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表演一下

上一章:第三节:二十万 下一章:第五节:走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杜安坐在沙发上,身子险了进去,盯着面前的人看,双眼却是没有焦距,一看便是正神游天外。

“杜导,你有什么意见?”

旁边的束玉问他。

杜安眼珠子一动,这才回过神来。

“没有。”

他随口说道,百无聊赖地扭了扭脖子,四下环顾了一圈。

这是一间叫星巴克的咖啡店,环境布置得不错,店内很多盆栽,既起到了装饰又起到了隔绝视线的作用,这也让他们这一片区域很安静,许多好奇的目光都被阻挡在外。

他上大学的时候就听过这家来自外国的连锁咖啡店,那个时候忙着打工的他可没有钱进来,没想到今天借着选角也有机会进来小资了一把。

“导演,那你看我成不成咧?”

对面那个长了一张鞋拔子脸的男人满脸期冀地看着杜安。

杜安含含糊糊地应了声,说:“唔……你回去等通知吧,有消息了我们会通知你的。”

于是面前的男人满脸失望地离开了。

“这已经是演员工会推介来的第六个了。”

束玉翻开资料本,看了眼,这样说到。她停顿了下,侧过头来看着杜安,问道:“杜导,你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演员?”

杜安满脸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只好又把自己重新扔进了沙发里。

该死的,他哪里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演员?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继续坐在这里!

瑞星的投资意向达成之后,杜安就和他们签署了合同,但是预想中的二十万块资金并没有落到的他的手上,而是被他身边的这个女人拿走了。

他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制片人到底是干什么的:那就是一部电影的大管家,管理所有的资金,他作为导演根本触碰不到那些钱!

对于这二十万块钱,他唯一拥有的权限就是一个使用权:打个比方,比如他临时需要一样道具,需要去购买,那么他就有权力要求购买,而制片人在让财务核算成本、比对计划成本的基础上,才会从资金中调出一部分去采购。

也就是说,他甚至想像刘善才说的那样暗中克扣都做不到!

杀千刀的制片人!

杜安表情痛苦地诅咒着身边的女人。

到了这一刻,他已经绝望了,支撑着他在这里坐下去的唯一理由,就是那份合同——按照合同,他需要拍摄完成这部电影。

值得庆幸的是,这也算一份工作,所以他也有酬劳。

按照合同,当这部电影完成之后,他能得到五千块的酬劳,还有百分之五的票房分红。

分红就不指望了,他自己都不相信这部电影能有什么票房,连能不能上映他都不确定,但是那五千块的诱惑力还是非常足的,所以他现在才会坐在这,装模作样地搞什么选角。

不过从二十万变成了五千……

也难怪杜安现在这么痛苦了。

“您好,请问是瑞星公司的束制片吗?”

面前的声音把杜安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满脸憨厚的笑容,一看就令人很有好感。

束玉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了一下,“请坐。”待这人坐下后,对他说:“这是我们这部戏的总导演,杜导,今天的面试由他来主持。”

那男人礼貌地伸出手到杜安面前,“杜导你好!”只是眼神中的一抹困惑却是逃不过杜安的眼睛。

这已经是杜安今天第七次看到这种眼神了。

没办法,现在的电影界,一位能独立拍摄影片的导演怎么着也得三十往上了,像现在那位开始小有名气的导演贾璋柯,也是到了二十七才开始正式拍摄他的第一部作品——你说之前的那部《小山回家》?那种能算电影又能算短片的东西,还是不提了。

而和这些导演比起来,杜安才多大?

二十二,也就刚从学校毕业的年龄,很多专科毕业的导演在这个年龄上,甚至连协助拍摄的电影都没有过,这个年轻人却开始担任总导演独立拍摄了。

他能拍好吗?

这是今天来面试的那些人的统一想法,包括面前这位三十来岁的汉子。

杜安却管不了这许多,他甚至没叫面前的这汉子尝试表演一番,和他握了握手后,就直截了当地下了决定。

“好,就你了。”

“我叫张家译,之前拍过两部电视剧,一部在去年播出了,叫《帕米尔医生》……”

张家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杜安这莫名其妙地话语截断了。

这个三十来岁的汉子惊疑不定地看着杜安,瞳孔微微有些扩张。

自己就这么被定下来了?

还是旁边的束玉处变不惊,只是微不可闻地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尽责地提醒旁边的导演。

“杜导,你还没让他试戏呢。”

“不试了,就他了。”

杜安倔强地维持着自己的决定。

他是受够了,也想明白了:赶紧结束这一切吧!

