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之后胜的警告

上一章:文林文光搞出了人命 下一章:遇遭遇突袭受伤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商县长说的对,但我认为简书记就是咎由自取,我听说他还明里暗里都想把子州搞掉,子州可

不比我们,子州能文能武,我原以为这次又一场大斗,谁知道子州不动一根手指,简庆林就被自己搞废

了,真是可笑,”教委涂主任就拍马屁地道。

大家都说三道四地附和着,很明显,大家虽然官儿比他大,但对陈子州都是畏惧的,姚元光、七

狼帮、简庆林、白少这些哪一个都让他们不敢惹,可陈子州偏偏把他们差不多都干掉了,不畏惧才怪。

陈子州等大家说完,又有所指地道:“我其实并不想搞事,我就想能够跟商县长好好地做工作,

把我们县发展起来,可偏偏有人要搞我,简书记虽然走了,肯定还有人想搞我,我这日子过的艰难啊,

不是大家谈笑风生说的那么容易。”

大家彼此望望,向此陈子州几次死里逃生,都纷纷唏嘘不已。

而林文光听到陈子州的话,极其尴尬地嘴角抽搐了一下,急忙笑嘻嘻地道:“都知道子州是不可

战胜的大英雄,谁还敢有那个胆子,我看以后没人敢跟你过不去了,要是谁还敢挑战你,我第一个站出

来骂他。”

“太感谢林县长了,有你帮我,那我就万事大吉了,来来来,小丽,为林县长倒杯茶,”陈子州

就装着很真诚地感谢道。

“不要客气了,我们是兄弟嘛,”林文光呵呵笑道,眼睛奸猾地看着陈子州很感激自己的样子,

心里却坏坏地想,你小子搞官场斗争还是嫩了点,过了今晚,就有你好看的,让你再也笑不出声来!

打了几个小时的麻将,就到了晚上十点,同样的,这时候大家就去跟各自身边的美女放松一下,

然后吃饭继续麻将。

上次是点了小丽的睡穴,让她误以为跟自己睡了,这次,如果不出意外,陈子州准备同样的办法

对付小丽。

陈子州跟小丽走到最后,临出门时,就看见林文光悄悄地回头给小丽递了一个眼色,陈子州本来

就很警惕的,现在更加觉得危险,是要把这小丽注意一下。

“陈书记,前几次来,你都没有陪我够就走了,今晚就陪我一个够好不好,我的服务可是保证让

你满意的哟,”小丽撅着嘴,娇滴滴地风搔着,那对被胸衣勒地鼓鼓翘起的白乳,就盯着陈子州的胳膊

滚来滚去的挑豆。

“好啊,就怕你遭不住,我一夜晚要搞你五六次,你怕不怕?”进了屋,陈子州开玩笑地说,就

一边观察着包间里的情况,可怎么也看不出异样,毕竟自己不懂。

咯咯一笑,小丽就欢喜地绕到他跟前,勾着他的脖子,很浪地道:“是不是哟,我的大帅哥,你

要是能告我四五次,那我可爽死了,来吧,我想看看帅哥你是不是吹牛?”

说着,小丽就伸出小香舌朝陈子州吻去,一只玉手就下滑握住了还没有长大的那物,摸了两下,

她玉手就想伸进裤子里,帮那物弄大。

陈子州偏过头,一把按住她的手,突然双目圆瞪,眼里透出一股杀气,另一只手用力捏着她光滑

的下巴,愤怒地道:“你他妈的这贱女人!是不是受了谁的指使,今晚想暗害于我?说!”

之所以突然来这一手恐吓,陈子州是因为找不到这屋里是不是有隐藏的摄像头?既然每个人都那

么畏惧自己的武功,那小丽这样卖身的外地女孩应该更怕,相信只要吓一吓她,她就不敢乱来。

“没、没有!”小丽突然受到如此惊吓,立刻就慌了神,本来心里就有事,这下子脸色惨白,以

为被陈子州识破了机关,就浑身发抖。

“没有!你还想骗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你就天天跟林文光去鬼混赢乱,说,

今晚是想怎么陷害我?”陈子州手上增加一点力量,就把她手腕捏的生疼。

“啊!你、你怎么知道?”被陈子州突然点破自己跟林文光睡觉的事,小丽惊叫一声,满脸满眼

的恐惧,哪里还敢实施美人计搞事,猛地挣扎一下,就逃命似地开门而去。

这突然的变化,让陈子州也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上次车永安搞事的时候,看到那个摄像机里有

林文光跟小丽赢乱的视频,今天就拿来吓一吓她,还真有效果。

关上门,陈子州就倒在床上好笑,奶奶的,看你林文光今晚还要玩什么花样?于是,就运行起拈

花神功,查探周围的动静。

小丽心生恐惧,肯定会去找林文光,那听听他们会说些什么?

