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节:过年

上一章:第四十九节:镜头 下一章:第五十一节:春天来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钻在厚厚的被子里,房间里的空气寒冷肃张,让人除了脑袋之外不想把任何东西伸出来。

屋后的人家爆竹即将点完,最后零星的两个鞭炮炸了后,声音终于消失。可还没等杜安松一口气,不远处又有一户人家燃起了鞭炮,噼里啪啦声不绝于耳。

现在是早上六点零三分,他就是被这爆竹声吵醒的。

今年是2004年1月22日,大年初一,《风月俏佳人》剧组早在半个月前就把横店部分全部拍摄完毕,杜安也依照约定给剧组放了个假,假日一直持续到大年十五,也算是宽厚有加了——南扬的内景棚和楼都在建,太早拉回去了也拍不起来,干脆多放些日子,反正也不急着上映。

杜安脑袋枕在枕头上,双眼望天,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天花板,确定自己确实再也睡不着了,把手伸出杯子迅速地拿过手机,想了想,给束玉发了条信息:“起了没?春节快乐。”

他虽然嘴上说手机没什么用,但是这么一段时间下来,他还真就慢慢习惯了手机的存在,用手机打字的速度都提升得飞快。

等了好一会儿,那边才回了信息。

“别烦我,睡觉。”

好吧,看来她现在不想聊天。

杜安悻悻地把手机重新放回了床头柜上。

束玉没有亲人——事实上还是有的,不过她显然没把那几个人当作自己的亲人——所以过年她只能一个人过。杜安也曾经想过是不是邀请束玉来自己这一起过年,不过这个念头转了转还是被他抛出了脑后。

听着楼下传来的忙碌声,他知道姐夫一家应该全都已经起了,反正睡也睡不着了,杜安干脆猛地一掀被子爬了起来,迅速地穿好衣服,然后开门,下了楼,见到姐夫段智杰正坐在堂屋里抽烟,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崭新的蓝黑色羽绒服。

“姐夫,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杜安大喊了两声喜庆话,段智杰也笑着站了起来说了句“新年快乐,祝你今年事业有成”,接着又道:“灶门有早饭,去吃两个圆子。”然后就重新在堂屋里坐下来,手边是那张缺了个角的方桌,上面摆着瓜子花生果冻膨化食品等一大堆吃的,就等着村里的孩子们上来要货呢。

拐进厨房,可以看到姐姐杜萍正坐在灶膛后面烧火,看到自己弟弟进来了,她大喊一声:“先去洗脸刷牙!”

杜安依言先去洗漱了一番,再拿了个碗去锅里舀圆子。

“圆的是甜的,长的是菜的。”

杜萍已经从灶膛后面出来了,一边说着一边在身上拍打着,把沾到身上的草秆拍掉。确认身上已经干净了之后才把一旁挂着的红色的新大衣穿上,眼睛却是盯着杜安看,满意地笑了下,“我弟弟穿上新衣服还是很帅的嘛。这衣服怎么样,好看吗?”

老习俗了,再穷的人家新年也要穿一次新衣服,所以杜萍早早就给她这个弟弟准备好了,倒是杜安,一直忙着拍戏的事情把这茬给忘了。而且就算后来记起来了,他也没想着去买什么新衣服穿,从这点上来看,他倒是越来越像个城里人了。

“挺好看的。”

杜安端着碗,咬着圆子,就这么站着吃起来,一边还模糊不清地回答着杜萍。

大概是在剧组里和化妆师陈妤欣接触多了,被这个时尚达人所感染,杜安觉得自己的审美观似乎也有所提升,所以对于自己身上这件同样是蓝黑色的羽绒服实在不敢苟同,穿在身上跟个大狗熊一样。不过这是姐姐的一片心意,所以衣服什么样倒是无所谓了。

“好看就好,这衣服要一百六呢!要不是你今年赚钱了,说什么也不舍的买……”

除了从《电锯惊魂》上得到的七千块,束玉还以公司的名义先借给了他这个导演五万块,这也让他现在的日子终于开始好过起来,不仅把他上大学时候欠的那些外债给还清了,还有一点剩余,所以这个年一家人是过得前所未有的舒心。

“对了,你年纪不小了,有喜欢的女孩子没?”

杜萍嘴碎着碎着,突然碎到了这个问题上。

杜安一口圆子汤水没咽好,剧烈地咳嗽起来。好不容易把水从气管里咳出来,他这才道:“没有,我才多大,你急什么。”

杜萍说:“我急吗?我就是问问,村东褚二愣子家老大比你还小一岁,去年都结婚了,今年小孩都出来了……”

杜安翻了个白眼:这还不叫急?

俗话说,长兄如父,长姐如母,还真是一点不错。

“……你要是没有喜欢的女孩子,那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你也认识,就三胖子家女儿,今天要从城里回来的,到时候你们见个面,说说话……”

事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杜安听着杜萍絮絮叨叨说个不停的话,脑子一时有些空白。

这是……相亲?

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相亲?

……

对于三胖子家女儿,杜安的印象还停留在五六七八岁的年纪上。

他记得,那个时候三胖子家女儿是村子里最漂亮的小女孩,很多小孩都喜欢和她玩,自己也曾经是其中一员,还是最别扭的一个。不过从上小学开始,她家大人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就搬去县里面住了,一边打工一边供孩子在县里面上学。也是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三胖子家女儿。

“苏瑾,她叫苏瑾,听她奶奶说现在是在南扬一家百货公司里站柜台,我觉得挺不错的,你们公司不是也刚好在南扬吗?以后你们俩周末休息了正好还能约出来玩玩……”

杜萍一边唠叨着,一边满脸笑容地给那些上门要货的孩子们拿货:一捧瓜子,一捧花生,一袋“虾条”,两个果冻……

“我要方便面!”

