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节:苏瑾

上一章:第七十二节:变化 下一章:第七十四节:你想拍电影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站在601门前,还没等杜安敲门,门就开了,门后站着的人让杜安一愣。

是苏瑾。

他知道这里是苏瑾的家,也是苏瑾告诉了他地址,让他过来的,但是门后站着的这个苏瑾让他愣了好一会儿。

一件灰色的短袖,下身灰色的七分裤,很宽松,看不出腿部曲线。她素面朝天,还是那么美,刘海撩了起来,堆到一起,用根橡皮筋扎成了小辫,朝天竖起,露出洁白的额头。非常居家的打扮,和他平日里见到那精致的苏瑾迥然不同。

看到杜安的表情,苏瑾嘴角勉强勾了一下,有些自嘲。

“来了?进来吧。”说完转身走了进去。

杜安这才回过神来,“哦”了一声,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玄关左手边是个简陋的鞋架,三层,上面两层是各色各款的女式平底鞋、高跟鞋,最下面一层是拖鞋。

“穿灰色那双吧。”

苏瑾的声音传来,杜安依言换上这双看起来是新买的拖鞋,走了进来,感觉气氛有些诡异。

这是一间小两居的房子,大概目测之下有六十多平方米,地上铺着棕红色的木地板。客厅里摆着一张黑白双色的沙发,前面是茶几,再往前靠墙是电视柜,上面摆着一台方方正正的大块头电视,此刻电视正开着。

客厅过去是阳台,阳台上有个晾衣架,上面正挂着一些女生的私密小衣物,随风晃荡。

杜安走过去,到沙发上坐下,旁边是苏瑾,她正盘腿坐在沙发上,一副女屌丝的模样,和她平日里给杜安的那精致状态大不相同。

再看茶几,上面是一只海碗,里边是吃了一半的面条,红色的油浮在上面,一双筷子斜插着。

康帅博红烧牛肉面。

毕业后有一段时间以方便面为主食的杜安一眼就认了出来。

“是不是很惊讶?”

苏瑾的话将他拉了回来。他看了过去,苏瑾正看着他,眼神有些莫名的挑衅意味在里边。

他不知道什么地方惹到了她。

“这是……”

杜安说了半句话,又憋住不说了。

一切都太反常了。

他和苏瑾相处了有将近一个月了,在他的印象中,苏瑾是一个非常酷的女生:她不喜欢说话,不喜欢笑,很安静;她平时虽然不会浓妆艳抹,但是由于工作的需要,每天都简单地化一点淡妆,给人的感觉很精致;她手袋中的物品永远是整整齐齐,各安其位,由此不难联想她在生活中也是将所有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整齐有序;她生起气来可以对自己不理不睬、冷热不定,原谅你了也只是静静相处,不会给你什么笑容。

这是一个非常酷,非常有气质又有主见,大概是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新时代完美女性,这也是杜安所迷恋的地方,但是今天他却看到了一个跟他印象中截然相反的形象。

卫生间就在玄关旁边,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通过卫生间的门看到里边的洗衣机桶壁上还挂着半截粉色的内衣;她也不再那么精致,现在她这幅模样和平日里所见到的那些居家妇女没什么不同;而在此时,她还盘腿坐在沙发上,活像个女屌丝——依照杜安对她的想象,她不是应该像个淑女一样双腿并拢斜放在地上坐着吗?

更别提茶几上这碗吃了一半的方便面了——像她这样的气质女性应该是自己做饭才是呀!不需要多么丰盛,简简单单的一个番茄炒蛋总能配得上她的气质的,而不是方便面。

“这才是我。”

苏瑾勉强笑了一下,静默了一下后,她接着说道:“这才是我真实的状态。”

说出了这句话之后,杜安看到她的表情骤然放松,本来有些紧绷的脸孔如释重负,仿佛放下了心头重担。

杜安此刻心头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出口,却不知从何说起,苏瑾似乎看了出来,也不等他开问,就说道:“我还是从头开始说吧。”

“小时候那些不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村口的公交站台上。”

开了头的苏瑾似乎是完全放开了,熟练地双手伸出抓住自己的两只小脚丫,一扳,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了些,继续说道:“那时候我没说话,但是我看到了你的眼睛。”她顿了一下,突然笑起来,“你那双眼睛就跟狼一样,好像冒着绿光。”

听到苏瑾的话,杜安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那时候的样子大约跟个花痴没什么区别。

“其实我觉得很奇怪,你知道吗?小的时候你是很讨厌我的,你是村子里那些孩子的头,你好威风。你带着他们到处疯,你和谁都处的好,但就是讨厌我,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你,所以在公交站台上看到你那个样子我很惊讶。”

杜安瞪大了眼睛。

他这时才知道,原来早在那个时候,苏瑾就已经认出了他,后来说的那些推断也只是骗他而已。

而且听苏瑾的语气,好像她小时候就很……向往自己?

