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风暴

上一章:第二十八节:蓄势待发 下一章:第三十节:迷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杜安靠在椅子上,透过右手侧的落地玻璃窗,目光呆滞地望着外边的街道。

窗外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走着,拿着个波板糖边走边舔。经过杜安身边时看到店内有个面容憔悴双眼通红的怪叔叔正盯着自己看,小姑娘吓得波板糖都不舔了,低下头小跑步地匆匆离开。

杜安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束玉,哀叹道:“大姐,你让我好好睡个觉行吗?”

他昨天晚上又是忙到两三点才回去,没想到一大早又被束玉叫了出来。

束玉举起手中的杯子悠闲得轻抿了一口茶,放下杯子,把手边的报纸推了过去。

杜安翻过来一看,见是南扬晨报,一篇新闻占据了半个版面。

“十五岁女生影院被吓晕”,这是主标题,副标题是“电影审查委员会职责何在”,具体内容则是说南扬市十三中高中一年级的女学生何某于昨日晚间在电影院观看恐怖片《电锯惊魂》时过度激动、心脏跳动过快导致脑部缺血,当场晕厥。经过陪同她一起观影的哥哥和影院工作人员及时抢救送往医院后,已于凌晨醒来。

该文的笔者在描述完新闻事件后,着重质疑了电影审查委员会的失职,在他看来,这样的一部危险性影片不应该是保护级,而应该是限制级,至于为什么这样一部影片却是保护级呢?笔者没说,却在字里行间各种诱导观众们往“贿赂”“黑幕”的方向去想。

最后,这篇文章的笔者认为电影市场的繁荣是一件好事,但是与此同时也应该看到电影的思想导向作用,电影从业者和电影审查委员会在当前这个时刻要意识到自己的社会责任,为人们推出更多更好如《暖春》这样温暖人心的好作品,而不是在哗众取宠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杜安看到《暖春》的名字就乐了,问道:“多大仇?”

束玉没有搭理他,又饮了一口茶后,说:“昨天的票房也出来了,四万六,翻了两倍还多。分析师说,照这样下去的话,一个礼拜后的总票房到五十万应该不是问题。如果这个成绩再保持两天的话,院线方应该也会同意再续签一个礼拜的放映合同,等到完全下画总票房应该能到一百万,那样的话应该就可以把制作成本和宣传成本全部收回来并且还有小盈余了。”

杜安点点头,心里默默算了起来:一百万,那他能拿到的就是两万一。

折腾了两天总算没有白折腾。

一想到有两万一可以拿,从刚才到现在一直萎靡不振的杜安总算彻底精神了。

“两万一啊……”

杜安喃喃自语,已经开始想着这笔钱该怎么花了:给家里寄去一万八,自己留三千——自己那双双星粘粘补补穿了好几年,总算可以买一双不破的鞋子了;衣服就不用买了,反正现在自己天天上班都要换工作服,买了新衣服也是浪费;裤子可以买一条,自己那条黑色西裤太肥了,一到冬天风就会裤脚下面灌进来,冻得难受,可以买一条合身的厚裤子,还要买一条秋裤……

之前拿到那七千块酬劳的时候,杜安给自己留了两千,这两千却没舍得花,只在去尚海之前特地买了一件红豆的衬衫衬门面,现在又能再有三千,总算舍得给自己添置一些东西了。

对了,还有沈阿姨。她照顾自己这么久,有好吃的从来不忘了自己,自己也不能没点表示呀……等钱拿到了之后,给沈阿姨买点营养品,她女儿宋甄也不能忘了。

自己记得宋甄好像总是穿那么几件衣服——这个年纪的小女生正是最要面子的时候,自己就给她买件新衣服吧,不能让她在学校里被同学看不起呀,那样沈阿姨也会难受的……

但是两万一这个数字显然不准确。

当第二天束玉把《电锯惊魂》周末18.3万的单日票房摆在杜安眼前的时候,不用数据师分析他也知道自己的这部电影不可能再只在47家影院放映。

这是一匹明显的黑马,只要方力勇不想跟钱过不去的话肯定会增加影院放映。

“下周放映院线会增加到三百家,公司已经在联系院线方了。”

束玉这么对他说,也证实了他的猜测没错:方力勇确实是个人物,面对利益能果断把私人恩怨暂时放下。

单日18万,如果这个势头能保持下去的话,不要衰减太厉害,那么光是这个礼拜就能收下至少100万,加上这个周末积累的25万,他已经能够分到二万六了,更别提下周还会增加到三百家院线进行放映。

这部电影的票房最终能冲到多少?自己又能拿到多少?五万?十万?

杜安有些恍惚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赚钱竟然这么容易,一天天地坐着不动,就能看到钱往自己的口袋里飞进来。

但是事实再一次证明了杜安的想象力有多么匮乏。

周一单日票房32.7万,首场上座率100%,平均上座率90%,挤上了单日票房排行榜第十三位。

这匹黑马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而“三百家”这个可怜的数字显然也无法匹配上这个亮眼的成绩,所以方力勇大手一挥,“再加!联系万达和金逸,下周我要一千五百家影院,每家每天至少四场!”

