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夜雨

上一章:第六节:拆穿 下一章:第八节:黄鹤王八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剧组人员来开工之后,明显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

那个只会说“完美”的杜导好像变成了哑巴,一句话不说,而他们的制片人束玉又重新回来了,而且还挂上了一个副导演的名头。

“开始!”“过!”“停!”……

光从这些词上来说,束玉这个副导演就比杜安这个“走着”的总导演专业多了,而且拍摄也终于不再是一帆风顺的流畅。

“停!”

束玉皱着眉头,让朱雨晨过来,指着监视器对他说:“你看一下,你这里为什么有些兴奋?你被关在密室里很开心吗?认真一点!我花钱请你来拍戏不是让你来玩的!……”

虽然被骂了,但是朱雨晨很开心。

他不是贱骨头,他只是明显地察觉到了剧组的氛围变了。

“导演”变了,摄影变了,张家译变了,张亦变了……他能感受到,所有人都开始认真起来,不再像昨天那样消极怠工。

似乎只是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拍出一部好电影的希望。

所以对于束玉擅作主张夺去了杜安导演职务的事,没有一个人开口。

朱雨晨甚至还听到剧务悄悄对道具说:“早该这么做了!”

唯一没变的人是杜安。

他坐在导演椅上,舒服地打了个呵欠,瞥了瞥监视器中已经通过的画面,又撇了撇嘴。

这和他昨天拍的那些有什么区别?哦,是有区别:如果说他昨天拍的是一群没精打采的鬼,今天拍的就是一群活蹦乱跳的猴子,和他做梦看见的那些场景相比较起来的话,都是同样的糟糕。

百无聊赖之下,他随手拿过一本书开始看起来。

《雕刻时光》,这是束玉拿到现场来的书。

杜安本来以为这会是一本讲雕刻工艺的书,但是看了之后才发现这本书和雕刻没有半毛钱关系——这是一个叫谢晋的家伙写的,有点像是自传吧,主要内容是围绕他在电影创作的经历、感悟上开展的。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杜安干脆就慢慢看了起来。

这一看就是一天,很快天就黑了。

今天有夜戏,大家也没下班,吃过快餐后休息了一会儿继续拍摄。

杜安其实是想回去睡觉了,但是剧组少谁都行,就是不能少导演,所以他得在这干坐着,继续看他的书,扮演好他的吉祥物角色。

直到夜深了,才由束玉联络好的大巴一起送回市里。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这样的状况,杜安每天就是看书来消磨时间,从《雕刻时光》看到《荣誉》,再看到《解读电影》,到《电影语言的语法》,只要是束玉带来的,只要是有字的,他都看,他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回到了上大学的时光——如果不是摄像机、各式各样的演员、还有身边那个正从语言障碍症患者变成话痨的女人时刻提醒着他在片场的话。

这一天又是有夜戏,杜安昨天晚上看那本《电影语言的语法》看到凌晨两三点,熬到现在有些撑不住了,于是悄悄地溜出了片场,跑到道具间里找了个隐蔽的角落睡了会儿。

反正这两天下来他这个导演差不多快成了隐形人,从监视器后暂时消失一会儿没人会去过问的。

哐啷哐啷。

杜安是被一阵忙碌的嘈杂声吵醒的,等到他的睡眼不再惺忪,怔怔地彻底清醒过来后,声音也消失了好一阵了。

他却再也睡不着了。

“见鬼……”

杜安嘟囔了一声,没有办法,只好爬了起来,慢悠悠地走了出去,走去片场。

到了片场杜安愣了。

人都不见了,灯光也全部拉掉,只有主场景的那间密室的灯光也开着,一个人坐在里面。

是束玉。

“你还没走?”

束玉皱着眉头,这么看着他。

“刚去上了个厕所,顺便看了会儿书,蹲的时间好像长了点?”

杜安扬了扬手里的那本《电影导演的艺术世界》,面不改色的说到,接着马上转移了话题,生怕束玉会在这个话题深究下去。

“他们人呢?下班了?你怎么还没走?”

