聪明人。

没想到毛良宇笔记本里写的都是他对郑秀芝的眷恋与怀念,唧唧歪歪的一点都没有涉及到周富贵和他自己秘密的事,那向自己爱人表白的文字,比年轻小伙子向漂亮大姑娘写的情书更来的情真意切,周丽美看了几页,这情书写的,洋洋洒洒竟然跟写小说似的,写的那么长。

“哎呀,你还是直接翻到后面去看吧,这情书一下子看都看不完。”陆洪臣见写的肉麻,都不好意思看了,见自己手上的蜡烛剩下不多了,便催促道。

周丽美点点头,翻到了最后几页,果然有新发现,只见毛良宇在本子上写了自己如何挖地道,怎么把妻子的墓给盗了,把她的尸身裹回来放到了自己给她亲自做起来的棺材里,又瞒天过海把另外一个村里刚死不久的老头的尸身也偷回来,用绳子挂在了卧室里,要让周富贵以为他上吊自杀了,他觉得是自己的智慧战胜了周富贵那混蛋的暴戾。他很得意的吃了安眠药,与自己的结发妻子同眠一室,一同长眠于地下。日记的末尾竟然连用了十几个的哈哈哈哈的字眼,表示着自己完成人生心愿的满意之情,一点没有怨恨的情绪在里面。

两人都看的呆了。虽然从日记本里没有看出什么名堂,但见毛良宇实现了自己与妻子同葬一穴的愿望,是带着满意之情离开人世的,他们心里也为他感到高兴,心里都一阵释然。人自然难免一死,但能不留遗憾的开心的离开人世,却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周丽美见那抽屉里,还有几封信件,不由拿起来看,只见信封上邮寄的地址是马来西亚吉隆坡,却是退回来的信,还有一封是马来亚寄过来的信,地址是同一个。她知道爷爷毛万里当年去了南洋,因为当时国内与外国不通信,他具体在哪里没有人知道。如今当年爷爷寄过来的信,不由的心里一动,随手拿了一封攥在了手里。见其他没有什么可看的,她朝陆洪臣说道:“回去吧?我爸能安心的躺在这里长眠,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们了”

陆洪臣点点头。正要转身回去,却见毛丽美突然跪倒在父母的灵位前,朝他们连连的磕着头,嘴里喃喃的哽咽道:“爸爸妈妈,你们就安息吧!不孝女儿毛丽美给爸爸妈妈磕头了。”

陆洪臣见周丽美把自己的姓名改成了毛丽美,为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生身父亲而欣慰。也在她身边屈膝跪下,朝毛良宇夫妇的灵位连磕了三个响头,低声说道:“晚辈打扰您们了,别介意。”

毛丽美瞪了一眼陆洪臣,嗔道:“你陪着我一起跪干嘛?赶紧起来,回去吧!”

陆洪臣不由解释道:“我们算不算一夜夫妻啊?”

“想的美!走吧,别磨蹭了!”毛丽美起身拍了拍裤子上沾着的泥土,推着陆洪臣又从地道原路返回到了第一个石室。

陆洪臣正要继续往回走。毛丽美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说道:“我们把刚才这个地道封了吧?我不想让别人再去打扰我爸妈安息的地方了。”

陆洪臣觉得毛丽美说的很有道理,他把蜡烛放回到桌子上,把石室里的凳子全扔进了地道,又把那木板床也给掀了,把那木板横着塞了进去,还有那些砖块也全堵进了里面,又从岩壁下找了把当年毛良宇挖地道时用过的铁锹,把那地道给堵的严严实实。( 美艳女教师 移动版阅读 )

推荐热门小说美艳女教师,本站提供美艳女教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美艳女教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90.空房秘道 下一章:93.留得青山在
热门: 我可能不是人 银河帝国之刃 乡野村夫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透视高手 想您亲我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 挂职 武道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