面前这小胖子盯着左边的那几包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垂涎欲滴,杜安记得这小子好像是后面两排吴老二家的儿子——姐夫家和自己原来的家就在一个村上,所以村上人他倒是全认识,就这些新生代不太熟。

“好,给你方便面!”

杜萍抓火腿肠的手停顿下来,抓过一包方便面塞进小胖子随身携带的大袋子里,顺手还捏了一下小胖子红嘟嘟的脸颊。

“三胖子姓苏?”

认识了十几年,但是直到今天杜安才知道原来三胖子家姓苏。

没办法,大家都喊三胖子,倒是没人喊全名了。

“嗯。”

看看暂时没人来,杜萍拉着杜安坐了下来,段智杰不在——他去村子里窜户拜年去了。

“你从小就不太喜欢说话,但是今天可不行这样,要多说话,不要让人家女孩子以为你没见过世面。对了,你不是说你们老总给了你七百万吗?”

“那是给我拍电影的又不是给我的。”

杜萍翻了个白眼,打了他一下,“你不说谁知道这里面的差别啊?到时候你就把这事说出来……不行,还是我来说……这样也不好,我想想看怎么让她知道呢……”

杜安看着杜萍一副未来婆婆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就在刚才听到自己今天要相亲的消息,相亲对象还是小时候“暗恋”过的女孩子,他也坐立难安了,上了三次厕所,每次经过卫生间里的那面镜子的时候还会忍不住停下来看镜子里的那个人,看鼻毛有没有跑出来,看胡子有没有刮干净,看脸上是不是有痘痘……

杜安以为自己会慢慢平静下来,但是他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天,越到晚上越强烈,一个小时恨不得要上五次厕所,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迎来他人生的第一次相亲。

“……她那边有点事,这两天赶不回来了……”

杜萍向杜安转告这个消息的时候,神情模样很遗憾。

杜安却是整个人都松了:他此刻情绪有些复杂,似乎有些遗憾,似乎又有些庆幸,百感交杂。

在姐姐家一直待到大年初七,杜安终于受不了乡下这种平和静谧的生活了,寻了个由头回南扬——从这点看,他确实是越来越适应城市生活,越来越像个城里人了。

“路上好好的,有什么事了打电话回来……”

段智杰半跨在自行车上,对杜安叮嘱着。

这里是大路上的公交站台,段智杰骑着自行车把杜安送过来的。

杜安背着一个双肩包,笑着说:“行了,我知道的,你先回去吧,不然宋老倌要把你的钱输光了。”段智杰本来在茶馆里打牌呢,也是被杜萍强拉着拖来送杜安的。

段智杰话一紧,也不唠叨下去了,笑了下,道:“那我先走了,你自己等等吧,车子最多15分钟就有。”

看着段智杰骑着自行车从路口消失,远远地沿着路向深处骑去,杜安慢慢收回目光。

初七还是冷,这公交站台又只是一个天顶竖着,四周围没有广告牌,不挡风,寒风吹得杜安直哆嗦,忍不住就跺了跺脚,侧头向左侧看去。

还真被他看到一辆车开了过来。

可惜不是公交车,而是那种长途客车。

客车在他面前停下,门一开,一双纤细的小腿出现在他眼前。

牛仔裤紧包着,下面似乎还有秋裤的痕迹,但是这双小腿就这么看依然非常纤细。

然后一个人走了下来,柔和的灰白色外套,瓜子脸,颇碎的短发。

杜安似乎站得太前了,这人下来后几乎快要冲到了杜安身上。

“哈?”

这人小退了一步,反手扶助了车门。杜安也马上反应过来自己的站位有问题,赶紧退后一步让开地方,说了一句“对不起。”眼睛向着这女人看了两眼。

看起来很漂亮,很安静的一个人。

女人抿嘴笑了笑,摇摇头,示意没事,然后去长途客车中部。司机也跟了下来,帮她打开底舱门,还大声喊叫着提醒车上的客人“注意自己的行李”之类的话,靠窗的客人也都把头贴到了车窗上,看她会不会“误拿”行李。

女人从底舱拉出一个小巧的鲜黄色旅行箱,放到地上,拉出拉杆。看到女人把她的行李拿了出来,司机也把底舱门合上,重新走回了车上,那些脸贴在窗户上的乘客们也都把脑袋缩了回去。

杜安站在公交站台上,看着长途客车重新驶出,看着那个安静的女人拉着拉杆箱穿过马路。

这时公交车来了,杜安上了车,找了个行驶方向左侧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目光顺势往车外望去。

那个女人拉着拉杆箱已经走进了马路旁边的路口——这个路口延伸向内的那条马路连通着十三个村子。

公交车开动,向前,杜安收回了目光。

车外,路口处。

那细腿的短发姑娘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向后望了一眼,发现公交站台上没人了之后又向已经驶动的公交车看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继续拉着拉杆箱向前走。

推荐热门小说烂片之王,本站提供烂片之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烂片之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四十九节:镜头 下一章:第五十一节:春天来了
热门: 妇科男医生 大叔好凶猛 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反派之神的男人[快穿]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 邻家少妇(雁惊云) 护花高手在都市 我独自美丽 妖气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