“人数没有计算好,位置不够了,这两天又抓得紧,司机不敢超载,所以就让他们先走了。”

人数没有算好?

杜安看了看面前这个女人。

看来她这两天压力也不小呀,手下人犯下这种疏忽,她作为制片人都没能发现,想来也是要忙的事太多,顾不过来了,不然凭着这个女人给自己留下的精明印象,可不像是会犯这种错误的人。

“那本书是我的吧?”

束玉突然说到。

杜安一点也没有做贼被主人抓住的尴尬,反而像是个老朋友那样随意地走过去把书还给了束玉,顺便还加了句点评:“这书不错,写的蛮仔细,不像前几本那么玄乎。”

束玉平静地看着他,眼神中有一些诧异,大概是没想到这个骗子的脸皮能厚到这种程度。

她拿回自己的书,却不看,只是继续坐着,眼睛望向外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杜安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出去。

他看到了高大的院墙,门口小屋的昏黄灯光,透过玻璃,似乎还能看到剧组聘请的那个守夜老头把耳朵贴在收音机上听戏的身姿——他实在不明白剧组为什么会请这么一个连“导演”都能听成“毒·瘾”的老头来守夜,就算有人从他那间小屋的屋顶上翻过来顺便再在屋顶上跳一段霹雳舞他恐怕都听不到。

指望这样的人守夜、看护好剧组的财产实在有点儿戏。

杜安摇了摇头。

“他姓张,耳背很严重,就住在旁边的村子里。”

束玉突然开口了。

杜安晃了晃脑袋,确定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才确定束玉是在对自己讲话。

“他儿女对他很不好,所以只能靠自己,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出来讨生活,实在很可怜。别的剧组知道他的情况,同情他的就随便找点杂活给他干干,这几年倒也活了下来。”

这“同情他的”人里面,显然也包括他面前这个女人。

“耳朵不好却干着守夜的活儿,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

杜安正想开口,束玉却接着说了下去:“就像我,明明对于导演半点不懂,却在当导演。”

杜安这才知道这女人根本不想听他说什么,于是干脆就闭口不言了。

“我知道我不是干导演的料。前天的时候,有一场戏我想要用近景和特写,陈辛说用全景和中景比较好,我被他说服了,那样做确实比较好,然后我就知道了,就算我抓紧时间多看两本书也当不了一个好导演。”

陈辛是他们剧组摄影师的名字。

“想想也是,要是随便看两本书就能当好一个导演,为什么好的导演还这么少?”

束玉说到这里不说话了。

杜安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她说话,张嘴就要随便说点什么安慰一下这位自己的大老板。

但是束玉马上又说话了,难受得杜安掐死这个女人的心都有了。

“接下来这样的情况接二连三地发生,我每次都想说不,但是每次仔细一想,确实是他们的提议更好,所以每次我最终也都同意了,直到现在,我发现我错了。”

杜安想起了这两天看的那些书,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不客气的说,导演是一部电影的王,或许有些细节可以听从更好的建议,但是整部电影必须按照他的构想来,不然摄影觉得这个镜头不好要改,演员觉得这里的情绪不对要改,道具又觉得这把锯子用黑色的不行要改,那这部电影到底听谁的?还要导演干什么?一个一团散沙的团队,能拍好什么电影?

这样的电影,拍出来了也是个别扭的怪物,就像他们现在正在拍的这部《电锯惊魂》。

不过那关他什么事?

杜安继续闭口不言,眼观鼻鼻观心,老神在在地入定着。

“我好像真的当不了一个好导演,甚至于一个合格的导演都当不了。”

束玉说完这句,又不说话了。

这次杜安不会再尝试着去接她的话了。

果然,过了一会儿,她又自己接上了话。

“下雨了。”

这跳跃有点大啊。

杜安心中吐槽,眼睛却不自觉地望外边看去,似乎真的望见了细细的雨丝,耳边似乎也听到了雨珠打在地面的叮咚声。

然后下一刻他就知道真的下雨了。

束玉走了出去,站在空地上,背对着他,仰首看着天空,偏偏今晚黑漆漆的,半个月亮都没有。

她一动不动,不一会儿她白色的衣服上就出现了不规则的几条透明的水线。

“你干什么?”

