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节:开战时刻

上一章:第二十六节:上映(下) 下一章:第二十八节:蓄势待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杜安是被一阵接连不断的敲门声吵醒的。

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子都粘连着的,眼睛酸涩难受得很。

“小杜,小杜……”

飘忽的女声幽远地仿若从九幽传来,又像是夏夜床畔的摇篮曲,听着这有节奏的轻喊声,杜安眼皮子再度沉重起来,渐渐合在了一起,就要重新睡过去。

这声音倒是有些耳熟……

杜安迷迷糊糊地想着,突然一个激灵:这不是沈阿姨的声音吗?

他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向门的方向,竖起了耳朵,那声音继续响着:“小杜,小杜……”

果然是沈阿姨的声音!

杜安使劲揉了揉眼睛,拍了两下脸颊,强迫自己从床上爬起来,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的正是沈阿姨。

杜安刚要开口,却先不自觉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啊……”,这才开口问道:“沈阿姨,有事吗?”

沈慧芳看着杜安一头杂乱的鸡毛和泛红的眼珠子,关切道:“你这孩子,昨晚几点回来的?你们不是十点就下班了吗?……”关心了半天,这才想起正事,指了指客厅电话的方向,“你女朋友找你。”

女朋友?

刚被吵醒脑子还迷糊着的杜安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沈慧芳说的是谁。

“沈阿姨,我都说过多少次了?她不是我女朋友,我们俩只是朋友。”

说着,走过去接电话,沈阿姨则在他背后喋喋不休:“是是是,只是朋友,甄甄她爸当初和谈朋友的时候也总是说‘我们只是朋友’。不过小杜啊,怎么从来就没见你那‘朋友’来看你呢?你也别嫌阿姨多事啊,你从毕业了就住在我这里,我已经把你当半个孩子看了,关心关心总是应该的吧?再说说谈朋友这事吧,你是男的,就得主动点,要我看,你就约个时间把你‘朋友’带来这里吃顿饭,阿姨请,顺便帮你把把关……”

杜安苦笑着敷衍了几句,这才接起电话。

“什么事?”

束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十一点半,老严鱼馆,找你有点事。”

杜安正迷糊着,随便“哦”了一声,正想问你束玉发生什么事,那头已经把电话挂了。

杜安盯着电话看了半天,这才放下,整个人被抽了筋一样软在了沙发上,长叹一声:“唉……”

昨天折腾到夜里三四点,他本来还想今天一点多再起来去上班呢,现在看来是不成了。

老严鱼馆杜安知道,从尚海回到南扬的时候,为了庆祝电影能顺利上映,两人就在这里吃过一顿。洗漱一番,穿好衣服来到李府街上的老严鱼馆的时候,束玉已经在了。

走到束玉坐下,杜安拿起茶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干掉,又倒了一杯,这才问面前的束玉:“怎么了?”

束玉没有回答,反问道:“没睡好?”

杜安照镜子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自己满眼血丝的模样,大抵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他昨晚没睡好了。

他勉强一笑,“昨晚有点事,忙到三四点才睡。”说着,止不住又打了个呵欠。

束玉点点头,也不管他了,直接说道:“昨天的票房出来了,情况很不好。全国47家影院,连映两场,总票房才一万五千多,连两万都没到。”

47家影院放映了两场,一万五的票房,平均每家每场就是160左右,按现在的平均票价12块来算,那就是说每场只有13个人买票进场观影。

比杜安昨天看到的情况还糟糕。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就是,观众们都挺喜欢这部电影。”

杜安一愣,“你们还安排了人过去盯场?”

束玉点头,“基本上每个发行商都会在首映的时候安排工作人员盯场,一是为了观察观众的反应,做出调整,二是为了核对观众人数,防止影院在票房数据上作假。”

“这也太累了……”

杜安嘟囔了一声,抛下这个问题没有再理睬,问道:“那你今天找我什么事?”

“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束玉这样问道。顿了一下,又说道:“毕竟光是观众喜欢没有用,叫好不叫座的电影多了去了。公司里的分析师也分析过了,按照这种情形下去,这个周末加上下个礼拜撑死了能收到二十万的票房,成本都收不回来。”

“若是能放三周的话,成本倒是能收回来,但是按照这种势头,院线方除了签订了合同的下周之外,明显不可能再继续把《电锯惊魂》放下去了。”

说完,束玉看着杜安。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依赖杜安了:或许是在杜安接替她的位置成功把电影拍好之后?还是在杜安拉着她去尚海把本无法上映的电影搞得能够上映了之后?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出了事之后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杜安。

杜安又喝了一口水,这才慢慢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我昨晚会那么晚睡也是因为干这事去了……”

他慢慢把自己的计划讲了出来。

束玉静静听着,一言不发,直到杜安讲完了,才发表意见:“太恶毒了,你就不怕生儿子没屁眼吗?”

