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宋甄

上一章:第九节:整风大会 下一章:第十一节:在路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色渐晚,华灯初上。

杜安从公交站台上下来,一路上走街串巷,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前,开门。

和汽车租赁公司的人谈好了,大巴也已经到位,不过作为导演,他给自己留下了每天打的的特权:一方面是为了这其中能省出来的钱,一方面也是为了跟其他成员拉开距离——他现在是真正把导演当成管理工作在干了,在管理原则中,他作为一个管理者,和员工保持适当的距离是非常必要的。

进门后发现宋甄在埋头写作业,沈阿姨却不在。

听到有人进来,宋甄抬头看了一下,杜安对她点了点头,关好门,就准备冲回自己的房间中。

他和这小姑娘实在没什么话好说,甚至于,他有点怕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姑娘。

不过他想走,有人却不想他走。

“刚下班?”

杜安一愣。

这小姑娘可是从来不会主动跟他说话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但是人家都开口了,他也不能不理睬,只好应了一声,“嗯,刚下班。”

现在再直接回房有点不合适了,杜安左右张望了下,慢慢走了过去,在沙发上坐下,只坐了半个屁股,准备随便聊两句后就赶紧回房。

“你妈呢?”

“街道老年办有个晚会,她去看了。”

杜安“哦”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坐着,手一会儿放在膝盖上,一会儿挠挠头,都不知道放哪儿好。

还好他的尴尬没有持续太久,宋甄看着他,问道:“听我妈说,你找到工作了?”

杜安松了一口气,赶紧说了声“是”,想了想,觉得自己把握到了宋甄的心思,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得紧紧的塑料袋,一层层慢慢展开,把里面包着的钞票全部拿了出来。

这些钞票被这样包着,又放在裤子口袋里挤了半天,早就都皱巴巴的了。杜安耐心地把这些钞票摊开、展平、手在上面使劲压了两下、抻平,放在茶几上,挪到宋甄面前。

“这是四百块,是上个月和这个月的房租,还有一百块是水电费,本来想给你妈的,不过现在她不在,给你也是一样。”

这四百块是杜安提前预支给自己的,毕竟房租总这么欠着也不是个事儿,沈阿姨家也不容易。只交这两个月的,是因为这部戏按照他的计划,月底前就能拍完,到时候他很可能就要去尚海,这里自然也就不住了。还有水电费的一百,他也知道自己两个月的水电费用不了这么多——他房间里唯一的电器就是那盏白炽灯——不过沈阿姨照顾他这么久,就算他拖着房租也从来不把他赶出去,这对于他而言是莫大的恩情,这一百块大部分是表达他的感激。

宋甄看着钱,眉毛一下子竖了起来。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家很缺钱?你是不是觉得我和我妈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

杜安都不知道这小姑娘怎么一下子炸毛了,赶紧解释道:“不是不是,我只是,只是表达一下感激……”

宋甄紧抿着嘴唇,冷冷看着他,杜安吃不住这眼神,低下头去,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片场,面对二十几号人他能侃侃而谈,毫不畏惧,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小姑娘的眼睛却抵挡不住。

好在宋甄这火气来得快也去得快,没有再纠缠下去。

她只是把钱推回到杜安面前,“水电费该多少就是多少,多退少补,不会少收,但是也不会多收你一分钱。还有,这钱你自己给她,免得到时候纠缠不清。”

杜安心中苦笑:这小姑娘年纪小小,想得却多,还真是应了一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不过他也是这种人,自然知道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她都是不会收下这钱的,于是重新把钱用塑料袋包好,小心塞回了裤子口袋里。

又坐了半晌,宋甄也不说话,这气氛太难受了,杜安抬头看向宋甄,就想告辞回房间,却发现宋甄没有写作业,而是正看着他。

还没等他开口,宋甄就问:“听我妈说,你现在当导演?电影还是电视剧?”

杜安回她:“嗯,电影,叫《电锯惊魂》。”

他又不着急回屋了,他总感觉这小姑娘有话想对自己说。

但是宋甄就是不开口,只是看着他,两人目光对视了一会儿后,杜安又吃不消,低下了头去。

宋甄看着面前这人,始终无法把他和“导演”这种只存在于电视上的名词联系起来。

是啊,你看看他:他身上穿的是的确良的衬衫,这种衣服不透气,穿着很难受,她班上那些家境稍微好一些的同学都已经不穿这种材质的衣服了;下身那条黑色西装裤还算有点样子,但是明显肥大宽松,大概是他为了防着自己再长身体、以后穿不下买的,可他都这个年纪了,哪里还会再长身体呢?于是这裤子就显得特别可笑;最磕碜的大概要数他脚上那双双星牌的运动胶鞋了,鞋帮都开裂了,用502粘好,白色的胶水硬化后,很突兀。

这样一个窘迫的人,怎么都无法令她把对方和“导演”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

不过他既然这么对母亲说了,那肯定是没错的,他现在大约真是个导演了——这人不会对她妈说谎。

他现在拿出来的钱也能佐证这一点,她还没有听说过哪一行能几天就赚到四百块钱,大概也只有导演了。

于是宋甄就要开口说出自己今天打了一天的腹稿,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停住了。

是啊,面前这人可是令她非常讨厌的家伙,她怎么能对他说出那样的话来?

