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遭遇突袭受伤

上一章:胜利之后胜的警告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记住就好,要是你听话,我每年就给你解穴一次,要是不听话,那你必死无疑,跟我走!”陈

子州一把拽起他,就往外走。

紫雨涵看得目瞪口呆,今晚才算是见识了陈子州的厉害,连那么神奇的点穴神功都会,那自己以

后跟着他可安全了。

下了楼,刚坐上车准备回镇里拿另外那个摄像机,就突然接到了赵泽江的电话,陈子州一惊,急

忙接了:“赵部长,您好。”

“好什么好,现在市里都知道你把一个三陪女摔死了,白廷贞正在组织调查组明天下来调查,我

不信你能干出这种事,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赵泽江语气就很急切。

听到赵泽江对自己那么信任,陈子州就一阵感动,就快速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最后道

:“赵部长,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绝不会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绝不会给您丢脸。”

“这样就好,子州啊,事情这么大,你就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林文光欺骗了白家,要是白家出

手把你搞成了冤枉的,你想过后果没有?”赵泽江严肃地道。

陈子州道:“我手里不是有证据么?觉得这事铁板钉钉,林文光跑不了,就没向您汇报了。”

“你呀,位置太低了,有些事还搞不明白,只要有强大的力量,颠倒黑白嫁祸于人是很容易的事

,以后凡是大事,你给我记住了,你必须及时向我汇报,听清楚了吗?”赵泽江厉声道。

陈子州这才猛然惊醒,自己位置的确低了,要不是上面有赵泽江撑着,那今晚这事完全有可能被

林文光嫁祸,就很感动地道:“我听清楚了,赵部长,您这么关心我,十分谢谢你。”

“你是我的人,我怎么能不关心?既然事情是这样,那你就把证据交到纪委去,白廷贞还蒙在鼓

里,就让他跳好了,我和政协主席会安排几个人进入调查组,这事你就放心吧,”赵泽江说完就挂了。

陈子州本想让县公安局先查个水落石出,等白家的调查组一到,就只能傻眼,现在有赵泽江和商

正清背后市政协主席的安排,那自己就完全放心了。

很快,陈子州带着杨伟回镇里,拿出先前车永安搞事的那个摄像机,就让杨伟按照自己交代的,

连夜去县纪委举报林文光去了。

事情的发展很顺利,第二天,不到两个小时,市里调查组就完成了调查,带队的白家的调查组组

长就傻眼了。

摄像机里面有林文光跟小丽赢乱的视频,又有陈子州拍下的林文光从楼顶跑下来的照片,还在楼

顶找到了林文光的脚印,又有顺风楼指正林文光经常跟小丽在一起姘居,林文光马上就被逮捕带回市里

接连三天,简庆林出事,林文光失手杀人被捕,两个白家专门针对陈子州搞事的家伙,先后完蛋

,顿时让官场中人对陈子州敬畏无比,谁也没丁点相信能够斗得过他。

望着市调查组的车子扬尘而去,陈子州嘴角淡淡地笑了,终于搞掉了这两个坏蛋,可以好好工作

了。

叮当当,正在高兴,手机叫了,拿起来一看,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但看区号,是市里打来的,

陈子州接了,就听到对方怒气冲冲地警告道:“陈子州,你他妈的别太得意,这次没搞掉你,算你运气

,下一次,老子不相信你还有那么好的运气,你给老子等着!”

