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节:回家

上一章:第三十四节:账单和笔芯 下一章:第三十六节:十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不是色情片。”

束玉大致浏览了一番剧本后才相信了杜安的话,这确实不是一部色情片。与这个令人浮想联翩的名字相对应的,是一个单纯美好的爱情故事。

“我觉得应该换一个名字。”

束玉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杜安掀开被子,被窝外的冷空气让他身子一颤。他抓过旁边的桌子上的毛衣迅速往身上一套,这才暖和一点,然后把外套穿上,问道:“换什么名字?”

束玉说:“麻雀变凤凰,简单明了。”

杜安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叫横店爱情故事呢。”对于束玉的审美观他实在无力吐槽。

“对了,今晚我就不住你这了。”

在沙发上蜷了一夜实在让他受够了。

“你有地方去?”

“沈阿姨说会给我留着屋子的,我去看看,要是还留着就住那。”

穿好衣服洗漱一番后,杜安拉着旅行箱和束玉一起出门,又问出了昨天晚上的问题。

“你车呢?”他可是记得那天束玉是开着车去他姐姐家找他的。

冬天清晨的老街被金黄色的阳光覆盖着,街上行人稀少,全裹得严严实实的,走路都哈着白气,街边种着法国梧桐,枝叶寥落,一米以下的部分全刷上了白漆。左前方几步处是一家早点铺,门前生着炉子,上面放了口油锅炸油条,锅上有半边铁架,上面放着炸好的油条;炉子左边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高高的笼屉,最上面用白布盖着,在低温下白布上白气蒸腾。

“这里没地方停,放公司了,谁要用谁用,算是公司的公车吧。”

束玉说着,紧走两步来到早点铺前,“两个青菜包,一包豆浆。”说完头也不回地问道:“你要什么?”

“两个肉包,一个豆浆。”

满面笑容的胖老板一手抓住第二层笼屉的耳朵,温柔有力地往上一抬,空出一个口子,另外一只手已经套上了塑料袋,娴熟地伸进去一抓一捞一拉,笼屉重新放下,两个包子就拿了出来。他如法炮制又拿出两个肉包,递给束玉,再从温水盆里抓出两包豆浆,用桌子上的抹布随便擦了下,递过来,收钱,找钱,又去招待下一位顾客。

两人边走边吃,等走到街口的时候,包子都已经吃完,豆浆也正好喝完,杜安拿过束玉的塑料袋和干瘪的豆浆袋,和自己的卷成一团,扔到街口的垃圾箱里。

“我先去公司了,你那边安顿好了之后先去一趟演员工会吧。再过一个多月都过年了,趁着年前赶紧把演员定下来,不然到时候都回家过年了面试都不好做。”

束玉顿了一下,补充道:“出多少片酬你自己看着办,省着点花,反正七百万花完电影还没拍成的话我们一起完蛋。”

杜安点点头,算是应承了下来,然后两人就分手了,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拖着行李箱走到公交站台,等来97路,上去,到许家巷站下来,又沿着东吴南路走到许家巷巷口,沿途没有一个人向他打招呼,只有零星几个觉得他面熟的投过来疑惑的眼光,想了一下没能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于是继续匆匆路过。

或许这些普通的行人还记得一个多月前的假证事件,还记得“杜安”,但是记得他的脸的没几个了,这让杜安心里轻松了些。

在巷子里绕行、穿梭,最终来到熟悉的门前,敲了敲门。

“谁呀?”

门开了,站在后面的是宋甄。

她穿了一件白色的棉衣,款式有些老气,版型也不好,很臃肿,下身是一条花棉裤,再下面是一双咖啡色的棉拖。

当宋甄看到自己的时候,杜安看到她的瞳孔睁大,马上又缩小、恢复正常。

“进来吧。”

宋甄让开房门,很平常地转身走回去到沙发上坐下,看向电视。

杜安看了一眼电视,是南扬3套,大清早地就在重播《还珠格格》。

他拖着旅行箱进来,关上了门,看了眼厨房,里面没有人。

“沈阿姨呢?”

“买菜去了。”

杜安拉着旅行箱站在那,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他屋子都退了,这下突然跑过来算个什么事呢?这么一想更加尴尬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先把东西放进屋子里吧。”

宋甄看着电视,说了一句。顿了一下,她又说:“那屋子还一直给你留着呢,我妈说要是你年前还不来的话就不给你留了。”自始至终一双眼睛都牢牢地盯在电视上,没向杜安瞥上一眼。

杜安这才舒了一口气,拉着行李箱过去自己的房间门口,正要拉开房门宋甄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那群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大街上那么多买假证做假证的也不见他们去揭发,而且就是买个假证算什么诈骗?最多判个行政处罚,一群法盲。”

这是在跟我讲话?

