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这里有一部电影(上)

上一章:第十七节:葬礼 下一章:第十九节:这里有一部电影(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比起悠闲的、让人忍不住在夏日的午后想要打个盹的南扬市来,尚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生活节奏无疑快得多。

坐在出租车上,透过车窗往外看,能看到街边的行人很多夹着公文包在急匆匆地行走,脚步生风,仿若参加竞速比赛。还有那穿着西装、背着单肩包的小伙,眼见着不远处的公交要开走了,赶紧迈开步子冲刺,领带都随风飘扬起来。

紧张,快速,有序,这是杜安对于这座城市的印象。

杜安身旁坐着的是束玉,他们俩刚回旅馆拿了拷贝,正打的赶去大光明影院。

“对了。”

杜安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他把视线从外边收回来,有些不确定地看向束玉,“你有放映权吗?”

毕竟是第一次做电影,第一次参加电影节,他到现在才想起来这件事。

联想到束玉跟公司里的几个大佬关系搞得那么僵,他心底闪过不妙的预感。

“没有。”

果然!

杜安在心底哀叹起来,看了看束玉手边装拷贝的箱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没有放映权就来参加电影节,得亏是没能进展,要是真进展了……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你放映权都没有,我们要是私自在那边放了……”后果他都不敢想。说着,也不等束玉说话,就对司机说:“师傅,掉头。”

束玉打断了他的话,对司机说:“师傅,继续开。”然后对杜安说:“你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你放心,不会有事。就算有事,我扛。”

杜安看着这个女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本来以为自己当初做了个假证去骗投资,已经是胆大包天了,可他眼前这个女人却是连放映权都没有就拿着拷贝来参加电影节,并不逊色分毫!

好嘛,两个不怕事大的家伙凑一块了,难怪能成为战友。

“不行,还是得回去。”杜安坚定地摇了摇头,“这不是谁来扛的问题。”

这么多时间的相处下来,他认了束玉这个朋友,到了这种时候自然也不能看着自己朋友出事。

束玉看着杜安,良久,才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顿了顿,她似乎也明白如果自己不交代一些东西的话,杜安是不会同意放映的,只好说:“他们不会追究的。瑞星影视是一家家族企业,你是学管理的,应该也知道,家族企业是家长制,里面很多时候都是人情凌驾于制度之上,所以我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最多是被降级、降工资,那跟我马上要面临的状况也没什么差别。”

瑞星影视是一家家族企业这点,杜安在影片的拍摄期间已经从剧组人的口中多少知道了一些,包括瑞星的几个经理,比如说制片部经理方力敏,发行部经理方力勇,都是董事长方毅的儿子。

杜安听着束玉的话,觉得自己隐隐猜到了一些东西,却又不敢肯定,于是问道:“你是说……”

束玉见这人还是不明白,抿了抿嘴,最终还是说道:“董事长方毅,是我……父亲。”

父亲这两个字声音很小、很模糊,但是杜安还是听到了。

他觉得脑袋疼。

一个不跟着父亲姓的女儿——大概是私生女——两个处处打压妹妹的哥哥,再加上束玉之前所说她是从小县城来,想要“扎根”,现在想来,这“扎根”显然不是简简单单地当一个体面的城市人就够了……

难怪束玉在公司的仇人那么多,还都是高管级别的,却还能在公司做下去了。

杜安从没想到豪门阋墙这样的事还会发生在自己身边,要是换做八点档电视剧的话,现在坐在自己旁边的束玉那妥妥是催泪女主角啊——不过杜安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女主角。

电视剧里类似的女主角不都应该是白莲花一样楚楚可怜、心地善良、没事就西子捧心眼神凄苦地说上一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随时等待男主角来拯救吗?哪个像束玉这么彪悍了?

由此可见,电视里都是骗人的,毕竟就算是束玉这么自强不息、胆大包天、还会通马桶的奇女子在这种环境下都被逼迫得走投无路了,要真是有那种白莲花一样的女主角,怕早就被吃得一根骨头都不剩了。

“就算他们想要借题发挥,方毅也不会答应的。那个人很传统,认为家丑不外扬。”

直接喊“方毅”、“那个人”,而不是爸爸,看来父女俩积怨很深。

对于别人的家事杜安也不想多去掺和,于是不发表意见了,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也不再揪着放映权的事不放。

出租车行驶着,很快就来到了大光明影院。

那个金发白人名叫安东尼·伯格,当杜安提着拷贝箱到来的时候,他还在孜孜不倦地向路过的行人推荐自己的电影,不过成效不显,依然没几个观众。

“安东尼。”

束玉跟他打了个招呼,随后闲聊起来。

安东尼的电影正好快结束,等了十分钟后,电影就结束了。

按照约定,安东尼开始放他们的《电锯惊魂》。

这是杜安第二次从银幕上看自己拍的电影,也是他的电影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放映,光看到朱雨晨从浴缸中醒来的这个镜头,就让他神情一阵恍惚,下意识地四下张望,随即苦笑起来。

除了他、束玉和安东尼外,一个人观众都没有——之前仅有的几个观众,也在安东尼的影片放映结束后离开了。

“哦!专业!”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安东尼这个电影爱好者至少也是个半专业人士,只看到第一个镜头,就双眼一亮,轻叹了一声,随即皱起了眉。