********************************************************************************

“你是白少吧?”陈子州接到警告电话,敢于这样跟自己警告的自己的,应该只有白少,就问道

“对,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就是白少,虽然三番四次都没能搞掉你,那是我还没有使出全力,既

然你挨打的能力很不错,那我们接下来就玩玩更多更高级的游戏。”

说完,白少就愤怒地挂了电话,自从昨晚收到林文光的电话,还真以为是陈子州杀了那个三陪女

,马上就请父亲冠冕堂皇地出面组织调查组,想一举拿下陈子州,可结果却是被林文光骗了,搞得父亲

在市里丢了面子,威信大失,他自然是挨了一顿臭骂。

现在再派人去酉州官场搞事,已经是不可能了,那就只有重新启动黑帮势力了,于是,白少一个

电话就打到了黔州区,心情很不好地把事情迅速安排了下去。

陈子州接到白少的警告电话,就知道真正的危险才开始到来了,以前白家只是想从仕途上断了自

己,现在手下的人败了,暂时要想从仕途上打击自己已不可能,气急败坏的白少肯定会另外想办法。

于是,陈子州就猜测黑道势力又要上演了,暗地里将对自己展开暗杀行动,说不定会把自己的一

些女人都卷入进去,猛地,陈子州神经绷了一下,从现在开始,是得处处小心了。

简庆林和林文光先后败走,最高兴的其实并不是陈子州,方长东、商正清、钱富贵、朱明以及一

大批县领导,才是为这事最高兴的人,因为他们又看到了进步的机会。

接连两年,酉州县县领导都是空降的,这一下空降的两名干部都出事了,这次很可能会从本地官

场选拔,所以,大家的眼睛都盯上了。

林文光被带走的当天晚上,方长东和商正清再一次罕见地团结一致,叫了很少的几个人,把陈子

州拉着,在酉州大酒店举行了一次秘密的“庆祝大会”。

坐上酒宴,陈子州就看明白了,方长东一边的坐着钱富贵、朱明,商正清一边坐着统战部长王昌

先、副县长方传宏。

很明显,这么几个人,将是新一轮酉州县的新班子,陈子州就猜测着,要是从本地官场启用,组

织部长钱富贵将进步为副书记,宣传部长朱明接替为组织部长,而商正清一方的挑战部长王昌先接替为

宣传部长,方传宏进步为常委副县长。

“子州,今天林文光一走,县里再没人敢来捣乱,以后我们就可以上下同心,一起为全县图谋发

展,来,前三杯酒,我们都为你获胜,表示祝贺,”方长东率先说话,大家自然是响应着一饮而尽。

“子州兄弟,关上门,我们兄弟就不说两家话,我和方书记对白家的人来搞事是很不满意的,所

以就坚决阻止简庆林提出杨正杰的人事问题,现在白家的人都完蛋了,我们都替兄弟你高兴,此后,白

家的人肯定再也进步了酉州,如果还有谁受人指使,敢再对你搞事,我商正清第一个不答应,坚决打击

!”

商正清说的很关心很正气,这既是邀功,又是维护的,比方长东会笼络人心,但陈子州心里自然

不会太当真,笑道:“谢谢方书记,谢谢商县长,那我以后就放心工作了。”

“你是我们的兄弟嘛,关心你是必须的,”商正清很亲切的笑道。

方长东也笑道:“商县长说的不错,以后谁还敢站出来搞事,我们县里绝不允许,不论是谁,都

坚决打击。”

“对、对,子州,以后有事你说一声就行了。”

“不管明里暗里,子州,只要你说了,我们都马上把人拿下。”

见两个老板都发话了,其余四人纷纷表态,仿佛陈子州一下子成了中心似地。

其实,陈子州心里明白,大家看重自己,现在拉拢自己,完全是因为自己强大,自身能力强大,

背后又有赵泽江和徐辉,而这次搞掉了简庆林和林文光,更是为他们创造了进步的机会,不感激自己才

怪。

“方书记、商县长,各位领导,这次铲除了祸害,也全靠你们的帮助,你们的关心我都记下了,

这杯酒我敬你们,以后我一定贯彻落实你们的领导和指示,把春江镇发展好,绝对不拖各位领导的后退

。”