随便挑几个演员,赶紧把这部电影拍完,他也好赶紧拿了片酬走人——这一切最好是在一个月内完成。

一个月赚五千?怎么算都是高薪了,至于这部电影会是什么样子?那和他有什么关系!

反正他也不会拍电影。

束玉坐直了身子——她本来就坐得很直——然后侧过身子,安静地看着杜安。

杜安也看向她。

两人此刻肩并肩,距离很近,也是此刻,杜安才真正看清了她的模样——那副大黑框也没起到多大作用。

这确实是一位美丽的女子,大眼,白肤,尖下巴,瓜子脸,一位通俗意义上的美女该有的一切她都具有了,只是那副大黑框让这一切打了折扣。

“作为这部影片的制片人,我有责任保证这部影片的质量,所以对于你的草率决定,我不同意。”

束玉只是平静地看着他,然后用波澜不惊地语气陈述,却给杜安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杜安缩了缩肩膀,移开了视线,然后很没骨气地选择了妥协。

“那你来表演一下。”

杜安对张家译说,翻开剧本,随便找了一段。

“你试一下这一段。”他把剧本推给张家译。

张家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眼前到底发生着什么样的事,直到剧本推到他面前,他才“哦”了一声,憨厚地一笑,接过剧本看起来。

《电锯惊魂》的故事很简单:一个心理变态的连环凶手喜欢把人囚禁起来强迫他们玩血腥残酷的生存游戏,而这次的游戏参与者是外科医生蒋伟和私家侦探韩生——蒋伟必须得在6点前杀死韩生才能活下来,他会怎么做?

杜安指给张家译的那一场戏,是蒋伟回忆自己在警察局中,看着唯一幸存的受害者痛哭时的一个没有台词的中景镜头。剧本上标明,要表现出蒋伟此刻内心恐惧外加同情的复杂心理,甚至还要有一丝纠结?

杜安皱了下眉头,他当时为什么要加一个纠结?转瞬一想,这才想了起来。

这个幸存的受害者不但没有痛恨那个差点杀死自己的变态,反而感激那个变态给了自己一次重新面对生活的机会,让自己更珍惜生命,这让人弄不明白那个残忍的凶手到底是变态杀手还是救赎他人的心灵导师,所以蒋伟才会纠结。

杜安需要张家译演的这段描述很简单,张家译却看得很慢很仔细。

他已经三十来岁了,在这个年岁还没有半点名气,可以说是前途渺茫,所以他对于每一个机会都异常珍惜——即使面前的这个杜导实在太年轻,又很古怪,看起来相当不靠谱,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认真。

杜安看面前这家伙半天没动静,瞥了束玉一眼,想了下,对张家译说:“这样吧,你看着我,我告诉你我需要的效果是什么样的。”

束玉始终是这部电影的制片人,虽然自己只是打算糊弄糊弄,但是今后也难免要打交道,还是不要把关系搞得太僵了——他现在这么做,就是给束玉一个信号:你看,我可是认真地在挑选演员,而不是糊弄过关,所以你也不要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了。

说完,杜安就演了起来。

他想象着梦中见过的场景,然后努力地表演起来。

说实话,这场梦太过久远,虽然印象深刻,但是要回忆到一个具体的表情确实困难之极,所以杜安也只能加些自己的相像。

嗯,要有恐惧,要有同情,还要纠结……

恐惧会是什么模样?同情呢?至于纠结,那最简单,每次大姐要出去买菜的时候,都会在今天要不要买一点肉的问题上纠结不已,这种表情杜安已经铭记于心了。

张家译放下剧本,脸带微笑地看着有可能是自己未来领导的小年轻给自己讲戏。

说实话,他觉得讲不如不讲,他自己看剧本就好了——他接触过的那几个导演从没一个有什么好演技的,演点简单的还凑合,演到这种复杂的情绪就歇菜了,根本给演员指明不了什么方向,还不如用嘴说呢。

这也难怪,导演么,能导好戏就行了,要那么好的演技干什么?不过既然眼前的小年轻有表演的欲望,那他也不妨配合一下,等对方表演完了之后再夸赞一番,说不定能增加对方对自己的好感。

他认为这并不是拍马屁,这只是一种表达尊重的手段,是一位成年人想要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所必须具有的觉悟。

但是看着看着,他的笑容一点点撤去,双眼逐渐睁大。

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导演,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仅凭着一个瞳孔收缩的动作,就让他感受到了对方的恐惧!