两三分钟后,就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还夹着风声,应该是在比较空旷的地方,陈子州就猜测应该

是在楼顶露台,本想去看看真伪,但想想自己能够听得清清楚楚,也就不用去看了。

“他太吓人了!居然知道我们睡在一起的事,林哥,我不敢去了,我怕,我怕,”小丽似乎还在

发抖。

林文光就凶狠地道:“你怕他干啥,他那是吓你,他根本不可能知道我们今晚要做什么?你镇定

一点,你想啊,他要是知道了,还会放你出来,早就一掌废了你。”

“就、就算是他不知道,是吓我的,但我也不敢去了,万一被、被他知道了,我就完了,我不去

,”小丽吓得话都说得断断续续的。

林文光啪的就是一个大耳光,沉声骂道:“你他妈的胆小鬼,我告诉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

去,快一点!摄像头是提前安好了的,除了你和我没人知道,你只要当做不知道这事,像平常一样跟他

搞批,自自然然的就行了,等到明天早上,他就完蛋了,我马上就可以给你十万,快去!”

陈子州心里一震,奶奶的,暗箭还真是无处不在,都才差点被杨伟搞了,现在又是小丽,要不是

自己有着拈花神功的特异功能,早就被林文光这伪装的

“不,那十万我、我不要了,他那眼睛杀人一样,你、你另外找人吧,我走了,”小丽高跟鞋踩

了两声,就猛地被林文光抓住了。

林文光恶狠狠的吼道:“你妈的,收了老子的两万块定金,就不想干了?没这么好的事,你必须

给老子去,走!”

“我就是不去!你们斗你们的,我不参与了,我把钱还给你,总行了吧?”小丽就使劲站住,双

手抱着露台的栏杆,不走。

林文光冷笑一声:“都这时候,我找谁去,你他妈的别不识抬举,你怕他,难道就不怕我,老子

告诉你,你今晚要是不去,老子同样可以弄死你!”

“你、你魔鬼!”小丽吓得魂飞魄散,不论林文光如何用力拉她,更是死死地抓住那栏杆不放!

“快走!放手!再不去就来不及了,快!”林文光催命似地,用力拉不动,就生气地啪啪又是两

个耳光。

“我不去,你就打死我我也不去!”小丽冒着眼泪,哽咽着死力不放手。

林文光脸色顿时无比愤怒,想起简庆林出事后,白少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催,要他赶快动手拿

下陈子州,今天更是下了最后通缉令,要是在搞不到陈子州,就废了他的前途。

林文光最初想杨伟聪紫雨涵哪里突破,今天一直在等杨伟最后的电话,可一直没有收到回话,只

得借商正清聚会这次,用小丽来搞事。

没想到半途小丽现在死活不去,林文光气急了,大骂一声:“**的婊子!你找死啊!”林他

冲动之下,就一脚朝小丽身上踢去。

咔嚓几声巨响,只听见小丽惊恐地啊一声尖叫,整个身体就随着陈年破旧的栏杆一起,飞也似地

坠下七层楼而去!

当听到小丽在半空中,临死前那最后一声长长的啊叫,陈子州震惊地猛地起身,就朝门外跑去。

********************************************************************************

咔嚓一声,当林文光慌慌张张地从楼顶跑下来,陈子州用早已准备好的手机,拍下了照片,而林

文光浑然不觉,跑下楼来,一抬头看到陈子州,才吓得见鬼似地惊叫。

“子州,你装神弄鬼的干嘛啊?你吓死我了,”林文光脸色慌乱一下,马上就镇定下来,脑袋里

飞快地想着坏主意,该怎样来对付小丽摔死的事件。

对于这种逼死人命的混蛋,陈子州怒目圆瞪:“林文光!你为了陷害我,丧心病狂地一脚摔死了

小丽,我要报警,你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你、你胡说!”林文光没想到陈子州竟然知道这事,顿时心慌意乱起来,看到陈子州在拨打报

警电话,急得团团转了几圈,猛然就想到了无赖给陈子州。

“陈子州,小丽一直和你在一起,现在她突然不明不白地摔死了,你有最大的嫌疑,你却污蔑我

,我要告你!”林文光冷笑一声,装得义愤填膺。

这时候,听到人摔下楼的惨叫声,大家纷纷抛出了包间,就看到林文光和陈子州在哪里耳红脸白

地争论。

“到底怎么回事?小丽怎么就摔死了?子州,你说说?”商正清沉着脸就走了过来,自己带着这

么多领导来娱乐,却搞出了人命,要是调查起来,那对自己就很不利,小丽是陪陈子州的女人,自然就

要质问他了。

“商县长,是这么回事,”陈子州正要说话,却被林文光大声地打断了。

林文光眉飞色舞地朝大家招手道:“商县长,我向你汇报,小丽就是陈子州摔死的,我刚才看见

陈子州跟小丽在楼顶争吵,小丽摔下楼后,陈子州就急急忙忙地跑下来,我是目击者。”