杜安苦笑了一下,“无毒不丈夫。”

束玉静思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好,我回去就找几个人做这事去。”

“做可以做,不过我刚才说的那几个要点你要记好了,否则的话可能反而会起到反效果。”杜安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倒茶,倒到一半,手上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我突然又想到一招,你听听看啊……”

静静地听完杜安的想法,束玉这次沉默了更长时间,良久,才道:“你胆子真大。”

杜安回敬了她一句“你胆子也不小”,这才道:“反正债多不压身,我连骗投资的事都干出来了,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就怕你们不敢干。”

这时菜上来了,第一道就是老严鱼馆的招牌菜铁板烤鱼。

束玉夹了一筷子鱼肚上最嫩的肉,贝齿微张,轻咬一口,慢慢咀嚼了两下,咽下,才道:“你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话吗?资本来到这个世界,从头到脚,它的每一个毛孔都流淌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他们的胆子,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

杜安点点头,“那就行。”说完看着烤鱼,肚子就叫了起来,赶紧伸出筷子和束玉抢食。

……

豆瓣是去年刚刚兴起的一个社区网站,提供电影、书籍、音乐等作品的信息,无论描述还是评价都由用户提供。因为是世界上第一家类似的网站所以发展得很快,到了今年已经有了五百多万注册用户。

豆瓣最著名的板块是电影频道。只要是拍出来的电影,不管是哪个国家的、有没有上映过,都能在上面找到该电影的页面,像《大块头》这样从开机开始就一直在炒作的电影,更是还没上映就有了该电影的独立页面。

王立伦是豆瓣的老用户了,从豆瓣刚创建开始就注册了会员,现在他每天下班吃了饭之后,都会习惯性地先上豆瓣转一圈,今天也不例外。

先按照惯例,打开电影页面,看了一下最近上映的电影。

《电锯惊魂》。

熟悉的海报映入眼帘,让王立伦会心一笑。

他本来不喜欢看电影的,但是在豆瓣上混久了,现在也变成了一名电影爱好者,每个周五的午夜场都会去看上一次——这个点是他特意挑选的,因为这个场次的人少,能随便坐,所以观影体验也好。

昨天晚上按照惯例,他就跑去看了一场,正是《电锯惊魂》。这部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演职人员也都没名气的电影给了他极大的惊喜——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当看到装了半天死尸的陈康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那种浑身狂起鸡皮疙瘩、激动得想要尿尿的感觉是他生平第一次体验到。

好电影。

王立伦心里这么想着,点了进去,习惯性地看了一眼电影评分,然后就愣了。

2.9分。

他摘下眼镜,拿过眼镜布仔细擦亮了重新戴上,再看过去。

还是2.9。

“卧槽!”

王立伦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大吼一声,声音大到隔壁合租的朋友都不满了、以敲墙示意他安静点。

他还从来没有在豆瓣上看到过这么低的分,特别这个最低分还发生在了一部在他看来算是好电影的作品身上。

王立伦深吸两口气,边骂着“豆油(豆瓣网友的简称)眼睛都长瘤子了吗”边坐下来,把页面拖到下面看评价详情。

“大烂片,看得我都快要睡着了。我实在不知道导演在想什么,他脑袋里装着屎吗?给1分我都嫌多了。我建议这位叫杜安的导演去看看《暖春》,人家那拍的才叫电影。”

这是一位名叫“饭饭”的网友发的评论,他给的是1分——豆瓣最低也要给1分。

王立伦看着这条评论,气得笑了起来。

《暖春》在电影节闭幕后没多久就趁着热度大规模上映了,现在是第二周。他也去看过,唯一的感受就是“吃了屎一样难受”,以至于他看到一半就再也憋不下去,溜出来了。

而现在,竟然有人拿那坨屎来和《电锯惊魂》比?

“楼主也就是欣赏《暖春》的水平了,觉得《电锯惊魂》不好看可以理解,毕竟我们不能希冀一个山顶洞人理解电影的艺术。”

他敲下了评论,发布,再看其他的评论。

“我是一位狂热的电影爱好者,所以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花钱买了票,坐在观影厅里,一边发信息一边看完一部电影,从头到尾我都不知道导演想表达什么,唯一的观影感受就是浪费了我12块钱,还不如再看一遍《暖春》。哦,最后补充一点,韩生配合蒋伟演戏、假装被毒死那里还是挺搞笑的,不过我是来看恐怖片的啊!”

