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节:方法论

上一章:第十二节:试戏 下一章:第十四节:杀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伙人围着哄了半天,好不容易把杨一琳小朋友安慰好了,这边导演制片一干人等已经围在监视器后研究杜安刚才的试戏表现了。

束玉仔细看了会儿,问杜安:“你觉得怎么样?”

“挺不错的。”

杜安这么说。

他这么说倒不是为了那两千块的酬劳,而是因为他确实觉得自己演的不错,完全达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效果,甚至他觉得自己演得比张家译朱雨晨那几个所谓的专业演员好多了。不过自己来评价自己总是不够客观,于是他又问旁边站着的几个专业演员。

“你们觉得呢?”

张家译说:“演得很好。”这个三十来岁的西北汉子不善言辞,这已经是他所能给出最好的评价了。

张亦和朱雨晨则都只是点头表示赞同,却不说话——他们现在也实在没有说话的心情。

束玉最终拍板。

“那好,就这么定了。”

于是杜安这位导演更加忙碌了起来,他去化了妆、换了衣服,赶紧适应起自己的新工作来,生怕束玉又突然反悔,不让自己多拿这一份工资了。

束玉则重新兼任了副导演这份工作,剧组迅速运转了起来。

杨一琳小朋友虽然被安慰劝解了很久,但是杜安刚才的变态形象已经在她的心底留下了阴影,所以拍摄的时候她虽然能够努力抑制住自己不逃跑,但是杜安一表演起来,她的害怕还是无法避免的,又哭又闹的,这倒是让杜安很惊喜——他本来还一直担心这位小演员无法表现好这么激烈的情绪,打算尽量少给她镜头呢,没想到自己弄巧成拙,倒是干了件好事。

不过他还是决定把镜头多给朱茜而不是杨一琳小朋友。

并不是因为这小演员现在的情绪表现得不到位,而是因为朱茜的表演太让他满意了!

这位嘴巴稍显有点大的女演员也许用普遍的审美观来说算不上美女,但是她的演技实在太棒了!立体生动,在小细节上处理得尤其好,让整个人物活了过来,就比如说刚才刚过的那场戏:戏中,杜安刚绑架了朱茜和杨一琳,把两人反绑在床尾,打算猥亵一下这母女俩。

杜安要求两人要表现出恐惧和绝望的情绪来,杨一琳小朋友由于心理阴影还在,哭个不停,还算合格,朱茜则是采用剧烈挣扎、嘶叫和不停大喘气的动静结合的方式来展现,显得特别立体,有节奏感,真实可信,尤其是她的眼睛——当杜安的手伸向杨一琳的时候,她的眼珠子牢牢盯住了这只手,随着手的移动眼睛的焦点也在移动,同时身体的挣扎也愈加剧烈、甚至疯狂起来,向杨一琳的方向努力移动,想要遮挡住这个“女儿”,被勒住的嘴巴也不停发出模糊的“放开她”之类的嘶吼声;而当杜安的手从杨一琳身上挪开,伸向她时,虽然她还是在挣扎,不想被这个恶心的家伙触碰,但是她的眼睛焦距不再那么集中,情绪有一个明显地放松,把握地非常好,完美地展现了一位母亲的真实心态。

“完美,完美!”

等到束玉喊“过”了之后,杜安连声称赞——自从那个雨夜之后,这还是他在片场头一次重新启用这个词。

朱茜却没理他,而是先闭上眼深吸了好几口气,脸上表情渐渐松弛下来,这才睁开眼,大咧咧地咧嘴一笑,说:“杜导你演得更好。我这可真不是拍你马屁啊,刚才要不是有你的刺激,我搞不好还做不到刚才那样。”说到这里,朱茜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杜导,你都不要调整情绪直接就出戏了?”

“啊?”

杜安一愣。他到底不是专业的,根本听不懂朱茜说的是什么。

朱茜解释道:“就拿我来说吧,刚才那场戏要表演成那样子,我需要把整个人扔进去,把自己变成姚丽才能做到,不然就不对味了。结束也不是说结束就能结束的,要调整情绪,你都不用的吗?”

她可是看得清楚,杜安几乎是在束玉刚喊“过”的时候,就立刻从角色中脱离了出来——从那么深沉的表演状态一下子跨越到自然状态,这由动到静的转换实在太突然了,她刚才都看得有点傻。

“不需要。”

杜安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就是想王兴发在那种环境下会有怎样的表现,怎样的动作,然后我照着做出来就行了。”他顿了一下,又说:“我叫这个为‘表现派’。”

之前为了改善朱雨晨和张亦表演不达标的问题,他自己私下里对表演方式琢磨了好一阵子,还真给他琢磨出了一些东西来。

“表现派?”

