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那个夏天(下)

上一章:第一节:那个夏天(上) 下一章:第三节:二十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坐在97路公交车上,窗外的高楼逐渐减少,灯光也一点点黯淡下去,树木却多了起来,繁华的市中心逐渐远离。

“许家巷到了,请从后门依次下车,不要拥挤,下一站,劝业场……”

杜安从后门下了车,在还算喧嚣的东吴南路上走了几百米,右转进了一个漆黑的小巷子。

巷子里隔上十几米才有一盏昏暗的路灯,借着依稀的灯光,可以见到建筑大多还保持着陈旧的面貌:灰黑的砖墙,木制的房门,偶尔打开的房门里传出昏黄的灯光,里面大多都是一张八仙桌,桌后贴着年画,有一家甚至还贴着元首肖像;坐在桌旁的,几乎清一色的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有的在吃晚饭,有的早已经收拾完毕,老神在在地抽着水烟;若是不留神,不知道从哪里就会冒出一个小孩子来大喊大叫,把你吓个一跳,还没等你骂过去,他们又会风一样地跑掉,消失在左拐右绕的巷子里,然后你的身边又会追过去一个叫得更大声的孩子。

这里是被时代遗忘了的角落——你也可以称这为贫民窟,杜安就是因为贪这里的房价够便宜,才选择租住在这里,即使从这里去市中心要坐十几站的车。

当然,即使是那么便宜的房租,他也还拖欠着,这让他的心里对房东更为愧疚。

绕了半天后,路灯都不再有,他借着巷内人家窗户透出来的光,找到了自己的住处。

打开门,进去,房东正坐在狭窄的小客厅内看电视,旁边是她的女儿,正坐着小板凳,伏在茶几上写作业。

杜安一进门,房东就看了过来,杜安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眼中的期待,他明白这许期待是为了什么,所以他羞愧地转开了视线,不等房东开口,就急匆匆地走到自己房间门口,开门,蹿了进去,然后反手赶紧关上了门。

房东沈慧芳看着小伙子落荒而逃的身影,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眼中的神彩黯淡下去,最后轻叹了一口气。

哗啦哗啦。

她女儿宋甄把书本翻得很响,似乎是在找什么内容,不过她知道自己女儿只是借着这动作发泄自己的不满。

宋甄翻了半天书,最后啪嗒一声把书本扣在茶几上,盯着杜安的房门看了半天,对沈慧芳抱怨起来:“妈,你怎么就不跟他说呢!”

沈慧芳摇了摇头,“我能说什么呢?谁都不容易呀,小杜是个好孩子,要是真有钱也不会拖着房租不给的。这孩子一个人在南扬也不容易,住在咱们家也是个缘分,我们也不能把事情做绝了。”

宋甄更加不满了,“你可怜他,可谁来可怜我们!爸快不行的时候借了那么多钱,到现在都没能还上,本来还指望着把这间屋子租出去赚点来还债的,但他住到现在,除了那一百五的押金,一分钱的房租都没付过,都欠了一个多月房租了,这还没算水电费呢!”

她更愤懑的,或许这其中也有杜安抢走了她唯一的私人空间的缘故——自从把那间屋子租出去后,她只能和沈慧芳睡一起,学校里像她这么大的孩子,谁还和爸妈睡一床呢?

沈慧芳却想到了更多,表情更加忧伤起来。

“那些钱倒是可以慢慢还,不过你明年就高考了,要上了大学,学费也是一笔大钱啊……”

宋甄抿紧了嘴唇。

大学……对于这个家来说,这个话题实在太沉重了。

“大不了不上了,毕业了我就出去工作。”

沈慧芳面色一紧,斥道:“胡说!以后这社会,你一个高中毕业的能干什么?”旋即又叹了一口气,“这事你不要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把学习搞好,学费的事不用你一个小孩子来操心。”说到这,她顿了顿,说:“我明天就和小杜谈一谈,这房租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宋甄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沈慧芳这话已经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不过最后的结果从来都是无疾而终,她已经不再去指望了。

要指望,还不如指望那个厚脸皮的家伙哪天良心发现、赶紧从这个家里搬出去——离开之前,还得把房租给结清了。

于是她又重新低下头,安静地写起作业来,沈慧芳坐在一旁,慢慢给女儿摇着扇,眼神茫然。

一张钢丝床,一张油漆剥落了大半的小桌子,还有一张摇摇晃晃的凳子,再加上内墙上贴着的一面半身镜,这就是杜安房间内的所有摆设了。

不到十平方的房间摆下这些东西,显得甚是拥挤,更别说角落里还放了一个暗绿色的旅行箱——没有衣柜,杜安只能把自己的衣物都放在这里面。

开灯,任脑袋顶上那盏25瓦的白炽灯尽情倾斜下昏黄的光线,杜安在桌前坐了下来,屁股下的板凳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坐稳了之后这声音才消散。

推开面前的窗户,凉爽的晚风忽一下涌进来,总算把房间内的燥热驱赶掉几分,杜安也从抽屉内翻找出本子和笔,翻开,上面是一笔笔的日常支出记录:8月13日,支出:馒头四个,2元,公交费,2元,收入:0……

他把本子翻到还没写过的页面上,回忆着那个锯掉脚的梦。

这个梦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所以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些内容,而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那些东西写出来。

然后他开始写。

场景1,密室幽暗。

人:韩生。

放满水的浴缸中,韩生慢慢醒来,挣扎中把浴缸的塞子拔开,将水放掉,一个发光物体从出水口冲了下去。

韩生从浴缸中出来,右脚被镣铐禁锢住,黑暗中他看不到任何东西,四处摸索。

韩生恐慌地大声喊叫:救命!有人吗!帮帮我!(没有回应,韩生很气馁)搞不好我已经死了。

一个声音回答他:你没有死。

……

感谢学校,感觉那位在一家医学院的经管院中开设《剧本创作》选修课的老师,如果不是他,杜安根本不知道剧本该怎么写——也许正如那位老师说的,一位不想当医生的总经理不是个好编剧,人大概真的需要多学点东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了,就比如杜安此刻。

时间不知不觉间一点点过去。

当他写下“陈康:游戏结束(关上密室大门)”后,这个故事终于结束了。

杜安放下笔,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使劲伸了下懒腰,屁股下的凳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望向窗外,夜已经完全深沉,杜安合上面前的本子,静静地看着。

这是本很寻常的笔记本,封面左侧由上到下写着“NOTE”,还有两条杠,右侧则是空白,最下面是歪斜的“杜安”两个字。

因为用了太久,白色的封面有些许的发黄,杜安把衣服撩起来,用短袖的下摆使劲擦了擦,总算明亮了些。然后他拿过笔,在封面右侧的空白处,由上至下,写下四个字。

电锯惊魂。

接着,他把笔记本前几页记录着每日开支的部分小心翼翼地撕了下来,不留一点痕迹。

最后,他合上笔记本,呆呆地看着这本静静躺在那的笔记本。

白炽灯将这片小空间染得晕黄,光线从他头顶覆盖下来,将他的面孔陷入黑暗中,只有一双眼睛闪烁。

光线向前延伸,从窗口射出去,不到多远,就被黑暗吞没。

墙角有虫子在轻声吱吱地叫。

这个夏天,正到了最盛的时候。

推荐热门小说烂片之王,本站提供烂片之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烂片之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一节:那个夏天(上) 下一章:第三节:二十万
热门: 调教成神:昊天纪·驭灵师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鉴罪者 重来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爱豆和残疾总裁官宣了 你丫上瘾了? 男主为我闹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