杜安回头看了一眼,宋甄还是在看电视,眼睛完全钉在了电视上。

听宋甄的话语,似乎还因为他的事情向专业人士咨询过,这让他心中一暖。

“谢谢。”

接着拉开房门进去了,没有向宋甄解释这其中的复杂情形。

屋子里的摆设和他当初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钢丝床,小桌,凳子,半身镜。应该是沈阿姨经常打扫的缘故,屋内很干净,看不到灰尘,凳子似乎也修过,墩在那笔直的,不像以前那样上半截往左斜。

杜安拉着行李箱走去墙角放下,在这屋子里呆了没多一会儿就出去了,想要去演员工会,却在经过电视机前改变了方向,拐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还是先等沈阿姨买菜回来了跟她打声招呼再出去吧。

杜安这么想着,发现沙发前的茶几上多了两杯白开水,还挂着热气,明显是刚倒的。

他稍侧过脸看了一眼宋甄。

宋甄在他坐下来的时候往旁边挪了挪,现在正在专心地看电视。

一时之间屋内寂静下来,只有电视上小燕子在喊着“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五阿哥对喊“难道你就不无情你就不残酷你就不无理取闹”,小燕子再喊“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五阿哥回应“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宋甄目不斜视,一副看得津津有味的模样,杜安却听得实在蛋疼,只好没话找话,“那个……你今天不上学?”

“今天礼拜天。”

宋甄双腿竖在身前,抱着双腿,这么回答,一个字都不高兴多说。

杜安点点头,一时之间找不出别的话来了,只好重新看向电视。

电视上小燕子还在喊“我就算再怎么无情再怎么残酷再怎么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更无情更残酷更无理取闹”……

赵微怎么样?

杜安的心思不知不觉间又转到了选角上,但马上他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赵微的片酬可不会比周迅的低,而且赵微被这部电视剧限制得太牢了,成也还珠,败也还珠,真让赵微去演齐薇,观众分分钟出戏。

“你回来是来拍电影的?”

他的思绪被一个清脆的声音拉了回来。

杜安看了一眼宋甄,发现她还是专心地看着电视——他实在不知道宋甄这说话不看人的习惯是什么时候培养出来的,她以前好像不这样啊?却还是回道:“是的。”

“恐怖片?”

“爱情喜剧。”

“叫什么名字?”

“风月俏佳人。”

“色情片?”

“爱情喜剧……”

“什么时候上映?”

“还不知道。”

“谁来演?”

“正在选演员。”

……

两人你问我答,给杜安的感觉就像是正在被警察审问一样,汗都快出来了。

还好大门处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然后沈慧芳推门进来,救了他一命。

“沈阿姨!”

杜安激动地站了起来。

沈慧芳见到他,先是一怔,随即温和地笑着,“回来了啊。”

好不容易从被审问的状态中脱身出来,杜安是再也不敢坐在宋甄旁边了,赶紧向着沈慧芳迎上去。

两人寒暄了几句后又把租房的事重新商定了下来,杜安谢绝了沈慧芳留他一起吃午饭的邀请,迫不及待地就出门了。

先坐公交去了演员工会,把自己对于女演员的要求说了一下,又把片酬定在了十万到一百万之间,具体详谈,最后把束玉今天留给他的公司地址告诉了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做好登记之后承诺会在两天之内筛选出符合要求的女演员,并通知到位,只是她们到时候去不去就两说了。

“……你也知道你现在的情况的,杜导,说实话,现在那些个符合你要求的,基本都不太想和你扯上关系,所以你最好做好最坏的打算吧。”

工作人员是这么说的。

杜安想了想,还真是:他现在名声这么臭,那人要混得有多惨才会愿意往他这摊子上跳?

“那就……十万到三百万吧,另外,你到时候再把符合条件的女演员的资料也给我送过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要是这样都还推不动,那就只能自己主动出击了。

工作人员咂了咂嘴,不置可否。

从演员工会出来,杜安打算先去束玉的公司,一辆车开来,在他面前缓缓停下。

车窗摇下,是束玉。

“上车。”

坐到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车子重新发动。

“你怎么还过来接我了?”

“刚拜访完一家发行公司,正好路过。”

杜安怔了一下,“我们公司没有发行能力?”

他下意识里已经把自己完全绑在了束玉这条船上。

束玉盯好了前方路况,目不斜视,“随便注册个影视公司就能有发行能力了还要那么多发行公司干嘛?”

杜安也不太懂这一块,只好附和地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电影都还没拍呢就开始联系发行干吗?”

束玉不说话,然后杜安就秒懂了。

是啊,他现在一是名声臭,二是假证事件得罪了中戏,娱乐圈又是个关系千丝万缕的地方,所以现在有没有公司肯发行他的电影都两说呢,这电影要是真拍出来了却没有人愿意发行那不就歇菜了吗?——事实好像也确实如此,从束玉现在的表现来看,刚才拜访的那家发行公司应该是听到了他的名字后不愿意发行。

他总觉得对于自己现在要拍的这部电影来说,找到一个合格的女演员是最大的难点,现在才发现能不能找到一家愿意发行的公司原来才是真正的难点。

推荐热门小说烂片之王,本站提供烂片之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烂片之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十四节:账单和笔芯 下一章:第三十六节:十亿
热门: 我的女友是仙子 校草太霸道了怎么破 今天你洗白了吗 沃土:乡村熟妇 余温未了 杀手房东俏房客 国家一级保护咸鱼/废物 豪门浪荡史 娱乐圈之隐婚夫夫 不朽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