“杜,那个闪光的物体是什么?是象征?还是剧情?我猜它肯定有特殊的意义。”

杜安呵呵一笑,正要说,安东尼又连连摆手,“不不不!你不要说,知道太多对我没有好处。”说完就盯着银幕继续看下去。

也只有安东尼是认真在看电影了,杜安和束玉的心思都不在这上面——他们都在观望观众能有多少。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

影片放映了三分钟,依然一个观众都没有,行人们都是抬头看上两眼,就匆匆路过,没有一个为此驻足的。

“接受现实吧。”

杜安无奈地对束玉这样说。

他明白束玉的心思,知道她多少有点不甘心,才会要搞什么“葬礼”,但事实告诉了他们,这部电影连吸引一个观众的能力都没有,没能进入影展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

束玉沉默不语,只是双手环胸,骄傲地站着。

杜安摇了摇头,正要去找一个地方歇一会儿,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这里有部电影哎……嗳,那不是那谁谁谁吗?前阵子城市频道放的《帕米尔医生》就是他演的哎,他还开始演电影了?”

杜安微微一怔,不动声色地侧了下身子,看到在他的右后方站着两个打扮时髦的女生,胳膊上挂着手袋,正看着银幕。

杜安看向银幕,上面正是扮演蒋伟的张家译在独白,脑中回想起了张家译面试时的言语:“拍过两部电视剧……叫《帕米尔医生》……”

“我可喜欢他了,觉得他好男人啊,跟周围那些男生都不一样。”

一开始出声的女生在后边叽叽喳喳,又抬起手腕看了眼表,对自己的同伴说:“反正电影还要一会儿才开始,先看一会儿吧?”

另外那个女生不置可否,于是两人就站在那里看了起来。

就在她们俩身前一步远的杜安都能听到她们之间的小声私语:“……听说昨天阿文对你表白了?……要我说你也别吊着他了,这都几个月了……”“哎呀,你不懂……对男人,你就不能让他们轻易得逞,否则他们根本不会珍惜你……”

没想到这部电影的第一位和第二位观众竟然是张家译吸引来的。

杜安不由想起了那个男人。

在那些演员当中,除了朱茜之外,张家译是最让他满意的:演技过得去,待人和善好说话,有的时候还能指导一下别的演员走位,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片酬稍微高了点——一万五的片酬还是有点让人心痛。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那两个女生的话语声低了下去,渐至无声。

“……你好,高峰。你是身心健全的小康阶层,但是上个月却用刮胡刀割腕自杀……”

电影中的录音机播放着幕后黑手的独白,画面是层层叠叠的铁丝网。

镜头靠前的铁丝网被弄出了破洞,断裂的铁丝网绽放着,一个身形肥胖上身赤裸的男人挂在两层铁丝网破洞上,身上满是伤口和干涸的血迹,身下还有一片铁丝网扇形断口从腹部插进去,一群苍蝇从镜头前一飞而过。

显然已经死透了。

几个快闪的特写镜头从男人的各处伤口上扫过,在杜安的交代下,这些伤口肆无忌惮地血腥、恶心,一点也不顾及观众的观影感受。

“呕……”

安东尼脸色有些苍白,捂了一下嘴,“杜,我没想到你们拍的是恐怖片……这应该在电影院限制放映,而不是在公众场合播放……我们会惹祸的……”

“你没事吧?”

杜安问候了一下,有些不理解这些外国人的心理——在他看来,这些镜头虽然有些血腥,但也不至于到安东尼这样夸张的程度吧?他觉得自己用这部电影下饭都没问题。

看到安东尼摇了摇头,杜安又问道:“你想要停止放映?”

这可不妙。

好不容易凭着张家译的人气吸引来两个观众,他可不想看到电影马上停止,那太扫兴了。

“这不适合在公众场合播放……”

安东尼只是这样说着,虽然脸色有些苍白,眼睛却从头到尾都没离开过银幕。他停顿了一下,无奈地笑了下,“但我很想看下去,所以,管它呢。”

他耸了耸肩。

杜安的心这才放下来。

“……你割腕是真的想死,还是只想引起他人的关注?今晚,我拭目以待。”

剧情继续进行着,没有人再说话。

“……讽刺的是,如果你真的想死,那么你只需要继续留在这里,但是如果你想活,就得再次伤害自己,设法钻过铁丝网到门口……但是你要快,因为三点钟门就会上锁……”

那些铁丝网上开出的破洞很小,断口的铁丝尖锐,受害者又是一个满身肥肉的胖子,如果他想要设法钻过破洞的话,无疑会伤痕累累,甚至性命难保。

安东尼神情肃穆,眼睛发亮。

用自残来换取活命,或是用健康来换取死亡?这个命题实在太有趣了。

他之前看过的恐怖片都是那种为了恐怖而恐怖,还从没有看过这样的恐怖片。

他现在更加想要看下去了。

至于这部电影不适合在公众场合播放?管它呢,一切都等他看完了再说!

推荐热门小说烂片之王,本站提供烂片之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烂片之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七节:葬礼 下一章:第十九节:这里有一部电影(中)
热门: 渔夫直播间 怀了豪门霸总的崽后我一夜爆红了 美人窟 最强小农民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 最强游戏架构师 作为结婚对象的雄虫刚成年 妙手心医 花掉1000000亿 被迫成为蜂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