“我那时候就在想,为什么你的转变会这么大?然后就到了首映礼。”

“你大概不知道,我完全没想到会和你在这样的场合下再见面,所以你后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舞台上跳下来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没能回过神来,你说‘走吧’,我也只能傻傻地说‘好’。”

基于女孩子的自尊,即使到了这种打算跟一切说再见的时候,苏瑾也没有告诉他在此之前她曾经多少次幻想过两人再见面的种种场景,却唯独没有想象过会是这样一副场景:他万人瞩目,灯光加身,像个王子一样从舞台上来到她身边。所以她当时才会傻掉。

“后来我发现了,你喜欢我。”

苏瑾陈述了这么一个事实,杜安没有否认。

“但是我却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因为在我们之前的每次相遇里,你好像都很讨厌我。”

随着苏瑾的话语,杜安慢慢回想起来了那些埋在记忆里的东西:自从小时候那次把泥土房子踢烂也要拒绝和苏瑾一起玩之后,苏瑾家没多久就搬去了县城里。之后每次放假苏瑾回来的时候,他也因为自己的心理障碍而拒绝和这个女孩子相处——越喜欢一样东西越不愿意接近、越想破坏,这就是他年前从栗水回来南扬之前的心理状态。

当束玉拯救了他,让他终于醒悟自己要长大之后,他才战胜了这种幼稚的心理。

为什么会一见钟情?为什么不是对别人一见钟情,而是对苏瑾?或许他当时已经从这个女孩子的面容上找到了她幼时的痕迹,只是自己没有发现。而当时那个新的他,已经长大,可以勇敢地对喜欢的说“是”,不再拒绝。

“和你离开了电影院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你会从讨厌我变成喜欢我?所以我一直也没怎么说话,后来我好像想明白了。”

“你喜欢的是现在的我、你喜欢的是我这个安静的样子,所以我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喜欢你喜欢我,这句话苏瑾没说。

阮莹对苏瑾说过,她这叫开启装哔模式,但是阮莹明显忘了告诉她,女人本来就有哔,再装就成了二哔。

杜安也想起来了:首映礼那天晚上,两人从影院出去之后,苏瑾用小时候的事来呛他,还有在之后足球场边的水泥台阶上,她用两句话就把喋喋不休的阮莹呛得挂断了电话。

那个小恶魔才是真的她,而不是他一直所看到的那个安静的气质女子?

“我装了大半个月,但是我装不下去了。”

为什么装不下去了?

苏瑾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然后得到了答案:喜欢杜安?有一点吧,毕竟是从小就很“向往”的人,而决定和杜安在一起,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圆她小时候的一个梦,她享受这种被自己一直仰望的人所仰望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好。

但是随着时间流逝,这种感觉不美好了。

她越来越享受和杜安在一起、被他捧在手心里的感觉,于是总是担心杜安若是发现她不是他所看到的这个样子,她还是那个被他从小所讨厌的那个样子,他还会不会这么喜欢她,迷恋她?

她已经不想圆梦了,她只想正正常常地谈个恋爱,但是这段感情是她骗来的。

骗来的感情,终究不会长久,真相始终是会暴露的,不如早点揭穿,长痛不如短痛,趁自己陷得还没太深。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

“而且,你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深切地意识到这一点,是在杜安和她去看《风月俏佳人》全国公映的那天晚上:看到杜安被所有人簇拥着,人们为了他尖叫,而她只能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两人中间隔了十几米的距离,有如天堑。

而更深重地意识到这一点是在最近的几个礼拜。

杜安的名字频频出现在报纸杂志上,出现在电视媒体上。他开始发光发热,所有人为了他惊呼,在网上查询和他相关的资料时苏瑾甚至看到有人自发为他建立了贴吧,众多女网友称呼他“老公”。

这样的一个人,和她这个普普通通的专卖店女售货员不是一个世界的。或许他曾经只是自己的邻居,同村的小孩,但现在他是王子,她却依然只是灰姑娘,而王子和灰姑娘在一起,那是只有童话中才有的故事,更别说她这个吸引王子的灰姑娘还是装出来的。

王子应该和公主在一起,灰姑娘会嫁给马夫,这才是现实。

“所以,回到你的世界去吧。”

听完苏瑾的话,看着她双腿盘坐靠坐在沙发上的模样,杜安不知所措。

当苏瑾邀请她今天过来的时候,他还满心期待,以为自己和她踏出了更坚实的一步,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个状况?她早就认出了自己?她小时候就喜欢他?她之前的那种气质,那种安静的模样,那种爱搭不理的潇洒酷劲,全是装出来的?

这特么太玄幻了。

信息量太大,杜安脑子太乱了,以至于他听从苏瑾的话傻傻地站了起来,转身向门口的方向。

就这么走了?

突然后脑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杜安转过头来,看到一个纸团在自己脚边滴溜溜地滚动。

“你干什么?”

他问苏瑾。

苏瑾一点也没有做坏事被抓住的样子,理直气壮地道:“不干什么。”

他转头,后脑勺又被东西砸了一下,再转头,又是一个纸团在地上滚动。

再看向苏瑾,见到她坐在沙发上,双手扳着脚丫子,头别向一边,眼眶微红。

她终究还是不甘心。

推荐热门小说烂片之王,本站提供烂片之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烂片之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七十二节:变化 下一章:第七十四节:你想拍电影吗?
热门: 星际之永生为伴 妖怪管理员 乡村猎艳高手 上清之云 交手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爱要说,爱要作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谍变 手工帝大师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