“你还反咬一口?笑话!”陈子州看着林文光那极品的装样,火冒三丈,这家伙太会装了,不把

他搞掉都不行了。

“子州,小丽这种女人,你和她争吵什么?算了算了,我已经打电话给警局,让他们低调处理,

不要声张,今天你们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必须严保秘密,就当做没有发生过一样,”商正清虎着脸命令

道。

“不行!”“不行!”陈子州和林文光不约而同地大声叫道。

大家就愣住了,这两人到底怎么回事啊?难道凶手真的是他们中的一个?大家都是官场中人,转

眼就想到两人之间肯定存在着暗斗,马上就对林文光有了猜忌。

“商县长,小丽是林文光逼死的,请警局一查到底,”陈子州道。

“商县长,小丽一直都是陪陈子州的女人,他杀了她还想嫁祸于我,没门,我现在就向白少报告

,请上面来人调查。”

林文光陡然就抬出了白少,既然事已至此,自己在酉州县没什么力量,要是县公安察局调查,对

自己肯定不利,此时撕破脸皮,震慑住商正清,白家来人调查的话,那陈子州就死定了。

只要自己不说出事情真相,一口咬定看见陈子州摔死小丽,那陈子州冤枉也得死。

听到林文光当场就拨打电话向白少报告,大家都震惊无比,现在终于明白了,林文光和简庆林一

样,就是来搞陈子州的,只不过林文光是暗子,大家都被他耍了。

尤其是商正清,完全没想到林文光居然是白少的人,还被他打入了核心圈内部,又惊又怒,这脸

可丢大了!

一双怒目瞪着林文光,商正清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可迫于白家的威力,只得忍着,把陈子州拉到

一边,沉声问:“子州,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是你还是他摔死小丽的?你要是被诬赖的,我为你做主。

陈子州就看出了商正清的愤怒,想到此事何不动用一下商正清背后的力量,那样就可以抗衡白家

颠倒是非的做法。

“商县长,林文光在意收买了小丽,今晚想利用小丽来对我搞事,小丽被我吓坏了,不敢到包间

来,就被林文光在天台逼死了,我有证据,你放心吧,”陈子州低声道。

商县长脸上一喜:“好,你马上把证据交到县纪委和公安局,我们走后,让公安局的同志到楼顶

取证,你快去吧。”

“陈子州,你想跑?站住!商县长,你快让人抓住陈子州,你这样私放杀人凶手,我要到上级告

你,”林文光看到陈子州跑下楼去,就大声嚷嚷,仿佛他真的是正义得很。

“林文光,你就别装了,杀人抵命,你就等着蹲监狱吧,我们走!”商县长怒目恨了他一眼,手

一挥,就带着自己的人快速离去。

妈呀,林文光心里恐叫一声,发财虽然装得那么强大,其实内心早已吓得发抖,现在唯一的希望

就是哄骗了白少,希望白家能够赶快来人,即使拿不到陈子州,能把自己摘出去就好。

陈子州快速回到紫雨涵家里,紫雨涵看着电视,瑟瑟发抖地扑进他怀里道:“子州哥,你终于回

来了,我看着他就害怕。”

“雨涵,没事,今晚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没时间跟你多说,我把杨伟弄醒,马上就让他给我办事

去,”陈子州走过去,啪的一掌就解开了杨伟的睡穴。

“杨伟,你给我听清楚,林文光今晚杀了人,你给我带一样东西到县纪委去举报他,”陈子州面

色冷峻地命令道。

“我、我听你的,你让我做啥我就做啥?”杨伟完全被他吓坏了。

陈子州道:“你依然把摄像机交到县纪委去,你只要老老实实地交代,林文光收买你做事、给你

摄像机的经过就行了,其余跟我的事,一个字也不能提,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照着做,”杨伟鸡啄米似地点头。

陈子州突然伸手在他腹部上啪啪点了两下,厉声道:“按照我说的去做后,我可以不废你,把你

调到乡下去工作就是了,对于你看到的我和紫老师之间的事,永远烂在肚子里,否则,我刚才点了你的

商曲穴,一年不解一次,就会肚子惨痛而死,记住了吗?”

杨伟顿时脸色苍白如死人,嘴唇啰啰嗦嗦的道:“记、记住了。”

( 空房少妇 )

推荐热门小说空房少妇,本站提供空房少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空房少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文林文光搞出了人命 下一章:遇遭遇突袭受伤
热门: 桃花村的艳嫂 云雀 天逆 炮灰攻系统 猎艳北宋之阅尽群芳 特工重生之都市新农民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超级玩家 躁动的山野 驻京办主任