宋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讨厌面前这家伙——不过那绝对不会是因为这人的窘迫贫穷,因为她本身家境就是这样,她要好的朋友也都是穷人家的孩子。

或许是因为他虚伪的、令人作呕的笑容?或许是因为他的到来夺走了自己唯一的私人空间?或许是因为他之前拖了那么久的房租不给?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讨厌这家伙。

可是她现在却要对这个讨厌的家伙说那些话……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房了。”

宋甄那边在纠结着,杜安却等不下去了。

发现了导演和管理的共同处后,他终于开始对这个职业产生了一点兴趣。而束玉不在,他一人身兼导演和制片人两大重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他甚至都觉得自己现在有点分身乏术了,考虑着是不是要再去招一个员工来分担一下工作。

眼看着杜安站起身来,宋甄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道:“等等!”

杜安站着,疑惑地低头看着这个小姑娘。

宋甄抬头看向杜安,不过这种角度让她很不舒服,于是也站了起来,看着杜安,艰难地问道:“你们剧组还缺人吗?”

万事开头难,最困难的一步迈了出来,接下来的话就容易了。

“还有大半个月暑假就要结束了,我想找个地方打工赚点钱……我也去找了几家,那些人听到我只做到月底,都不要……我就想问问,你们剧组还缺人吗,不过我只能做到月底……”

以这种姿态面对杜安实在不是一件令她舒服的事,所以她很快又转换了语调,硬邦邦地道:“如果不缺就算了,你就当没听到吧。”说完就赶紧坐下身去,埋头写起作业来,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那些题目也看不进去,脑袋里全是一个想法:天,她怎么就真的说出来了?她刚才大约就像个乞丐一样在向他乞讨!她怎么能这么做呢,现在这个可恶的家伙该怎样地看轻她了?……

“呃。”

杜安没想到宋甄要和自己说的竟然会是这件事,一下子有点愣,不过马上他就连声说:“缺缺缺,正好缺一个生活制片,而且按照计划,我们这部戏到月底就能拍完,正好不影响你上课。”

他这并不是因为看在沈阿姨那么照顾他的份上才这么说的——好吧,也有这部分因素。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现在确实需要一个生活制片。

通过这几天看的书籍他也看了解到了,制片人是个体系,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制片人就算了。正规来说,制片人下面还有制片主任,制片主任下面又有生活制片,现场制片,生产制片,这才是一个健康有序的制片人体系。

对于他们这个小剧组来说,倒是不需要分这么细,一个制片人倒也足够了,要求再低一点的话,一个生活制片就够了,毕竟对于他们这个剧组来说,现阶段主要的事都在生活制片的工作范畴内。

即使宋甄不提,他刚才也在考虑是不是明天去工会找一个生活制片来了。

这件事对于宋甄来说终究是重要的,即使她现在非常不想和杜安说话,但还是不得不开口。

“生活制片……我没有经验。”

何止是没有经验,在此之前,她甚至连这个名称都没听过。

杜安说:“没关系,很容易的,就是负责剧组的吃喝拉撒,比如说每天打电话联系剧组的盒饭供应商商定今天的菜肴,联系汽车公司今天几点来车之类的,做一天就全都明白了。”

宋甄就像个木头一样僵在那里,等了半天,杜安才看到她微微点了点头。

“那好,接下来我们就来谈一下你的薪酬吧……对了,这件事你和沈阿姨说过没?”

“没有。”宋甄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杜安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我觉得,你出去工作总归不是件小事,怎么也要和沈阿姨说一下的吧?”

“我自己会说的。”

宋甄的话语硬邦邦的。

杜安也不介意,继续了下去,“好,那么我们来谈一下你的薪酬吧……”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找个时间自己跟沈阿姨说一下。

推荐热门小说烂片之王,本站提供烂片之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烂片之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九节:整风大会 下一章:第十一节:在路上
热门: 乡野春床 温香软玉:女人如玉中年大叔的玉石人生 最强管家 小圆满 四个影帝把我宠成顶流 他是甜味道 多情的混蛋 总裁老婆是随手拉到的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 始是新承恩泽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