陈子州就敬大家,走官场,该搞好关系的还得搞,该说的还得说。

喝了这杯酒,商正清就笑道:“子州兄弟的能力我们都很放心,现在你不要只是瞧着你一个小镇

,要把眼光放长远,以你的能力,带领我们全县脱贫致富都绰绰有余,你这样优秀的人才,不能再蜗居

在乡下了。”

陈子州就听得有点愕然,难道要帮自己调进县里了?望着各位领导,都笑眯眯的样子,显然,他

们都赞同,似乎商量过的。

“商县长说的不错,子州,这事我和商县长商量过了,要把你的才能全部发挥出来,就要给你一

个更广大的平台,县里开辟了一个工业园区,至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来带头,过一个月,你就准备

调上来吧,”方长东很认真地说道。

陈子州心里就很振奋,工业园区虽然才起步,面临的困难很坚决,很有失败的可能,但要是搞好

了,那就能奠定自己一辈子仕途的政绩,还能带动全县经济大发展,带领许多老百姓脱贫致富。

“方书记,商县长,我受宠若惊,可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陈子州心里很惊喜,可头脑还是很

清醒,工作才一年半,就连续破格提拔到县级部门一把手的位置,说不定会招致有心人的诟病。

方长东很欣喜地笑笑:“你就别担心了,破格提拔有这个政策,再说,我们已经为你考虑好了,

工业园区名誉上由商县长直接兼任主任,调你暂时任党组书记、副主任,但一切工作由你说了算,这样

算是平级调动,别人也无话可说。”

“方书记说的对,我虽然是兼任,但一切工作由你做主,我只当一个观众,一个月内,你把镇里

的工作安排好,就上来吧,以后我们找你喝酒打牌,也方便得多,”商正清哈哈大笑。

“行,两位领导都指示了,我坚决服从安排,不过,工业园区是县里的工业园区,不是我一个人

的,以后工作还请各位领导多多提点,来,我敬各位领导,”陈子州就很豪爽地答应了,起身给大家敬

酒。

听着这话,所有县领导都笑眯眯的,陈子州的意思很明显,工业园区搞起来了,政绩不会是他一

个人独占,会分给每一个领导的,而这正是大家最需要的承诺。

于是,大家都热热闹闹地喝开了,陈子州呢,借此表了态,也是为了以后在工业园区的工作,取

得各位领导的支持,那样做起工作来就顺利得多。

一场酒宴下来,大家都完全喝醉了,很快就各自散去找自己的乐子去了。

陈子州喝得太多,用拈花神功化解了一部分酒意,还是有点醉醺醺的,就打电话叫徐红晴来接自

己回去。

“怎么喝那么多,你这坏蛋,哎呀,一身臭死了,”徐红晴勉强把陈子州带到楼下,捂着鼻子,

就叫吴依玫下楼来一起扶他回到家里。

“要先给他洗个澡才行,红晴妹妹,你、你帮他洗吧,”吴依玫扶着陈子州,原来都是自己给他

洗,现在他的未婚妻在这里,就有点不好意思,自然要先征求一下意见再说。

徐红晴听说要自己给他洗澡,粉脸顿时大红,急忙摇头摆手地道:“别别,依玫姐,还是你给他

洗吧,我跟他还、还没呐。”

“什么?你们你晚上不是在一起了吗?”吴依玫就很惊讶,都那么相爱了,晚上都睡在了一起,

居然没有做那事,就很意外。

徐红晴就很窘迫,羞涩地道:“我、我要到结婚的时候再给他,你们快进去吧,我给他拿衣服去

。”

吴依玫笑笑,就扶着陈子州进了卫生间,泡上热水,帮他用沐浴露搓洗着全身,那温柔的动作和

表情,完全是一个贤惠的妻子。

徐红晴在衣柜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陈子州的睡衣,最后想起阳台的晾衣杆,才拿到衣服,匆匆