杜安的双眉外侧微微往下挪了挪。

这一点小小的改变,气质又迥然不同了。

张家译仿佛看到一位长辈慈悲地看着自己,但同时这个人又非常害怕,这种感觉别提多别扭了。

接下来最神的地方来了。

杜安的眼珠子动了动,嘴巴微张,似乎要说些什么,但马上又闭合起来,眼珠再幅度极小地动了动。

恐惧,同情,纠结,三种情绪完美的结合,层次丰富,衔接流畅,偏偏却如此的诡异别扭,让张家译看得浑身难受,以至于他本来打算说出口的赞扬之词都抛到了脑后。

他是如此震撼,以至于忘记了呼吸,空气骤然一片死寂。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你试试看。”

杜安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他笑着,双眼又灵动起来,看着张家译。

张家译这才从刚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看着面前的年轻导演,张家译苦笑起来。

试什么试?

要不是他实在太渴望接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色,他早就起身扭头就走了!

说实话,他现在都不太敢在这个年轻人面前表演了。

他从没见过仅凭一个简单的表情就表达出如此丰富情绪的人!

束玉也目睹了刚才的一切,但是对演戏一窍不通的她并不明白刚才的那一幕有多惊人,只是模糊地觉得杜安的表演好像还行,所以她依旧安静如初。

“您真的是导演?不是演员?”

张家译忍不住问道。

杜安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要这样问。

偷瞄了一眼身边的束玉,虽然有点心虚,杜安还是强作镇定地答道:“当然,今年刚从中戏导演系毕业的。”

张家译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苦笑着说道:“我试试吧。”

他闭上眼,体会着剧本中描述的那种复杂情绪,酝酿了好几分钟,杜安都开始不耐烦了,他才睁开眼,表演起来。

蒋伟在那种情况下,心理是怎样的?因为听到那精神变态的杀人狂是那样的凶残,那残忍血腥的一幕仿佛就发生在眼前,所以他应该是极度恐惧的,同时,对于面前坐着的受害者那悲惨的模样,他又充满了同情。

最难把握的就是纠结了——或者说,是在保持恐惧同情的状态下表现出纠结,他根本没有半点头绪,于是只能学着刚才杜安那样,嘴巴微张。

就像个二傻子。

杜安看着张家译表演完,面无表情,心下却是抱怨起来:这家伙怎么那么笨?恐惧有了,同情也有了,纠结呢?这家伙没有演出纠结,反而像自己老家村东头唐家那个二傻子!

这么简单的一场戏都演不好,这还是没有台词的情况,要是到了那些有台词的场景下,这家伙不是要表现得更差劲?

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了,反正就是随便找个人糊弄,管他呢。

于是杜安微笑着拍手,连声道:“好好好,完美!蒋伟这个角色就是你了!”说着,他又问旁边的束玉。

“束制片,你看呢?”

束玉没立刻回答,而是打开了资料夹,找到张家译的那一页资料上,视线从对方的期望片酬上一扫而过。

于是也点了点头。

“可以。”

“那就好那就好……”

杜安连连点头,转身看向张家译,正要握手,却见对面这个三十啷当岁的汉子脸色微微泛红,不由纳闷道:“你很热吗?”

星巴克的冷气明明很足呀。

张家译摇了摇头。

他可不会告诉杜安,他是被杜安刚才的那句“完美”羞红的。

要是在以前,他对自己的演技还是有些自信的,也有不少人夸过他的演技,不过经过刚才一役,他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一名合格的演员了,以至于“完美”两个字听起来是那么刺耳,让这个三十来岁的西北汉子都忍不住羞红了脸。

约好时间去演员工会签订合同后,他们就送走了张家译。

主角蒋伟的演员有了,还有很多配角呢:私家侦探韩生,警察孟河,清洁工王兴发,蒋伟的妻子姚丽……这些都需要尽快定下来。

想通了的杜安接下来的动作就快了很多,装模作样地考察了一番后,这些主要演员就一一敲定了下来,等到天色渐暗时,演员阵容就基本敲定了。

幸亏今天来面试的都是些捞不到角色的三流演员,片酬都很低,所以束玉那边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明天不要迟到了,场务、化妆这些人我可以搞定,但是摄影还要你自己去挑。”

当一天的工作结束,即将离开的时候,束玉这样对杜安说。

杜安点点头,废话不多说,直接率先离开了。

推荐热门小说烂片之王,本站提供烂片之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烂片之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节:二十万 下一章:第五节:走着
热门: 乡村修真强少 美人窟 余温未了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大商圈资本巨鳄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 咸鱼的自救攻略 阳谋高手 炮灰总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