王立伦继续跟帖。

“如果说烂,请举出具体的例子好嘛?否则我只会认为你为黑而黑。”

再往下拖,王立伦突然绝望了。

一水儿下去全是1分的评论贴,中间偶尔夹杂着一两个10分的评论贴。

水军,被黑。

战斗经验丰富的王立伦脑子里突然跳出这两个词汇,再联想到这两个黑鬼都如此推崇《暖春》,不像是专门来发评论,倒像是做广告的了,王立伦立刻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秘密。

他赶紧找到《暖春》的页面,点了进去,一个红艳艳的数字挂在评分栏上。

8.3分。

噗!

王立伦只觉胸口一闷,一口老血差点喷在了显示器上。

他记得张艺某的《大红灯笼高高挂》也只不过才8.2分,现在一坨屎竟然拿到了8.3分啊!

不要脸,无耻,没有职业操守,道德沦丧……王立伦喋喋不休地咒骂着,又回到了《电锯惊魂》的页面上。

雇佣水军强行刷分就算了,还特地去踩别人来抬高自己的身价——都说同行是仇家,王立伦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正当王立伦觉得自己满腔的正义怒火快要抑制不住的时候,他看到了一篇给《电锯惊魂》打8分的评论贴,标题很中二。

开战时刻。

这是这篇评论的标题,打开一看,开头一句就耸人听闻。

“现在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同志们,站起来吧!”

世界末日到了吗?王立伦心底吐槽,还是看了下去。

“很多人可能觉得我耸人听闻,那么接下来我就说说我为什么要这么说。”

“今天发生在《电锯惊魂》和《暖春》页面的事,相信大部分人都看到了。有的人抱不平,比如下面发10分帖的那两位;有的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比如说我;还有的人可能搬了张小板凳过来准备看热闹,比如说正在电脑前看贴的你。那两位奋力反击的同志势单力薄,失败了,被淹没在茫茫水军的汪洋大海中;冷漠的我觉得无趣,转身离开,去做晚饭;看热闹的你连跟两天,看到个人的力量抵挡不住水军,骂骂咧咧之后就忘了这件事,迎接美好的明天。”

“于是我们就被强·奸了。”

“是的,我们的意志被强·奸了,并且愉快地忘记了这件事,等待着下一个强·奸犯的到来。”

用词太刺骨,搞得王立伦坐立不安。

“我一直认为,互联网是伟大的,这是人类所开创的自由国度,而豆瓣更是这个自由国度中的乌托邦。”

“自由、客观、实事求是,这是我对豆瓣的印象,但是当冷漠的我转身离去做晚饭的时候,我发现我印象中的豆瓣已经开始崩塌——它不再自由,不再客观,不再实事求是!它正在被金钱玩弄!而我只能看着,冷漠地看着,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的态度加速了它的崩塌。”

“我什么都做不了?”

“不!”

“我突然发现,其实我可以做点什么,比如说像这样。”

接着是一张照片,可以看到是一张《电锯惊魂》的电影票。

“我看过,我不会还没观影就妄加评论;我打8分,这是一个观众的客观感受;不刻意贬低也不刻意抬高,没有人可以强·奸我的意志。”

“这是豆瓣精神。”

“接下来我将离开这里,去看一场《暖春》,然后回到家里,去《暖春》的页面继续战斗,和那群恶徒战斗,为了维护这远离公权力和金钱的最后一片圣土不受到污染。”

“即使我一个人的力量是这么弱小,但是至少这一刻。”

“我在为自由而战。”

评论的最后贴出了一首诗。

“当他们来抓共·产主义者的时候,我没有站出来反对,我想我反正不是共·产主义者。”

“当他们来抓犹太人的时候,我没有站出来反对,我想我反正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来抓工会组织者的时候,我没有站出来反对,我想我反正不是工会的人。”

“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的时候,我没有站出来反对,我想我反正不是天主教徒。”

“后来,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王立伦默默地看到最后,手背一凉,低头一看,一滴水珠落在上面。

竟然哭了?他为自己的感性感到好笑,却笑不出来。

抽过显示器旁的纸巾,猛地擤了一下鼻涕,把纸团往纸篓里狠狠一扔,四下里一番找,没能找到昨天的电影票。

王立伦豁然站起身来,拿过钱包。

妈·的,为了自由!

推荐热门小说烂片之王,本站提供烂片之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烂片之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六节:上映(下) 下一章:第二十八节:蓄势待发
热门: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乡艳小毒医 万界永仙 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大王饶命 美艳富婆的贴身保镖 民国之联姻 为你师表 乡村潇洒哥 春色满村:翻墙夺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