走到卫生间门口,却不敢进去了。

因为透过门缝,看到吴依玫浑身湿透地为陈子州搓洗那物,而那物在白色泡沫中昂首挺立,黑溜

溜的很是吓人,就看得徐红晴一阵震惊和羞怯,再也不敢进去了,只好背对着等在门外。

几分钟后,洗澡的声音不对了,似乎听见陈子州和吴依玫在说话,接着就想起了啪啪啪的撞击声

,很快又传出吴依玫不一样的申吟。

徐红晴立刻就猜到他们在里面做那事了,好奇的回头从门缝一看,果然的,陈子州浑身肌肉鼓鼓

,双臂正抱着吴依玫让她骑乘在身上,狠狠朝上用力挺动,而吴依玫连睡衣都还没有脱,就双手按在陈

子州胸膛上,摇头甩发的欢叫起来。

啊的尖叫半声,徐红晴就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心里最初的一阵吃味,咬着嘴唇,看着自己的

未婚夫跟别的女人爱爱,就泪花花的,可是一想他还有那么多女人,确定恋爱关系前是征求自己意见的

,就没那么难受了,反而好奇地偷看了起来。

可洗澡间这会儿雾气弥漫,看不清楚,看了一会,猛然间,门开了,陈子州光溜溜地抱着同样光

溜溜的吴依玫出来,就朝卧室走去。

啊!吴依玫和徐红晴四目相对,不约而同都一声尖叫。

陈子州受酒精欲情催动,那物暴涨滚烫,此刻只想爽快地大干一场,也不管她们,直接把吴依玫

放倒在床上,一手捉住她的一条美腿,大大地打开门户,那物就压了进去。

徐红晴惊愕地站在客厅,一时呆呆地望着陈子州的动作,竟然不知道何去何从。

********************************************************************************

哼哧、哼哧,随着卧室里传来陈子州和吴依玫激情喘气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呆呆望着他

们战斗的徐红晴也娇喘起来,小嘴微张,呼吸又热又急,自己都感到耳朵都滚烫起来。

作为大学生,徐红晴当然在书上看过男女之事,也偷偷欣赏过日本的片子,但都没有此刻如此好

奇和紧张,因为她看到了陈子州那无比巨大的庞然大物,是那些片子中的日本男人都比不了的。

从门边望过去,只见陈子州双手使劲箍住吴依玫的小蛮腰,高高扬起她的俏臀,一柱擎天的大物

噗哧噗嗤地,势如破竹地进了那粉红的蜜道里又退了出来,如是快速地反复。

显然,陈子州已经醉得只想爱爱,而吴依玫双臂抱着他的脖子,娇体颤抖,轻咬银牙娇哼,貌似

痛苦又恨舒服地欢叫着:“老公,你好猛啊,快弄死我了,嗯呀。”

陈子州没说话,只是满脸赢荡地笑着,双目如炬地看着吴依玫迷人、荡样的表情,挺着大物狠狠

地冲击着撞击着。

徐红晴开始是好奇地看得呆了,继而就看得不想走了,浑身发热滚烫起来,一对美眸目不转睛地

瞪着那大物的进出,突然感到自己下面那蜜道喷出一阵热流,很像吴依玫哪里被陈子州带出来的乳白色

的春潮,便不由玉手滑到自己双腿那里,手指用力地扣动起来。

屋内两人正处于最激烈的关键时刻,根本没注意到屋外徐红晴的发晴,两人随后又换了一个姿势

,后背的方式,吴依玫丰腴滚圆的粉臀高高翘起,两团不住摇摆的香滑**随着她身体的摇动而幌起来

陈子州最喜欢这样的姿势,视觉上能够看到美女的身形,心理上有一种征服感,他那物不断鞭打

着娇啼婉转美艳情人,一次次深入折蕊,大块朵颐,征服女人的快乐让他更起劲地冲刺着。

“啊哟,老公,啊啊,我、我不行了,啊,好爽!”突然,吴依玫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双手死死