等到这一周终于过去,《电锯惊魂》在47家影院每天两场还都是午夜场的情况下,狂收201万票房,勇登本周电影周票房排行榜第七位。

排在它上面第六位的是陈晓春、蔡卓嫣主演的爱情喜剧《下一站,天后》,这部爱情喜剧专业户小马哥执导的轻喜剧在大规模放映第三周收下了372万,应该还会缩小规模后再放映一周。排在它下面第八位的则是《寻找周杰仑》,这部和《暖春》一样趁着尚海电影节的余辉火速上映的影片在第二周只收下了186万票房,很可能撑不到第四周了。

然后《电锯惊魂》在新的一周迎来了第一次大规模上映。

全国一千五百家家影院同步上映。

而新的一周《电锯惊魂》的表现彻底炸翻了电影市场。

周票房5780万,勇夺周票房排行榜第一位!

上映首周、被广专业大影评人寄予厚望的情感大片《忘不了》以4820万的单周票房屈居第二,让一票专业影评人全都跌碎了眼镜,无法相信这个结果。

《忘不了》可是大导演尔东生执导,华表奖影帝刘清云、人气明星张栢芝主演的情感大片,特意避开同样由张栢芝主演的《大块头》也是为了能拿到周票房第一,没想到打好的算盘竟然被一部名不见经传的小片破坏了?虽然说《忘不了》周五才上映,少了四天时间,但是怎么也不至于被这样一部听都没听过的电影打败啊!

嗅觉灵敏的媒体第一时间就闻到味道冲了过来,把《电锯惊魂》的前世今生扒了个干干净净。

导演杜安,没听过,哦,这导演还兼职了编剧:主演张家译,朱雨晨,又没听过,再调查一下,原来一个只演过两部失败的电视剧,另一个更离谱,从学校毕业出来后打了一年的官司,这还是他第一次触电;剩下的人就更不要提了,反正就是一个草台班子。

当然,最夸张的还是这部影片的成本。

二十万……

光是刘清云一个人片酬的零头都不止这点了!

唯一还算靠谱的就是《电锯惊魂》的发行公司瑞星影视了,这家公司在制作电视剧上还是有一点成就的,电影领域却是首次涉足,可谁都没想到这公司刚进入电影市场就不声不响捣鼓了一个票房怪物出来!

专业影评人们也坐不住了,纷纷走进了电影院观看这部他们之前听都没听过的电影。

“合格的电影,画面合格,故事合格,布景和道具合格,但也只是合格而已。故事的主题咋看之下发人深省,但是深究之下却经不起推敲:抱着希望他人珍惜生命的想法就可以肆意控制别人的人生吗?在我看来这只是矫情的做作,就像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更严重一点,这简直可以说是一种虚伪变态的道德观,相比之下,《忘不了》的情感更加真实可信。”

这是专业影评人,南方日报的专栏作家尤铭在自己博客上贴出来的日志。

和他保持同样想法的专业影评人不止一个。

“故事枯燥,让人坐在电影院里都忍不住有了快进的冲动,仅靠几个亮点来撑起门面,让我想到了中国古代一句话,叫做有句无篇,意即有好句子,但是整篇诗词却不好。我也想把这句话送给这部影片的导演。”专业影评人,自由职业者于文辉。

……

当然,有不满的自然也有说好的,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著名影评人邹黎明的评论。

“绝望是恐怖电影的基本要求,而一部好的恐怖电影,应该是能让观众在电影结束后继续发抖,《电锯惊魂》做到了。我昨天晚上睡觉前还在想会不会明天起床后,发现自己被锁在了一间密室里,然后一个老头对我说‘你好,邹黎明,我想和你玩一场游戏’,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至于其他的……我们不能指望一个人长出八只脚来,那是怪物,不是吗?能专心做好一点已经很不错了,而我们国家大部分的导演都不懂这个道理。”

“最后说一句,小子,你吓到我了,是的,你吓到我了,所以我喜欢你,喜欢你的电影,期待你的下一部作品。”

邹黎明在国内影评界算是最著名的人物了,从事过编剧、导演、演员等各项工作的他现在退居幕后,专心做一个影评人,影响力却不减反增,几乎成了影评界的风向标,粉丝无数。

影评界乱成一团的同时,新闻界也乱了。

面对南扬晨报的指责诬陷,当惯了老大的电影审查委员会立刻不干了,马上通过《电影周刊》发表了一篇枪文,详细介绍了电影审查分级制度,并且把“某部”恐怖片的情况一一往上套,证明他们的分级制度是有据可依,公平公正的,并劝告“某些”报刊杂志不要为了销量就哗众取宠,要谨守新闻从业者的基本操守。

南扬晨报自然也不是那种吃了亏不作声的主儿,第二天就又冒出了一篇报道,死咬着“社会责任”不松口,电影审查委员会自然不能忍——《电影周刊》是周刊,无法立刻还击,于是换到了申报上继续战斗。

老百姓哪见过事业单位在媒体上公然掐架?立刻来了精神,每天盯准了这场嘴架,看着看着,也记住了事件的导火索,那部名叫《电锯惊魂》的电影,闲着没事的人也就跑去影院看看到底是什么电影能让两家事业单位掐起来。

于是越来越的人涌进电影院,而《电锯惊魂》大规模上映的第二周也在这样的势头中过去。

这一次,它的放映影院是两千一百家。

推荐热门小说烂片之王,本站提供烂片之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烂片之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八节:蓄势待发 下一章:第三十节:迷失
热门: 三重门 浪迹花都 猎香神诀 官太太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穿书] 宠爹 调教香江 奶爸圣骑士 风流师士 请听游戏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