看到朱茜疑惑的神色,杜安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继续说:“我自己瞎琢磨出来的东西,简单来说,就是我觉得表演可以分为几种方式吧,像你刚才说的你那种把自己带入角色的方法,我叫它为‘体验派’,就是把自己当成这个角色,不想着怎么去表演,而是按照自己现在的真实情感来运动。至于表现派呢,就是角色需要什么样的表现,我们就给出什么样的表现,同时保持着游离的状态,不要入戏,朱雨晨和张亦都是这种方式。”

他这么一说朱茜就明白了:朱雨晨和张亦还真就是表现派,不过这两个演员的表演在她看来太公式化了,换言之就是太假。光从表象来看,完全看不出杜安和他们用的是同一种方法。

第一次接触到杜安这种理论的朱茜觉得这东西挺好玩的,在接下来的一场戏当中也开始尝试用这种方法,不过效果实在糟糕极了,连拍了三条杜安都不满意,只好对她说:“你还是用你的方法来表演吧。”同时心下懊悔,干嘛要对朱茜说这些。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他这个外行人自己瞎琢磨出来的,根本做不得准,说出来也真是害人。

用了自己的体验派方法之后,朱茜果然又恢复到了那令杜安满意的状态,于是愈发觉得自己瞎琢磨的东西不靠谱了,朱茜却是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抓住剧组人员做准备工作的间隙就逮住杜安问:“杜导,除了表现派和体验派,还有什么派?”

“呃。”

杜安也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对自己瞎琢磨的东西感兴趣,不过既然朱茜问了,他也只好回答:“还有一个方法派,怎么说呢?”他想了想,整理了一下思绪,继续说道:“这种方法介于表现派和体验派中间,他不像表现派那样是用公式化的情绪来表演,却也不需要代入角色,而是用类似的情绪来代替戏里所需要的效果。”

“打个比方,假设这场戏是拍摄你丈夫去世了,需要你表现出悲伤痛苦的效果来,用方法派的方式来演绎,那就是去想类似的一些情绪,比如说你家的猫死了,或者某个长辈去世了,甚至是今天早上打的司机少找了你五十块钱,都行,只要能表现出悲伤痛苦的效果来就行,反正观众只看到你悲伤痛苦,也看不出来你到底为了什么这么悲伤。”

说完这些,杜安赶紧加了句,“都是我自己瞎琢磨的东西,你刚才也试了,没啥用,所以你听听就算了,千万别这么去做。”

朱茜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我刚才做不到,估计也只是我刚接触,不熟悉的关系罢。”

她隐隐觉得,杜安在自己面前打开了一扇新世界——若是能把杜安说的这三种方法融会贯通,说不定自己的演技能更上三四五六层楼。

看着朱茜认真思索的模样,杜安更加懊悔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么一番话了:要是因为自己这乱七八糟的理论,把面前这位演技极好的演员带得找不着北那可就是造孽了。

只好连声劝解,让朱茜保持自己的表演风格,也不知道朱茜有没有听进去。

朱茜听没听进去我们不知道,不过旁边几位仁兄倒是听得真真的。

围观的张家译和朱茜一样,若有所思,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旁边的张亦则是哼哼了一声,低声自语:“狗屁不通!”

他之前待的部队话剧团里能人众多,但就是在那些地方他也没听过类似的言论,想必真是杜安自己瞎扯出来的。特别是对于体验派的表演方法,在他看来根本就是胡扯——要真是把自己代入进去就能演好,那不是人人都能当演员了?那他们这些个职业演员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朱雨晨也不以为然。

他毕业于中戏表演系,那可是中国表演事业尖端人才最集中的地方,特别是表演学院的老师们,在表演理论上更是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可就是他们也从来没有提出过杜安说的这些方法。

要是表演真能分成这三派,表演学院的那些老师不早就研究出来了?

脚步顿了一下的束玉重新走了上来,请杜安去看下刚才的那场戏,心里关于面前这个骗子是个导演天才的想法则彻底坐实了——一个从医学院管理学系毕业的人,只是看了几天书,就能总结出表演套路并实际指导演员表演,这不是天才是什么?更别说他关于镜头画面的很多想法,连陈辛都挑不出毛病来。

和束玉一起回到监视器后看了一会儿刚才的戏后,杜安皱起了眉头。

倒不是他和朱茜演得不好,恰恰相反,自己和朱茜的表演在他看来非常好,糟糕的是镜头。

和之前的所有戏一样,这里他们采用的是简单的正反打,也就是俗话说的“拍完正面拍反面,拍完A拍B”这种。这种方式的好处在于,因为镜头是固定的,景也很大,演员的调度和表演上存在一些小瑕疵都无所谓,不会被过分注意到,但是缺点就是镜头枯燥,和电视剧一样,缺少电影的灵气。