抓扯着床单,高高翘起的粉臀不由自主地颤抖,达到了快乐的仙境。

随着吴依玫蜜道收缩的加剧,陈子州也无比兴奋地高速运动,很快,他喉咙里大吼一声,身体就

僵直地一抖。

“啊,不要射在里面,”吴依玫飞快地摆开自己的俏臀,回头朝陈子州一个媚笑,就开心地欣赏

着他喷发享受的快乐表情。

啊!徐红晴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喷发,禁不住尖叫出声,而吴依玫听到叫声,抬头一看到徐红晴那

自摸情动的模样,也惊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楚秋寒或者是余菲菲,她肯定就拉着她一起来侍候

陈子州了,可对徐红晴,她还不敢冒然行动。

好丢人啊!徐红晴见自己着模样被吴依玫发现了,粉脸羞红,慌忙低着头跑进自己的房间,蒙在

被子里还在娇喘难忘刚才的情景。

而陈子州爽快之后,也许是酒喝得太多,就笑眯眯地睡了过去,吴依玫赶紧关上门,回身抱着自

己心爱的男人,想着父亲吴海龙几天前和自己的谈话,就幸福地笑着,想等陈子州没喝酒的时候,再跟

他好好要几次。

第二天周一,陈子州早早地起来练功之后,洗脸吃饭,跟徐红晴交代了一下股票的事,就打电话

叫张永军来接自己。

五分钟后,陈子州拎着公文包,就匆匆往楼下赶去,猛然间,一阵好久没有过的心悸涌上心头。

“陈书记小心,有暗器!”刚下楼到路上,突然就听到张永军在车上朝自己大叫一声,就打开车

门飞奔而起。

张永军的警告声刚刚响起,陈子州就听到了有兵器破空而来的尖锐之声,抬眼一看,只见眼前寒

光闪闪的,有五把飞刀闪电般朝自己的双眼、心脏、命门、喉咙五个致命之处打来,瞬间就到了身前,

五把飞刀那闪耀着光芒的尖刀历历在目。

应该是早就埋伏在对面的墙角处的,等自己下楼来,乘其不备,突然地出击,而且一出手就是致

命之处,很显然,对手是想一击必杀!

最快速度地运行起拈花神功,陈子州身形快速地躲闪,但还是来不及躲开第一把朝心脏而来的飞

刀,扑的一下,就扎进了自己的肩膀。

忍住疼痛,陈子州几个闪身,躲过了后面四把飞刀,就退到了楼道后,此时定睛看去,只见张永

军已经飞扑过去,与一平头牛仔猛男徒手格斗在一起。

伸手抓住那飞刀刀柄,正要用力拔出来,突然,陈子州感到脑后有一股冷风袭来,十分锐利而尖

刺的冷风,心里大叫一声不好,来不及回头看是什么,瞬间就把拈花神功运行到第八成,身体周围立刻

就形成了一股超强的气场。

大吼一声,双臂迅速朝来袭之物反手一抓,只感动手中一凉,那坚硬的兵器顿时就卷成了一团。

啊!身后传来一人恐惧的惊叫。

陈子州急忙回头,就看见同样一个平头牛仔猛男呆站了哪里,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

把手中被自己一抓捏成面团的东西拿起来一看,陈子州也是十分震惊,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八成功

力强大到如此地步,随手一抓,那么锋利的大刀就成了废铁。

惊愣片刻,那平头大叫一声猛地转身就跑,本来和前面那人埋伏好的,一前一后猛然出击,就算

是比自己兄弟俩强大得多的对手,也得倒下。

可没想到陈子州强大得根本就没法想象,连那么坚硬的大刀都能瞬间捏成面团,他就知道自己不

是对手,于是赶紧逃命。

“哪里跑!”陈子州岂容这般暗杀者逃脱,身形闪动,快速一爪就朝那人的胳膊抓去。

咔嚓一声,那平头顿时杀猪般痛叫起来,捂着已经残废的胳膊,望着一步步逼来的陈子州,眼里

就充满了死亡前的恐惧。

陈子州并不想杀他,心里清楚他俩一定是受人指派,就沉声喝道:“只要你乖乖说出是谁指使你

的?我就不杀你。”

那平头刚摇摇头,陈子州就听到身后传来张永军的一声痛叫,随即,先前那个平头朝隔壁已废的

平头大叫一声:“兄弟,快跑!”