杜安开口问道,觉得眼前这女人是神经病。

哪里有人明明知道下雨了还跑去外面淋雨的?

“你知道吗?再过一个多月,最多两个月,我就要回去我出生的那个小县城了。”

杜安觉得自己脑袋疼:眼前这女人或许真是个神经病,他觉得自己完全跟上她的思维模式。

太跳跃了。

“我在那里出生,长大,念小学、中学、高中,然后离开,来到这里。我走之前跟我妈说过,我要在这里扎根,要赚好多好多钱,最重要的是,承诺过她的事我一定会做到,但是现在我做不到了。”

扎根,赚钱……

杜安心里一跳。

这仿佛说得就是他。

原来这个女人也和他一样,是从小地方走出来的,也和他一样,为了成为一个体面的城里人在努力地奋斗着,这让他对这女人的看法不禁有了些变化。

他仿佛找到了同类。

“为什么做不到了,就因为这部电影?”

杜安忍不住问道。

束玉不说话。

杜安继续问:“如果这部电影没拍好,你会失去现在的工作?”

束玉还是不说话。

在杜安看来,束玉的工作无疑是极好的,那甚至是很多城里人都无法拥有的好工作,如果换做是他即将失去这样一份工作,想必心情也会是很沮丧的,甚至很可能睡不着觉。

这样一想,束玉现在奇怪的举动倒是不出奇了,奇怪的是,束玉竟然没想上来打自己一顿,毕竟要真严格追究起来,可以说是他毁了束玉的工作。

杜安心里首次产生了自责的情绪。

而束玉也终于说话了:“别光说我了,说说你吧。为什么你一个经管院毕业的大学生会想要当导演?”

这话让杜安听得有些脸红,同时也再一次感叹眼前这女人体贴:之前明明拆穿了他却让他继续当导演,混一份工资,现在又把他假冒中戏导演系毕业生的诈骗事件美化成“想要当导演”,这和沈阿姨家那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真是截然相反。

“……我一个朋友跟我说,影视圈很容易赚钱,只要说自己是个导演,再写个剧本,就能拉到投资……”

犹豫了半天,杜安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反正大家都知根知底了,反正最多再过一个月大家就再也不见了,反正……反正管他呢,他就是想说了。

大概和束玉一样,他也需要有个能说说话的人,而他和束玉这样介于仇人和陌生人之间的关系,说些什么都不需要太顾虑。

大概束玉也是这么想的。

“呵呵。”

这还是杜安第一次听到这个女人真正的笑——不是之前那种似笑非笑的笑,光从声音,他就能听出束玉确实是在开心的笑。

“你是不是还想着,拉到投资之后随便花点钱拍个东西出来——就像你第一天做的那样——然后把剩下的钱都吞下?”

杜安尴尬地一笑,“比你想的更多……我甚至都想过什么都不拍,拿到钱就直接走人。”

“那可是要先签合同的,你就不怕他们追究你法律责任?”

杜安认真地说:“不怕。”

“你至少还是在县城长大的,我是在农村长大的,母亲去得早,父亲在我十六岁的时候也去了。为了给父亲治病,还有之后供我上大学,家里欠了很多债,我就想着拿到一笔钱,先把这些债都还了,大姐就不用那么辛苦了。还有我现在住的地方,我还欠着房东房租呢,那是个好人,我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她的房租也要还上。至于之后的事,追究法律责任、坐牢什么的,就都冲我来吧。”

束玉听完后,静默无语。

雨却越来越大了。

推荐热门小说烂片之王,本站提供烂片之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烂片之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六节:拆穿 下一章:第八节:黄鹤王八蛋
热门: 我是大玩家 家有恶犬 异世种田发家致富 穿到古代当名士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罪子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梅次故事 在古代行商这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