“换个拍摄方式。”

杜安对一边的陈辛说,“等会摄影机的位置变动一下。你站在2号机的位置,用全景,把我们三个都拍进去,用变焦镜头,先给我的身体焦点,别把我的头拍进去;等我走到朱茜旁边的时候,把焦点给朱茜的脸,拉镜头……”大概是真有书呆子的天分,看了好几天的书下来,他倒也能有模有样地一套套术语往外搬了。

因为几个主演的演技都让杜安不满意,硬要用类似于杜安现在想要的这种镜头语言倒不是不行,不过就是要多拍几遍,太费成本,所以之前基本都是采用正反打的方式来拍,很好地达到了扬长避短、还省经费的作用,但是现在自己和朱茜的演技都让杜安感觉没问题,那么索性就抛弃那种方法,大胆地采用更具有视觉冲击力的方法来拍摄。

这几场戏大概是最让杜安玩的最开心的几场戏了,天马行空的想法层出不穷,各种之前不敢采用的镜头也都运用了起来——360度主观镜头,瞳孔大特写,同画面变焦,一个四十秒的从下到上由近拉远的长镜头……

为了达到咱们杜导那些天马行空的要求,可累苦了摄影师陈辛。

他上蹿下跳东跪西跑的,一场戏下来能把自己累个半死,比往常拍两天都要累,拎机器拎得手臂都有些酸胀了——除了刚毕业还年轻不懂事那会儿,他什么时候把自己折腾得这么累过?

不过累归累,陈辛却没抱怨,脸上反倒神采飞扬:这两年他要不拍广告,要不拍些连电视台都上不去的连续剧,那些导演的要求都及其简单,基本上把位置摆好机器一架,就没他什么事了,以至于他渐渐都快忘了,自己还是个摄影师。

现在的他仿佛才活了过来,重新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以至于朱茜和杜安的戏都拍完之后,陈辛还有点依依不舍。

杜安也是——他倒不是不舍自己的戏份结束,他本来就对表演半点兴趣都没——他不舍的是接下来又要回到那枯燥的拍摄方式。

这阵子下来,他还真有点喜欢上“玩”电影了。

“接下来你要去哪了?”

杜安问面前的朱茜。

朱茜的戏份已经杀青,马上就要离组了,也换下了戏服,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上身很简单的一件白衬衫,略显宽松的下摆在腰上打了个结,下身一条七分裤,干净利落。

朱茜洒脱地一扬手,“不知道,先去工会看看有没有剧组招人吧。”

杜安还真有点舍不得面前的这位女演员,电影拍到现在,他还真从来没有拍得这么爽心过——基本都是一条过,而且从表演上能满足自己的各种想法也不露怯。

如果可以的话,他还真想给朱茜多加几场戏,不过也只是想想,毕竟朱茜所扮演的姚丽只是个小配角,多加戏的话只会破坏电影的整体基调。

“要是我还有下一部戏,肯定找你当女主角。”

杜安开玩笑道。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只是开玩笑:这部戏拍完,他就彻底告别这个圈子了,哪来的下一部戏?

朱茜闻言笑了,“也只有你敢让我当女主角了。”

杜安一愣,问道:“为什么?”

在他看来,朱茜这样的演技,撑起个女主角绰绰有余了。

朱茜指了指自己的嘴,“就因为这张嘴。”

其实单论五官的话,朱茜也是个美女,唯独那张嘴太大了点。

“杜导你这部戏,我的片酬是两千五,如果这张嘴小一点的话,说不定能到五千。有这么一张嘴,谁敢找我演女主角?那不要被骂死?所以啊,能演个配角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样沮丧的话,朱茜却是笑着说出来的。

飞扬洒脱灿烂的笑。

杜安对于这个陌生的影视圈是完全看不懂了:就因为嘴巴大了点,就否定了一个人的一切?这他么也太荒谬了!不过看着朱茜,杜安也只能无奈地接受了这个操蛋的现实——这就是个荒谬的圈子。

“其实我觉得嘴巴大一点还蛮性感的。”

话一出口杜安就后悔了:自己说的这叫什么操蛋话?是戳人伤疤还是调戏人呢?安慰人也不会,活该大学里从来没有女孩子愿意和自己说话。

幸好朱茜并不介意,只是咧嘴笑着,最后,挥了挥手,“再见了,杜导。”

“再见。”

推荐热门小说烂片之王,本站提供烂片之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烂片之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二节:试戏 下一章:第十四节:杀青
热门: 反派戏精[重生] 尼姑庵的男保安 媚乡:金枝欲孽 红色权力 偷花小神医 炮灰总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快穿] 乡野村夫 我老婆是豪门太子爷 ABO虚假婚姻关系 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