平头老二刚抬腿,陈子州猛地伸出二指就朝他腿上委中穴隔空一击,扑通一下,他就直直的跪倒

在地,疼痛大叫。

陈子州又快速点了他的定身穴,就转身见张永军手臂上被砍了一刀,没想到张永军都不是平头老

大的对手,他飞快地跑到张永军身边。

而平头老大已从刚才的情景看出自己兄弟不是对手,趁机就跑到平头老二身边,企图拉他跑,可

被定了身,怎么也拉不动。

“没事,一点小伤,快去拿住他,别让他跑了,”张永军捂着自己的伤口,就指着两个平头道。

陈子州见他无妨,就快速朝平头老大追去。

而同时,平头老二知道自己完蛋了,大声道:“别管我了,大哥快跑!以后别再为我报仇!”说

完,嘴里大咬两下,瞬间就口吐白沫,毒发身亡。

“兄弟!”平头老大凄厉地大吼一声,摇了摇平头老二的尸体,满脸的伤心和愤怒,此刻他已完

全后悔接下这一笔有来无回的交易。

陈子州没想到平头老二竟然服毒自尽,更快的就朝平头老大一掌抓去,想抓个活口,看看到底是

白少还是谁指派而来的,可平头老大反手一挥,又是五枚寒光闪闪的飞刀刺空而来。

陈子州稳住身形,右手手臂朝袭来的飞刀猛力一挥,没有一点声音,那五枚飞刀就被自己超强的

气场揉成了一团面团,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平头老大见陈子州强大到恐惧的境界,拔腿就跑,可刚跑了几步,眼前一花,陈子州就挡在了自

己面前,他眼睛恐惧地后退几步,大叫一声,就猛地咬下了嘴巴。

“不要!我不杀你!”陈子州一见他动了嘴巴,知道他也要服毒自尽,急忙大叫,同时二指一弹

,就朝他气穴点去,想让他张嘴要不下去。

可还是迟了,平头老大已经咬破毒丸,瞬间同样口吐白沫,头一歪栽倒在地,毒发身亡而死。

奶奶的,陈子州骂了一句,深深地叹息一声,指示这兄弟俩来的老板太歹毒了,一切都已安排好

,明显不给自己查找的机会。

回头望着张永军,两人都受了伤,很快,等到公安局来人,两人就到县医院处理伤口去了。

“你又受伤了?”到了医院,李彤给陈子州处理着伤口,就很心痛地望着他问,美眸里全是关心

和绵绵情意。

“没法,得罪了市上的恶少,不过不要紧,我命大着呢,”陈子州对她笑道,看着她美丽温柔的

粉脸,想着自己好久都没来看她,心里就有点惭愧。

“你要小心一点,”李彤抿着小嘴说,那声音用只能两人听得见,粉脸一红,羞答答地道,“有

空的时候,我想你到别墅区看看,我做饭给你吃。”

“好,改天我打你电话,小彤,我没能照顾好你,对不起,”陈子州就悄悄握住她的玉手,歉意

地道。

李彤摇摇头,幸福地笑着,极致温柔地道:“没事,我知道你心里想着我的,我就满意了,还疼

吗?”

********************************************************************************

( 空房少妇 )

推荐热门小说空房少妇,本站提供空房少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空房少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胜利之后胜的警告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恩有重报 极品女仙 反派不宠我就得傻[穿书] 大宋的智慧 万界永仙 猎赝 妓术:欲望的荒野 美食直播间[星际] 艳绝乡村 江山多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